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八百九十二节 改造石家(2)
    在石奋全家上下簇拥之下,刘彻步入石家大堂之中。

    然后,在石家上下的殷勤侍奉和恭维中,坐到了主位。

    坐下来后,刘彻对石奋道:“石公,朕今日上门,有件事情,与石公商议……”

    “陛下但请吩咐,老臣无所不应……”石奋立刻拜道。

    “朕早就说过了,公,长者,朕面前不必执礼……”刘彻笑着让人扶起石奋:“至于今日之事呢……是这样的,公之幼子穰,人品纯善,品行贤良,素有君子之誉,朕此来,是来说媒的……”

    石奋闻言,立刻就喜不自胜的道:“犬子粗鄙,竟蒙陛下保媒,何其幸甚也!”

    然后,他就回头,对着跪在自己身后的石穰说道:“穰啊,还不赶快拜谢陛下?”

    石穰听了,立刻就跟个乖宝宝一样,匍匐一拜,说道:“臣谨以陛下之命是可……”

    不得不说,石奋教育自己的孩子们,确实是有一套!

    甚至可以说是另辟奇径了。

    别人家,最多是棍棒之下出孝子。

    石奋则不然。

    他让儿子们听话的方法很简单你不听劳资的,劳资就绝食给你看!

    而石家诸子在自己老≤长≤风≤文≤学,w≠ww.cfw@x.◎t爹这一招面前,毫无抵抗能力。

    于是,也就可以想象,为什么石家诸子,基本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了?

    有这么个老爹,想不变成流水线上下来的产品也难啊!

    “石公,朕这次保媒的对象。乃是太医令意之幼女缇萦……”刘彻道:“朕希望,两家联姻。能在明天就完成……”

    在开始的时候,石奋还是笑的嘴巴都合不拢的。

    缇萦啊!

    天下闻名的孝女!

    无论是人品还是才学。都是万中无一的!

    俗话说的好,娶妻娶贤,再没有比这个媳妇人选让石奋更满意的了。

    不过,在听到要求立刻完婚,而且,时间紧迫到了明天就要进洞房的程度。

    这让石奋有些难以接受。

    他拄着拐杖,在两个侍中的搀扶下,说道:“陛下,何以如此之急?这不合礼仪啊!”

    “事急从权!”刘彻说道:“太医令淳于意病危。朕想要让其在临走之前,见到爱女出嫁,且夫,太医署诸事不可无主,朕意以石穰为太医令,其妻缇萦为太医令丞,总理内外诸事……”

    石奋的脸色渐渐的僵硬下来。

    假如说,抛弃礼节,立刻完婚。他还能勉强捏着鼻子接受毕竟,君命如山,天子的意志就是天命!

    这些细节,当然可以从权。

    但是。儿媳妇嫁过来之后,居然还要抛头露面,而且还是太医署里的太医丞。从天子的意思里,似乎是让他儿子去当个雕塑。给缇萦打掩护?

    这就让石奋无法接受了!

    儿媳妇选缇萦,石奋没有意见!

    甚至是四肢都举起来同意的。

    但。出嫁从夫。

    在石奋的思维里,女人既然嫁人了,那就应该相夫教子,友爱家族,孝敬父老。

    怎么可能出去抛头露面?

    更别提让他儿子给妻子当掩护了。

    这不是牝鸡司晨,纲常颠倒吗?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石奋恭身脱帽谢道:“若如此,请恕臣不敢奉诏……”

    石奋说道:“臣虽老朽,却也闻仲尼曰:牝鸡无晨,牝鸡司晨,唯家之索……”

    “臣虽愚钝,却也从未闻有贤妻良母,高堂不敬,夫子不教,而外出为事者……”

    刘彻当然早知会是这么个情况。

    事实上,石奋的行为模式,完全能够预测。

    这也是他成功的原因。

    皇帝当然会更喜欢那些可以被操纵,并且能预测其行为的大臣。

    “卿且稍安勿躁……”刘彻站起身来说道:“朕并非欲令其不敬爱卿,不教夫子……”

    “卿岂不闻,商有妇好,虽女子之身,亦为社稷之臣?昔者武王曰:予有乱臣十人,十人之中,贤妇一人!”刘彻道:“朕素来嘉唐虞而乐殷商,慕三代之德治也!今,缇萦,奇女子也,可为朕乱臣,且夫,自古忠臣必孝子,反之,孝女如何不贤德?”

    石奋顿时被刘彻这话堵得有些哑口无言。

    当然,他可以拿孔子的话来反驳。

    孔子就不认可周武王说的:予有乱臣十人,他觉得,这十个人里有一个妇女,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于是自以为是,自作主张的将那个女性的名字删除掉了,然后告诉天下人:我看来啊,周武就九个辅佐大臣。

    但问题是,今上既然已经说了‘朕嘉唐虞而乐殷商’就等于在说:别拿孔仲尼来忽悠朕了。

    石奋虽然木讷,但他并不傻。

    真正的傻子,早就三四十年前的吕后临朝和之后的诸吕中死的干干净净了。

    事实上,石奋是一个很懂变通的臣子。

    想当初,吕后临朝,鲁元长公主权倾天下。

    巴结和跪舔这两位女强人的臣子名单里,就有他那一份。

    随后翻脸不认人,将吕后和诸吕踩到泥浆里,污化和诋毁的臣子名单里,也照样有他。

    在汉室,没有大臣敢否定皇帝所说的话的正确性。

    皇帝永远正确。

    假如错了,那肯定是世界错了!

    总而言之,受命于天的君权神授体系下,皇帝作为天的意志在人间的化身,一言一行都是有皇天背书的。

    大臣们哪怕对皇帝的政策或者言行不认同。

    也只能通过委婉的渠道,扯上三王五帝,古代的明君们的事迹,然后说:臣虽愚黯不达大义但XX乃古之圣王所行,伏愿陛下察之,臣某稽首再拜,顿首以闻。

    但,现在的问题是,三王五帝,都用过女性大臣,从史书之上,石奋找不到可以反驳的例子。

    至于孔子的话?

    不好意思,现在孔子的地位,跟韩非子、商鞅、墨翟是对等的。

    在学术界的排序,他在三王五帝、周公召公,以及管仲老子的后面。

    应用道德经或者管仲的话,都比孔子的话更权威,更有说服力。

    所以,石奋卡壳理所当然。

    刘彻见到这个情况,当然知道,是时候图穷匕见,说出自己此行的最终目的了。(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