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九百一十八节 窦后退政
    东宫,永寿殿。

    太皇太后窦氏被未央宫方向的喧哗惊醒。

    “怎么回事?”窦太后立刻叫人来询问。

    “回禀太后,太庙出事了……”一个宦官恭身答道:“据说是平陆候与红候的子弟,趁守备松懈换防之时,自内史衙门穿入太庙之中,直趋太上皇衣冠供奉之所!”

    “啊……”窦太后惊呼一声:“怎会如此?何至如此?!”

    旋即她就低下头,说道:“快去叫薄氏来与哀家会面……”

    对汉家的太后来说,再没有比祖宗宗庙出问题更大的事情了。

    当年吕后临朝称制,尚且要时不时的谒拜高庙,靠着高帝的威权,压服不臣。

    说到底,太后之所以是太后,是因为她是先帝的皇后。

    太皇太后之所以是太皇太后,是因为她是先帝的母亲。

    离开了先帝,她们什么都不是。

    只是一个老妇人罢了。

    现在,太庙出事,无论如何,无论怎么收场,对东宫来说,都是噩梦。

    因为,这会让天下人对东宫产生疑虑。

    若这个乱子是因东宫而起的,那就更糟糕了!

    汉室虽然没有出现过对太后不敬的皇帝。

    但史书之上,却是屡现不绝的!

    远有郑庄公,近有秦始皇。

    皇帝是不会对太后怎么样的。

    但大臣们却未必了。

    窦氏永远都不会忘记太宗时期,那些元勋功臣们是怎么对付她与她的兄弟们的。

    为了防止外戚干政,再次出现一个诸吕。

    元勋们简直就是拿着刀子架在她们姊弟兄妹的脖子上。

    现在,当初那批元勋是死光了。

    然而,新兴的功臣们,却更可怕。

    不久,薄太后就在宦官和侍女们的簇拥下,来到窦氏面前。

    在经过简单的礼节和寒暄后,窦氏拉着薄太后的手,道:“太庙有事,此哀家之过也,哀家无颜去见皇帝与群臣,请太后代哀家谢之!”

    事情到了这一步,结论是显而易见的。

    元王的子孙们跑去哭太庙。

    惊动太庙中供奉的太上皇神灵。

    先祖神明九泉之下冥冥垂视,必然已经洞察清楚此事的来龙去脉。

    那是谁导致了元王的子孙们去哭庙?

    无疑是她这个太皇太后。

    因为她迟迟不做决断,犹豫不决。

    导致元王的子孙们心怀怨怼,哭诉于太上皇灵前。

    此事,九泉之下的列祖列宗们必然已经相互知晓。

    高皇帝、太宗皇帝的灵魂恐怕将要发怒了!

    这是窦氏现在心里面最朴素的想法和念头。

    也是当下社会人民在遇到这样的事情后必然的联想。

    汉人笃信人死后有灵,先祖们都在九泉之下,凝视和垂视着自己的家族和子嗣。

    袅袅升起的香火和供奉的血食,是让祖先们在九泉之下得以安保灵魂不散的关键。

    而惊扰了先祖们灵魂安宁的人,哪怕在民间,也是大罪。

    至于皇室……

    天子必具太牢,以告列祖列宗,甚至必须对列祖列宗谢罪。

    而作为祸首和始作俑者的太皇太后。

    她的威权和脸面,在今天已经荡然无存。

    在汉家,东宫与未央宫之间的权力平衡的关键,在于东宫能狭先帝甚至列祖列宗的威权。

    皇帝不听话,太后可以强行命令他去高庙、太宗庙甚至仁宗庙面壁悔过。

    皇帝还不能反抗。

    反抗就是不孝。

    但,假如太后失德,则不在此类。

    ‘失德’这个词汇,无疑是古代中国政治家们发明的最佳词汇了。

    天子失德,要丢天下,甚至被放逐于四荒。

    譬如汤武放桀,武王伐商。

    春秋战国时期,更是发生了无数次的臣子放逐国君的戏码。

    而太后失德呢?

    旁的不说,秦始皇囚其生母,打的就是太后失德的旗号。

    而在汉室,虽然提倡以孝治天下。

    但对失德的太后,大臣们是肯定不会手软的。

    为了避免再出一个吕后,祸乱朝纲。

    大臣们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

    逼急了,学一学刘兴居跟夏侯婴又不是什么难事!

    当年,刘兴居跟夏侯婴,可是逮着少帝兄弟推到一个小巷子里乱刀砍死!

    即使有忠臣持械护卫在左右,大喊着:天子在也!

    也不过是一起被砍成了肉泥而已。

    前车之鉴,历历在目。

    窦氏甚至就是亲眼看到了那些忠于少帝的南军士兵拿着武器,拦在宫门前,拦在太宗皇帝车驾前的。

    此事,虽然还没有严重到这个地步。

    但对窦氏而言,也已经足够了。

    “哀家从今往后,当避居修德殿……”窦氏站起来,巍颤颤的,仿佛一下子就苍老了许多:“这永寿殿,太后就搬进来住吧……”

    “儿媳不敢!”薄氏立刻跪下来说道:“母后在,儿媳安敢有此望,且皇帝素来孝顺,必有所举措……”

    窦氏这才稍微安心了一些。

    对皇帝孙子,她还是很满意的。

    孝顺懂事,而且知道祖母的喜好,凡事都让着惯着。

    就连陈家那对逗逼兄弟,都在皇帝的管教下,变了个人,成为了国家栋梁。

    这一桩桩一件件的往事,让窦氏确信,自己的孙子肯定会向着自己。

    于是,她勉强笑道:“但愿如此……”

    但心里面却依旧没有底气。

    她拄着拐着,拉着薄太后的手说道:“即便皇帝不怪哀家,哀家心里也不好过……”

    “做刘氏妇,不能安宗庙,使祖宗安宁,社稷安康,这就是罪啊!”窦氏道:“哀家当闭门思过,修德养身,这东宫诸事,往后哀家都不会再干涉了,一切就交给太后去管吧!”

    “哀家只愿每日颂念《道德经》,为天下和皇帝在神明之前祈福……”

    “母后言重了……”薄氏确实是个好儿媳,非常孝顺,宽慰着说道:“母后承太宗遗德,佐先帝而辅皇帝,功在社稷,不可因此小过而退,不然天下人如何看待皇帝呢?”

    窦氏这才微微点头,说道:“既然如此,哀家就依旧留居这永寿殿,但搬去西厢,这东巷,太后就搬进来,正好,哀家也整日无聊,闲暇之时,也好叫太后过来说说话!”

    “诺!”薄太后立刻就拜道。(未完待续。)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