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九百一十二节 楼船的脑洞(3)
    看着手里的那本小册子,徐季深深吸了一口气。╮ ≯

    当前的楼船衙门,迫切的需要对外界,尤其是朝堂诸公证明自己的存在价值与意义所在。

    自前年开始,朝堂上就有人在吹风了。

    说什么:楼船耗资巨大,无益天下,请裁之。

    哪怕是之后楼船衙门通过建立齐鲁-辽西-安东的航道,还开拓出了黑水河的捕鱼项目。

    这股风潮,也没有减弱多少。

    甚至还越的高涨起来。

    许多人都觉得,现在国家既然没有了吴王的威胁,又不需要南下去打南越。

    庞大的楼船舰队的存在,完全就是浪费人力物力。

    天下根本就不需要一个庞大的强大的楼船体系。

    完全可以削减大部分的作战舰只,遣散楼船诸属官。

    这样节省下来的资金,就可以用到更需要的骑兵部队身上。

    某些家伙甚至阴阳怪气的说‘决胜马上者,方是大丈夫!楼船无益家国社稷,不如罢之’。

    甚至有人拿出了肢解楼船衙门的方案。

    楼船各大舰队及其基地,就地解散,各港**由地方官负责,所有楼船战舰,全部改装之后卖给百姓。

    至于你问,楼船解散后,汉家的海防谁来负责?齐鲁和安东之间的运输补给,谁来负责?黑水河的鱼,谁来捕获?

    这些人就说的冠冕堂皇了。

    海防?汉家需要海防吗?

    防备谁?又有谁能从海上攻击和威胁汉室?

    南越吗?闽越咩?或者是传说中的身毒?

    汉家铁骑表示,正愁没地方活动筋骨!

    而齐鲁之间的运输补给和航路维护工作,完全可以交给地方上沿途的‘贤良士大夫及廉吏’来负责嘛。

    这种事情,朝廷应该放手让民间去做。

    而那黑水河里的鱼群,也是如此。

    堂堂汉室,巍巍社稷,岂能与民争利?应该让利于民!

    这些家伙打着什么主意,自然不用去想了。

    虽然这样的言论与议论,从未在朝堂上正式出现。

    但,这依旧足够让楼船上下惶惶不可终日,人人自危!

    楼船衙门在实际上比谁都心虚!

    到今天为止,楼船衙门每岁吞噬国家财税数以万万计。

    庞大的舰队,横行在东至安东,南至番禹的庞大海疆。

    已知世界内,一个能抵挡楼船一回合打击的对手也没有。

    汉家的楼船舰队,以碾压之势,称霸天下。

    无敌,是寂寞,也是原罪。

    如此庞大而无敌的舰队,是否有着继续存在的价值?

    楼船衙门存在的意义何在?

    只是给朝廷当个渔夫?

    或者当个运输物资和人员的船队?

    这样的事情,并非一定要楼船不可。

    即使真的非楼船不可,也不需要这样庞大的舰队和机构。

    楼船衙门内部当然没有傻子。

    更何况随着考举兴盛,近两年,楼船衙门内部出现了大量被分配来的考举士子。

    这些士子,来自诸子百家各个派系。

    他们的到来,进一步丰富和强化楼船衙门的行政能力和自我判断能力。

    因而,现在,汉家的楼船上下,都已经知道,自己来到一个历史的交叉路口。

    前方充满了未知。

    在未来,楼船可能会兴盛强大,成为与目前的汉室脊梁骨‘6军’分庭抗礼的强大派系。

    但,也有更大可能,会堕入深渊。

    就像太宗皇帝执政前期的那个‘备盗贼都尉’衙门一般,当天下开始安定,盗匪减少,于是,备盗贼都尉渐渐失去作用。

    主官从秩比两千石,以列侯充任,位比九卿的巅峰,一路跌落。

    到今天,曾经显赫一时,持天子节,可以征调郡兵,甚至动员野战兵团,拥有‘便宜行事’权力的备盗贼都尉,成为了内史衙门诸多属官中的一员。

    秩比从两千石,掉到了六百石。

    属官从巅峰时期的数曹令吏,在册有秩百余人,成了一个不过数十人的清水衙门。

    有备盗贼都尉衙门的前车之鉴。

    楼船上下的惶恐不安,当然有道理。

    想要楼船衙门不变成第二个备盗贼都尉衙门。

    楼船就唯有向天子,向天下,向朝野士大夫证明自己。

    证明自己确实有必要存在,并且确实有必要保持今天这样的庞大规模。

    若做不到这一点,一旦当今天子耐心耗尽,不再保护和支持楼船。

    那么,现在看上去还风光无尽的楼船衙门,马上就要肢解、坠落,最终被其他衙门吞并。

    但楼船面临的困境,恰恰也在于此。

    整个已知世界内,哪怕算上已然臣服长安的南越舰队和闽越舰队,哪怕再给这两国的舰队规模夸大两倍,大抵也才能勉勉强强与汉家楼船舰队抗衡。

    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这是世间颠破不变的真理。

    没有飞鸟,猎人就不需要良弓,没有狡兔,猎犬也只能成为鼎中沸腾的食物。

    于是,在楼船眼里。

    给自己找到一群猎之不绝的飞鸟,寻到一片满是狡兔的桃源,就至关重要了。

    而隆虑候陈嬌对倭奴之岛的探索和现,等于给楼船衙门打开了一扇全新的窗户——没有错,已知世界,确实没有楼船可以狩猎的飞鸟和狡兔。

    但在浩瀚的大洋远方,与水天一色的万里之外的异域,就不一定了。

    旁的不说,身毒这个传说中流着蜜与奶,遍地黄金的天堂就可以通过海路连接。

    只要能打通前往身毒的海路交通。

    楼船立刻就能找到和现自己存在的必要性和价值所在。

    到那个时候,楼船衙门就可以拍着胸膛,在朝议上高声大喊:独吾楼船能踏波劈浪,远涉万里,至远方之国,为社稷之邸柱。

    公卿列侯,也只能在事实面前点头称是。

    但,远涉万里,这并非易事。

    汉家舰船,从未有过远离海岸线,深入大洋之中,与天地争锋的经验。

    对那身毒所在的方向、位置和沿途的岛礁,更是一无所知。

    想要探明前往身毒的航道,最起码也需要十年以上的不断向远方探寻,并且,投入无数人力物力,方才有所收获。

    而在那之前,楼船的危机,依然存在。

    甚至,可能将因为探寻身毒航道的巨大投资而备受攻仵。

    天子、社稷和百官以及天下百姓,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楼船将海量的资源丢进大海里,却连个响也听不到。

    ‘6军’的丘八们更不可能让楼船拿到那么多资源去投入到远方的探索之中。

    所以,楼船必须找到财富之源。

    而且是永不枯竭的财富之源。

    还有什么比这大洋中无穷无尽的鲸鱼群更好开采的资源?

    更何况……

    这还是底定楼船衙门秩序,并将楼船上下拧成一根绳子的关键!

    现在的汉家楼船,因为没有敌人,自然也没有战争。

    于是,楼船上下,全部都要靠熬资历来升迁。

    哪怕是徐季这样坐镇一方的舰队统帅,也只能终日与文牍和杂碎的琐事打交道。

    在日复一日的繁文缛节中,腐朽堕落。

    旁的不说,徐季自己就现了,他在担任仁川都尉后,身体胖了,肚子大了,肌肉也没有了。

    而长安城里的楼船属官,则更加不堪。

    他们甚至连大海的模样也没有见过……

    所以,楼船需要一套新的秩序,新的制度。

    一个如同商君的‘军功勋爵名田宅制度’一般,刺激楼船上下,奋勇开拓,努力工作。

    哪怕是一个士兵,一个水手,也都充满了干劲的制度。

    在想清楚了这个问题后,徐季于是就开始动笔。

    于是,就有了他现在手里拿着的那本薄薄的小册子。

    而,陈嬌的捕鲸舰队,则是徐季的试验品。

    ……………………………………

    徐季站起身来,走到一块屏风前,将遮蔽于其上的幕布拉开,显露出屏风上悬挂的一张白纸。

    “诸君请看,此乃吾向陛下请示后,将于诸君之中暂行的条例!”徐季昂起头,满怀激动的道:“商君以耕养战,以战激耕,关键在于土地!”

    “而吾楼船,给不了诸君土地,但能给的了诸君船舶!”

    屏风之上,一个个名词赫然显露。

    依然是商君的二十级军功勋爵。

    只是奖赏和激励,从土地、房子、爵位,变成了渔船、捕捞许可和爵位。

    而评判标准,从杀敌数,变成了猎获量。

    第一级公士,只需要猎获得到一千斤鱼获(无论是什么鱼)就可以达到,公士可以拥有获准从楼船衙门租赁一艘‘宽一步长三步之船’,合法的在汉家任何水域和海域捕鱼一年的权力。

    但众人却一点也不关心公士。

    他们的视线,直接跳到了第六级的大夫之下。

    因为,大夫之爵,是官民的分水岭,是士绅与庶民的分界线。

    虽然,随着晁错输粟捐爵制度的实施。

    实际上,左庶长之下的各种爵位,其实都已经泛滥。

    譬如在前朝秦代时,第九级的五大夫,即可享受封君待遇,可以拥有食邑,可以拥有养士和蓄养甲兵的特权。

    但在汉室,这些特权,却成为了需要天子下诏册封为‘某某君’才有的特权。

    即使如此,对广大百姓而言,多数人,一辈子也没有一个大夫之爵。

    尽管,汉家天子一直喜欢赐爵。

    但,汉家赐爵,有上限(非军功到达一定级别,就溢出了,溢出的爵位,只能转给自己的兄弟),而且,递降爵位系统的存在,使得普通老百姓事实上,不可能获得第四级以上的任何爵位——除非他活到生之中从不犯法。

    所以,第六级以上的爵位,在如今,依然很受民间追捧。

    每年都有不少狗大户,会花钱去买个大夫或者公大夫一类的爵位回家装逼。

    在场众人,就很少有人拥有大夫爵位。

    若能获得一个大夫爵位,也不算白来一趟安东!

    因为汉家允许卖爵(当然是特殊时期,天子下诏),一个大夫爵,能卖四千石粟米!

    “获鱼三千石!”众人低声看着屏风上的白纸黑字,低声呢喃:“可赐为‘大夫’……可租艨艟一艘,每三年,可获捕鲸许可一张……”

    众人深吸了一口气。

    捕鱼三千石,相当于要捕捞四十二万斤!

    看上去似乎很夸张。

    但,大家捕杀的都是鲸鱼!

    一头鲸,动辄千石甚至数千石!

    换句话说,貌似只要捕杀几条鲸鱼,就能得到一个大夫爵?

    众人将疑惑的眼神投向徐季。

    徐季见此,当然知道众人的疑惑,于是解答道:“所有捕获量,皆为均摊后所得的数字,当然,诸位捕鲸使者及监鲸御史,将与麾下士卒是不同的,诸君将享有所捕鱼获一成的勋功……”

    即使如此,众人依然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尤其是齐鲁的豪杰们,都是眼睛直直的看着屏风上的要求。

    即使徐季接下来说道:“另外,目前所行之爵位体系,不过盖借商君爵位之用而已,与现下汉家之爵位并无共通之处,也并不受律令保证和官府承认!”

    这自然也是题中应有之义。

    楼船衙门,现在还没有力量和实力,让国家修改律法,承认它内部的行为。

    所以,这些所谓的爵位,其实压根不可能得到官府承认和国家认可。

    但已经没有人去理会这个事情了。

    与真金白银相比,所谓爵位,其实已经不值一提了。

    大家既然是被隆虑招募来此财的人,当然都知道,现在的鲸鱼价格。

    少府在齐鲁各港口,都是明码标价,回收鲸鱼油脂和骨骼以及其他产品的。

    油脂一斤一百钱,筋骨一斤一百钱,肝油一斤一千钱,若能得到龙延香,则是一斤五千钱!

    除此之外,鲸鱼皮硝制后,也能卖出价钱。

    即使是最不值钱的鲸须,也有的是人愿意要!

    一头鲸鱼,除了血液和肠胃等内脏外,其他东西,都能卖钱!

    而一头鲸鱼动辄千石以上!

    值钱数十万!

    换句话说,只要能积功至大夫,获得租赁一艘‘艨艟之舰’,并获准捕鲸。

    用不了几天,只要运气好,能猎杀到一头鲸鱼,马上就能赚个盘满钵满!

    因此,在大家眼里,那爵位是否得到国家承认,已经不重要了,有什么好处也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只要能混到大夫爵位,大家就全部都要达了!(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