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九百二十节 从此朕既国家(2)
    元王子嗣们,当然没有任何其他道路可走。

    当然了,他们的目的也达到了。

    哭庙于太上皇之前。

    无论如何,天子事后都要具太牢以告列祖列宗。

    包括,但不限于太庙、高庙和太宗庙以及仁宗庙,甚至于惠庙那边也走一个过场。

    这样一来,祖宗的灵魂将从九泉归来,他们的意志将通过龟甲具现。

    虽然大家都知道,结果必然是当今天子完美的得到了‘先帝们’的宽恕。

    然而,压力却已经转给了皇室。

    刘氏天子,向来最要脸皮,最讲颜面。

    当年太宗时,民间有民谣歌曰:一尺布,尚能缝,兄弟两人,不相容。

    太宗皇帝闻之,立刻封淮南厉王三子为王。

    以此证明,他完全绝对没有故意害自己的亲弟弟。

    更不是要贪图淮南国的土地!

    而今上,自证受命于天,又在宣室殿上方,悬牌匾曰:四海穷困,天禄永终。

    他自然是一个比太宗还要要面子的人。

    只要要面子,事情就好办了。

    多则三五年,少则一年半载。

    他们之中,必然会诞生至少一位诸侯王,甚至还可能出现两三个!

    这是刘氏的惯性。

    不会因为时间和世界的变化而改变。

    当然了,他们也深知,自己这么干,其实是将朝野上下,尤其是丞相周亚夫,御史大夫晁错以及太常、少府、东宫,统统得罪的干干净净。

    这些人和他们的后代,肯定会视自己这些人为仇寇。

    但这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若能王一国,续元王宗庙香火,使子孙后代能安享富贵。

    他们要恨就恨吧!

    难不成,他们还敢杀人不成?

    最多以后子孙后代,在这些人面前,没有什么好脸色和好果子吃。

    但那又如何?

    现在的情况和形势就是天子至高无上,拥有远迈一切的威权。

    朝野上下,全部加起来,也不够当今天子一个指头来摁死的。

    只要抱上天子大腿,学习复阳候陈嘉跟宋子侯许九,谁又能动的了大家伙?

    因此,这些元王子嗣,表面上看上去都是诚惶诚恐,但实则淡定无比。

    在他们之后,负责守卫太庙的郎官、武士以及庙祝官和祝祀官,也全部都如元王子嗣一般,坦露上衣,集体跪倒刘彻御驾之前,口称:“臣等无能,致使太庙受扰,祖宗神灵不得其静,愿伏法受死,伏请陛下恩准!”

    对这些人而言,他们现在能死,都已经是一种幸福了。

    只要不牵连自己的家人,就已经是皇恩浩荡,天子慈悲了。

    岂能再奢求更多?

    刘彻端坐在驷车之上,看着这些人。

    太庙上下,连官员带士兵以及各种杂役人员,拢共有三百多人。

    这些人,都有着自己的家人和妻小。

    他们若是死在这样的变故里,刘彻很清楚,他们的子孙和妻小,将会是个什么下场。

    首先,父母将无人奉老(假如是独子家庭的话),其次幼子孺儿,将会失孤(他们的妻子百分百会改嫁)。

    刘彻于是站起身来,看着他们,说道:“朕受命于天,天命朕牧狩天下,卿等皆有罪,朕亦然,百官之非,天下治乱,在朕一人而已!朕已削发代罪,以朕亲躬,而赎群臣之罪!尔等,亦在其列,皆赦!”

    刘彻赦免他们不仅仅是出于怜悯、同情等方向,更是出于维护朝野局面的考虑。

    很简单的一个道理倘若太庙武士和官员统统要治罪。

    那么,始作俑者的御史大夫晁错要不要治罪?

    答案是肯定的。

    哪怕刘彻不愿意,那些晁错的仇人和政敌,也会拿着这个当借口,天天说年年说。

    即使刘彻能坚持住,晁错也未必能坚持住。

    当年,郅候薄昭,就是被大臣们天天在自己家门外唱哀歌唱的不得不自杀谢罪的。

    学习当年故智,对官僚来说,简直不要太简单了。

    另外,因为元王子孙们是从内史衙门的缺口进的太庙。

    现任内史田叔和颜异等刘彻心腹,统统要下狱走一趟。

    即使能出来,那也要自绝于天下,终生不能出仕。

    所以,这既是刘彻的同情与怜悯,也是对朝局把控的必然,更是收买人心的举动。

    “丞相!”刘彻下令:“御史大夫!”

    “臣等在!”周亚夫与晁错立刻出列恭拜。

    “太常!”刘彻又说道。

    “臣在!”窦彭祖也出列拜道。

    “卿等将朕之发,奉于太庙太上皇衣冠之前,待朕谢罪!”刘彻说道。

    “诺!”

    于是,周亚夫带着晁错和窦彭祖,恭敬的从王道那里接过那缕被呈在一个盒子里的头发,然后,恭身三拜。

    而那些原本以为必死的奉祀官、祝祀官以及武士士兵和官吏,看到这个场景,顿时就哭成了一片。

    甚至有人爬着爬到刘彻的御驾之前,哭着说道:“臣等有罪,合该当死,陛下万乘之尊,天命之子,何等尊贵?何以如此?主辱臣死,自古皆然,臣等岂敢以微末卑鄙之身,令陛下羞,勿为也!”

    说着就要拔剑自刎。

    好在,被左右卫士立刻抢夺走了武器,制服在地。

    刘彻看着他们的容貌,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流露着视死如归的神色。

    刘彻知道,他们没有在演戏。

    这是事实!

    所谓,**************,负心从来士大夫!

    尤其是这些给汉室宗庙守灵的武士官员的忠诚和血气,从来都是铁骨铮铮。

    当年,诸侯大臣共诛诸吕。

    杀的长安血流成河,最终将诸吕全部剪除,于是迎来代王。

    代王车驾入长安,进抵司马门。

    当时,已经是诸吕都被消灭干净的时候了。

    但是,当代王车驾来到司马门下时,十位武士持着长戟拦在车驾之前,大声喊道:天子在也,足下何来?

    直到太尉周勃出面,才将他们训走。

    又有夏侯婴跟刘兴居,带人前去抓捕少帝兄弟,对着瑟瑟发抖的少帝说:“足下非刘氏子,不当立!”

    然后,就遭到了护卫少帝兄弟的侍卫持械反抗。

    注意,那个时候诸侯大臣已经控制了局面,诸吕被剪除,在事实上,监视和保护少帝的人是倾向诸侯大臣的侍从。

    你可以说这些人愚忠,可以说他们死脑筋。

    但他们确实存在,而且是一个极大的群体。

    对于普通百姓和下层的官员们来说。

    他们不懂统治者的大脑回路,也不知道统治者们到底在下什么大旗。

    他们只知道一件事情。

    在现在是忠君,在后世是爱国。

    统治者和精英们固然可以大放厥词,甚至得意洋洋的耀武扬威,指着他们说道:蠢货。

    但他们就在那里。

    不容忽视,不容无视,不容蔑视。

    他们或许力量微薄,或许孤立无援。

    但三千越甲能吞吴,楚虽三户,亡秦必楚。

    谁伤了他们的心,让他们失望,谁就必定灭亡!

    因为,归根结底,国家和政权,需要他们去保护,他们都放弃了国家和皇帝,谁会愿意为皇帝和国家流血?

    士大夫吗?统治者吗?

    这是搞笑吗?

    只是可惜,统治者和精英们向来自我感觉良好。

    “朕以己代尔等之罪……”刘彻看着这些人,缓缓的说道:“尔等的性命,就是朕的了,朕没有让尔等去死,尔等可以死吗?”

    这些人方才哭着拜道:“诺!臣等愿为陛下前驱,请为亲兵,为陛下冲锋陷阵!”

    “善!”刘彻于是抚掌赞道:“卿等当留有用之躯,磨砺己身,未来听朕号令,报效家国!”

    “吾等愿永为陛下之剑,世世代代,子子孙孙为陛下之士!”于是,三百多人全都匍匐而拜:“万岁,万岁万万岁!”

    其他大臣列侯和军队将士也纷纷恭身而拜:“陛下嘉大惠,降大德,施于臣等,臣等感激涕零,愿永永为陛下牛马!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于是,整个长安城,都回荡着万岁之声。

    ………………………………………………

    从太庙回返宫中,刘彻刚刚卸下天子衣冠,立刻就有一位宦官,前来说道:“陛下,太皇太后与皇太后有请!”

    “嗯,果然不出朕所料!”刘彻在心里点点头。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东宫,岂能不知道?

    他一知道,反应就只有一个了。

    东宫现在其实已经是不得不交权了。

    不交权,天下和百官,立刻就要沸腾了。

    自古以来,从未有人能在天下人的反对声中,还敢继续擅权的。

    “请转告太皇太后与太后,朕即刻就过去……”表面上,刘彻还是古井无波,一副今天啥事也没有发生的模样。

    …………………………………………

    东宫,太皇太后窦氏与薄太后,携手坐在上座,听着窦彭祖的报告。

    随着窦彭祖的转述,窦氏的神情渐渐放松了下来。

    “皇帝真是有心了……”窦氏对着薄太后感慨道:“为着哀家,居然不惜以发待罪,还要告罪太庙,这是哀家的不是啊……”

    薄太后连忙道:“母后,这都是皇帝该做的,当年,太宗皇帝侍奉先太后,常常衣不解带,亲尝汤药,此臣与母后所共见,皇帝为太宗之嗣,先帝之子,孝顺母后,本属应当!”

    “哀家知道……”窦太后也终于笑了起来:“只是,哀家更知道,哀家不适合秉政,这从今以后啊,哀家就专心念诵《道德经》为先帝和太宗以及高皇帝祈福就好了,这朝野内外和宫中上下,就让皇帝去处理吧……”

    “传哀家的旨意:从今往后,但有列侯公卿,入宫来与哀家要言说政务者,皆不见而逐之!”窦太后对着自己身旁的一个宦官道:“即便其手持哀家信物,也不见!”

    “诺!”

    随着窦太后的吩咐,一个时代,终于结束。

    从此以后,东宫退居幕后,彻底隐藏在了宫阙和阁楼之中。

    汉家王朝,刘氏天下,进入了皇帝全面执政,再无桎梏的时代。

    真正的,一言以为天下法,出口成宪,无可置疑,无可辩驳,无可顾忌的天子。

    “禀太皇太后,馆陶长公主求见……”

    窦氏话音未落,就有着宦官进来禀报。

    窦氏闻言,深思了片刻。

    对自己的这个女儿,她这个当母亲还不了解吗?

    说得好听点,这个女儿是女强人,是鲁元长公主。

    但说得难听点,就是一个仗着母亲、女儿以及女婿的威权,肆无忌惮,横行无忌的泼妇!

    她连丈夫都要欺压,都要剥削。

    其他一切公卿列侯,在她眼里,都是彘狗!

    这些年来,她这个母亲一直在纵容着她。

    窦氏的想法很简单:哀家就这么一个女儿,不宠着她宠谁?

    但,今天发生的事情,给了窦氏巨大的打击。

    使她知道,假如再继续跟过去一样,恐怕没有什么好结果。

    皇帝孙子能护她一时,还能护她一世不成?

    况且,她自己也没几年好活了。

    她死后,馆陶若是继续这样放肆,那就恐怕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了。

    窦氏曾经亲眼目睹过,鲁元长公主的女儿,惠帝的皇后,张皇后的葬礼。

    虽然太宗皇帝给足了张皇后面子,以皇后礼仪,安葬在惠帝陵寝之旁。

    可是,那张皇后冷清凄惨的晚年,让窦氏依旧记忆深刻。

    窦氏外戚的第一代和第二代,能够谨守法度,也与此有关。

    没有人想自己成为第二个诸吕!

    “告诉馆陶,哀家很乏,从今以后,没有要事,不要随意入宫……”窦氏长出一口气,道:“既做陈氏妇,馆陶就应该有个陈氏妇的样子,在家相夫教子,岂不快哉?传哀家懿旨,收回哀家所赐馆陶的令信与符节,再传令少府,无哀家旨意,不得调拨一钱给馆陶,不如令,从法而致之!”

    在窦氏看来,这是自己在给馆陶这个宝贝女儿预留后路。

    同时也是希望对方能够收敛一些,规矩一些。

    不然的话,等自己一死,馆陶恐怕不仅仅可能自己要出问题,甚至还会牵连皇后。

    作为刘氏的太皇太后,窦氏很清楚,刘氏天子对自己的皇后的要求,唯在贤淑而已。

    先帝时,哪怕再怎么不喜薄后,甚至薄后无后,不也能安享皇后之尊,最终成为太后吗?

    这就是贤淑的作用!

    反之……

    就是滔天的祸害!(未完待续。)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