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九百零六节 洗牌
    冬天渐渐走到了尽头,时间不知不觉,走到了元德四年的春二月。

    “又死了一位王叔啊……”刘彻拿起一份奏疏,感慨了一声。

    胶西王刘卬死了。

    他在高密的胶西王宫中吞金自杀。

    刘卬是死于众叛亲离之中。

    自济南王刘辟光服毒自杀后,他这个胶西王就成为了焦点和靶子。

    比夜晚的萤火虫还招人注意!

    谁叫他过去太高调了呢?

    吴楚之乱前,他就是诸王之中公认的暴君了。

    甚至济南王刘辟光的名声都比他好。

    刘辟光撑死了也就是盘剥泥腿子,对地主和豪强还是给面子的。

    济南国在其治理下,居然生了只有三百家地主的奇葩现象!

    但刘卬却是连着地主豪强一块得罪了。

    他在胶西王国中,公开买卖官爵。

    一千石以下,明码标价,左庶长以下的爵位到处派。

    因此深深的得罪了胶西王国的既得利益集团。

    这些人将官司一直打到了长安,终于导致了先帝动手,削其六县。

    因此,让刘卬深恨长安。

    吴楚之乱时,他就上跳下蹿,派人联络其他诸侯王一起密谋造反。

    还说什么‘城阳景王有义,攻诸吕,勿与,事定分之尔。’

    连事成之后瓜分天下地盘的方案都拿出来了……

    不过随后窦婴持节坐镇荥阳,将齐鲁郡兵全部拉走,这才使得刘卬的串联大计胎死腹中。

    吴楚之乱平定后,刘卬大抵乖巧了半年。

    先帝驾崩后,立即故态萌,而且变本加厉。

    因为他被削掉了六个县的封国,收入跳水。

    所以为了敛财,他加大了对百姓和地主的盘剥。

    然而随着刘辟光一死,他立刻就成了靶子。

    有了刘辟光为榜样,刘卬想活着,还真有些难度。

    他能活到现在,要多亏了马邑之战吸引了天下的注意和朝野的视线。

    不过,随着马邑之战结束。

    刘卬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掌握了刘卬大部分罪证的执金吾郅都在元德四年春正月十六,亲自驱车,来到高密城,面告刘卬说:王其自图之!

    这在汉室政坛,基本上是告诉某位大臣或者诸侯王赶紧自杀,免得上断头台走一遭的潜意思。

    但刘卬的求生**却远他的兄弟和父祖。

    任凭郅都如何威逼利诱,甚至国中大臣苦苦劝说,就是不肯去死。

    真是愁白了许多人的头。

    尤其是他的儿子们的头。

    于是,害怕被牵连诛杀的胶西王诸子,纷纷出,上告郅都许多刘卬的罪证。

    哪怕他们清楚,汉律中有‘子告父母,皆勿听而弃告者市’的条款。

    开什么玩笑,老爹再不死,他们就要全部玩完了!

    与其被老爹牵连,全家诛,倒不如冒险一博。

    他们的冒险成功了。

    刘卬再也承受不住压力,吞金自杀。

    刘卬一死,自然百罪皆消。

    他的子嗣们得到了解放。

    虽然不可能再向以往一般过上钟鸣鼎食的奢靡生活,甚至称孤道寡,坐镇一方。

    但,一个富家翁的生活还是能够保证的。

    刘卬死后,其诸子,立刻就席卷了高密王宫里的大部分易于携带的财产,狼狈出奔。

    立国十年后,胶西王国灭亡。

    “将胶西以东,临海三县,划归入胶东王国……”刘彻在得知了刘卬自杀的消息后,心里没有任何波动,只是悄悄的吩咐着王道。

    胶西王国也有着临海的土地,甚至还有着非常优良的天然深水港口,是极佳的舰队基地。

    同时,胶西自古造船业达,境内造船名匠,历代层出不穷。

    现在少府中的造船匠人,几乎有两成是来自胶西与胶东。

    让胶东王国吞并胶西的临海领地,这样就可以使汉室能在齐境展出一个不亚于江都的船舶生产基地。

    同时,因为胶东王刘雄渠是齐悼惠王诸子中最小的。

    所以,由胶东王国吞并这部分的领地,也不怕天下人嚼舌头根子。

    这样一来,胶西王国,就从原先的一郡之地,变成了半郡之地。

    “正好可以安置刘彘……”刘彻在心里寻思着。

    ……………………………………

    刘卬一死,立刻引了多米罗骨牌效应。

    短短三日内,弹劾齐鲁诸王的奏疏,堆满了刘彻的案头。

    火力虽然重点集中在剩下的淄川王刘贤,济北王刘志这两兄弟身上。

    但aoe也波及了齐王刘将闾和胶东王刘雄渠。

    而且,隐隐有着要将齐王刘将闾和胶东王刘雄渠一起拉下水的架势。

    刘彻当然清楚而且明白,这是哪些人在用力。

    无非就是他的那些亲爱的兄弟们以及他们的母族。

    刘彻就听说了,馆陶最近真是收钱收到手筋疼。

    “连王読姐妹都有心要染指那齐王大位了?”刘彻耸耸肩膀,然后就做出了决定。

    齐国的乱局,是时候结束了。

    再拖下去,老百姓们就要受苦了。

    而且,改咬钩的鱼也都咬钩了。

    不该咬钩的,估计也不会咬钩了。

    “传令执金吾,开始收网吧!”刘彻下达了一个无情的命令。

    “诺!”王道躬身弯腰,领命而去。

    “齐鲁地主,自今日起,十去二三……”刘彻望着王道的背影感慨一声。

    他已经能看到无数脑袋落地了。

    之所以能留着刘卬兄弟的性命到现在才取,等的就是今天。

    而不久前,齐鲁士大夫和贵族鼓噪的所谓‘封禅’之声势,更是彻底的激怒和耗尽了他最后一丝仁慈。

    对君王而言,最不能容忍的事情,无疑就是居然有人想替自己拿主意!!???

    朕还没死呢!

    正好,绣衣卫已经帮他将名单都准备好了。

    当然,罪名不可能是因为怂恿和鼓噪封禅。

    而是各种各样的其他罪名。

    反正,中国统治者想杀人,还怕没有罪名吗?

    旁的不说,齐鲁的地主和士大夫们,谁家身上没有几条人命?

    只要去查,总能查出他们曾经干过的事情,然后将之绳之以法。

    刘彻现在一点也不关心齐鲁地主和士大夫们的处境。

    他的心思,已经全部到了马上就要空缺下来的胶西、淄川和济北加上先前的济南这四个王国身上。

    胶西王国刘彻虽然决定丢给刘彘。

    但这并不妨碍他拿这个当饵来钓一钓其他兄弟。

    另外,鲁地已经百年没有国王了。

    刘彻觉得,是时候派一位亲爱的兄弟,前去教育教育鲁儒了。

    还有比刘端更合适的人选吗?

    没有了!

    前世之时,刘端可是生生的玩坏了整个胶西王国。

    他的名字甚至吓得胶西的士大夫贵族闻之变色。

    但你要说他干了什么坏事吗?

    其实还真说不上来。

    无非就是有龙阳之好,断袖之癖。

    无非就是爱到处溜达。

    无非就是喜欢教训那些在他面前装逼的家伙。

    无非就是杀了几个负心薄幸的情人而已。

    当然,他性情乖张,冷僻,这是真的。

    但这不能怨他。

    在事实上,刘端一不迫害百姓,二不喜欢大修宫室。

    而他最擅长的事情,恰恰是打脸。

    一个个中央派来的王相和太傅的脸被他反复的抽,一个个抽肿,甚至许多人还被他‘害死’。

    这个所谓的‘害死’,其实是刘端先装出一副‘啊呀,以后就全靠您了,这些黄金与钱财,略做薄礼,还请您收下。’

    回头就一纸诉状,告到了长安。

    你不拿他黄金,他能拿你怎么样?(虽然其实即使不拿,结果也差不多……)

    在事实上来说,刘彻对这个弟弟,一直还挺不错的。

    刘端的表现呢,也还算乖巧。

    当然,这也可能是因为年轻的缘故。

    毕竟刘端今年也才十六岁。

    某些天赋和技能还没有点全或者觉醒。

    除了鲁国与胶西王国外。

    剩下的淄川和济北、济南,这三个王国,刘彻也有主意了。

    济南先留着。

    除了刘彘外,刘彻还有两个未成年的弟弟留在长安呢。

    他们就是小王太妃生的刘越、刘寄兄弟。

    刘越比刘彘小一岁,明年大抵就能分封了。

    而刘寄则可能还要再过两三年。

    至于淄川与济北,这两个王国。

    “刘余在临江可真是苦了他了!”想起那位已经许久没有见面的弟弟,刘彻就有些怜惜了。

    诸兄弟里,实际上,刘彻最放心的就是刘余与刘端兄弟。

    为什么?

    一个口吃,不可能威胁皇位。

    另外一个干脆就是出生就有痼疾,完全不可能造成威胁。

    其实,到现在,讲真心话,所有兄弟,都已经没有威胁了。

    但,老刘家的皇室内部,向来有给皇帝哥哥或者皇帝添堵的传统。

    前有淮南厉王,后有赵敬肃王。

    “倒是刘非可以用上一用了……”刘彻在心里思虑着。

    这位五弟,近来真是彻底觉醒了自己的勇士之路啊!

    不久前,他甚至举起了一个足足六百斤的大鼎,换算成后世的重量,这就是差不多三百斤的重量了。

    虽然可能奥运会还拿不了举重冠军。

    但横行省市,想来是没有问题了。

    可惜,他与淮南厉王一般,虽然有项羽之勇,但却没有项羽的毅力和魄力。

    更加没有项羽的机遇与运气。

    所以,只能是一个棋子。

    “制诏:命常山王入朝!”刘彻对左右下令:“再命淮南、中山、临江、汝南、河间及长沙诸王皆朝!”

    汉家制度,诸侯王每三年,必朝长安一次。

    这是规矩,除非,皇帝特别下诏,作为恩赏,准许某位德高望重的宗室长者免朝。

    除此之外,视关系亲近疏远,每隔一段时间,会诏诸侯王朝长安一次。

    这在以前是皇帝加强和团结诸宗室的政策。

    但在现在,却成为皇帝利用诸侯王们的妙招。(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