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八百八十九节 联姻
    “先生请先起来吧……”刘彻踌躇片刻,最终还是下不了决心。≥≧

    在这个时代,女性可以当官(许负),可以拥有爵位(一大票刘氏外戚的女性基本都是封君),也可以拥有财产和土地的继承权(汉律。置后律规定女性享有财产继承权,甚至享有继承家族全部产业的继承权),甚至于,女性还可以当户主(堂邑候陈午泪流满面,他家的户籍本上户主一栏,标注的就是馆陶太长公主的大名),甚至,女贵族、女土豪,还可以如同男性开后宫,养小白脸,乃至于带着小白脸,光明正大的出入宫廷。

    但……

    自殷商灭亡之后,女性主政,就成为了忌讳。

    尤其是汉室经历了吕后临朝称制的惨痛教训后,舆论和统治阶级,对于女性掌权的恐惧,无以复加。

    刘彻几乎能肯定,他要是任命了缇萦为太医令,立刻就会有人嚷嚷牝鸡司晨,纲常离乱。

    “陛下,两千石《易经》博士司马季主与太史令司马谈在门外求见……”王道适时的进来禀报。

    刘彻于是趁机将这个敏感话题跳过去,他立刻说道:“快请……”

    自古以来,医方卜噬不分家。

    司马季主作为天下公认的日者,执当代易学研究之牛耳的大能,说不定能有点办法,或许能让淳于意醒来。

    不久,司马季主与司马谈就联袂进来,微微朝刘彻恭身行礼:“臣等拜见陛下……”

    刘彻摆摆手道:“两位爱卿来的正好,太医令今早忽然昏厥,至今不醒,两位爱卿看看,能否有什么办法?”

    “诺!”司马季主点点头,然后趋身上前,弯腰跪坐到淳于意榻前,然后将手指搭在对方的脉络之上。

    片刻之后,司马季主站起身来,长叹一声:“仓公透支太甚了,以致脏腑气衰,五行紊乱……老臣无能为力……”

    刘彻长出了一口气。

    虽然他心里早已知道如此,但还是免不了失落。

    但,生老病死,人之常情。

    淳于意已经将近七十岁了。

    在这个时代,其实已经是高寿了。

    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人,根本活不到这个年纪。

    即使走了,也属于喜丧。

    “两位爱卿,随朕来一下……”刘彻对司马季主与司马谈吩咐一句。

    然后又对王道叮嘱:“你在此守候,有什么事情,即刻报朕!”

    “诺!”

    “缇萦先生也一起来罢……”刘彻又对缇萦说道。

    于是,刘彻带头,领着司马季主与司马谈,还有缇萦,一起走到太医署的一个偏院之内。

    “司马博士……”来到地方后,刘彻就对司马季主问道:“爱卿,长者,久处江湖之中,与天下贤达交好,以卿所知,当今之世,可还有扁鹊传人?”

    司马季主闻言,微微一愣。

    讲道理的话,其他如今天下,所有以诊脉为手段,进行医疗的医生甚至方士,都是扁鹊的传人。

    医方所说的望闻问切,即便不是扁鹊所明的,也是扁鹊将之扬光大的。

    在中国医学历史上,扁鹊之前与扁鹊之后,是一个分水岭。

    自扁鹊之后,中医才算脱离了愚昧的巫术,走向科学和辩证施药的时代。

    但是,如今世人所说的扁鹊传人,主要是两支。

    一支就是淳于意的这一脉。

    淳于意的扁鹊传人身份,是确凿无疑,而且能自证的。

    他师从阳庆,阳庆传淳于意扁鹊门徒最正宗的《脉经》,这也是齐扁鹊一系的正统标志。

    但扁鹊还有一个流派的门徒。

    这就是在赵国的那一派。

    传说,当年,扁鹊见赵简子,为之诊病,得赐田四万亩。

    于是,扁鹊就在赵国扎根下来,传授门徒医术,使诊脉之方传播到天下。

    此事,在史书之上,确实有确凿记载。

    因此,战国时期,许多赵国人根本不承认还有‘齐扁鹊’这一脉。

    不过,秦末战乱,终止了一切的争辩。

    赵扁鹊一脉,几乎凋零干净,至今,刘彻都没有听说过谁握有能证明自己是扁鹊传人的信物的人。

    而齐扁鹊一脉,则也是两代单传了。

    要不是刘彻大力鼓励淳于意收徒,还拼命硬塞学徒和实习医生,如今,这齐扁鹊一脉,恐怕也将步赵扁鹊后尘。

    司马季主当然知道,刘彻问他的意思是什么?

    无非就是赵扁鹊门徒,而且还要是有名的大医。

    只是……

    连皇帝劳资都找不到的人,他一个老头子,去那里找呢?

    他摇摇头,说道:“陛下,长桑氏之学,奥妙无穷,非常人能授……老臣以为,当今天下,仓公之后,再无扁鹊矣……”

    刘彻听了呵呵一笑。

    长桑氏,就是传说中传授扁鹊医术的仙人。

    据说啊,当年,长桑氏除了传授扁鹊诊脉之法外,还赐下了一种神奇的药剂,让扁鹊吞服。

    扁鹊吞服后三十天,就有了特异功能。

    这个特异功能,相当奇特。

    几乎是后世网络里的透视眼的翻版。

    使得扁鹊能凭借肉眼,看到人体的五脏六腑,甚至能穿墙,见到隔壁邻居家里的陈设。

    刘彻读史之时,感觉,这假如是真的的话,那么,这个长桑氏,恐怕是外星人。

    他对扁鹊所做的是一种类似基因改造的手术,移植了纳米生物电子眼或者内置了类似微型T设备一样的黑科技。

    不然,无法解释这一切。

    当然,这只是臆测而已。

    中国史书上,类似的疑似外星人或者天外来客的记载,多如牛毛。

    这些记载,有的是以讹传讹,有的是夸大,但也有的,未必不是某些真相的隐喻。

    不过……

    司马季主所说,长桑氏之学,不可复制,刘彻却不赞同。

    照目前的轨迹展下去,或许几百年后,中国就能展出现代医学,制造出x光和netbsp;   到那个时候,岂非是如长桑氏一般,让人类拥有了透视能力?

    当然,那也是几百年后的事情了。

    当务之急,还是要搞定目前这太医令的人选。

    “太医署如今的展轨迹和方向不容变更!”刘彻对自己身前的三人道:“三位爱卿,都是知道并且清楚,这太医署所做事情的重要性的,朕希望三位爱卿能为子孙后代计,替朕好好想想,这未来太医令的人选……”

    缇萦听了,不禁有些默然。

    但她也没有办法。

    “谁叫我是女儿身呢?”缇萦在心里叹息了一声。

    而司马季主和司马谈都是点点头。

    太医署最近数年的所作所为,他们两个都很清楚。

    尤其是司马谈,作为太史令,负责记录历史,就是他的职责。

    而太医署近来的展变化,他几乎事无巨细,全都记了下来。

    石渠阁之中,现在,甚至建了一个专门的收藏太医署病历的档案馆,里面堆满了太医署上下医官诊治甚至手术的详细档案。

    给病人造病历,并且追踪观察,这也是扁鹊一门的传统。

    因此司马谈很清楚,太医署最近数年在淳于意领导下生的变化。

    旁的不说,解剖学的出现,就解决了许多过去被认为是绝症的疾病的治疗问题。

    而病历档案的建立,则让医生能准确追踪病人病情的变化,有效的延长了病人的生命和生活质量。

    但问题是,这些事情,他们知道,但外人不知道啊。

    一旦淳于意病逝,没有了这位扁鹊门徒镇压,天知道太医署内会生什么事情,太医署外面的舆论又会怎么变化。

    “陛下……”司马谈在仔细想了许久后,恭身说道:“臣有一策,不知道当不当讲……”

    “爱卿但说无妨……”

    “世侄女……”司马谈看向缇萦说道:“此事,或许需要世侄女有所牺牲……”

    “臣听说,世侄女如今寡居?”司马谈问道。

    缇萦点点头。

    她在三年前丧夫,然后就投身于医疗事业,至今没有再婚。

    “那此事就好办了……”司马谈道:“臣听说,故紫光禄大夫,特进元老石公有子曰穰,温文尔雅,谦谦君子,现为陛下御前御医随侍左右……”

    他抬头笑眯眯的看着缇萦,又看了看刘彻,说道:“且夫,此子恰巧也丧妻年余,未有婚娶,陛下何不下诏,以缇萦为石氏妇,再以石穰为太医令,缇萦在旁辅佐,如此,太医署上下可无忧也!”

    刘彻听了顿时抚掌大赞。

    这个主意好,而且是一箭n雕的好主意。

    石穰是万石君石奋之子,而石家虽非列侯,但在舆论界拥有巨大能量。

    石奋不仅仅与儒家各派系的巨头相交莫逆,他同时还跟黄老派的大能有亲密关系。

    若是以石穰为太医令,至少,舆论的压力就不会有太大了。

    再加上他这个皇帝借权,为太医署撑腰,一般来说,应该不会有开眼的家伙上跳下蹿了。

    而且,石穰一直是刘彻的贴身御医。

    他成为太医令,太医署内部,也不会有什么傻瓜敢跳出来找死了。

    对此人,刘彻算是比较了解的。

    医术高,而且为人忠厚,就跟他们家的家风一样,有着古代君子的风范。

    缇萦嫁给他也不吃亏。

    如此一来,石穰与缇萦的结合,就成为了一场权力和科学的联姻。

    可以说,好处多的数都数不清楚。

    唯一的问题是——缇萦愿不愿意?

    若是旁的女子,估计在此问题上,根本不用去想,肯定是嫁嫁嫁。

    但缇萦不一样。

    她是天下闻名的孝女,士林称颂的才女。

    虽然相貌只能算一般。

    但中国人娶妻,向来不娶相貌,美貌什么的,可以交给滕妾和歌姬去负责就好了,这人品、才学和品行,士大夫贵族公卿,追捧的永远是贤妻良母。

    在这个方面,缇萦占尽优势。

    以刘彻所知,目前至少有四位丧妻的公卿列侯在追求缇萦。

    其中不乏有食邑五千户以上的高阶列侯。

    讲道理的话,缇萦嫁给石穰,那是下嫁,对缇萦本人而言,损失巨大。

    “先生怎么看?”刘彻看着缇萦问道:“先生若愿意,朕愿立刻下诏,指婚!”

    这事情,必须抓紧,不然,一旦淳于意去世,这婚事就要再拖至少一年。

    汉家虽然没有守孝的要求和传统。

    但父丧,不嫁娶,却是诸夏的基本道德要求。

    一般来说,父丧之后,一年之内不嫁娶,服丧期间,禁止饮酒作乐,这是基本要求。

    甚至有些还有法律依据。

    缇萦想了想,讲老实话,自从丈夫去世后,她就没考虑过再嫁人了。

    这主要是为了自己的孩子考虑的。

    汉室的传统,寡妇改嫁,是不会带孩子过去的。

    而是会将孩子们留在夫家。

    但是,她的三个孩子都没有成年。若是这样抛弃他们,很可能会影响他们的一生。

    因此,考虑孩子们,她才没有选择改嫁。

    不然的话,早有列侯将她娶回家了。

    “陛下,石公子温文儒雅,确是君子,良人……”缇萦细细的了想了一遍后说道:“只是,妾与先夫,育有一子两女,长子不过十二,幼女才不过四岁,妾实在不忍……请陛下问问石公子,是否愿意接受妾带子女过去?”

    这倒没有什么好害羞的。

    诗云: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汉室民风开放,连少女假如看上一个良人,都可能私奔的如今,寡妇们的坦然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实际上,寡居的妇女们,甚至有时候会聚在一起,讨论那个男人更强壮,谁又更适合做丈夫。

    而且寡妇再嫁,类似这样的能否带子女改嫁的问题,实际上是公开拿到台面上讨论的。

    譬如,历史上,武帝的外婆金氏改嫁后,就带着儿子去到王家生活,直到对方成年。

    刘彻听了呵呵一笑,拍着胸膛保证说:“先生但可放心,此事,朕替石穰做主了!”

    这个事情,石穰的意见根本没有用。

    刘彻会直接去找他老爹谈话。

    以刘彻对石奋和石家的了解,恐怕他们家听说后,四肢都要举起来表示支持。

    且不说石穰娶了缇萦马上就能获得巨大的政治资本,更能助益家族子弟的仕途。

    单单是缇萦这样一个孝女,嫁给石家,就足够让石奋动心了。(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