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八百八十二节 富裕的大宛
    草原上的初冬,开始变得寒冷起来。

    牲畜们都已经被圈养了起来。

    青草日渐减少,许多部族的骑兵,已经西归。

    如今,单于庭所在的地域,已经只有三四万骑兵了。

    剩下的,不是跟着呼揭王去了南池,就是已经西返。

    军臣站在王帐之中,看着刚刚被送到他面前的一副地图以及几个被捆绑着的奴隶,还有一袋金币。

    这些,都是西方的卢候王在深入大宛国后,袭击了一个村落带回来的战利品之一。

    “这些大宛人真是奇怪……”军臣抚摸着一个金币,笑着说道。

    这种金币,与军臣过去所见的所有钱币都不相同。

    金币上雕刻着一个裸露的男性形象他似乎拿着一根棒子状的东西,坐在一个奴隶身上,金币两侧,有着不知名的字母。

    而在金币的反面,则是同样的一个裸体男子,拿着同样的器皿,不过,他这次换了个坐法,似乎是坐在一个奴隶的头上?

    注视着金币上的那个明显头发简短,胡须茂盛的男人,军臣鼻孔哼了一声,然后,他抓起那个袋子里的金币,让它们哗啦啦的掉下来,叮当叮当的响个不停。

    “此♀长♀风♀文♀学,ww◎w.c≥fwx.☆t国黄金很多啊……”军臣笑着说:“正是我大匈奴发财的好地方!”

    “伟大的撑犁孤涂,此国不仅仅黄金多……”一个匈奴贵族弓着身子笑着道:“而且粮食和美酒也有许多,卢候王不过攻破了三四个村落,就抓到了上千的奴隶。其中女奴四五百之多,另外。粮食与美酒,数都不数不清楚。勇士们搬都搬不完,就只好喝掉……结果许多人醉了整整一天一夜……”

    整个大帐之中,许多贵族顿时就不断的咽起了口水。

    黄金,粮食,奴隶,美酒。

    这四样,都是匈奴人向往的。

    许多人甚至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去那个叫大宛的国家好好抢一回了。

    在这长城脚下,跟汉朝人大眼瞪小眼,一无所获的枯燥时间。简直让人无法呼吸!

    “他们的作战能力如何?有多少骑兵?”军臣问道。

    “大单于,以奴才所见,此国,基本都以步军为主,偶有骑兵,战马高大而神俊,如同神马!”那贵族答道:“只是……这作战能力嘛……”

    这个贵族嘿嘿一笑,拿脚踢了踢那几个被五花大绑的战俘,这些战俘立刻就吓得屁滚尿流。嘴里哇啦哇啦的叫着,看上去似乎是在求饶。

    “大单于,这几人,就是那大宛国的贵族官吏!”这贵族笑着道:“看他们这怂样……”

    “卢候王只用了一个冲锋。就将他们率领的数百人全歼,斩首五十余后,剩下的全都投降了……”他大笑着拧起其中一个贵族的头发。那是一头漂亮的卷发,看得出来的。它的主人极为宝爱它,哪怕是身陷囫囵。也对它爱护有加,发丝之间,几乎没有什么灰尘。

    在过去,这头漂亮的卷发,让许多的贵妇着迷,疯狂。

    但如今,它却被匈奴人蛮横的揪着,像摆弄草皮一般。

    “大单于,可知,此人在被俘后,告诉卢候王,求饶说,他的父亲能拿出一百袋金币来赎他!”那贵族拍着这个贵族漂亮的脸颊,哈哈大笑:“不过,卢候王觉得,将他献给先祖,更有价值!”

    “一百袋金币?”军臣瞪大了眼睛,其他匈奴贵族也都不可思议的将眼睛瞪得直直的。

    甚至有人不断的舔着嘴唇。

    “是的,大单于!”那贵族道:“一百袋金币,每一袋都有五十枚!”

    军臣拿起一个金币,在手里掂量了一下。

    这种金币重的很!

    重量几乎是汉朝的铜钱的五倍!

    而黄金比铜钱贵多了,至少要贵一百倍!

    换句话说,就这么一个男人,能值一个汉朝的县城的财富?

    军臣与他的臣子们面面相觑。

    但那个贵族却不打算这么放弃了。

    他拿出一袋钱币,将它摊开在军臣面前说道:“大单于,除了金币,奴才们还找到了这种钱币……”

    这些钱币一暴露在阳光中,立刻就反射出银白色的光泽。

    它们刚刚出现,立刻就吸引了军臣和其他人的全部注意力。

    就连黄金的色泽,也被这种小可爱的光辉所覆盖。

    “这是银币?”军臣不可思议的如获至宝的将这些钱币捧起来,放在手心,如宝贝一般呵护起来。

    白银可比黄金精贵多了!

    尤其是在汉朝,一斤白银价值超过三斤黄金。

    而且汉朝的商人和官员,对白银趋之若虞。

    他们会竭尽所能的搜刮他们所能遇到的一切白银,然后将这些白银制成精美的器皿,作为给自己祖先和神明的供奉。

    “这些银币,在大宛比金币还要多!”那贵族官员揪着那个哭哭啼啼的大宛贵族说道:“奴才问过了此人,此人告诉奴才,若是白银,此人的父亲愿意用他等重的白银来赎!”

    军臣闻言,顿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黄金,白银……

    这大宛居然如此富裕!

    “本单于早就该去抢西边了……”军臣在心里懊悔不已,对自己去年的鲁莽决定深感痛心。

    抢南边,若抢得到的话,当然好了。

    可问题南边从前是个刺猬,如今干脆成了猛虎。

    几十年来的事实,告诉匈奴人,抢南边,得不偿失!

    现在,更是要血本无归,巨亏到底!

    其他贵族也都是一个个呼吸急促,纷纷说道:“大单于,请准许我等返回西部……”

    几乎每一个人都迫不及待的想要去那个叫大宛的国家,好好的抢一回,杀一回,好好的发泄发泄他们在南方的长城脚下的憋屈和怨气了。

    “急什么?”军臣怒斥一声道:“马上就要下雪了,即使我们西返,也来不及出兵了,更何况,汉朝皇帝是个什么态度,本单于尚不知晓,龙城的先祖陵地和神明祭台,绝不容有失,幕南的部族也绝不容有失,等且渠且雕难回来,本单于问清楚之后,再做决定!”

    军臣话音未落,帐外就传来了一个声音:“大单于,出使汉朝的使者且渠且雕难归来了,正在帐外求见!”(未完待续。)

    PS:    大宛人确实是用金币和银币作为货币的,而且,数量极多!

    历史上,李广利打下大宛,汉军士卒,平均每人分到了三斤黄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