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八百九十七节 租船(2)
    “此乃逼ià之命……”刘阏得意洋洋的对着袁盎解释:“当然,寡人也有所贡献……”

    “逼ià已然下令,欲捕鲸,须租用楼船之船舶,除此之外,还需如采掘铜矿与金矿一般,申请许可!”

    “这许可之费,每岁自百金一艘至千金不等!”

    “隆虑自去岁开始,就欲捕鲸……”刘阏笑眯眯的说道:“为了这艘捕鲸船,寡人听说,隆虑还跟朝鲜君借贷了两千金!”

    袁盎听着却是目瞪口呆。

    刘阏虽然没有说的太仔细,太明白。

    但袁盎还是知道了两个信息。

    第一,这艘巨舰,在还没有造好的时候,隆虑候陈嬌就已经缴纳了全部的费用!

    而且,看样子和情况,即使隆虑候陈嬌拿出了造舰费用,但这船也不属于他。

    只是他从楼船衙门手里租到的。

    单单是为了租用这艘船,他每年就要缴纳千金的租税!

    除此之外,他还要为了这艘船的捕鲸许可,再缴纳一千金给国家!

    第二:即使是在成本如此高的情况下,隆虑候依旧愿意支付这样一笔巨大的金额,甚至,跟朝鲜君借贷。

    朝鲜君的钱,可不是那么好借的!

    借他的钱,跟借梁王的钱没用差别。

    这利息,恐怕与高利贷差不多。

    这说明,这捕鲸的利润,恐怕比挖金矿还高!

    但,袁盎还是无法理解。

    假如,隆虑拿这船去新化的河里捕鱼,他都还可以理解。

    毕竟,新化的那条河,如今岁入数千万,简直就是一个永不枯竭的金矿。

    楼船衙门将它看成了宝贝一般,不许其他任何人插手。

    光是在新化城,楼船将军衙门就驻扎了千人。

    但这捕鲸……

    闻所未闻啊!

    能有赚头吗?

    想了想,袁盎觉得应该是有的。

    不然,就陈嬌那个个性,雁过拔毛,连名声和声誉都能不要的渣渣,怎么可能拿出这么大一笔钱来做这样的赌博?

    必然是这其中有着袁盎所不知道的巨大利益。

    “大王,隆虑花这么多钱,他能回本吗?”袁盎故意问道。

    “如何不能回本?”刘阏微微一笑:“光是墨苑,便愿意以一钱一斤的价格回购所捕鲸鱼之筋骨!”

    刘阏踩了踩脚下这艘巨舰,看着那台巨大的床子弩。

    这艘捕鲸船,可是能猎杀海洋之中一切巨兽的可怕船舶。

    它安装的床子弩,能射杀任何出现在视线范围内的巨兽,强大的绞盘,拥有着强大的拖拽功能。

    迄今为止,汉家所猎杀的最大一头鲸鱼,重达数千石!

    其筋骨剥下来,足足有十万斤之多!

    换句话说,光是一头鲸鱼光是筋骨,就可能价值十万钱!

    更何况,鲸鱼的油脂,价比黄金!

    “太傅可知,如今一斤鲸鱼油在安东与辽西价值几何?”刘阏神秘的问道,然后伸出一个手指:“一百钱!而且还有价无市!”

    “而鲸鱼,哪怕是最小的幼鲸,也能提炼至少千斤油脂!价值十万钱!”

    “至于巨鲸……完全无法想象……”

    “隆虑得此船,最多半年,就可以回本……”刘阏说道:“天下还有比这个更赚钱的买卖了吗?”

    袁盎听了也是目瞪口呆。

    半年就能赚回五千金?

    假如不是出自刘阏之口,他必定以为这是疯话!

    这怎么可能呢?

    当今天下最暴利的盐铁买卖,去年一年,也不过为国家贡献了二十余万万的利润。

    换算成黄金,也就二十来万金。

    但这可是整个天下的产出,而且还包括了许多成本在内。

    实际净利润,可能也就数万万而已。

    袁盎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世间素来物以稀为贵。

    这些鲸鱼油脂,生产出来,假如只是一两万斤,大概还能保持价格。

    但一旦产量超过百万斤一岁。

    这价格岂非要跳水?

    毕竟,鲸鱼油脂,袁盎也只是听说有防冻功效而已。

    “隆虑候能卖给谁?”袁盎问道:“隆虑总不能到处去兜售,如同商贾一般吧?”

    要真是那样,那洋相出大了。

    堂堂列侯,不要脸面,到处推销,皇室跟国家的脸都要丢光!

    “少府以一百钱一斤,无限制敞开收购……”刘阏说道:“而且,鲸鱼油脂还可以抵充租赁费用与许可费用……”

    “嗯?”袁盎听了,有些不太能够理解。

    当今天子这是要干嘛?

    他一方面高价出租捕鲸船,还设下高昂的所谓‘捕鲸许可’费。

    想来,为了维护住这捕鲸许可费,楼船衙门会非常用心的积极巡查海域,禁止其他人没有许可私自捕鲸。

    这也是当今的一贯的做法了。

    用某个高利润的产业来维持一个在目前来说看上去似乎没有作用的机构。

    譬如,今上用赛马和赌马,维持主爵都尉衙门的存在。

    又譬如在过去,用盐铁衙门的利润,补贴墨苑的支出。

    拿着商人的钱,给国家修路,铺轨道。

    这个世界上大抵没有比当今更擅长借力打力的人了。

    这楼船衙门也是如此。

    在以前,是靠着从新化捕鱼来维系庞大的舰队和各个基地的存在。

    但,这样却依然被人非议。

    很多大臣都觉得,这楼船衙门,没有必要维持那么大规模的舰队和那么多基地。

    反正只是捕鱼和送货运输而已。

    砍掉一半不必要的基地和舰船,把钱省下来造福天下更好。

    过去,袁盎就是这非议群体中的一员。

    而且,到现在,袁盎依然觉得自己很有道理。

    这楼船衙门,维系这么大规模有什么能用?

    是能帮国家多产粮食,还是能帮国家开疆拓土?

    捕鱼送货和运输,也用不了这么大规模。

    砍掉一半,一年就能省下一万万钱。

    这些钱,不管是拿来修渠道也好,养骑兵也罢,都很好!

    但,随着捕鲸船的横空出世,以及天子规定鲸鱼油脂无限制敞开收购的政策。

    这必然导致,会有无数的人,参与这捕鲸浪潮。

    袁盎虽然从未出海,也从不知道,鲸鱼到底是个什么模样。

    但从江都王的话语里他知道,那些大抵就是庄子所说的鲲鹏之属的超级巨兽。

    一头能抵数百甚至上千的牲畜。

    有了天子打底,未来,汉家贵族和公卿甚至士大夫,都会疯狂涌入捕鲸业,至于商贾更是不会落于人后。

    这个世界上,赔钱的买卖没有人干,但这断头的买卖,却有的是人愿意干!

    只要捕鲸业兴起,楼船衙门自然有了存在的理由。

    而且,看着脚下这艘与战舰无二的所谓‘捕鲸船’。

    袁盎已经能想到,楼船将军的嘴脸了。

    “逼ià,那捕鲸船都比我楼船的战舰要好……今年,楼船衙门的经费必须上涨五成,用于制造更强大的舰船,以捍卫海疆,为逼ià守护四海!”

    多么高大上的理由啊!

    这不就跟过去朝堂上将军们要军费的理由同出一辙吗?

    “匈奴控弦四十万,国家边塞防御吃紧,逼ià,再不增加军费,臣等恐未来一旦有事,社稷有危啊!”

    而且,在利益驱使下,楼船衙门也必定会拼命造船,比赛着下水一艘艘更可怕更强大的舰船。

    他们会要求更大更坚固更快速火力更强的巨舰。

    然后呢?

    随着近海的巨兽被捕杀殆尽。

    捕鲸船走向远海,楼船衙门会不跟着去?

    只需要每年向外海拓展一百里,十年之后,汉家楼船恐怕就要到达前所未有的海域,然后,他们会发现前所未有的新世界。

    想到这里,袁盎就深吸了一口气。

    “真是个宏伟的计划啊……”

    一个朝堂都没有人关注的捕鲸业,在未来,可能成为汉室扩张的源动力。

    这并非夸张,而是一定会成为事实!

    隆虑候陈嬌就是证明。

    这个在长安的纨绔子,不就新发现了所谓的倭奴列岛,然后带动了整个安东诸国的捕奴热情。

    但……

    袁盎觉得,这个捕鲸业隐藏的东西,还不止如此。

    他看着脚下的这艘巨舰。

    它是一艘比过去汉军的楼船更大更坚固和更宽敞的巨舰。

    它随时都可以变成军舰!

    换句话说……

    “用民间的钱,养国家的军舰……”袁盎彻底服气了。

    “一旦有事,汉家立刻就能拉出数百艘战舰……”袁盎心里浮现了一个可怕的场景:未来某年,有远方之国不服,天子下诏讨伐之,旦夕之间,整个海疆,都将为遮天蔽日的舰队所占领。

    贵族、商贾、士大夫们,乘着他们‘租’来的捕鲸船,带着家臣和家兵,跟着楼船舰队,前往扑灭那个不服的王国。

    甚至还可能发生,某些家伙为了捞功,干脆故意逼反,甚至捏造有‘远方之夷狄不服’的证据。

    这并非妄想,而是已经发生的事实。

    去年,长沙国边境发生的汉家商人被杀之事,不就被齐鲁诸王利用了起来?

    若非南越国见机得快,现在,整个南越都将烽火四起,战火燃烧。

    “礼乐崩坏啊……”袁盎在心里感叹着。

    作为一个立场相对倾向儒家的士大夫,袁盎并不主张单纯的扩张。

    他主张的是义战。

    所谓王师顺天应命,讨伐无道,拯救百姓于水火之中。

    捏造借口和故意挑起战争,这是儒家所不喜欢的。

    但,现在的情况,却是主张战争和扩张的声音,已经占据了压倒性优势。

    渴望立功受赏,封妻萌子的军队,还有渴望将家族带到更高处的士大夫贵族们,他们将整个天下的民心和社会风气都带向了好战。

    如今民间的百姓,三句不离战争。

    就是在这东南之地的江都国中,老百姓们也伸长了脖子,等待着每年入伍的征兵通知。

    不知道多少百姓,打破了脑袋也想参军。

    江都国甚至发生过有人贿赂征兵的官员,想要混进军队里,尤其是骑兵部队里的事情。

    这在过去是不可想象的。

    受此影响,整个儒家的********,也集体右转。

    公羊派声势大造!

    就连谷梁派,都在偷偷摸摸的拐弯抹角的赞同战争了。

    所以,袁盎明智的没有在这个方面多嘴。

    他甚至把自己的几个儿子都找了关系,塞进了羽林卫。

    大势如此,无可阻挡!

    但袁盎还是想不通。

    天子无限制收购鲸鱼油脂,他拿去干嘛?

    这鲸鱼油脂难道还能变出钱不成?

    但袁盎那里知道,这鲸鱼油脂,确实是能变出钱!

    现在,长安城里的列侯贵族和外戚家里,每天点灯,都是烧的鲸鱼油脂!

    因为这鲸鱼油脂燃烧起来无色无味而且非常敞亮,燃烧时间长,因此大受欢迎。

    仅此一项,就能赚的盘满钵满。

    另外鲸鱼油脂还可以加工,做成可供人们食用的油料。

    这个市场就更大了!

    它更可以作为武器装备,尤其是胸甲骑兵的装备的保养用油。

    甚至可以成为水车和某些精密机械的润滑油!

    它更是最好的肥皂原料!

    更重要的是……

    在墨苑的某个秘密实验室中,一个基于鲸鱼油脂所开发的秘密项目已经立项。

    这个项目,是这个时代的曼哈顿。

    它假如成功,将彻底的深刻的完全改变世界。

    它是如今世界化学科学的最前沿和最高科技。

    等它成功,诸夏民族就掌握了当前世界的最高威慑力,底定了君临世界的底牌。

    只是,这个工程目前还只在起步阶段,一时半会也看不到成功的希望。

    因为它要求,汉家的化学工业,至少能发展能分离物质,并且还要有其他相关产业和技术的配合。

    即使如此,现有的这些项目,也足够消化每年产出的鲸鱼油脂了。

    至于鲸鱼的筋骨皮少府和墨苑,都是大量需求的。

    尤其是少府,每年单单是肥料需求,就高达上千万斤。

    在如今这个时代,再没有比鲸鱼的骨粉更好的天然肥料来源了。

    去年的小规模捕鲸,产生的骨粉,都被用来施在上林苑的土地中,结果上林苑的土地立刻爆种了,亩产平均增幅多达五成!

    而天下的土地有多少?

    这个市场简直只能说是无限大!

    在化学工业没有发展到能生产化肥之前,这个市场永远不会萎缩。

    只会越来越大。(未完待续。)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