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八百八十七节 医学的未来(1)
    刘彻策马前行,弯弓瞄准远方的一只麋鹿。

    噗的一声,箭矢飞出。

    不过,可惜射歪了。

    箭矢钉在了地上。

    刘彻摇摇头,叹了口气,道:“看来,今日乃上帝不欲朕杀生……”他将弓箭卸下,耸耸肩膀,下令道:“今日游猎就到此结束吧……”

    冬天,是上林苑的游猎旺季。

    皇帝、士大夫公卿列侯,都会成群结队的来此狩猎。

    而刘氏皇族也一直鼓励着大臣贵族游猎。

    希望以此保持贵族大臣的尚武精神。

    从目前来看,这个政策很不错,有效的维持了统治阶级上层的活力。

    只是……

    这还不够。

    在刘彻眼中,这些贵族大臣的子弟们,就应该去怀化,去江都,去汉室扩张的第一线。

    这样才能锻炼出人才嘛……

    如今在他鼓励和怂恿下,几乎所有的列侯,都派了儿子或者侄子去了怀化,去了朝鲜。

    这让他颇为欣慰。

    “陛下……”与刘彻随行游猎的汾阴候周左车,趁着这个机会,策马凑近刘彻,说道:“陛下命臣调查之事,臣已经查清楚了……@≠长@≠风@≠文@≠学,w↓ww.c≥fwx.♂t”

    “嗯……”刘彻翻身下马,说道:“说说看,究竟怎么回事?”

    “回禀陛下,臣已查明,信候威等假陛下之诏,诈取县道黄金一事,确凿无误……”周左车从身上取出一份密报,递到刘彻跟前,说道:“此乃相关证词及报告。请陛下过目……”

    刘彻接过来看了看,然后叹息起来。

    “那此事如何处置?”周左车问道。

    “唉!”刘彻叹了口气。掉下两滴眼泪,说道:“信候。朕之舅父也,先母妃之兄也,朕若致法信候,岂非令先母妃九泉之下伤心,使粟氏绝后?”

    “但,法令,先帝所立也!朕安敢辱之?”抹掉那两滴眼泪,刘彻回头,毅然决然的下令:“卿持朕之令。尽收诸粟氏子侄门人,迁至上林苑,建一别苑,朕要亲自管教!”

    “至于信候……”刘彻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自从他登基之后,他就知道,这帮便宜舅舅们不会给他太省心。

    为了免得麻烦,刘彻干脆随便封了几个列侯,然后把他们打发出去。

    哪成想,这才过去四年。亲爱的舅舅们就已经自己把自己玩死了两个。

    故成候粟宁,死在了女人肚皮上,也就是传说中的马上风……

    河阳侯粟明,这是个蠢货。居然信了有长生不老药,然后还投入了炼丹大业之中,结果。重金属中毒,嗝屁了……

    剩下最后这一个信候粟威。本来以为他能出息点。

    结果……

    居然玩起了矫诏!

    而且还是最愚蠢的矫诏!

    根据周左车的调查结果。

    这货是被丹阳郡的几个官僚忽悠了。

    这些官僚告诉他君候,陛下亲舅也。国之长者,陛下之物,岂非君候之物?

    然后,就拼命的从官仓里给他送钱。

    这货没有脑子,看到有钱送上门来给自己花销,他当然笑眯眯的接过来。

    但他那里知道,这些官僚给他下了一个套。

    今年不是要大考计吗?

    郡国过去三年的账簿和开支都要上报长安。

    但是,在过去三年里,那些官僚不仅仅不断的送钱给粟威这个蠢货。

    他们更是借着粟威的虎皮,在官仓里大捞特捞。

    等到必须将开支明细上报中央时,他们就去找到了粟威,告诉他:君候过去两年自官仓前后取走千万钱,如今大计天下,我等恐廷尉以此为难君候,还请君候早作打算。

    反正,这些家伙就是使劲忽悠,还真把粟威给忽悠到了圈套里,让他伪造了刘彻的命令和诏书。

    说是刘彻下诏,命令丹阳郡从官仓赐给信候黄金千金,钱两千万,布帛五百匹。

    事情报到少府。

    少府一看,奇怪啊,我们怎么不知道?

    于是就来问刘彻,刘彻当然从来没有下过这样的诏书。

    于是,他们就全部悲剧了。

    本来嘛,这些官僚是想的很好的。

    信候这可是天子的舅舅,而且,故成候与河阳侯都已经嗝屁了,当今就剩下这么一个亲舅舅。

    难道还会为了这么点小事情,不要脸皮了?

    即使万一出事,那也是信候倒霉。

    反正,他们是无辜的。

    信候拿着天子诏书过来,他们还能怎么着?

    即使有错,那也只是无心之失嘛。

    这样,无论结果如何,他们都可以完美的将国家的钱,装到自己口袋里。

    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

    刘彻对自己的亲爱的舅舅们,向来就是鸡蛋里挑骨头。

    要不是顾忌舆论和天下人的看法,他登基后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将这些亲爱的舅舅统统送去诏狱圈养起来,免得他们在外面惹是生非,给自己丢脸。

    所以,他们悲剧了。

    在绣衣卫面前,一切秘密都不是秘密。

    若非是刘彻不想将事情闹大,此刻,他们都已经是死人了。

    但即使如此,他们的下场也好不到那里去。

    “如枳候故事处置吧……”刘彻装作很沉痛的模样说道:“朕不可因爱一人而不爱天下,王者无私,自古皆然……“

    这句话与他老爹历史上那句‘吾不爱一人以谢天下’可谓旗鼓相当。

    “至于那些官吏……”刘彻眼中杀气腾腾:“怂恿信候,矫诏,非吾臣也。族三族,首犯皆腰斩!丹阳郡郡守。不能称朕意,有负朕望。即刻革职,废为庶民,郡尉不能遵职守约,贬为亭长,发落至朝鲜……”

    说话之间,就将整个丹阳郡上上下下给清理的干干净净。

    这个命令之下,整个丹阳官僚系统统统都要换血。

    但这有什么?

    丹阳郡郡守,身为********兼任省长,你的治下。出了这么大乱子,你没有领导责任吗?

    还有那个郡尉,作为常委兼任纪委书记,监督不力,也是罪有应得。

    至于那些贪官污吏,死光光了,对世界是有益的。

    当了四年皇帝后,刘彻对皇帝如何平衡精英贵族与下层百姓之间矛盾与利益,已经有了新的认知了。

    在刘彻看来。汉室作为一个半封建半军国主义的政权。

    士大夫官僚阶级与军功贵族阶级,先天上就对平民百姓占尽了优势。

    他们不仅仅享有无数特权和资源,还拥有庞大的财富和土地。

    假如皇帝不把屁股挪到老百姓那边,使两者实现某种意义上的平衡。

    那么。二三十年后,即使汉室打下了印度,称霸了世界。

    但结果却可能是后院起火。农民起义到处肆虐。

    所以,其实在中国。很多时候,真正决定国家未来的。确实是皇帝或者说金字塔顶端的那一群统治者。

    他们在权贵士大夫和百姓之间,选择站在那一边,很重要。

    因为他们是天平上维持平衡的砝码。

    尤其是皇帝。

    假如皇帝倒向了贵族士大夫和官僚集团。

    用屁股都能想到会发生什么事情。

    必然是土地兼并加剧,社会矛盾日益扩大。

    最终,引发大崩盘。

    中国历代王朝的灭亡,基本都是如此。

    基本都会经历皇帝开始倒向贵族官僚阶级,然后被贵族官僚阶级洗脑,最终,贪得无厌的贵族官僚们将整个王朝吃垮,搞垮。

    或是农民起义,或是异族入侵。

    曾经辉煌的王朝,在战火中覆灭,过往的荣誉,被废墟掩埋。

    想要避免王朝走上这样的末路,皇帝就必须平衡好,统治者和被统治者的关系和地位。

    不能让老百姓活不下去。

    而铲除贪官污吏,消灭和淘汰那些没用的贵族,尽可能减轻百姓负担。

    则是皇帝平衡两者关系,缓和社会矛盾的最佳策略。

    至于你说下手太狠,万一官僚贵族们不干了罢工了造反了怎么办?

    刘彻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这么说吧,假如他每天杀一个九卿,那么可能很多人都会不愿意去干九卿了。

    但倘若他只是每隔个半年甚至一个月宰一个。

    想当九卿的人,能从函谷关一直排队排到长安。

    君不见,后世毛子的钢铁同志玩大清洗,杀了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无能昏庸之辈或者与他不对付的政敌。

    但结果呢?

    毛子国内想加入组织,向组织靠拢的人依旧络绎不绝。

    钢铁同志,甚至享有了慈父的尊称……

    况且,刘彻没有那么残暴。

    他只会杀那些贪官污吏以及与他做对的贵族。

    乖孩子跟好官员,都是有奖赏的。

    甚至,只要你认真办事,一些小问题,刘彻也不会在意。

    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这个道理刘彻还是懂的。

    此番之所以重处丹阳郡的官僚们。

    除了要杀鸡骇猴外,刘彻最大的目的,其实是要创造工作岗位……

    去年的考举士子们,刘彻费了好大力气,才安置妥当,给他们安排好了工作。

    而今年,这个事情的难度无疑要再次上升。

    为了不让考举士子们失业,刘彻就只好举起屠刀了。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因素是那是丹阳郡啊!

    三国强军丹阳兵的故乡!

    但五六十年来,此地的兵源,因为历史问题,一直不受重用,也没有很好的利用起来。

    这对刘彻来说,当然不能忍。

    ………………………………

    “诺……”周左车点头,恭身而去。

    丹阳郡的清洗,对他来说,没有什么问题或者障碍。

    较真的话,整个长安的贵族和士大夫们,也不会对丹阳的官僚们有什么同情心,甚至,巴不得他们死光光的人,多如牛毛!

    谁叫丹阳郡,曾经是吴逆的地盘呢?

    当地官员,百分之八十以上,都是吴逆乱党的同情者或者潜在同情者。

    杀光他们,正好可以安插自己人。

    何乐而不为呢?

    不过,周左车走到半路,忽然接到一个消息,他立刻折返回去,找到刘彻,跪下来报告:“陛下,长安急报:太医令淳于意病危……”

    刘彻听到这个消息后,双脚一晃,几乎有些承受不住。

    “马上摆驾回宫……”刘彻立刻就下令。

    淳于意,这位当世的扁鹊传人,对刘彻的事业的意义,无比重大。

    汉家的太医署,在过去四年,悄然膨胀成为了一个拥有三百余位医生,上千学徒,相关药剂师两千多人的庞大机构,除了刘彻拼命砸钱外。

    淳于意的功劳也不可抹杀。

    甚至可以说,若非淳于意到处奔走,邀请那些在乡间行医的大医来到长安太医署任职。

    如今,汉室的医学发展,也不会进步如此之快。

    马邑之战时,淳于意鼓励他的学生们,前往军队,为军人医疗、治伤。

    至少挽救了一千人的性命,并且使得至少两千以上本来可能要截肢的伤兵,恢复了战斗力。

    这至关重要。

    在古代,一个伤愈归来的士兵,通常都会成为军队的骨干。

    因为,在战场上受伤,还活下来的人,必然都是勇敢、智慧与机灵合一的士卒。

    也正是在淳于意的领导下,他利用他的威望,说服了各个流派的许多名医,在两年前开始,就在太医署里秘密解刨尸体。

    淳于意拖着老迈之躯,带着自己的学生和门徒以及同道,完成了初步的人体解刨结构图。

    虽然没有后世的那么清楚和清晰。

    但至少,主要血管、肌肉和骨头,都被画了出来。

    正因为有了这些,加上提炼出来的逍遥散,太医署的医生们开始具备了初步的临床外科手术技术。

    如今,这位扁鹊的嫡系传人,忽然之间病危。

    这让刘彻有些束手无策。

    因为,他若是就这么去了。

    那么,汉室的外科手术和临床医学的发展进度,至少要放慢五年。

    除了淳于意,目前汉室没有第二个,能有如此威望,能压服那些传统保守的医生,同意解剖人体,并进行外科手术尝试的人。

    毕竟,人家扁鹊嫡系传人的身份,天下公认,他说可以解剖,可以开刀做手术,医生们不会反对,也没有反对的理由。

    更重要的是,淳于意与东宫两位太后关系非常好。

    有他在,解剖学和外科手术的发展就没有人敢非议。

    两位太后一直都坚定支持淳于意的医学发展,甚至屡屡赐金以做鼓励。

    淳于意要是死了,新的太医署领导者能获得两位太后支持吗?(未完待续。)

    PS:    注:上一节有个BUG,日南郡此时并不存在,只有郁林郡,特此更正!

    另外,说明一下,淳于意解剖的尸体,都是来自重犯,那些犯下十恶不赦大罪,在过去要被千刀万剐的犯人,或者说买来的夷狄奴隶。

    嗯,千刀万剐与被解剖,没什么差别。

    至于夷狄奴隶两条腿走路的牲畜,没有人权。

    这些本来下一章要说的,但为免误会,提前剧透~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