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九百一十一节 楼船的脑洞(2)
    “都尉,诸捕鲸使者与监鲸御史,皆已带来……”一位亲信悄悄的走到徐季身边说道。~小說,

    徐季于是从自己的美梦中醒来。

    他点点头,站起身来,来到正衙后的铜镜旁,整理起了自己的仪容。

    等下来,将要进行的事情,将很可能在未来,将自己的大名深深的烙在青史之上。

    就像,那位训练了魏武卒的吴子。

    就如同那位第一次提出了团队+纪律=胜利的司马骧且。

    “都尉,在监鲸御史中,有一位是太学的贬斥学生……”那位亲信在旁边小声问道:“要不要……?”

    “太学学生?”徐季眼睛一眯:“怎么回事?”

    “据说是得罪了少府卿……”那人道:“所以被贬斥……”

    “少府卿啊……”徐季冷笑两声:“不用管他了!少府难道还能干涉我楼船事务不成?”

    少府令桃候刘舍!

    这可是老徐家很不待见的一个九卿。

    此人跟‘陆军’那些丘八走的太近了!

    嗯,现在的楼船衙门,已经产生了自我意识和自我思考。

    在楼船眼里,陆地上的步军跟骑兵,天然的就跟自己,形成了竞争关系。

    所以,如今在楼船内部,‘陆军’这么个称呼已然悄悄流行。

    与之相对应的,则是楼船自己的称呼。

    在过去,大家都叫楼船。

    但从去年开始,楼船衙门渐渐开始私底下自称自己是海军了。

    徐季知道,海军这个称呼,就是天子授意他放风的。

    虽然不知道,天子为何要这么做。

    但在徐季看来,海军、陆军,多么高大上的称呼啊!

    这意味着,楼船与其他军种平起平坐,而且地位对等。

    而这个称呼也迅速在楼船内部流行起来。

    虽然‘陆军’的丘八们未必承认,但楼船自己反正是这么认为的。

    “不用管此人……”徐季将自己的衣冠理正,说道:“若有机会,甚至还可以扶持一把……”

    若此人有才干,扶持起来,恶心刘舍也是好的!

    “诺!”

    徐季搓了搓手,虽然现在已经是春三月,但是,这安东还是冷的有些人让人发抖。

    “让人生好火炉罢!”徐季命令说道:“可不能冻坏了我楼船未来的希望!”

    在徐季眼里,这陈嬌的捕鲸船队,其实就是楼船衙门未来的希望。

    ……………………………………

    贾金旺与康凯跟着一个官员,穿过安东都护衙门的重重阁楼,来到一处官衙之前。

    官衙门口,悬挂着一块牌匾。

    其上书有‘安东楼船校尉’六个小纂。

    他们两人到的时候,发现,此处已经有了二三十人在等候。

    有些人,贾金旺甚至认识。

    都是隆虑候在江都和齐鲁招募的江湖豪杰。

    其中,甚至还有着齐鲁的游侠巨头。

    当然,他现在什么也不是了。

    朝廷对齐鲁痛下杀手。

    执金吾郅都挥起天子的大棒,杀的血流成河。

    短短旬月之间,就有数百户往日显赫的士大夫、地主家庭遭殃。

    剩下的全部战战兢兢,噤若寒蝉,在执金吾的威势下,摇尾乞怜,只恨没有跪下来喊爸爸。

    受此影响,寄生在这些大家族和官宦世家身上的游侠儿纷纷逃亡。

    多数都选择了渡海来到安东。

    有的投靠了陈嬌兄弟,也有的,投靠了朝鲜君。

    甚至还有人跑去韩国,给韩王萁准当食客。

    所以,其实,这些人与他贾金旺已经回到同一起跑线。

    不过……

    在心里悄悄数了一下人头。

    “一位捕鲸使者能帅五十人……”贾金旺在心里思索着“此地至少有二十余位捕鲸使者,这就是上千人了,再算上驾船的水手与船工,这隆虑候,究竟想要猎杀多少鲸鱼啊?”

    在来的路上,贾金旺已经见过鲸鱼了。

    那确实是庞大无比的海洋巨兽。

    但是,再庞大的巨兽,在人类的武器面前,也如同羔羊一般,只能待宰。

    在齐鲁外海,贾金旺就亲眼目睹过一次楼船衙门的猎鲸。

    锋利的箭矢被抛射出去,扎到鲸鱼的身体上,让它吃痛翻滚。

    要不多久,那头巨兽就将重伤而亡,然后被楼船的舰船拖往港口宰割。

    而陈嬌的捕鲸船,却比那些汉军楼船衙门的捕鲸船先进多了。

    整艘巨舰上安装了两台特制的床子弩,能射出带有绳索的利箭,一旦命中鲸鱼,几乎不可能失手。

    而贾金旺已经知道,除了那条捕鲸船外,隆虑候手下,还有四艘福船与数艘楼船。

    当然,这些都是天子的船,隆虑只是暂借而已。

    每条船他都要付租赁税。

    目前来看,隆虑候应该是想回本都快疯了。

    一下子雇佣这么多的人手来捕鲸。

    正想着这些事情,贾金旺就听到有官吏说道:“诸位,请随我来,都尉正在正厅等待……”

    众人于是齐齐说道:“诺!敢不从命!”

    然后跟着那人的脚步,走到官衙之中,来到正厅。

    一进官衙正厅,众人立刻纷纷拜伏在地:“卑职等拜见都尉!”

    对于多数来此,受陈嬌聘用的豪杰,包括贾金旺在内的人来说,他们的最终目的,肯定不是给隆虑候打工。

    给列侯为家臣,爬的再高,也不如给天子当鹰犬!

    大家的目的都是相同的:既借此机会,挤进军队,当个军官。

    如今这天下武夫当国。

    哪怕只是一个伍长,退役之后,也有机会担任亭长、里正。

    若是队率、司马,基本就是预定了游徼甚至县尉了。

    武人的前途是如此的好,以至于天下英雄都打破了脑袋想要入伍。

    只是,假如不打仗的话,汉家基本不会征调名册之外的人入伍。

    想要入伍,就只能曲线救国。

    旁的不说,先混进军队内再说。

    甭管是事业编制还是临时工,先由了这么个由头,再想办法立功转正。

    …………………………

    徐季临襟正坐,望着自己眼前的这三四十人。

    “隆虑还真会折腾,居然能招募到如此多的豪杰!”徐季在心里点点头。

    眼前这些人,除了十位监鲸御史是国家选拔和委派的之外,剩下的都是陈嬌招募的。

    虽然有着齐鲁局势变化的缘故。

    但这样也很厉害了。

    不过……

    “正好于我所用……”徐季轻轻的捏了捏案几上的一份天子御批的奏疏。

    奏疏上面,用着朱笔写了一个大大的可字。

    这意味着他的政策,得到了天子的许可,可以尝试推行。

    “诸君请坐……”徐季微笑着起身拱手道:“来人,为诸位使者及御史准备坐席……”

    “诺!”立刻就有官吏拱手迎面。

    这样的优容,马上就让许多人心里狐疑了起来。

    讲道理的话,大家都知道,眼前这个人的身份。

    楼船将军驻仁川港都尉领安东都护府楼船校尉。

    这是一个千石的大员!

    而且是坐镇一方,封疆一地的大员,控制着整个安东江河湖泊与海洋船舶的巨头!

    而大家呢?

    不过是隆虑候雇佣的工人罢了。

    虽然顶了个所谓的‘捕鲸使者’的名头,但人人都清楚,这也就是一个招牌罢了。

    更何况,即使是真正的捕鲸使者,其实也不过是个斗食杂吏,距离有秩十万八千里的小虾米。

    常理来说,仁川都尉假如只是想要训话,派个佐吏就能搞定了。

    不需要亲自出面。

    而他亲自出面,意味着一个事情……

    无数人都心潮澎湃起来。

    “必有重事啊……”许多人在心里想着。

    贾金旺心里面更是小算盘拨的哗啦哗啦的响。

    若能取信这都尉,为之重用,再加上讨好隆虑,未来,未必不能实现光宗耀祖的梦想!

    …………………………………………

    徐季却是等着众人都落座之后,才浅笑着说道:“诸君来自天下各地,皆豪杰勇士,胸中自有抱负与志向,吾亦知也,故此,吾特地向圣天子上书……”说到这里徐季面朝长安方向拱手而拜:“请来了一道许可诏书,将试行于诸君之中,诸君若能依此而行,旁的不敢保证,在这楼船之中,吾必有重用!”

    徐季的话,立刻就像一个重磅炸弹一般投进人群中,马上就炸响了!

    天子的诏书?

    我们居然能跟国家大策联系起来?

    荣耀啊!

    贾金旺甚至有些激动的呼吸急促起来。

    就连康凯也是不能自已。

    致君尧舜上,任何一个文人士大夫,都有着这样的情节。

    康凯更甚。

    徐季看着众人,微微压手,示意众人肃静,然后才接着道:“此策,乃吾楼船上循商君之制,下合当今楼船之职而定!”

    他站起身来看着众人,道:“商君用耕战之策,使秦能奋六世之余烈,并吞六国!”

    “吾楼船,无法耕战!”他笑着道:“然却可以鱼战!”

    “商君以耕养战,再以战养耕!”

    “吾楼船则将以渔养战,再以战养渔!”

    他拿起自己案几上的一本厚厚的小册子,将它翻开来,一个个文字落入眼帘,一条条制度和规则,严整而有度。

    于楼船而言,确实需要这么一个政策,来底定自己的存在意义与生存价值。(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