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八百九十二节 少府的成果(1)
    “对了,丞相入宫,有何要事?”刘彻笑眯眯的问道。

    周亚夫想起了自己入宫的事情,于是神色一凛,说道:“陛下,楚国、赵国社稷无主将近四载,所谓‘国不可一日无君’,臣以为,陛下当决断矣!”

    这个事情,也确实是只有周亚夫能对刘彻说。

    其他大臣,都不够资格!

    刘彻闻言,心说:果然如此。

    袁丝这个家伙,都离开长安了,他的影响力,却依旧如此巨大。

    “袁丝,你就不怕你变成杨修吗?”刘彻在心里腹诽着。

    不过,现在鸡肋的典故还不存在。

    世人都还不知道,人可以聪明,但不能表现的太过急切这么一个真理。

    “此事,朕已全权授权给太皇太后,由太皇太后做主……”刘彻笑着道:“丞相该去东宫,与太皇太后分说……”

    “要是能去,早就去了……”周亚夫在心里说道。

    自从数日前太医令淳于意病故后,东宫太皇太后就闭门不见客了。

    这个时候去打扰她老人家,还是赵国和楚国的那些烦心事,老太太不发飙才怪!

    没有办法,周亚夫只能继续说道:“陛下虽授权太皇太后,然天下,陛下之天下也,如今,楚赵两国百姓,人心惶惶,民皆不知其王,请陛下为楚赵两国百姓计,早定国君!”

    刘彻抬了抬眼皮子。

    现在还没到收网的时候!

    所以,他微微一笑,说道:“现在是寒冬之季,此事,到孟夏之时,丞相再来与朕说及此事罢……若到时候,太皇太后仍不能断,朕自当做主!”

    周亚夫闻言,也没有办法了。

    皇帝要拖,你还能强逼着皇帝立刻决定不成?

    何况,人家有道理!

    历来,夏季立社稷,这样王国才能繁荣昌盛。

    没奈何,周亚夫只能低头道:“既如此,臣奉诏……”

    送别周亚夫,刘彻就坐在御榻之上沉思起来。

    “袁盎这货还真是聪明……”刘彻在心里想着。

    不过,想想也正常,世界上聪明人这么多,统治者那点子花花肠子又能瞒得过谁?

    所以,****太祖说: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不过……

    “人民群众,多数时候也是无力的……”

    他们只能是随着统治者的指挥棒起舞,除非忍无可忍之时,多数时候,皇帝就算作死,人民群众也只能无可奈何。

    别说是现在,就是再过两千年也是这样。

    只是……

    “可惜啊,袁盎还是棋差一着……”刘彻冷笑着。

    这个局,刘彻可是布置了足足两年。

    网里面的大鱼也不是一条两条!

    “刘荣……”

    “新账旧账,是该一起算了……”

    刘彻的手里,捏着一本厚厚的文书。

    他站起身来,将这本文书丢在案几之上。

    风吹动书页,一页页翻开,每一页上,都写满了刘荣四年来种种私下怨怼和不满的言论。

    作为皇帝,刘彻是不会容许自己的兄弟中,居然有这样的人存在。

    ………………………………

    周亚夫走后不久,周左车就入宫了。

    “陛下,臣已经查清楚了……”周左车一见到刘彻,立刻就说道:“名单在此,请陛下过目……”

    刘彻接过来,看了看。

    好嘛,参与者还真多。

    密密麻麻不下数十人。

    甚至还有武将在其中!

    “谁是首倡者?查清楚了吗?”刘彻问道。

    “回禀陛下,还在查,不过……”周左车看了看左右,低声说道:“宗正也参与了其中……”

    “哦……”刘彻点点头。

    这倒不意外。

    宗正平陆候刘礼,四年前就已经是准楚王了。

    四年后,他都快死了,还是准楚王。

    这换了谁,都会发疯的!

    所以,可以原谅,可以原谅!

    “宗正的事情,暂时不要去管……”刘彻吩咐道:“先查查看,其他九卿有没有参与,重点要查武苑和太学的动静!”

    刘礼已是垂垂老矣。

    天知道他还能活几个月?

    万一他死在被调查的过程里,刘彻跟谁喊冤去?

    到时候,偷鸡不成蚀把米,还要捏着鼻子学习太宗,将刘礼的子嗣封为诸侯王。

    那就太恶心了!

    “太学那边,臣刚刚得到消息,田公已经召开了会议,痛斥了太学诸博士,下了禁令:敢有私自议政者,皆除之!”周左车说道。

    “善!”刘彻闻言,抚掌赞道:“田叔真长者也!”

    学生什么的,就该好好学习。

    没事学别人散步,于国于民,都全无益处。

    这个国家若真到了必须要学生出来散步施压的时候,那这个国家也就该灭亡了。

    其他时候,听信别人怂恿,以为自己很正义,结果却只是被人当成炮灰罢了。

    况且,国家也不是你学生喊几嗓子就能搞好的。

    嘴炮治国跟脸书治国,要不得!

    真想改变世界改变国家,毕业之后,可以去当官嘛。

    有志者事竟成,只要有能力,还怕爬不到前三排?

    到时候,这个国家岂不就可以随你的心思而变革?

    “武苑呢?”刘彻问道:“武苑情况怎么样?”

    “曲周候昨日已经下令,命令武苑师生集体外出参与演武,演练假想敌入侵长城,我军紧急机动之预案……”周左车答道。

    “曲周不错!”刘彻点点头。

    郦寄可是见过诸吕的血雨腥风的人,有他坐镇武苑,大问题是出不了的。

    “命令雒阳和临淄、曲阜的绣衣卫各使者,加紧调查……”刘彻说道:“朕要在半月后知道具体参与者与主使者的名字!”

    “诺!”周左车恭身而拜。

    至于这半个月嘛……

    看他起高楼,看他宴宾客,看他楼榻了!

    刘彻知道,只要他一天没有表露自己的意思,那些蠢蠢欲动的渣渣们就一天不会放弃那个念头。

    封禅啊!

    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美事。

    谁不喜欢?

    皇帝东巡,到处撒钱,谁又不爱呢?

    ……………………………………

    康凯是一个太学的学生。

    看名字就知道了,他并非什么士大夫出身的人。

    他们老康家三代庶民,传到康凯他老爹那一代,发达了。

    靠着祖传的‘洒削’技术,老康家年入百万。

    这发财立品,致富立德。

    康凯他老爹发达后,就充满了不安全感。

    总觉得,那些当官的家伙,看他的眼神怪怪的。

    为了防止老康家的万贯家财落到别人手里,康凯他老爹在去年一咬牙,花了大半积蓄,在茂陵邑买下了一套乙宅,然后将康凯送进了太学之中。

    因为康家有钱,所以,博士们也不歧视这‘洒削’匠人之子,满是都是铜臭味的商贾之后。

    而是纷纷表示:年轻人有前途,跟着我一起学儒(法、黄老)吧。

    谷梁派的某个巨头下手最快,将康凯收入门墙。

    “当今天子受命于天,治世甚隆,当禅泰山而封梁父,以酬神明,章王道……”

    “奈何有奸佞坏事……”

    此刻,康凯脑子里,满是自己老师酒后之言。

    这让他热血沸腾,不能自已。

    老师说有奸佞!!!!

    奸佞在那里呢?

    康凯瞪大了眼睛,查遍了长安九卿。

    终于,被他发现了一个可疑‘奸佞’。

    少府令刘舍!

    此人,与墨家勾勾搭搭,不听圣人言也就算了,居然还堂而皇之的建起了‘百工苑’。

    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另外,刘舍的祖上也不是什么好鸟。

    身为项氏子弟,却与刘氏勾勾搭搭。

    从根子里坏掉了!

    此刻,康凯是完全忘记了自己也是工匠之子,他老爹干的洒削之业(其实就是给武器淬火),在他的老师们眼里从来充满了蔑视。

    这既有酒精的影响,也有被洗脑的缘故。

    当然,更多的却是年轻。

    他今年才十六岁,正是中二期,中二少年一上头,才不管什么原因呢。

    认准了的事情,死也不肯撒手。

    “我听说,刘舍这贼子,每日从宫中归家,都要经过此地……”康凯饮下一杯酒,装着自己的胆子,死死的看着不远处的道路。

    不久后,如他所猜测的那样。

    一辆马车从未央宫方向缓缓驶来。

    桃候家族的标志,在马车的车辕之上极为显眼,让康凯一眼就能分辨出来。

    “好贼子!”康凯丢下两个酒钱,大步走出酒肆,然后,满脸正义的冲向了那辆马车……

    结果,当然是……

    被刘舍的马夫镇压了……

    那马夫在康凯冲过来的瞬间,就知道了危险。

    能够给九卿赶车的马夫,能简单吗?

    这些人无一不是列侯家族从小培养的勇士,贴身保护主人安全的强人。

    他飞跃下马,一个过肩摔,就将嘴里喊着‘诛奸佞’的康凯给压在了地上。

    “年轻人,你可知道,无故冲撞九卿马车,该当何罪?”那马夫将康凯压在地上,问道。

    “诛奸佞,正视听,此吾辈之理念!”康凯大声喊道。

    顿时就吸引了无数围观群众。

    有人行刺九卿啊!

    多么稀罕的事情!

    刺客居然是太学学生?

    大新闻啊!

    八卦党们纷纷聚拢。

    不过片刻,就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

    这就让坐在马车里的刘舍很尴尬了。

    奸佞?

    我吗?

    我干啥事了?

    刘舍自问,最近一两年他还是干的很不错的。

    虽然没有具体去主导过某事,但少府上上下下,他都安排的非常好。

    更重要的是,他充分理解了君父的所思所想,大力投资了天子喜欢的一些事业。

    丢掉不要脸皮,不要节操,连赛马场都开了。

    刘舍真心以为,自己真真是忠臣啊!

    最忠的那个。

    什么韩颓当、许九、陈嘉、樊市人,连给他提鞋的资格也没有。

    怎么可能是奸佞呢?

    但现在的情况却很尴尬。

    刘舍微微掀起车帘,看着里三层外三层的围观群众,再看着那个被自己的马夫镇压了的少年郎。

    看他装扮,还是太学学生呢!

    刘舍挠了挠头。

    没有办法,他只好提起绶带,走下马车。

    “年轻人,你说吾是奸佞?”刘舍在自己的护卫簇拥下走到康凯身边,示意自己的马夫松开对方,然后问道。

    “阁下就是桃候刘舍?”康凯站起身来,看着眼前的这个挺着大肚子,一副邻家大叔模样的汉家贵族,有些不太相信的问道。

    老师不是说,此人面生恶像,为虎作伥,祸乱家国吗?

    看他样子,似乎不像坏人啊?

    “本候正是……”刘舍点头,拱手道:“本候自问,从小忠君奉君,从无乱政之事,不知足下何以以为,吾乃奸佞?若足下能说出吾为奸佞之证据,吾愿脱帽谢之!”

    这官当到九卿,就不能跟一般的官员一样咋咋呼呼了。

    要讲面子,更要讲形象了。

    更何况,刘舍还想尝尝三公的滋味。

    所以这光辉的形象必须维持。

    不然,今日这事情他要是一副高冷的模样,不闻不问,甚至命令手下家臣将这少年郎暴打一顿,再送去廷尉衙门或者内史衙门治罪。

    他自己是爽了。

    但以后就麻烦了。

    这长安城大街小巷,估计都要满是‘桃候果奸佞’的议论。

    你要不是奸佞,为何不敢对质?为何不敢面对?

    康凯看着刘舍,一时有些语塞。

    好像,似乎,大概,这少府还真没干过具体的‘乱政’之事。

    但……

    “阁下建百工苑,与墨家为伍,就是奸佞!”康凯扬起脖子,大声说道。

    刘舍闻言一笑。

    这是现成的宣传单啊!

    他要不懂得利用,那就白瞎混政坛几十年了。

    “吾做百工苑,广受贫民寒子,迄今录用千余人,使千户家庭不再困顿!”刘舍清了清嗓子,对康凯道:“吾与墨家携手,做化肥,建水车,推农具,行粮食保护。件件利国家,佐社稷!”

    “去岁以来,在吾与墨家之努力下,赖陛下洪福,祖宗之灵,关中亩产自两石,増至三石,增加足足一半!”

    “若这就是奸佞,吾愿世世代代为奸佞!”

    刘舍若说其他的,可能围观群众还没有感觉。

    但这建立百工苑,收纳贫民子弟去学习各种技术,尤其是吃香的木工与铁匠,得利者就有在围观的。

    而那水车、农具和化肥的推广,以及粮食保护价政策,更是惠及整个关中的百姓。

    这些都是大家亲身体验和感受到的实惠。

    因此,刘舍这话一结束,顿时就有许多人大声叫好。

    而康凯则是一副懵逼了的模样。

    他傻傻的看着周围的一切。

    “这与老师所说的不对啊……”

    “难道不应该是吾当众怒斥,而刘舍抱头鼠窜,士民欢呼吗?”

    刘舍却是很得意的摸着胡须,心里面甚至有些感激这个有些傻兮兮的少年郎了。

    还有什么比用道德感化一位‘迷途之少年’更有成就感的?

    “且随吾来……”刘舍一点也没有架子,一副淳淳长者的风范说道:“吾不知尔从何处知吾为奸佞之事,但吾觉得,有必要让汝知道,吾少府上下最近的成果与功绩!”

    “少府上下,官吏工匠,数十万人,夙兴夜寐,为陛下与天下而劳作!”

    “区区刘舍,薄名不值一钱,但少府上下的功绩与成果,却不容抹杀!”

    说完这些话,刘舍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一百八十个赞。

    还有什么比用实际事务与实际成果,震慑和折服一位太学学生,更好的宣传办法?

    通过这个少年郎之口,少府上下的成绩和功劳,也就可以更广泛的被百姓知道。

    然后,自然而然,陛下也会知道:刘舍真忠臣也!

    更难得的是还能礼贤下士,不以权威压迫士人,反而以礼服人,以德服人。

    这么好的臣子去那里找?

    还不赶快嘉奖嘉奖?(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