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九百零八节 换俘(1)
    将兄弟们的事情安排妥当,刘彻就将视线投向北方。网

    算算时间,汉匈历史上第一次换俘,此刻应该已经在云中城下举行了。

    作为两国最新条约的前置取信环节。

    本次,汉匈双方将互换三百名战俘。

    当然,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小卒子。

    汉室这边,送出去的都是些断手断脚,最起码也是三十岁以上的俘虏。(草原上人类的寿命很低,四十岁就算高寿了,而到了三十岁,一般的牧民都会进入衰老期)

    而匈奴那边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好心思。

    大抵,应该是拿一些如同汉室这边交出去的俘虏一样的老弱病残凑数。

    但,此事,依然有着巨大的政治意义!

    这将告诉全天下:汉家天子和刘氏皇帝,不会放弃他的任何一个子民。

    只要这个样子做到了。

    就可以鼓舞天下士民的民心士气,更可以趁机刷一波声望,给子孙后代留下无穷无尽的遗泽。

    “在匈奴国内,至少有二十万被掳士民及其后代……”刘彻轻轻的敲击着手指:“将他们全部赎回来,大抵不太现实,但只要赎回一半就足够了!”

    一半人口,就是十万人!

    哪怕其中只有十分之一的壮丁,也是一万精于骑射,而且对匈奴充满了仇恨的复仇者。

    更关键的是,他们熟悉草原地理和地貌。

    将成为未来汉军出塞的关键!

    历史上,武帝朝,这些被掳去匈奴的人中,出现了许多许多的战将。

    名气最大的,当然是霍去病卫青麾下的两大猛将,赵破奴与赵信了。

    赵破奴自不用说。

    不破楼兰终不还!

    以八百骑突袭数千里,灭国而归!

    整个古代战争史上,能与之相比的,大抵也就只有班定远经营西域,王玄策单骑征服半个印度了。

    至于另外一人……

    此人虽然最终成为了汉奸,而且是臭名昭著的汉奸。

    他将当时无敌的汉军技战术和作战方法传授给匈奴人,并为匈奴人制定了龟漠北,以空间换时间的战略。

    但从能力和战绩上来说,客观评价,此人确实非常厉害!

    他若不厉害,历史上武帝也不会听到赵信死去的消息时,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如今的汉室,最缺的,就是赵破奴和赵信的这样的战将了。

    在现有的将军里,哪怕是义纵,也从未有过率军远征数千里甚至上万里,伐国擒王的经验。

    “当今天下,纵有赵信,朕亦能用之!”刘彻自信满满的说道。

    赵信叛汉,当然影响极坏。

    但是,假如赵信出现在现在的汉室,他将不可能叛汉。

    原因很简单。

    刘彻比武帝大方多了。

    当年刘邦为什么能打败项羽?

    答案就是刘邦比项羽大方。

    闭着眼睛都能开出一堆承诺。

    项羽能吗?

    不能,所以天下英雄豪杰,都纷纷臣汉而叛楚。

    英布、彭越和韩信在关键时刻加入战场,给与项羽致命一击,直接导致西楚迅灭亡。

    现在也是一样。

    在刘彻眼里,除了中国固有的神圣领土外(后世****的疆域)没有不能分封的。

    反正,崽卖爷心不疼。

    肉烂在锅里,也比放在外面被人吃了强。

    什么中亚西亚印度,刘彻能毫不犹豫的将他们送人,分封给功臣们。

    至于不要钱的承诺和头衔荣誉,刘彻就更大方了。

    ……………………………………

    此时此刻的云中城外,确实如刘彻所料,汉匈两国之间的第一次互换俘虏的仪式正在进行。

    汉匈两国的骑兵,在云中城外处荒原列阵。

    按照早就约定好的要求。

    汉匈两国,都只派了五百骑,来到这里。

    而且都很默契的将各自的军队向后收缩了四十里,在两国边界上创造了一条半径四十里的非武装区。

    匈奴人很有诚意。

    他们甚至连武器也没有带,就骑着马,带着俘虏过来了。

    这是且渠且雕难游说的功劳。

    他告诉军臣:欲取信汉朝,必先示之以诚。

    简单的来说,就是要让汉朝人百分百确信,匈奴确实愿意彻底遵守两国条约。

    还有比不武装而赴约更有和平诚意的事情吗?

    没有了!

    当然,此举在匈奴内部也有所非议。

    但在西征的战略下,这些非议统统被无视掉了。

    当然,匈奴的诚意也就到此为止了。

    此番,他们带来的战俘,全部都是二十年前被俘被掳的汉朝军民。

    这些人里,年纪最小的,今年也已经三十多岁了。

    这在草原上,是随时都会死掉的。

    对匈奴人来说,留着他们也没用了。

    一般来说,当奴隶们甚至是牧民老朽之后,没用了劳动力,匈奴国内的各个部族都会选择放弃他们,让他们在草原上自生自灭。

    就像此番换回去的俘虏。

    匈奴人就压根没有想过要安置他们。

    军臣甚至下令:过河西之时,放之于阴山之南。

    简单的说,就是让他们滚去山里面,无论是自生自灭也好,去跟羌人一起放羊谋生也罢。

    就是不要来增加匈奴的负担就行了!

    而这些俘虏,也知道自己的命运。

    一个个耷拉着脑袋,一副闭目等死的模样。

    甚至,有人苦苦哀求,撒泼打滚,怎么也不肯回去。

    但是……

    魏尚骑在马上,看了看这些俘虏,鼻子里哼了一声:“早干嘛去了……”

    这些战俘,都是从战俘营和各个牧场里选出来的懒惰无赖和怠工分子。

    在魏尚看来,天子仁德,施以雨露,给你们一个机会加入光荣伟大的诸夏民族,你们居然不好好把握机会!?

    简直是罪该万死!

    汉家可不养米虫,何况是夷狄米虫!

    魏尚抬眼向前,看向远方五十步外的匈奴骑兵身后的那些同袍。

    即使他早已经见惯了大风大浪,但依然忍不住有些双手颤抖。

    因为,这些俘虏,是特别要求和指定的俘虏。

    全部都是当年老上单于入侵时,从云中掳走的人。

    曾经与他并肩奋战的勇士,或者在他身后,为他转输粮草的百姓!

    可恨当年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同袍,这些桑梓的百姓,被匈奴人掳走。

    今天……

    “魏尚来接诸位老兄长回家了!”

    这样想着,魏尚策马上前,迎上对面的那位匈奴贵族。

    按照约定,魏尚已经提前知道了对方的身份——匈奴左大当户兰陀辛。

    对于兰氏,魏尚一点也不模式。

    这可是老朋友了!

    当年,他年轻时,就是靠着斩下一位姓兰的匈奴贵族的级,而名扬天下!

    “也不知道,那位匈奴当户,是此人的什么人?”魏尚在心里想着。

    匈奴人的关系,非常复杂。

    他们一方面,对血统的纯洁无比看重。

    但另一方面,匈奴人压根不在乎自己的妻子生的孩子,到底是自己的,还是自己的兄弟的,反正,只要是自己氏族的血脉,他们就视为己出。

    所以,各大氏族内部的关系,其实无比复杂。

    很多时候,外人根本无法判断,某人与他叔叔到底是叔侄关系还是父子关系。

    ……………………

    另外一侧,兰陀辛则神色复杂的看着那位缓缓向自己过来的汉室宿将。

    他紧握着双手,牙齿咬的咯咯的响。

    但却不是仇恨。

    而是畏惧。

    汉云中郡守魏尚!

    整个草原,都如雷贯耳。

    倘若没有马邑之战,他就是匈奴最可怕的敌人!

    在单于庭里,甚至还有牧民,为其立祀,如同神明一般祭祀。

    若在以前,在这样的场合,兰陀辛绝对会不惜一切,杀死这个汉朝老将军。

    但现在……

    兰陀辛深吸一口气,神色复杂的看着这位老将身后的汉骑。

    只是一眼,兰陀辛就低下了头颅!

    马邑之战后,即使匈奴人不愿意承认,但他们也清楚,这个世界,玩骑兵的行家,已经从匈奴变成了汉朝了。

    看看那些汉骑的装备吧!

    人人弓马齐备而且全副武装。

    许多装备,让兰陀辛看了都有些胆寒。

    “就是装备了这样装备的汉军覆灭了尹稚斜大军吗?”兰陀辛在心里想着,然后他回头看了看那些俘虏里的人。

    在这些俘虏里,他安插就十几个经过他与中行说挑选过的可靠奴才。

    他们已经被完全洗脑,成为了为匈奴而战的死士。

    “希望他们能为大匈奴带回汉朝装备和武器的秘密……”

    ……………………

    “奉天地所生日月所置大单于之命,匈奴左大当户兰陀辛,敬拜汉将!”兰陀辛的汉语非常流利,甚至流利的如同一位中国士大夫。

    这让魏尚有些微微愕然。

    在愕然之后,则是震惊。

    “听口音,这是赵国的口音……”

    “难道中行说那个贼子死灰复燃了?”

    “吾必须报告天子此事!”

    作为老将军,魏尚跟中行说打了大半辈子交道。

    两人虽然从未碰面。

    但隔着一万里,魏尚的鼻子都能闻到中行说那个阉竖身上的恶臭。

    在魏尚眼里,再没有比中行说更让他警惕的敌人了。

    这个丧心病狂,毫无廉耻的阉竖,曾经在历次匈奴大规模入侵的背后若隐若现。

    甚至,许多时候,匈奴人的进军路线与战略,都是中行说一手包办。(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