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九百二十八节 薄世的麻烦
    夏天,在不知不觉中到来。

    而夏天,对安东都护府全境来说,都是一个财富的季节。

    在春三月末,远方的冰雪还没化掉前。

    整个怀化郡,就已经沸腾了起来。

    无数来自四面八方,来到怀化淘金的人们,背着各种工具,三五成群的,就不顾冰雪险阻,深入荒原中去了。

    当然,各位列侯和大人物、贵人们的淘金团队,就更庞大了。

    常常是数百人结群成对,前往富含金砂的那条金沙河。

    而安东都护府都督薄世来说,当冰雪融化,他的工作就百倍的加重了。

    尤其是今年。

    安东都护府的工作,重的超乎他所能负担的极限。

    首先,他要帮陈须、陈嬌兄弟擦屁股。

    去年冬天之前,陈须、陈嬌兄弟,打着‘丢了巡逻队’的旗号,一声不响,就将鲜卑征服,让鲜卑王臣服。

    结果鲜卑王献上‘玉龙’和疑似的‘河图洛书’情报。

    现在,玉龙已经在长安天子御前。

    但这河图洛书,却必须着手寻找。

    那陈须、陈嬌兄弟,折服鲜卑,让鲜卑王臣服,这功劳算谁,谁的功劳更多。

    这又是一个琐碎而复杂,甚至棘手的工作。

    好在,不久前长安传来消息:东宫太皇太后下达懿旨,避居永寿殿西厢,从此不再干政。

    这才让他压力稍微轻了一些。

    能够大一点嗓门,让那两个逗逼兄弟不那么吵闹。

    但,其实也没有多大用处。

    太皇太后毕竟还活着,必须给她老人家面子。

    总不能说,因为人家下诏不理政务了,就可以随便欺负人家外孙。

    万一,太皇太后发飙,谁能担得起这个责任?

    除了这些破事。

    安东都护府今年的本职工作也很繁重。

    除了各屯垦团和各加恩封国之外,安东全境之内,还有一大半的土地,一是一片荒野,连个名字都没有。

    需要派出官吏和军队,巡视这些地区,并且设立界石,官衙,进行命名最少,也得立个牌子,写个名称哪怕当地现在连一个人也没有。

    这项工作,在安东都护府成立前,薄世就一直在搞。

    搞到今天,也才堪堪完成了一半的工作量。

    换句话说,安东境内,尤其是这个大的不像话的怀化郡境内,还有至少一半的地方,没有绘制地图,设立界石和规定疆界和名称。

    汉家不过是用了一根巨大的,连天子都不知道他到底划在那里的粗线,就将这数千里山河,闭着眼睛划到了自己的碗里。

    天子这么一划,当然是很爽了。

    地图开疆,闭着眼睛,划了几千里国土。

    回头死了报告列祖列宗,面子上也光彩的很。

    只是……

    天子动动嘴,臣子跑断腿。

    从当今地图开疆至今两年了,怀化郡和整个安东都护府上下,包括了濊人、真番王国以及韩国,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也才勘探了不过一半的地区。

    不过……

    薄世望着悬挂在自己官衙正中的那副地图。

    地图上,出现了一条新的河流。

    这是去年夏天,才被发现的一条全新河系。

    它磅礴而雄浑,奔流向前,似乎流向了另一方的世界。

    根据探索的探险队回报,当地的气候严寒,只有夏天,而且是盛夏,才能进行活动。

    但物产富饶,森林和沼泽密布。

    更重要的是……

    当地也发现了类似黑水河的大规模鱼群洄游!

    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消息。

    在这以前,整个安东都护府上下都认为,黑水河中的洄游鱼群,是天下独一份的。

    是上帝的恩赐和嘉赏。

    但现在,一个全新的与黑水河完全不同的河系之中,也出现了规模巨大,甚至,根据报告,比黑水河规模还大的洄游鱼群。

    这打破了安东上下的固有印象。

    但同时,也带来对远方探索的热情。

    寒冷不是问题!

    在怀化住了这么久,早期迁徙至此的汉室军队和官员,都已经习惯了此地的严寒气候,也知道和学会了在冬季取暖和避寒的方法。

    一个个针对寒冷社稷的火室和壁炉的出现,使得人们只要有足够的食物和燃料,完全可以整个冬天都待在室内。

    只为等待夏季和秋季的财富。

    而且,去年秋天,陈嬌从长安请来了十几位工匠和两位梧候的后人,他们在遥远的饶乐水附近,开始设计建造全新的‘归化’城城堡。

    据说,建成后,哪怕外面大雪纷飞,城市内部也不会有什么太大影响,足以保证城市在极度严寒之中,居民依然可以在室内安全的生活。

    所以寒冷根本不是问题。

    只要有钱赚,汉家的丈夫和商贾,连掉脑袋都不怕,还会怕冷?

    即使当地果真不适合人居。

    也可以选择在春天出发,夏季到达,在秋天回归。

    无非就是麻烦一点。

    为了赚钱,麻烦算什么?

    现在,薄世纠结的问题是那条有着洄游鱼群的河流,该怎么处置?

    是跟金沙河一般,交给天下人一起开发?

    还是安东都护府自己吞下这块肥肉?

    讲道理的话,薄世觉得,安东都护府吃下这块肥肉,一点问题也没有。

    要知道,楼船衙门在新化城旁边年年夏秋都拉开围网,大捞特捞,岁贡鱼干数千石到长安,还售卖数千石,变成黄金铜钱,最后成为了自己的小金库。

    安东都护府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人家吃肉,自己只能捡点残羹冷饭。

    早就不爽了!

    若有机会自己也能找到这么一个聚宝盆,安东都护府很多事情都好办了。

    但,想了想,薄世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这块肥肉,安东都护府是注定吃不下去的。

    无论是捕鱼所需要的巨网、楼船,还是天子授命的许可。

    对安东都护府而言,想要要到这些资源都很困难。

    没有错,当今天子,是非常支持在安东地区进行屯垦和开发。

    但那只限于目前可以开发和屯垦的地方。

    其他的冰雪世界,天子似乎不想浪费精力。

    没看到连金沙河都放弃了吗?

    所以……

    还是只能学习金沙河的故事,将它的存在暴露出去,从而吸引民众前往。

    假如说以上两件事情,还只是棘手和麻烦的话。

    那么,现在遍及怀化各地的加恩封国和屯垦团,才是真正的麻烦!

    看看那些加恩封国吧!

    丞相长平侯、少府桃候、车骑将军东成候,特进元老章武侯窦广国,平阳侯曹寿,一个个大人物,大贵族,巨头林立。

    而那些诸如复阳、深泽之类的小侯国,更是满地开花。

    而屯垦团呢?

    羽林卫、虎贲卫、细柳营、句注军、飞狐军……

    一个个威名显赫的山头林立。

    他们之间的关系,在过去还不错。

    但随着开发的深入和扩大,矛盾自然难免产生。

    这些家伙实在太聪明了……

    也不知道是谁带的头,过去两年里,他们开始了悄悄的搬界石运动。

    常常是几十个人,趁着晚上,偷偷的在官员或者家臣们的带领下,将原本固定的界石,向前方挪个几十步。

    一天几十步,一个月下来就是几百步。

    安东都护府却对他们无可奈何。

    因为怀化郡太大了,以至于很多地方,实际上并且没有明确的地图和界限标志,换句话说,他们哪怕向外挪个几里地,其实也拿他们没辙。

    在早期,薄世甚至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这些举动视若无睹。

    但现在却不行了。

    因为他们挪的太嗨皮了。

    以至于,许多原本有着足够缓冲的地区,现在已经彼此交错在一起了。

    然后,这些家伙就开始相互挪对方的界石。

    同样是晚上悄悄的带人过去,将对方的界石往回挪,将自己的界石向前挪某些家伙甚至吃相难看到了,明明自己的地盘都没有开发,成天就想着挪界石,比赛着开疆。

    这样做的结果,显而易见,只会导致械斗。

    今年才刚刚入夏,安东都护府衙门禁止的械斗就已经多达十几起了。

    而,更多的械斗,却无法阻止。

    譬如,飞狐军跟句注军干架了。

    安东都护府敢插手吗?

    就更别提细柳营和羽林卫和虎贲卫在相互较劲的时候了。

    丘八大爷们脾气暴躁的很。

    械斗玩起来,那叫一个精彩。

    官吏敢插手?他们连官吏也一起揍了!

    特别是句注和飞狐,最近派来一批马邑之战受伤退役的军官来这里指导屯垦。

    人家开口闭口就是“某为社稷流过血,某为天子负过伤,尔等渣渣敢动劳资一下,劳资杀你全家!”

    统统都是滚刀肉!

    想着这些事情,薄世也是头大如麻!

    “好在某即将回京述职……”薄世在心里盘算着:“到时候,可以将这些事情上报天子,请天子当面裁断,或遣御史,或派巨头来调节……”

    这些事情,薄世本来是能镇住场子的。

    毕竟,他配着天子节。

    但问题是他分身无术啊。

    堂堂安东都督也不可能整天就干着调解械斗和拉架的事情吧。

    所以,这加恩封国和屯垦团都是天子和他的智囊团想出来的招。

    就麻烦他们把手尾处理干净吧!

    但在回京之前,薄世还有一个问题要处理那河图洛书到底存不存在,它在那里?(未完待续。)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