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九百二十一节 齐鲁
    刘彻抵达东宫时,刚刚好看到馆陶的马车离开。◇↓◇↓点◇↓小◇↓说,

    “太长公主怎么在此时入宫的?”刘彻对着王道问道:“去给朕查一查……”

    王道闻言,脖子一缩,背脊发凉。

    这种事情,在过去是非常常见的。

    太长公主殿下别说是在平明前入宫了。

    她一天十二个时辰,任何时候都能入宫。

    从馆陶府邸到东宫之间的道路,没有任何人敢检查和阻拦太长公主的车驾。

    此事不仅仅是公开的秘密,更是连市井百姓都知道的事实。

    但,作为一个宦官,王道很清楚,自己绝对不能想太多。

    想太多的人,是很会死的很早的。

    先帝时那位章德,就是想的太多了。

    所以,他微微恭身,领命道:“诺,奴婢立刻就叫人去查……”

    自馆陶府邸到长乐宫,沿途要经过两个北军的营垒以及六个哨卡。

    毫无疑问,这些营垒校尉,立刻就要倒大霉了。

    毕竟,按照律令,宵禁之后,无天子或者太后诏,擅自出入宫闱,都属于大罪。

    而私自放这样的三无人员出入宫闱的人。

    轻则丢官,重则丧命。

    刘彻微微闭上眼睛,他感觉,前所未有的好。

    马车缓缓驶进长乐宫的宫墙内。

    此刻,已是平明,东方肚白,天色渐渐亮了起来。

    长乐宫也从沉睡中苏醒,数以百计的宦官侍女,在宫阙内外,开始打扫卫生。

    许多人看到天子车驾到来,都不明所以,拿着好奇的眼光打量。

    实际上,在现在,除了少数的公卿贵族外,整个世界,依然不知道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甚至就是千百年后的史书上,恐怕也会对昨夜之事,讳莫如深。

    甚至,只会在某些角落和个人的传记中得窥一角。

    就像宋史中的烛影斧声,你能知道可能发生过这么一件事情,但你永远无法确认其是否存在。

    在永寿殿附近下车,刘彻跟过去一般,走下撵车,然后在侍从们的簇拥下,进入大殿之中,立刻,殿中上下许多宦官和侍女们恭身下跪恭迎:“陛下万寿无疆……”

    而刘彻则径直向前,来到殿中,抬头看向端坐于上首的太皇太后窦氏和皇太后薄氏,他微微恭身,若无其事的道:“儿臣拜见皇祖母,母后,恭问皇祖母及母后安!”

    “皇帝来了……”窦太后听到声响,立刻就道:“快快坐到哀家身边来……”

    等刘彻坐定下来,窦氏就拉着刘彻的手问道:“那太庙可处置妥当了?”

    一边说,窦氏还一边自责着:“平陆候与红候是哀家对不住他们啊……”

    刘彻微微抬头,一副刚刚睡醒,什么也不知道的模样:“太庙?太庙什么了?朕不知道!”

    他回过头,问着自己身侧的王道:“王道,太庙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无人与朕禀报?”

    “回禀陛下……”王道也被吓了一跳,但好在,他在宫廷里混了这么久,早已经见惯风浪,只是微微一愣,就立刻反应了过来,他尽力平复心情,假装惊讶的说道:“奴婢并不知道太庙发生了何事?要不,奴婢去问问?”

    “还不快去?”刘彻瞪了他一眼,笑着道。

    而上首的窦氏和薄氏,都是听得一愣一愣的。

    她们不傻,当然明白,这是皇帝在故意粉饰太平。

    甚至,在窦氏心里,还有着一股股暖流涌动。

    “皇帝果真孝顺啊,为了哀家,居然担下这么大的事情……”窦氏在心里想着。

    前朝故事,指鹿为马,窦太后也不是没有听说过。

    而当今这个世界上,也确实只有皇帝,能让某件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

    这样的举动,让窦氏真是有些感动。

    觉得自己运气真不错。

    儿子孝顺,孙子也孝顺。

    此生真是无憾了!

    刘彻却是低头,沉声道:“正有个坏消息,要告知皇祖母与母后:平陆候礼及红候富,昨日皆薨了!礼世子道,富世子登、固等,因为哀伤过重,也于方才不幸故去……朕已经命令太常及大鸿胪,为两位宗室长者及兄弟治丧,给与美谥……”

    “平陆与红候两位叔伯祖这一故去,元王子嗣,已无存当世……”刘彻看着窦氏请示道:“这楚国社稷如何处置,请皇祖母拿主意!”

    这是刘彻最后的试探了。

    而且是抹了蜂蜜的毒药。

    窦氏自然不知道也不清楚这些,她微微一叹,道:“哀家老矣,余生之愿,长守宫廷,为太宗及先帝祈福,这天下之事,皇帝自己拿主意吧!”

    她慈祥的抚摸着刘彻的脸颊,说道:“哀家当年就说了,皇帝跟太宗皇帝很像,现在,就更像了,简直就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这汉家天下和江山社稷,就交给皇帝吧!”

    她的话语,也让刘彻回忆了起来。

    似乎,自己的这位皇祖母当年确实曾经说过这样的话。

    刘彻记得,那是在上林苑的虎圈之旁。

    那次的会面,对他当时的助益非常大。

    甚至可以说,铺平了他通向太、子、宫的道路——没有东宫的认可和同意,汉室的太子就不可能被册立。

    “朕或许有些过了……”刘彻在心里也有些内疚起来,当然,他更明白,在政坛上,唯有胜利者方有权力内疚和同情。

    就像在战场上一般。

    失败者哪来什么内疚和同情的资格?

    所以这种情绪,只在他心底一闪而过。

    “皇祖母言重了……”刘彻做出一副婉拒的模样:“这天下和江山,还是需要皇祖母来……”

    但他话只说到一边,就被窦氏打断:“哀家老了,眼睛也瞎了,实在是没有那些精力了,这楚国、赵国,还有那些政务政事,皇帝和宫里上下,从今以后都不要来请示哀家了!哀家,已经决定,从今日起避居永寿殿西厢,潜心清净,为先帝和太宗以及皇帝祈福……”

    “哀家之意已决!”窦氏严肃的对刘彻道:“皇帝和太后都不要再劝了!”

    她举着自己手里的那个太皇太后鸠杖,命令:“这是哀家的命令,皇帝立刻奉命……”

    于是,刘彻只好在‘固争之而不得’的情况下,俯首而拜:“诺!”

    “孙儿谨奉懿旨!”

    ……………………………………

    等到出了永寿殿,刘彻立刻就对身旁的王道下令:“命令羽林卫,在东宫与外界交通之地,设立营垒,驻扎一队羽林卫士,保护太皇太后清修,任何人敢打扰太皇太后清修,皆视为大不敬!”

    “诺!”王道立刻领命。

    这当然不算软禁。

    太皇太后依旧可以随心所欲的出入东宫,到处游玩。

    只是,所有从外面进入东宫的人,都会受限。

    在平时,馆陶啊、梁王啊,甚至先帝和太宗的老臣、孤臣,都可以正常出入,无所阻碍——只要他们有合法手续。

    但在关键时刻,这里就变成一个黑洞。

    刘彻此举很显然,是为了以防万一!

    “太皇太后既然已经不愿意再理政……”刘彻又吩咐道:“少府诸事及少府上下人事,不必再事事上奏东宫,由兰台决断即刻!”

    这就是一朝权在手,就把令来使。

    长期以来,少府衙门就处于三重领导下。

    皇帝、东宫和皇后,都可以干预甚至处置少府上下官员的任免。

    就像现在,少府六丞,只有两个是刘彻任命的。

    剩下的四人里,有太皇太后任命的,也有皇太后任命的,甚至还有皇后任命的(馆陶)。

    这样的情况,刘彻必不会继续容忍下去了。

    少府,国之渊。

    不是他窦家跟陈家甚至刘家的私人提款机。

    刘彻虽然暂时还不能堵住那些宗室外戚贵族在少府伸出的触角。

    但绝不能让他们再继续肆无忌惮的猖狂下去了。

    定向反腐是没办法在少府用的。

    因为,少府情况复杂,结构臃肿。

    单单依靠人力,哪怕是皇帝之力,没有个十年八年,休想理清楚。

    既然这样……

    “那就另立一块牌匾!”

    就像后世,干不死铁道部,就成立铁道公司。

    虽然不过是个换了马甲,但,性质一变,事情就好办了。

    铁道部的独立王国轰然倒塌。

    此刻也是一样。

    只要将少府那些问题重重,弊端重重的部门和机构抽离出少府就可以了。

    离开了少府的保护和遮掩,他们就会暴露在阳光下。

    而暴露在阳光下的黑暗,还会黑暗吗?

    即使还不行……

    大不了解散该部门,重新挂块牌匾,换个名称,要不了多少钱!

    …………………………………………

    接下来的这一天,整个长安城,都处在惊疑之中。

    无数八卦和小道消息,传的满世界都是。

    毕竟昨夜的声响和动静太大了。

    连武库和戚里的交通都被封闭了,大量军队,在街头建立了营垒,路面上更遗留了许多痕迹。

    这不能不让八卦党们脑洞大开,各种臆测。

    甚至有人传说:某某图谋不轨,意图政变,所幸为忠诚勇敢的南北两军所制裁。

    至于这个某某是谁?

    无数人纷纷躺枪。

    甚至远在睢阳的梁王刘武,也不幸背锅。

    至于某某能政变成功这个选项是不存在的。

    忠诚勇敢的南北两军和护卫天子的羽林卫和虎贲卫,足以粉碎任何阴谋。

    即使如此,坊间也一度人心惶惶。

    甚至某些危机感比较强的家伙,还在家里开始准备储备食物和饮水。

    好在,到了下午的时候,大部分的猜测和脑洞,都被证伪了。

    官府的布告,也贴到了每一个闾里的露布之下。

    “天子夜梦东南山崩,醒而惊闻:平陆候礼及红候富及其世子皆薨……不禁哀从心来,于是夜谒太庙,告罪于先祖……”

    这个官方的说法,很快就取得了很多人的信任。

    当然了,资深八卦党们,还是嗅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但是,少府下属的宣达司和绣衣卫拼命的到处宣扬这样的言论,将这个‘事实’灌输到百姓脑海里。

    加之刘彻于下午,公开带着自己的兄弟们,浩浩荡荡,前往上林苑游猎,消除了百姓对于兵变和政变的猜疑。

    既然天子无事,那大家自然就能放心了。

    对长安城的百姓来说,只要未央宫没有危险就好了。

    其他人,就是死一箩筐也不干他们的事。

    况且,这官府还能撒谎不成?

    于是,所谓的天子夜梦东南山崩,醒而元王无后的说法渐渐深入人心,也解答了许多人的困惑。

    在没有证据和其他佐证之前,就是最疑虑的八卦党,也乖巧的闭上了嘴巴。

    其他事情可以随便八卦。

    但这种敏感之事,一个不小心,就要被廷尉请喝茶,甚至被流放三千里。

    八卦党们又不傻,自然不会去触这个霉头。

    当然,在私底下,在内心深处,许多人都知道,这里面有鬼!

    这样又过了两三天,长安的舆情和议论终于平息了下来。

    甚至没有人再去关心几日前的所谓‘政变’或者‘兵变’之事。

    因为,一个更大的新闻发生了。

    执金吾郅都在曲阜,一日判处三百名士大夫地主官僚死刑!

    汉家的地方郡守,虽然这些年来一直是杀人如杀鸡,逮着看不顺眼的地方豪强和贵族就是一顿乱砍。

    但执金吾郅都,在齐鲁地区,已经先后让四位诸侯王,十一位两千石,三十五位千石,外加一千多名士大夫地主官僚‘死有余辜’了。

    除了那四位诸侯王,以及去年冬天所杀的几百人外。

    剩下的人,都还没死。

    只是被判处‘死刑’。

    因为,现在是春天,马上就是夏天,不是处死的季节。

    依照汉律,冬天才能处决罪犯(当然指的是一般性犯罪,重罪和大罪,是可以直接处死的)。

    而且,依照刘彻去年颁布的命令,所有地方的死刑,必须由他这个天子亲自核准和复核。

    这就给了那些齐鲁地主和士大夫官僚们一线生机。

    于是,长安城的街道上,一下子就出现了数百个身披孝服,一步一跪,喊着‘冤枉’的齐鲁民众。

    他们的到来,立刻就抢走了整个长安的关注焦点和目光。

    再没有去想什么‘前几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八卦党们更是兴趣盎然的投入到了围观齐鲁鸣冤队伍的行列。(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