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九百零三节 少府的成果(2)
    刘舍让人用马车载着康凯,来到在长安城中的一处少府工坊。⊙小說,

    一路上,围观群众也跟着尾随而来。

    看热闹的不嫌事大。

    八卦党们才不在乎什么九卿。

    刘舍看着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的上千人,心里面非常满意。

    这些人基本都是长安城里最清闲同时也是最喜欢嚼舌头根子的人。

    这意味着,今日之事,将他们的嘴巴,传遍整个长安,甚至传到关中,传到雒阳,传到临淄,传到天下人的耳中。

    这么好的刷声望的机会,刘舍当然知道,要好好把握。

    更何况,这还是给少府的新产品打广告的最佳机会!

    “去取两块鲸皂出来……“刘舍下车后,就对前来迎接的这个工坊的负责人吩咐。

    不多时,就有两个官吏,捧着两块呈白色的方块形物品出来,呈递给刘舍。

    刘舍拿起其中一块,对着康凯,同时也对着围观的群众们说道:“此乃少府近来与墨家携手开发的全新便民产品,号曰:鲸皂!”

    “此物有着去污清洁,洗涤身体之神效,且方便简单,无论什么污渍,皆可去除!”

    肥皂,其实不算什么黑科技。

    早在西元前三千年的两河文明时期,古美索不达亚的居民就已经开始用猪油和碱性草灰制作原始的肥皂。

    这个技术,通过交流,后来扩散到欧罗巴。

    古罗马人就掌握了这一技术。

    然后,这种用动物油脂与草木灰加工,然后得出的奢侈品,通过库里提奥斯的描述和形容,被汉室所掌握。

    成为如今东西方文化交流融合的一个象征。

    当然了,原始的肥皂技术,充满了许多瑕疵。

    向来推崇精益求精,而且喜欢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墨家墨者们表示不能忍。

    而少府也对其复杂的工艺和粗劣的质量以及少的令人发指的产量表示不能忍。

    这两个不能忍的怪兽,于是携手合作。

    通过接近一年的研发,终于简化了生产流程,优化了生产方法,提高了生产效率,尤其是压低了成本。

    现在,用来自海洋的廉价油脂。

    汉室的肥皂产量,已经达到了让人瞠目结舌的一万斤每年。

    其中一半,供给两宫。

    让天子和两位太后赏赐大臣和贵族以及自用。

    另外一半,则被刘舍标了个良心价,卖给了列侯们。

    而且,只卖给食邑两千户以上的列侯。

    刘舍深谙,只有赚更多的钱,才能讨天子欢心的真理。

    所以,他毫不犹豫的标了‘区区三千钱斤’的优惠价。

    于是,去年,仅仅是在鲸皂这一个项目上,少府就创收接近一千五百万!

    而鲸鱼油脂的收购价格才不过每斤一百钱……

    即使扣除运输成本和各种开支和人工,利润也多达二十倍以上!

    不过……

    这种暴利的时代,已经维持不了多久了。

    随着天子决意,扩大捕鲸规模,并且给楼船衙门下达了今年至少要捕杀五百头巨鲸的任务指标后。

    刘舍就知道,这种鲸皂从贵族走向中产阶级和富豪们的时代已经来临。

    甚至未来,它很可能会走入寻常百姓家里。

    因为少府必须想办法,把收购来的鲸鱼油脂,变成一个个小可爱。

    不然,就是不称职。

    不称职就会失宠。

    失宠就会边缘化。

    而边缘化则是噩梦。

    所以,刘舍现在已经悄悄的降价了。

    一斤鲸皂的价格现在已经降到了一千钱。

    虽然普罗大众依然消费不起。

    但家赀十万钱以上的中人之家以上的家庭却已经能够消费了。

    “足下若是不相信,可以亲自试验一番……”刘舍笑眯眯的看着不能置信的康凯说道。

    康凯傻兮兮的看着刘舍,然后他又看了看周围的围观群众。

    虽然理智告诉他,他应该赶快跑路。

    跑路虽然丢脸。

    但留在这里却会被打脸。

    而且是被他所痛恨的‘奸佞’打脸。

    但中二少年的犟脾气和强烈的自尊心驱使着他顽固的留了下来。

    康凯接过一块所谓的‘鲸皂’,狐疑的拿着在鼻子前闻了闻,没有任何异味,反而有股子淡淡的草木清香。

    “来人,取水来!”刘舍招呼起来。

    这可是活的广告啊!

    在刘舍眼里,甚至堪比当年商君的原木立信。

    今天之后,整个关中都将追捧少府的产品!

    然后,少府就能入账无数的小可爱,而当今天子爱死了这些小可爱。

    少府的府库里,小可爱越多,天子越高兴。

    天子一高兴,未来三公可期!

    甚至死后,还可追谥‘文’‘庄’‘敬’‘肃’‘懿’这样的美谥。

    想着这些,刘舍就高兴的就差没有手舞足蹈了。

    至于因此而来的士林议论和舆论纷纷。

    刘舍才懒得去管呢!

    对桃候家族来说,舆论的议论就是个p,皇帝的看法才是最重要的!

    不久,一位工人,取来一桶井水,放到康凯面前。

    “教教这位太学的学生,如何使用鲸皂……”刘舍又吩咐了一声。

    立刻,就有一个狗腿子上前,指导康凯。

    “足下,这鲸皂应该如此使用……”此人拿着另一块鲸皂,先将双手在地上擦了擦,展示给康凯和其他围观群众看,让大家看仔细了,自己的手上确实满是灰尘。

    然后,他将双手浸泡到木桶中,充分湿透后,再取出小刀,在那鲸皂上刮下一层薄薄的粉末,放到手里搓了搓,立刻就起了泡沫。

    搓了两次,他再将手从木桶中拿出来。

    已是洁白如玉。

    他将自己的手,举起来,展现给康凯和围观群众们看。

    顿时,就引发了阵阵惊讶。

    “除了清洁身体,此物还可以用来洗涤衣物……”

    “除此之外,此物还有杀毒驱邪之功效,常用此物清洁自身与衣物,可以有效防止外感诸邪侵体!”这个狗腿子昂首骄傲的道:“这一点,已然得到了已故太医令,仓公的确认和认可!仓公更曾下令,所有太医,皆需以此物清洁自己的身体和衣物……”

    “哇……”人群顿时惊呼出声。

    仓公啊!

    当世扁鹊!

    世所公认的神医!

    传说能肉白骨活死人!

    这样的神医都认可和确认了此物的功效,还命令太医们必须使用?

    大家立刻就信了!

    实在是此时,汉家的威信和信誉极高!

    历史上,武帝曾经发行白鹿皮币这种坑物,坑的无数百姓泪流满面。

    但在发行初期,白鹿皮币却曾一度有着高信用。

    甚至有人因为眼热而伪造。

    还有列侯因此丢了性命!

    刘舍虽然代表不了国家,但他能代表少府。

    这就够了!

    少府是天子的管家,少府说话要是撒谎了。

    天子能削了刘舍的脑袋!

    康凯更是目瞪口呆。

    他知道,刘舍不可能骗他!

    也不需要骗他!

    但既然是中二少年,自然行为上就比较冲动了。

    他看了看眼前的刘舍,忽然从身上撕下一块衣袖。

    这衣袖上沾满了泥土和草灰。

    这是刚刚被马夫镇压的结果。

    他将这块衣袖丢到水桶里,然后学着那人的样子,放一点鲸皂的粉末到衣袖上,然后搓了搓。

    “这……”康凯傻傻的看着那块从木桶取出来的衣袖。

    上面的泥土与草灰已经消失的干干净净……

    原本,想要将一件衣服洗干净,需要一位洗衣工在河边不断捶打。

    但现在,简单的一搓,就能将一件衣服的污渍清洗干净?

    这让康凯无法置信。

    但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他不信!

    “这算什么?”康凯将那块衣袖丢到地上,死鸭子嘴硬:“此等鲸皂,即使再神奇又能如何?终究只是奢靡之物,无益天下!”

    至于那位官吏所说的可以消毒驱邪?

    康凯自然是选择性的无视了。

    这倒并非他坏。

    这只是一个少年郎的自我保护之法。

    “吾少府,可不仅仅只产这鲸皂……”刘舍嘿嘿一笑,对康凯的配合,悄悄的竖起了大拇指。

    他怕就怕这个少年郎知难而退。

    那多没劲!

    少府还有很多圈钱的产品没有推介呢!

    于是,刘舍立即笑眯眯的推出了少府的另一个拳头产品——蜡烛。

    这同样是鲸油制成的蜡烛。

    比起以前的灯油,它的燃焼时间更长,更亮,而且没有气味和烟气。

    更重要的是——它是少府寄予厚望的创收产品!

    汉人笃信侍死如奉生。

    哪怕只是一个黔首,若有父母病故,也会想尽办法凑些冥器和陪葬品,以示孝心。

    而越向上,厚葬之风越浓烈。

    到了封君富商这一个级别。

    那陪葬品就是各种花样,层出不穷了。

    而所有的陪葬品之中,最宝贵的,莫过于一盏能照亮死者灵魂道路的长明灯。

    便是平民也会在自己亲人的棺椁旁边放置一盏油灯。

    这个市场,简直大的让少府都有些呼吸急促。

    再没有比卖鲸烛更好的买卖了!

    上到诸侯王列侯,下到平民,人人都有需求!

    而且因为垄断,这个价格,完全可以由少府说了算。

    唯一的问题是,这鲸烛刚刚问世不久,还没有来得及推广。

    而少府也不可能跟个贩夫走卒一般到处叫卖吆喝。

    这成何体统?

    今天借着这个机会,这鲸烛终于能推广开来了!

    刘舍笑得嘴巴都合不拢了。

    更何况,你买了鲸烛,难道不要买几盏少府特制的长明灯吗?

    皇室出品,必属精品哦!

    “只要卖个几百万斤鲸烛和几十万盏长明灯,今年少府的账单就要比去年好看一倍以上了……”刘舍在心里美滋滋的想着:“更妙的是,还可以借此与南阳郡郡守张汤拉上关系……可谓一石二鸟啊!”

    南阳郡的高炉炼铁基地,现在已经开始投产了。

    虽然因为刚刚起步的缘故,不过十个高炉投产。

    但随着其他高炉的陆续竣工和验收,还有轨道的铺设完成。

    未来,这南阳的冶铁产量,将会是数百万斤!

    甚至可能高达一千万斤!

    帮着南阳消耗他们生产的生铁,刘舍觉得,无论如何,张汤都要感谢他!

    ………………………………

    鲸鱼油脂加工后生产出来的蜡烛,确实比现在通用的灯油要好无数倍。

    而且燃烧时间也非常长。

    在众人的见证下,刘舍拿出来的一个不过食指长的鲸烛,哪怕是过了两刻钟,也没有熄灭的迹象。

    这让无数啧啧称奇。

    见此情况,刘舍就道:“诸君亲眼所见,吾少府所制这鲸烛,与古代所说之人鱼膏,近乎媲美矣!实乃当今最佳之蜡,用做照明与夜晚读书,都是极好的!”

    他不说这人鱼膏还好,一说这人鱼膏,无数人就联想翩翩了。

    传说,秦始皇在其陵寝之中广安人鱼膏之灯,长久不灭,至今仍然在燃烧和照亮着始皇帝的地宫。

    谁不想自己的先人陵寝之中,也能有一盏能长久不灭,指引先人归路的长明灯呢?

    许多人立刻就动心了。

    对此时的人来说,为了给先人置办冥器。

    虽然倾家荡产,大体不会发生。

    但花个大半积蓄的人,却是屡见不鲜。

    而刘舍则适时的补刀:“墨苑曾经做过实验,用五百斤之鲸烛,备于一宫灯之侧,自去岁秋九月至今,长明不熄,而所备之鲸烛,才消耗不过一半……”

    大家一听,立刻就猛吞口水。

    事实证明,这个世界上,确实有三种人的钱最好赚。

    一种是女人的钱。

    为了美丽,女人花钱从来不会小气。

    一种是孩子的钱,为了孩子能出息,父母们绝不吝啬!

    还有一种,则是死人的钱。

    无论孝与不孝,为了标榜自己确实很孝。

    无数人对自己父母的丧事都是能有多夸张,就有多夸张。

    便是两千年后,都是如此。

    何况如今,孝这个评价,可不仅仅是个人道德操守和别人看你的态度,更是关系着社会地位甚至前途的大事。

    于是,在多数人心里,就只剩下了一个想法:这鲸烛一斤要多少钱?

    但不管是多少钱。

    许多人都已经决定了,必须趁早买一些备用。

    就像大家伙都爱储蓄黄金一样。

    这能长明不熄的鲸烛,多备一些,总是没错的!(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