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八百九十一节 君子之泽,三世而斩
    周亚夫入宫时,刘彻正在看着被摆在他面前的一些报告。网

    “平6候最近一直在服用人参制成的蜡丸……”

    “红候则吞服了许多丹药……”

    刘彻拿着这两个绣衣卫的报告在手里把玩片刻,然后将它们丢到火盘里。

    平6候刘礼,红候刘富。

    这两兄弟的年纪都已经很大了。

    毕竟,他们是出生于汉室建立之前的那个时代,当年,刘邦还只是一个秦国的亭长,在乡下混吃等死的无赖。

    而且,他们的身体也不是很好。

    刘彻就记得,在原本的历史上。

    红候刘富在三年前就该死了。

    而平6候刘礼也没能比自己的哥哥多撑几年,在登上楚王的宝座后一年就撒手人寰了。

    如今,这两兄弟之所以能活到今天。

    这要托汉家医疗技术展的福。

    来自安东的人参、鹿茸以及来自深海鲸鱼肝脏提取的鱼肝油,有效的帮助了他们延迟了寿命和生活质量。

    不过,现在看来,这延迟的生命,大抵都已经走到了尽头。

    他们的生命之火,正在走向熄灭。

    于是,这两兄弟拼命的想尽一切办法,来给自己续命。

    “但你们还能撑多久?”刘彻看着火盘里燃烧的报告感叹着。

    楚国社稷,在刘礼兄弟一去之后,就没有了元王子嗣存世了。

    依照汉律规定,其他直系,拥有了入祀楚国社稷的法理依旧。

    楚国,现在就像一颗熟透了的桃子,只等着刘彻去摘取了。

    楚国有六十余城,更毗邻淮泗地区,向上可以监视淮泗的诸王,尤其是刘荣这个成天总在叽叽歪歪,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忠臣的哥哥。

    向下,则能俯瞰三越。

    居高临下,与江都国一起,成为汉室震慑和稳定南疆的栋梁。

    更关键的是,楚国跟丰沛太近了。

    刘邦的原庙以及汉太祖的衣冠,都供奉在哪里。

    凭良心来说,将这样一个关键王国,交到一个跟自己其实没有什么太亲近的血缘关系的同族手里,刘彻心里面是有些不太舒服。

    所以,东宫迟迟不决定楚王人选。

    刘彻也乐得见此。

    反正你们就拖呗。

    时间,在朕这里。

    “陛下,丞相求见……”王道蹑手蹑脚的走到刘彻身边报告。

    “丞相今天怎么入宫了?”刘彻颇为好奇:“朕记得,今日当时丞相休沐之日……”

    “去将丞相与诸卿上月的简报拿来给朕看看先……”

    不多时,王道就捧着厚厚的一叠简报,呈递给刘彻。

    刘彻接过来,看了看。

    简报上的信息很少,通常只有一句话。

    但整张简报串联起来,却能将一个官员这个月的主要活动和做了那些事情,呈现在人们面前。

    刘彻登基以来,更强化和加强了简报的制度化。

    现在,汉室已经明文规定,每一个下级必须定期将自己的简报呈递上级。

    换言之,呈现与九卿,必须定期将自己的简报报告刘彻。

    这很重要!

    这个制度的确立和规范,大大强化了中央集权。

    使得国家能将自己的威权,延伸到乡亭。

    而作为皇帝,则能通过对朝臣的简报上记录的这个臣子的日常施政和处理政务的经过,从而知道,这个家伙到底有没有用心在做事。

    配合上甘棠,简直就是无往而不利。

    刘彻看了看周亚夫简报上的内容,视线在某个日期下停留片刻,微微一笑。

    没有大臣敢在简报上弄虚作假。

    因为这是欺君。

    欺君是要死全家的。

    所以,简报上记录的文字,绝对真实可信。

    “庚申,休沐,传书江都友人……”刘彻把玩着这句话,然后将这些简报收起来,对王道吩咐:“传召丞相入觐罢……”

    “诺!”

    不多时,丞相周亚夫就在王道的带领下来,来到刘彻面前。

    “臣亚父恭问陛下圣安!”例行恭身一礼后,周亚夫抬头看向刘彻:“臣此番入宫,有要事与陛下商量,请陛下屏退左右!”

    刘彻挥了挥手,于是,殿中的宦官侍女尽数恭身一拜,缓缓退出大殿,还将殿门虚掩。

    当然,这个殿中还是有人的。

    譬如,专门记录皇帝起居和言行的史官,以及护卫皇帝安全的贴身侍卫。

    这些人是不管生什么情况,都不会离开皇帝。

    这也是为什么,以前老刘家的八卦,总能传的满长安沸沸扬扬的缘故。

    刘彻即位后,就强化了对宫廷内部的监管。

    这使得下子就失去了许多素材。

    现在,基本上,已经没有那个家伙敢对外面乱嚼舌头根子了。

    一般,他们对外透露消息,都必然是刘彻这个皇帝在背后授命的。

    “丞相来的正好……”刘彻拿着一册书简,笑眯眯的递给周亚夫:“丞相请看,此乃朕刚刚所得的一部奇书!”

    周亚夫顿时就是一噎。

    但没有办法,皇帝劳资最大!

    他勉勉强强捏着鼻子,凑过脑袋,然后就看到了一册小小的书籍。

    书籍不大,也就两个手掌的大小。

    用硬纸为封面,其上书有《皇汉英雄传》五个小纂。

    “家言?”周亚夫缩了缩脖子,对家这种市井之中的读物,周亚夫还是挺了解的。

    甚至,他家就藏有一些不是那么河蟹的。

    譬如什么《诸吕秘闻》啊《太宗故事》啊……

    反正,家常常做大死。

    好在,刘氏对此并不看重。

    当今甚至曾经对提议要求审查文字和治理民众议论皇家私密的人说:朕难道还能删帖,搞个屏蔽字列表不成?

    虽然一直不明白删帖、屏蔽字为何物。

    但这个表态却显而易见,是与太宗皇帝的《除诽谤诏》思想一脉相承的。

    老刘家向来不在乎老百姓们八卦自己的私生活。

    只要不造反就行了。

    但这个《皇汉英雄传》是什么鬼?

    周亚夫好奇的翻开书籍,然后,他的眼睛就离不开了。

    实在是这本书里的东西,太夸张了。

    开始高皇帝斩白蛇起义,还算有点依据。

    但后面就纯粹是瞎扯淡了。

    什么周勃初见吕后,知其必乱天下,于是暗中计议,与陈平相谋。

    萧何举韩信,偷偷告诉高帝:此子脑后有反骨……

    更夸张的是……

    平城之战的记录。

    陈平居然跑去了冒顿单于大帐,还用自己的聪明才智,成功的说服了冒顿,使其知‘中国天子,神人也’于是解围。

    这这这……

    简直就是胡说八道……

    但是……

    “好带感啊!”从未见过这种文风和故事的周亚夫深深的沉迷了。

    尤其是这本的最后一章,简直看得周亚夫热血沸腾。

    这最后一章,讲的是他的父亲周勃死后,其魂魄升入天国。

    太一神亲自前来迎接,赐给周勃神药,更带着周勃畅游寰宇。

    太一神从海洋中捞取一群鱼,命令它们永生永世,顺着固定的路线,洄游到安东的新化,世世代代为诸夏之粮食。

    太一又从汉家天子供奉给祂的三牲之中,提取几头小马驹,然后将它们丢到大海,使它们变成一条条巨大的鲸鱼,命令它们成为诸夏的油脂与肥料来源。

    最终,太一带着周勃来到身毒,指着那片肥沃的土地说:此吾千年前所造之6地,合该在汉兴五十六年后,为汉所知,合该在汉兴六十年后为汉所得。

    “二三子,嘉此天命,受兹玄社,夙兴夜寐,永佐皇汉!”

    故事的最后,他的父亲看到了无数的光点从星空落下,落到那个名为身毒的土地上。

    于是一个个国家,一个个公伯候子鼎立。

    周勃也不由自主的落向大地,降落在一条长河之旁的平原上,进入山脉与大地之中

    “君子之泽,三世而斩,圣人之泽,五世而斩,德衰而家国亡,德盛而社稷永存,昔者,我训夏后氏九韬,禹乃作九鼎,故夏后享国八百载,至帝孔甲不行德而乱天下,故天命终焉,三世之后,亡于桀。

    我又命汤作汤誓,以商德而主天下五百年,至帝武乙,去武王之训诫,不行王德,故天命终焉,周乃兴盛……”

    “帝武乙三世后,亡于纣……”

    故事到此结束。

    虽然没有说周怎么灭亡的,更没有提及汉室的兴衰关键。

    但书里,太一神的意思再直白不过了。

    不能佐百姓,而使四海升平的国家社稷,就要丢失其天命。

    持续耗费下去,祖宗积累的功德渐渐消耗。

    于是,自有雄主起于草莽,奋于天下。

    周亚夫仔细想想,貌似这本瞎扯淡的里的一些事情,还真像那么一回事情。

    其所提到的天命流转,比起阴阳家所谓的五德终始,似乎更靠谱,逻辑上更自洽。

    周亚夫抬头看了看一脸笑容的天子。

    他心里一疙瘩,不由得脑补起来:“或许,此书之中的某些内容,乃陛下假家言之口而扬于天下?”

    再联想到天子前岁,忽然将宣室殿重修了一遍,花费千万,将整个大殿的装潢换了一次。

    在宣室殿前,刻录太宗皇帝的诏命。

    又在宣室殿大殿悬挂汤武的誓言‘四海穷困,天禄永终’。

    联想到当今的种种神异之处。

    再看此书,周亚夫就不得不深入的去想一些更深层次的东西。

    “书中所言未必是假……”

    汉人笃信人死后有灵,祖先在九泉之下,长久的庇护着后人。

    历史上,死后成神的,也是一抓一大把。

    蜀郡的灌口二郎,关中的杜伯,楚国的屈原,甚至前不久病逝的张释之,乃至于项羽,都有着香火祭祀和供奉,被认为是鬼神。

    周亚夫在心里面当然是愿意相信自己的父亲死后成为鬼神,升入天国的。

    尤其是父亲还给自己在身毒的‘封国’当起了保护神。

    这种上天注定了他们老周家就要成为诸侯的文字,让周亚夫无比受用。

    只是……

    “君子之泽,三世而斩,圣人之泽,五世而斩!”周亚夫在心里玩味着这句话。

    这代表着什么,周亚夫太清楚不过了。

    这是世袭制的丧钟!

    虽然汉室一直有降爵体系。

    列侯以下的爵位,世代递降。

    甚至,列侯本身也很难逃脱递降的命运。

    开国百余列侯,至今还能保住其受封封国的,大抵不过十几家。

    剩下的,不是烟消云散,就是飞入寻常百姓家。

    甚至,就连太宗功臣,现在也凋零了许多了。

    没有家族能长久的富贵。

    就像他周氏,若无他周亚夫,说不定下一代就要获罪除国了。

    甚至很可能早就除国了。

    当年,他的哥哥周胜之触法,封国废黜,他随后继承条候侯国,有着许多运气成分在内,也有他自己努力的缘故。

    因而,周亚夫并不反对递降爵位制度也延伸到列侯之身,甚至诸侯王的身上。

    上一代没有功勋,下一代就要接受剥夺封国食邑甚至降爵的惩罚。

    这很公道。

    但问题是,其他人恐怕不会这么看。

    对多数列侯来说,劳资英雄儿好汉才是天地至理。

    家族应该永生永世,骑在其他人脑袋上面。

    哪怕他们自己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所以陛下用这家言探路?”周亚夫在心里琢磨着。

    刘彻看着周亚夫,笑着道:“此书拿来消遣,还是不错的,丞相可以拿回去慢慢看……”

    好嘛!

    天子对丞相推荐一本书,说它很好看。

    丞相应该怎么做?

    当然是回去以后推荐给其他同僚。

    周亚夫很清楚,天子的意思,就是如此。

    让他这个丞相出面,去对百官和士大夫以及食客们推荐这本书。

    然后,这本书慢慢的流入市井,成为各种八卦党们钻研的目标,甚至成为百姓日常娱乐消遣的部分。

    如此,十几年后,当此书中的内容,被人广为接受,天子再顺势下诏制度化‘君子之泽,三世而斩,圣人之泽,五世而斩。’

    周公之后无圣人。

    换句话说,所有贵族列侯公卿士大夫,全部要面临‘三世而斩’的危机。

    为了不被三世而斩,他们就只能拼命干活,捞取政绩。

    而且每一代都不能松懈。

    不然,现在的那些因为没有立下军功,而惨遭递降爵位的封君们,就是未来的列侯们的命运!(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