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九百零五节 进击的公羊派(1)
    刘舍当然没有怀什么好心了。≯

    谁都知道,安东那边好财。

    但在安东做官,却很苦。

    地方那么大,情况那么复杂,要管的事情还特别多。

    简直是官场之凶途!

    最少对长安的太学学生是这样的。

    不会有太学学生的志向是去安东。

    大家来太学读书,都是奔着九卿衙门甚至天子身边去的。

    更何况,对长安人来说。

    安东还意味着要遇到那两位混世魔王。

    可怕的陈须兄弟!

    陈须兄弟离开长安,不过年余,大家对这两位恐怖的二世祖,依旧是记忆犹新。

    要是落到这两人手里……

    许多都感觉脖子一凉……

    康凯更是吓得浑身战栗。

    当年,陈须兄弟拿了钱不办事还黑人钱的做法,真是吓尿了整个关中商贾阶级,以至于人人自危——若是别人也都学陈须兄弟,大家岂不是要连骨头都要被人吃干净了?

    这样的两个魔王坐镇安东,使得很多关中商人,没有胆子进军安东。

    只有那些自认为后台够硬或者说已经山穷水尽的商贾,才会冒险去安东赌博。

    虽然这些人现在都财了。

    但是……

    这些人的数量很少。

    所以,关中人对陈须兄弟依然害怕的紧。

    然而,刘舍却不管这些了。

    他本就不想当什么贤大夫。

    名声于他如浮云。

    桃候家族世代都只在乎自己在刘氏天子面前的评价。

    至于****?

    他们连列侯的议论都懒得理会,还会去理会****的看法吗?

    于是,康凯的命运便被确定下来了。

    堂堂九卿,想要将一个太学学生丢到安东去。

    办法不要太多了!

    更何况,刘舍的理由和借口,还是如此的冠冕堂皇。

    ………………………………

    当天,长安城的八卦界。

    桃候刘舍与太学学生的故事,传的沸沸扬扬。

    直夜幕时分,基本上所有该知道消息的人,都知道了消息,不该知道的,也知道了。

    刘彻就听说了这么个趣闻。

    “那个学生是谁的弟子?”刘彻对将这个有意思的故事告诉他的王道问道。

    “回禀陛下,是谷梁博士杨奉的弟子……”

    “杨奉啊……”刘彻眼里,一个白皙微胖的士大夫的形象一扫而过。

    “谷梁派是日子过的太舒服了吗?”刘彻冷笑着。

    若是在儒家内部那么多派系里,刘彻最不喜欢的有两个派系。

    一是鲁儒。

    鲁儒守旧而顽固,跟茅坑里的石头一样臭,要不是这个派系在洗脑方面有神效,刘彻再就要动手下场给他们点教训了。

    而另外一个则是谷梁派了。

    刘彻对谷梁派的警惕和防备,甚至大于鲁儒。

    因为鲁儒无法成事。

    至少在汉家体制下无法成事,撑死了也就在齐鲁一带称王称霸。

    但谷梁不同。

    谷梁派的论述,对君王,对贵族,对权贵阶级,天然有着巨大吸引力。

    谷梁派的核心论述就是:用贵治贱,用贤治不肖。

    劳资英雄儿好汉,劳资是贵族,劳资的子子孙孙都要是贵族!

    历史上的门阀政治,就是诞生在谷梁派兴盛之后的基础上。

    说起来,也真是搞笑。

    现存的儒家三大解释《春秋》的派系,彼此之间的解释角度和方法,何止南辕北辙,完全就是风马牛不相及。

    在同一个事情上,三派居然有完全不同的看法!

    譬如,在宋襄公之事上。

    《左传》认为襄公不鼓不成列,君子不重伤,不禽二毛。

    微微的点了个赞。

    而《公羊》则是大唱赞歌:已陈(列阵),然后襄公鼓之,宋师大败。故君子大其不鼓不成列,临大事不忘大礼,有君而无臣。以为虽文王之战,亦不过此也!

    都能跟文王比肩了……

    而谷梁呢?

    兹父之不葬(意为宋襄公死不书葬),何也?失民也。其失民何也?以其不教民战,则是弃其师也。为人君而弃其师,其民孰以为君哉。

    认为襄公根本不配为君,死了就死了!

    若你以为谷梁派是个什么好东西,那你就要大错特错了。

    与提倡君子报仇,十年未晚,而且充满了昂扬向上,积极进取心的公羊不同。

    谷梁专注于内政一百年不动摇。

    亲亲相隐这个臭名昭著的礼法核心,就是谷梁派鼓噪的。

    更可怕的是,谷梁提倡大宗族大世家大家庭。

    这对汉室的一夫五口百亩国策形成了致命威胁!

    但谷梁派为什么能后来居上,兴盛强大,甚至吊打了公羊与左传?

    答案是,这个学派强调尊王而不限王。

    承认皇帝至高无上,只要稍微讲点吃相。

    而且包装的很好,满篇都是仁义道德。

    可是实际上呢?

    却是营营苟且!

    甚至在刘彻看来,每一个文字,都在流淌着底层百姓的鲜血和眼泪!

    答案很简单,既然皇帝都只要讲吃相了,那贵族地主,自然也可以只要讲点吃相,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压迫和剥削百姓。

    “记下来,今岁考举,一个谷梁士子也不要录取!”刘彻淡淡的吩咐下去:“另外,博士杨奉,教授弟子不力,不当为人师,其除太学教授!”

    若有可能,刘彻还想将他的博士官衔也剥夺!

    但这不行!

    此人若是不留在长安当官,跑回老家,天知道他会在老家玩出什么花样?

    与其那样,倒还不如留他在长安待着。

    无非就是一年六百石粟米嘛!

    这个代价,刘彻付得起!

    “诺!”王道躬身。

    “此事,放风吧……”刘彻淡淡的说道:“让百官明知朕意!”

    再没有比考举这个大棒更有威力的诸子百家之鞭更好的武器了。

    控制了考举,就等于控制了诸子百家的思想和言论以及展方向。

    刘彻通过这样的手段,可以明确而强硬的告诉某个他所不喜欢的学派——你们做错了,赶快改装,不改,朕就不原谅!

    这个学派只能选择改正。

    刘彻想了想,接着说道:“将《谷梁》自武苑必修科目抽离,改为选修……”

    武苑目前有十几本被指定必修的先贤著作。

    其中,就有着儒家的三大金刚《左传》《公羊》《谷梁》。

    此刻刘彻将谷梁踢出必修著作之列。

    等于将其驱逐出武苑!

    这个惩罚比起不录取考举士子还要可怕!

    因为,当今天下,武夫当国。

    执政者,清一色的武夫。

    不能影响下一代执政者的学派,等于自杀!

    况且,天子连武苑学生都不愿意让他们学了。

    还会让自己的皇子,尤其是未来的太子学习《谷梁》吗?

    刘彻相信,谷梁派的巨头们,肯定会知道这其中的厉害关系。

    “撕逼吧,狠狠的撕逼吧……”刘彻站起身来望着远方,心里得意不已。

    当前,诸子百家最大的学派儒家,在整个天下,都呈现了压倒性的人数优势。

    几乎每五个知识分子中,就有四个是儒家派系或者亲近儒家的人。

    但问题是……

    儒家内部的山头和派系,多的令人指!

    便是同一派系内部,都有着南北齐楚之分。

    要不是儒家内部还有着一位有着然地位的鲁申公在镇压着,这些家伙相互之间,早打出狗脑子了。

    站在刘彻的立场上来说,儒家内部太河蟹了,这是不行的!

    一个坐拥天下百分之八十知识分子的学派,要是一个口径声,那还了得?

    好在,儒家现在虽然看上去一团和气。

    但实则内部早已经风起云涌。

    就像后世的欧萌一般,现在的儒家,只是被某几位有远见的巨头借着鲁申公的名义,勉强凑合到一起的联盟。

    彼此之间,其实早已经恨不得对方去死了。

    如今谷梁有难。

    刘彻倒想看看,其他派系会怎么抉择?

    ……………………………………

    对当世的两位公羊派的巨头,胡毋生与董仲舒而言。

    谷梁有难,简直就是……

    天意啊!

    “异端邪说,终不能成大事!”胡毋生端坐在暖洋洋的火坑上,对着前来问候他的弟子公孙弘说道:“今陛下能识破彼辈(谷梁)之真面目,真可谓大快人心!”

    谷梁与公羊,其实都算是今学(意既近代兴盛的学派)。

    在汉以前,左传才是春秋的大佬!

    所谓谷梁、公羊都只是口口相传的私人学派。

    至近代,胡毋生与董仲舒,授业于公羊高之玄孙公羊寿,得以口传《春秋公羊传》。

    然后通过他们两位的努力,才使得公羊派兴盛。

    公羊传从私学变成公学,从口口相传,变成了文字传授。

    但因为是口口相传,哪怕是师兄弟,对公羊传的理解和意见,都已经生了改变。

    更重要的是,老师公羊寿已死。

    他们连个求证的地方也没有了。

    于是只好各自根据自己的理解去思考自己的学问。

    譬如现在,胡毋生就在提倡‘我注春秋’,而隔壁的董仲舒则打起了‘春秋注我’的招牌。

    虽然都在提倡和贩卖所谓的‘微言大义’。

    但实则已经走向了不同的两个方向。

    至于谷梁派,与公羊一般,也是近二三十年,从口头相传,渐渐落于文字,并且开始扩大影响的一个学派。

    但在公羊眼里。

    这谷梁,却是生死大敌!

    必欲除之而后快的死敌!

    其危险程度,甚至比墨翟的思想还高!

    这既是因为同行是冤家,也是因为两者的论述基础和述事方向,完全矛盾!

    公羊讲大义,谷梁论礼法,公羊述之以家国天下,而谷梁论之于宗族情谊。

    公羊尊王而限王,认为天子也需要对天下和苍天负责,但谷梁尊王不限王,君君臣臣,不可逾越。

    怎么看,都是有我无他的两个学派。

    近年以来,公羊在变革。

    谷梁也没闲着。

    胡毋生与董仲舒忙着‘我注春秋’‘春秋注我’,纷纷阐述微言大义的时候。

    谷梁派也现了自己的不足和跟不上形势展的弊端。

    于是,他们也在忙着变革。

    而且是远比公羊派更剧烈的变革。

    在治学和思想上,谷梁派的巨头,开始与《左传》的巨头们携手,大有要化今为古,将左传与谷梁两个学派合二为一的架势。

    而在具体行为上,谷梁派也自动自觉的删除了某些可能让当政者不喜欢的内容。

    但依旧固守了其‘宗族情谊’与贵贱不可移的核心论述。

    目前来看,胡毋生觉得,当今这是不满意谷梁派依然死抱着‘宗族情谊’和贵贱不可移!

    机会难得!

    必须落井下石。

    最好在谷梁派身上踩上一万脚!

    “老师说的是……”公孙弘闻言也是一拜:“谷梁之说,不为陛下所喜久矣,错非其所治之学中,尚有‘以民为本’的些许论述,陛下早就要将之除名了……”

    “学生以为,吾辈,当趁此机会,将谷梁之学的有利部分糅合进吾派学说……”公孙弘再拜道:“他山之石,可以功玉,吾辈治学,以利民便民为要!”

    胡毋生点头赞许,觉得这个学生真是太好了!

    完全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为师正有此意!”胡毋生义正言辞的道:“自秦亡以来,先圣之学,没于战火,吾甚憾之!若能重现先圣之意,此吾此生足矣!”

    这既是他的理想与抱负。

    诚如当今天子所言:继往圣之绝学,开万世之太平!

    也是现实的需要。

    如今,墨家复兴而法家崛起。

    儒家虽盛,但也架不住人家行动力更强。

    想要儒家制霸,唯有……

    “大一统!”

    这不仅仅是公羊学的理想,也是他胡毋生,甚至隔壁的师弟董仲舒的理想。

    当然在现在,胡毋生与董仲舒所想,也仅仅是让儒家内部大一统而已。

    什么谷梁、思孟、重民、鲁儒、楚诗,燕诗、左传等等等,都应该按照公羊学的论述来论述自己的观点。

    也唯有如此,才能让儒家在面临儒法黄老挑战时,能保持优势!

    不然,面对背后有天子拉偏架的墨家和法家,儒家迟早要被人打成猪头!

    自然,在胡毋生眼里,这谷梁有难,简直是天赐良机!

    天授不取,必造天谴!

    更何况……

    读书人抄书,那能叫抄吗?

    谷梁的一些好的地方,有用的地方,拿来当成自己的东西,胡毋生是毫无压力的。(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