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九百零九节 换俘(2)
    “奉汉天子命,云中郡郡守魏尚,敬拜阁下……”魏尚微微的颔,然后上前说道:“当户,我等这就开始换俘吧……”

    魏尚实在是无法继续等下去了。

    兰陀辛对此倒是无所谓。

    他点点头,道:“正当如此!”

    于是微微挥手,身后的匈奴骑兵开始让开一条道路。

    一个又一个披头散,步履蹒跚的汉人,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向前方。

    这些人,基本上都已经是三十几岁甚至四十岁。

    他们被掳去草原,在匈奴人的皮鞭下过着悲惨的生活。

    当年,与他们一起被掳走的同乡、邻居,现在几乎已经所剩无几。

    即使是他们,也是被几经转卖过许多次。

    假如不是马邑之战,汉军获胜。

    假如不是汉匈两国谈判,涉及到了归还他们的问题。

    此刻,其实他们已经是死人了。

    在匈奴,在草原上。

    奴隶一旦失去了劳动能力,或者说没有过去那么能干了。

    那他们的主人,肯定会想办法变现和保值。

    怎么变现?怎么保值?

    答案当然是卖给萨满祭司们。

    萨满祭司们会将这些买到手的奴隶,全部制成各种法器以及冥器。

    然后,将它们再转卖给那些需要的贵族。

    或者自用。

    但,马邑之战的胜利彻底的改变了他们的命运。

    ………………………………

    袁处就记得,在两个月前,他与几个匈奴掳来的奴隶被匈奴人用皮鞭驱赶着,进入了一个阴森恐怖的帐篷中。

    帐篷里,挂满了各种各样的人皮和人骨制品。

    一个老的连脸上的皱纹都连在一起的老萨满,拿着骨刀和骨针在他们的身上比划来比划去。

    当时,袁处吓得浑身哆嗦。

    紧张中,他喊出了一句已经被他遗忘了许久,似乎只存留在记忆里的话:“大丈夫可杀不可辱!”

    本来,他已经准备好被那个萨满开膛破肚,抽筋拔骨了。

    但……

    袁处永远不会忘记,那个恐怖的老萨满在听到了他的话后,手里一抖,骨刀都没有拿稳掉在了地上。

    “汉朝人?”老萨满眯起眼睛,巍颤颤的拾起骨刀问道。

    在得到袁处点头后。

    这个老萨满说了一句让袁处到现在都依旧在心里翻滚的话语。

    “汉朝人,是有神明眷顾的人,不该成为法器,将他带去单于庭,送给单于……”

    就这样,袁处被人押着,越过了一千多里的草原,来到了匈奴单于庭。

    之中那里,他见到了许多跟他一样的同胞。

    这些人与他一般,都已经被匈奴人折磨的奄奄一息。

    许多人甚至连汉话都已经不会说了。

    即使是还能说的,也都有些生疏。

    草原上将近二十年的被奴役和压迫的生活,摧毁了他们的一切。

    包括人格、自尊、勇气和自豪。

    几乎没有人敢抬头看人。

    但是,在匈奴的单于庭。

    那些往日动不动就会一鞭子抽下来,甚至肆无忌惮的鞭笞奴隶的贵族和牧民,却没有来欺侮,羞辱更别说鞭笞袁处了。

    这让袁处很奇怪。

    在他的记忆里,残暴的匈奴贵族,只要在某地见到被俘的汉朝奴隶,都会喜欢上来抽一鞭子,以此显示和彰显自己的强大,同时折辱被俘的汉朝百姓。

    匈奴人不仅仅没有再折磨和羞辱他。

    袁处甚至现,他的待遇也生了变化。

    匈奴人给他提供了一间干净的帐篷居住。

    虽然是十人一帐,但比起过去要露宿在帐外,给主人看守羊群好多了。

    不仅如此,匈奴人还提供了包括奶酪在内的食物。

    甚至,有时候还会给一些骨头。

    这样的奇怪变化,自然让袁处无比惊讶。

    直到有一天,袁处不小心撞到了一个骑着羊在单于庭内嬉戏的匈奴孩子。

    在以往,敢冲撞主人子嗣的奴隶,不被打死,也要被折磨死。

    但,那一次,匈奴人在现了他的身份后,却出奇的没有那么做,反而是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汉朝人,你是幸运的!”

    从哪个时候起,袁处就知道了。

    肯定生了什么天翻地覆的剧变。

    让匈奴人改变了他们对自己和自己所属族群的看法。

    终于,在某天,袁处私底下听到了几个匈奴人的议论。

    于是,他知道了这一切的始末和来源。

    他二十年前的祖国,现在强大了起来了!

    一次马邑之战,全歼了匈奴入侵主力,甚至连右贤王和折兰王都覆灭在了自己的祖国手里。

    大汉天子狭大胜之威,与匈奴达成了协议。

    他在被掳和被折磨了二十年后,将回到那个在记忆里几乎有些模糊的家乡。

    从那一天开始,袁处每天晚上,都辗转难眠。

    他天天晚上都会回忆起家乡的山水,想起父母的音容,回忆起少时一起游玩的同伴。

    他会想起自己家里的兄弟姐妹,想起少年时爱慕过的小娘,也会想起那个永留在心底的噩梦,那些毁灭了他的家乡和他的一切的匈奴人。

    此时此刻,袁处站在人群里,跟着左右前后的同伴一起向前走。

    远方,一面黑龙旗高高飘扬。

    汉军列阵严谨。

    一阵阵鼓乐之声,忽地奏响,婉转低沉的和唱声同时而起。

    “采薇采薇,薇亦作止。曰归曰归,岁亦莫止。靡室靡家,猃狁之故。不遑启居,猃狁之故……”

    听着记忆里熟悉的鼓乐筝鸣,看着眼前熟悉的山河家国,再望着远方可能的家乡故土。

    战俘们泪流满面,痛哭不已。

    他们虽然大都不懂对面的汉军奏响着乐章与诗篇之意。

    但音乐,是不需要文字,就能直抵人民心灵的。

    低沉的乐声和婉转的吟诉,让他们不由自主的回忆起了心底最柔软的那些部分,那些曾经淡忘的乡音故土。

    “采薇采薇,薇亦柔止。曰归曰归,心亦忧止。忧心烈烈,载饥载渴。我戍未定,靡使归聘……”

    兰陀辛听着这些乐声,这些吟唱的婉转之音,他的心里面就莫名的暴躁了起来。

    马邑之战后,兰陀辛认识到了,必须向汉朝学习的重要性。因此,他现在已经在恶补汉朝的文化和历史。

    虽然,像《诗经》这样的高深内容,他暂时还没有能够涉猎到。

    但是,这并不妨碍他能听懂和理解其中的一些意思。

    “汉朝人真是欺人太甚……”兰陀辛握着双手,在心里面大吼着。

    从来,都只有匈奴人骑在别人脑袋上耀武扬威,何时,匈奴人有过今天这样的待遇?

    他虽然不能理解那些诗句里的意思。

    但他却清楚,汉朝人绝对不会无的放矢!

    果不其然,在经过了一段低沉婉转的吟唱后。

    对面的汉军阵中,忽然金铁击鸣,鼓声浓烈,吟唱之声,忽地变得慷慨激昂而神圣。

    咚咚咚!

    在战鼓的轰鸣声中。

    锵锵锵!

    在金铁的击鸣声中。

    汉军的将士们齐声高唱起来:“彼尔维何?维常之华。彼路斯何?君子之车!戎车既驾,四牡业业。岂敢定居?一月三捷!”

    …………………………

    在远方十里外的一处山岗上。

    一个头须白,微微颤颤的老头,在几个匈奴贵族的簇拥下,侧耳倾听着从远方传来的乐声和吟唱。

    “诗之采薇啊……”老头嘶哑着声调,阴阳怪气的冷笑着:“采薇采薇,曰归曰归!”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哈哈哈哈……”

    “姓刘的,你们欠我的,怎么没想起来要还啊?”

    “谁愿意背井离乡,被左裧?”他抬起头,满脸狰狞:“这是你们逼我的!”

    “我当年就誓了!”他咬着牙齿,手指都掐进了肉里面:“必我行也,为汉患者!”

    他就是中行说。

    明史记载的第一位汉奸。

    第一个主动投靠敌人,而且,全心全意的帮着敌人对付自己的祖国的人。

    当然,中行说是不这么认为的。

    在他眼里。

    他仅仅只是想报复刘氏皇帝,报复坐在长安城宣室殿里的那位。

    即使今天,那位皇帝已死。

    但,只要宣室殿里还坐着那位皇帝的子嗣。

    他就不会停止报复。

    反正,他是阉人。

    所以也就不在乎什么子孙后代,列祖列宗了。

    “你们得意不了多久的……”中行说在心里誓。

    他在北海的冰天雪地里,一直强撑着不死。

    就是因为仇恨在支撑。

    “在死之前,我定然让刘恒和他的后代知道,他们做错了一件怎样的事情!”

    ………………………………………………

    换俘仪式依然在继续。

    汉匈双方押解而来的俘虏,都被驱使着,列队来到两军之间的中央。

    “开始吧……”魏尚挥了挥手说道。

    “好!”兰陀辛也点点头。

    两边的战俘开始交换。

    以十人一组,进行交接。

    所不同的是,汉军这边,接回一批同胞,立刻就有军法官和文吏上前询问姓氏和籍贯。

    在他们的身后,十几辆满载了户籍文档的马车,按照着年代和地域,逐一排列。

    一旦得到战俘的姓名和籍贯,军法官和文吏马上就开始去所在马车查找档案。

    “袁处,北地郡富平县道尺乡左亭!”

    袁处面对着前来询问自己的姓名和籍贯的官吏,结结巴巴而紧张的说出了自己记忆里的家乡。

    “北地郡富平县档案!”两个官吏立刻就大声喊着。

    随即,数百个沾满了灰尘的竹简,被人推上前来。

    只过了一会,就有人喊道:“找到了!”

    “袁处!富平道尺乡左亭人,身高七尺五寸,微胖,面须白……年二十,为乡卒……太宗皇帝十六年,为匈奴所掳……”一个文吏大声说道:“父袁道,卒于元德元年春三月!兄袁直,道尺乡游徼也,仲兄袁逢,先帝二年,死王事,从弟袁懿……羽林卫左队队率!”

    然后,这个文吏就捧着那个户籍档案的竹简,走到袁处面前,看着他的模样。

    户籍档案上,清清楚楚的记着,这个叫袁处的人,身高七尺五寸,微胖,面须白,出生于吕后时期,掐指一算,到今天也才三十来岁。

    在汉室,三十来岁的壮汉,正是虎背熊腰,正当壮年。

    但眼前这个人,身形消瘦,驼背弯腰,满脸的伤疤,甚至左手有几个手指不翼而飞。

    怎么看都不像那位入伍时记载的身高七尺五寸,微胖,面须白的乡卒。

    见此情况,这文吏拿着档案走向一个看起来级别比较高的官员身边嘀咕几句。

    那官员闻言:“袁懿啊,袁子美?”

    他是兰台尚书,而且是尚书令汲黯的亲信,对羽林卫内部的那些中高级军官,也基本有些印象,甚至打过交道。

    “既然如此,将其送去长安,让袁子美来辨认吧!”

    袁处无疑是幸运的。

    他的家人和家族都还在。

    而且混的不错。

    但更多的人,却没有这么幸运了。

    “杨野……您的家人,都已经没于匈奴入侵……”

    “张志……汝妻带着孩子在十余年前改嫁了,目前查无所踪……”

    一个个坏消息,让许多人痛哭流涕。

    这个时候,就有着专门负责收容和安置他们的云中县县令出现了。

    “诸君请节哀……”

    “当今圣天子在位,嘉大惠于天下,天子命吾,收容、善待诸君……”云中县县令说道:“吾县之中,正巧还少些看守官衙门户以及打理官田之人,诸君若不嫌弃,可以先行止吾处安顿下来,再计较其他……”

    当然了,也有更幸运的人。

    譬如某位归来的战俘,在刚刚说出自己的名字时,他对面的那个接待他的文吏立刻就列流满面的跪下来,拜道:“叔父大人,请受不孝侄儿一拜!”

    而那个战俘也是浑身一战,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面前的侄子,垂然泪下。

    魏尚骑在马上,看着眼前的这一暮暮悲欢离合的景象,眼眶也有些湿润了。

    他已经老了。

    再过两个月,就将卸任云中,归养家园,颐养天年。

    在卸任之前,能看到那些因为战争而被掳被劫的同袍手足归来。

    这对他是莫大的安慰。

    但是……

    这还不够!

    匈奴人还未付出代价,还未遭遇到对等的报复!

    所以……

    “襄公复九世之仇,春秋大之!”

    “君子报仇,十年未晚,百年不迟!”(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