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八百八十八节 医学的未来(2)
    刘彻赶到淳于意的府邸时,此地已经挤满了前来慰问的使者和人群。

    淳于意自从被刘彻征辟后,就用他的医术和高明的诊断方法,拯救了无数贵族的生命。

    许多原本在历史上,应该去世的病人,都因为他的存在,而延续了生命,甚至获得了新生。

    如今,他病危的消息一传出去,整个长安都炸锅了。

    毕竟,没有人不爱惜自己的生命。

    而淳于意则是那个能创造奇迹,从鬼门关里救人的神医!

    也正因为淳于意常常救活许多贵族,解除无数人的疾病。

    所以,很多士大夫贵族,明明听到传闻,这位扁鹊在太医署里,解剖人体,甚至秘密进行开膛破肚的所谓‘手术’。

    但没有半个人吭声。

    对贵族们来说,哪怕淳于意是在玩黑魔法,吸取他人的生命,来作为医疗手段。

    那也完全没问题。

    甚至说不定,大家还会赞同,乃至于追捧这种方法。

    仁者爱人这种小清新的想法,也就年轻人相信。

    对那些饱受疾病折磨,痛苦不堪的贵族们来说。

    无论什么办法,只要能让他们舒服,就是好办法!

    “陛下……”刘彻的天子车驾一到,人群就自动让路,无数人跪到道路两侧。

    “太医令现在情况如何了?”刘彻走下撵车,对着迎上前来的一位男装打扮的女性问道。

    此人,就是淳于意的女儿,鼎鼎大名的缇萦先生。

    当初,淳于意入狱受刑,因为感慨自己没有儿子,于是骂自己的女儿们:生子不生男,有缓急非有益也!

    意思是,我没有儿子,只生了你们这些女儿,真是造孽啊,出了事情,连个能帮忙的人没有!

    缇萦于是挺身而出,跟随淳于意,上到长安,然后在公车署外长跪不起,其至诚至孝,连太宗皇帝也被感动,于是,汉室天子明文下令,废止肉刑,将汉室法律推向更加文明的阶段。

    事后,缇萦获得淳于意认可,可以随其身边,学习医术。

    现在,缇萦虽然早已嫁人生子。

    但她的医术,却一点也没有荒废下来。

    刘彻所知,她甚至具备了操作阑尾手术的技术。

    “陛下,家父今早忽然昏厥,至今未醒,以妾之见,怕是凶多吉少……”缇萦说着流下眼泪,抽泣了起来。

    “是朕对不住先生与仓公……”刘彻闻言,感慨一声。

    淳于意的忽然病倒,与刘彻其实是有关的。

    一直以来,刘彻对下面的官僚结构,都是用着类似钢铁同志的方法:朕才懒得管你有没有什么客观理由,朕只看成绩和进度。

    虽然,在太医署这边,刘彻没有太多催促。

    但任务却是一个接一个。

    一会是要求培养更多医生,于是,一口气塞进来几百个从地方选拔来的年轻医生。

    一会,又是下令,要求太医署‘上查三王以来,下循当今名医之术,合天下之方,定伤寒之术’,要求太医署编辑一个能简单易懂,而且易于操作的感冒治疗册子。

    一会又是要求太医署选拔‘知药性,善阴阳之分’的药剂师,分赴天下,寻找和整理各种中药材,并且编辑一本《本草纲目》

    这些任务一个接一个,别说是淳于意这么个老头了。

    便是个壮年人,恐怕也hold不住啊。

    刘彻早就听说,淳于意为了维持精力,每日都要饮用参汤。

    但他却并未在意。

    如今想来,淳于意的身体,想必早就已经千疮百孔,摇摇欲坠了吧。

    只是使命感和对医学的未来的期许,支撑着他。

    “大医精诚啊……”刘彻在心里感慨着。

    张仲景、孙思邈、李时珍,一位位后世的中医先贤的名字从刘彻脑海中划过。

    从扁鹊以来,中国的医学的先驱们,渐渐挣脱巫术的控制,走向探究人与自然的和谐之道,发展出了独特的中医理论体系。

    并在此基础上不断推陈出新,创造种种理论。

    哪怕是两千年后的那个时代,那个西医威武霸气,不可一世的时代。

    古老的中医,依旧在许多领域发挥着重要作用。

    刘彻登基之后,依靠淳于意,在太医署开始发展基于人体解剖学与临床医学,与中医传统理论结合的道路。

    这条道路,艰辛而漫长,充满崎岖与坎坷。

    光靠刘彻或者淳于意。

    任何一个个人都不可能推动。

    但两者结合后,却产生了核聚变一般的能量。

    如何的汉室太医署,能进行简单的外科手术操作的医生,多达上百人。

    甚至,去年,还成功进行了一次剖腹产。

    虽然手术留下了很多后遗症。

    但至少,挽救了两条生命。

    这是医学史上的不朽时刻,必将深刻影响后世。

    但现在,就在这汉家医学朝着科学与传统结合的道路上发展时,淳于意却忽然病危。

    这让刘彻实在有些无法接受。

    “带朕去看一看仓公吧……”刘彻沉重的说道。

    两年前,他见证了申屠嘉的去世。

    现在,淳于意也将可能离他而去。

    忠诚可靠的老臣们一个个离去,让刘彻开始有些寂寞。

    “诺……”缇萦点点头,擦去眼泪,领着刘彻,穿过人群,进入太医署之中。

    ………………………………

    站在淳于意的榻前,刘彻看着这个躺在塌上,脸色苍白的老臣,他摇了摇头。

    他知道,淳于意或许永远醒不来了。

    这意味着,汉室,甚至是整个人类,将要失去他们最宝贵的一个人才。

    人类的医学发展进度,在今天,将遭遇一个小冰期。

    除了淳于意,目前的汉室,确实没有第二个能有这样的威望,能让各个流派的名医,大医们都团结起来,抛弃门户之见的人物。

    刘彻抬眼,看了看站在旁边的缇萦,忍不住叹道:“先生若是男儿身就好了……”

    缇萦若是男子,她或许就能继承乃父的衣钵。

    再加上他的这个皇帝支持和借权。

    或许能够做到维持淳于意在世时的情况。

    可惜,她不是。

    女人,汉室虽然不歧视,但却也重视不到那里去。

    尽管有过吕后临朝称制的历史,但女性,在社会大众眼中,依旧属于依附男性的产物。

    哪怕偶有女强人出世,吊打了一群渣男。

    但也只是特例。

    在官府层面上,虽然有过女官。

    譬如以前许负就当过太宗皇帝的官员。

    也有鲁候这样的女列侯。

    但想要主政一个机构,尤其是太医署这样的技术性机构。

    缇萦还是有些不够格。

    淳于缇萦闻言,却有些不服气。

    “陛下,妾虽女儿身,但却未必不如男……”缇萦恭身一拜,道:“家父若是不能醒来,妾愿继家父之志,续其未完之业!”

    刘彻盯着她。

    刘彻自然知道,缇萦的性格很刚烈。

    但,医学这种事情,并非刚烈就可以解决的。

    它需要技术、经验以及学识。

    尤其是经验!

    在后世,哪怕是号称科学的西医,其实也离不开经验。

    一个做过一百台手术的外科医生,肯定比刚刚开始做手术,但却是名校毕业的博士厉害。

    同样的道理,看过一万张CT照片的医生,也肯定比那些还在实习的医生强。

    至于中医就更不用说了。

    谁都知道,老中医更可靠。

    特别是如今,太医署之中的大医、名医,哪一个不是有着数十年的从医经历,才有了今日地位的?

    他们能服一个岁数还不足他们行医岁月的女人的指挥?

    别开玩笑了!

    况且,以女性为官,儒家估计又要嚷嚷牝鸡司晨了。

    但,在另外一个方面,刘彻知道,缇萦是参与了几乎所有太医署项目的人。

    自从两年前,淳于意就已经将许多项目的实际操作,交由她去主持了。

    所以,缇萦才要着男装。

    在学识和技术方面,缇萦并不逊色于其他人。

    更重要的是她非常清楚,淳于意的那些计划的发展目标和遇到的瓶颈与困难。

    从这个角度来说,缇萦确实是个值得考虑的人选。

    但,还是那句话——女性,在如今的社会,地位虽然不被歧视,但也高不到哪里去!

    任命一个女人为太医令。

    不止刘彻阻力重重,便是缇萦,恐怕也要承受不了压力,会在压力下崩溃!

    或许是看到了刘彻的犹豫,猜到了刘彻的心思,总而言之,缇萦缓缓跪下来,正色的道:“请陛下成全,妾愿立军令状!”

    刘彻看着这个女人坚定的面容和神色,他踱起了脚步。

    任命缇萦为太医令,从某些角度来说,或许还能产生好处。

    解放女性,并且重视女性的地位。

    这是未来必然要做的事情。

    道理很简单。

    天下人口,有一半以上是女性。

    女性的力量,一直以来,被人低估了。

    她们或许力量不如男性,身体素质不如男性,但她们的精神,她们的意志,她们的灵魂,却未必不如男性。

    甚至,在很多方面,她们强过很多渣男。

    ****太祖不就说过:妇女能顶半边天!

    而在后世,列国的工业化,也离不开女性的奉献。(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