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八百七十九节 构想
    朱红色的宫门缓缓打开。

    在两个侍从官的带领下,楼烦王战战兢兢的越过台阶,步入大殿之中,然后,他可能是因为过于紧张的缘故,没有依照侍从们的提醒,而是自作主张,在进入大殿之后,立刻就跪到地上,拜道:“北狄酋长顿首百拜,恭问陛下圣安……”

    刘彻端坐在高高的御座这上,居高临下,注视着这个一进门就紧张的连规矩都忘了,直接在台阶门口就叩首的楼烦王。

    刘彻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实在是,这楼烦王的表现,看似可笑。

    但实则,谁知道他是不是故意这样表现的呢?

    别以为蛮子夷狄,都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前有冒顿、老上,让汉家三代天子吃瘪。

    后有尹稚斜、乌维,能在亡国的浪潮中,力挽狂澜,为匈奴续命。

    便是后世历史上,草原上的雄主、忍者,更是层不出穷。

    尤其是哪个毁灭和断送大唐盛世的安禄山,更是让刘彻记忆犹新。

    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

    所以,听其言不如观其行。

    刘彻站起身来,提着那柄天子剑,额前的琉珠哗啦哗啦的响起来。

    ←长←风←文←学,ww≮w.cf↘wx.≌t    “楼烦王,既臣于朕,可称臣!”刘彻说道:“来人,为楼烦王赐座!”

    “诺!”大鸿胪公孙昆邪恭身一拜,然后就命人取来坐席,将楼烦王请到殿中左侧,跪坐下来。

    趁着这个机会。公孙昆邪悄悄的对楼烦王道:“王既已朝天子,还不立刻献上忠心?”

    楼烦王一愣。马上就醒悟了过来,连忙取出自己早就准备好的王印、鸣镝和马鞭。双手呈着这些东西,跪倒殿中,拜道:“臣本蛮夷之人,幸陛下不弃,收为臣妾,愿献楼烦王王印、鸣镝、马鞭,以楼烦上下九千七百余骑,尽为陛下鹰犬,爪牙……”

    刘彻点点头。让宦官手下楼烦王所献的东西。

    这当然是必然的程序。

    所谓唯名与器不可以假人。

    这楼烦王,从前受命匈奴单于,成为楼烦的首领。

    他的王印、鸣镝和马鞭,都是匈奴单于所赐。

    如今,他归降汉室,怎么可以继续用这些匈奴所赐的东西?

    当然是要刘彻重新赐他一套权力的器物,以此作为楼烦部族,彻底成为汉家鹰犬的标志。

    “卿既降朕,朕便命卿为楼烦候!”刘彻说道:“赐食邑两千一百户。所部骑兵,编为折冲军,朕以卿为折冲都尉,依旧总统全军上下。做朕羽翼……”

    楼烦王闻言大喜,立刻拜道:“臣必万死以谢陛下!”

    他心里其实早已经有所准备了。

    刘氏天子不可能依旧让他保留王号。

    能给一个列侯之爵,已经是邀天之幸了。

    不敢奢求更多!

    这中国天子。依旧让他统帅所部骑兵,这就是真正的意外之喜了。

    他本以为。自己的部曲,就算能保留。估计也会被分散,能统帅个两三千人就不错了。

    能成想,自己能继续统帅所部骑兵?

    不止是中国知道,枪杆子里出政权。

    草原部族更加清楚,马背上出主人的道理。

    骑兵,才是一切的根本。

    刘彻却是在心里冷笑一声。

    本来,刘彻是想过拆散楼烦人,将他们分成几个互不统属的列侯部曲。

    这也是武帝的成功经验。

    历史上,武帝就是通过将归降的匈奴部族,分成好几个大小不一的列侯统帅。

    一方面,让他们无法抱团,力量大大减少,另一方面,则能充分发挥这些降人的积极性。

    想想看,一些以前只是个左大都尉或者当户、骨都侯一类的贵族,一下子,就从自己的前主人那里分走了许多部曲,成为与自己的主子一般的汉室列侯。

    那他们肯定不会去听自己的前主子的话了。

    没有什么人会愿意寄人篱下的。

    只要有机会,谁不想当大佬?

    这也是当年刘邦的故技了刘邦就是靠着这一招立小弟跟大佬争权,将秦末义军里庞大的越人义军势力给拆成了零件。

    曾经庞大的越人势力,土崩瓦解,变成了四个互相敌对的王国。

    更因此使得越人失去了共主,变成了无头苍蝇。

    但刘彻经过考虑后,决定暂时先放弃这个成功的政策。

    这既是有现实的考虑。

    刘彻需要一个招牌,对匈奴的招牌,来千金买马骨。

    既接着厚待楼烦王,告诉其他匈奴部族:哥打过来的时候,降者重赏,抵抗者杀全家!

    同时,也是存着做实验的想法。

    刘彻想看看,游牧民族能否在经济上与农耕民族进行互补。

    搞搞类似后世的游牧民族定居计划。

    让他们不再逐水草而居,而是,在指定的地点进行放牧和生活。

    然后,用他们放牧产出的牛羊和马匹以及各种皮毛,换取粮食物资。

    这很重要!

    一旦这个实验被证明成功。

    那么,未来,刘彻就可以在河套,在河西,甚至整个大草原推广。

    配合改造其信仰以及类八旗制度,尝试将草原狼驯化。

    讲道理的话,只要能证明游牧民族可以在某地定居,依靠春夏放牧,秋冬积蓄,从而不再逐水草而居。

    那么,他们就不再由威胁了。

    你想啊,在以前,草原上的游牧民族对中原王朝,最大的优势,并不是他们是骑兵。

    在事实上,中国王朝崛起后,用骑步兵吊打整个草原。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但草原的问题是打败他们简单,而控制他们困难。

    这个难点就在于人家居无定所。中原王朝基本无法监控他们的行为。

    而他们一旦定居了。

    就会形成城市,形成村落。形成聚集点。

    就像中国后世一般,变成省市县。

    定居生活的游牧民族还会有危险吗?

    答案是没有了!

    只要他们定居下来,就会被中国的王朝所统治。

    刘彻可以委派官员,可以建立亭里,甚至修建直道。

    这样,用不了十年,定居点的游牧部族,就会成为中国人。

    无他,一是定居后。可以洗脑,可以宣传,将底层牧民洗成中国人,让他们从向自己的主人效忠,转而变成为大汉王朝效忠。

    他们过去需要承担无比沉重的负担,甚至除了每日主人赏赐的食物,他们没有任何财产。

    但,现在,刘彻慷慨的准许他们拥有自己的财产甚至人身自由。

    这样底层牧民就不会有想要叛乱的心。

    讲道理的话。全球民族,都是这样的。

    但凡能活命,谁愿意去打仗,跟人争个你死我活?

    至于那些贵族。也会获得比他们之前更好的生活和环境以及待遇。

    靠着放牧,苦哈哈的看天吃饭。

    那里有坐地剥削和抽成来的爽?

    就像现在的濊人,沧海君金信不就死都不愿意回到过去了吗?

    他现在不就成为了一个死忠脑残的诸夏民族主义者。天天口头禅就是:吾乃青阳氏之后,生来贵胄!

    这货甚至连韩王萁准都不放在眼里。

    濊人之所以如此老实。

    刘彻很清楚。根本不是大臣奏疏里说的‘陛下嘉大惠,泽被苍生。沧海君感恩而拜,沐德而臣’。

    事实的真相是濊人脚边,有着一个几乎永不枯竭的宝库。

    每年夏季,大马哈鱼的洄游,创造了无数的经济效应。

    之前濊人挨饿,是因为他们只能靠着简单的工具徒手捕鱼。

    但汉军来了之后,用围网、拖网,教大马哈鱼做鱼。

    去年一年,捕获量高达二十万石之多。

    折算为后世的数字是接近五千吨的鲜鱼。

    哪怕是其中大部分都晒成了鱼干,但边角料和剩下的鱼获,做成工资发给帮忙晒鱼的濊人,也足够让他们吃饱喝足。

    更何况,怀化的淘金潮,带动了当地的经济发展以及与中国内地的经济交流。

    大量的财富瞬间涌入涌出。

    濊人的贵族,便是个白痴,只要坐地收钱,也能过上小康生活。

    随便一个小贵族的日子,现在都可能要比以前的金信这个濊人共主的日子还要爽。

    这些家伙就像后世****暴富的煤老板一样,整天陶醉于纸醉金迷之中,那里还有心思去想其他事情?

    而下层濊人,一方面现在最起码能吃饱肚子,而且,有女儿的人家,基本都找了个汉人女婿,小日子过的挺滋润,滋润不会去想其他事情。

    而其他没有女儿或者汉人女婿的家庭,只要不懒,基本上都能找到事情做。

    当地就业率不是百分之百,而是百分之两百!

    连倭奴都能找到工作!

    连倭奴都能供不应求!

    所以说啊,当年商汤祭天,祷告上苍,训诫后代子孙说:四海穷困,天禄永终。

    确实是至理名言。

    不管什么人,哪怕是黑叔叔,只要吃饱了,就不会闹事。

    但,刘彻知道,濊人只是特例。

    谁叫人家那地方物产丰沛,而且地广人稀呢!

    但草原上就不同了。

    除了牲畜和绿草,茫茫大草原,少有天堂。

    连匈奴的单于庭都需要四季追随雨水而动,其他部族的日子,就更不用想了。

    历史告诉刘彻,大凡草原部族南侵,除了少数时候,其他多数时间,都是因为他们被灾难袭击,活不下去了,于是就互相攻伐,兼并,然后诞生一个霸主,这个霸主再带着他们,像蝗虫一样抢掠。

    然而,一旦他们定居之后,其腐化速度和战斗力下降的速度,肯定让人瞠目结舌。

    而想要让游牧民族定居下来。

    刘彻要解决两个难题。

    第一个是他们的牲畜的饲料来源问题。

    这一点,刘彻可以通过大量建造青储窖和发展苜蓿草种植来做解决。

    实在不行,最多扩大其部族的领地范围嘛。

    反正草原这么大,有着足够的生活空间,来安置那不过几百万的人口。

    反正百年之内,以辽阔的大草原的的空间来看,足以安置这些人和他们的后代了。

    至于百年后?

    中国应该已经能看到蒸汽机在轰鸣,铁甲滚滚了。

    那个时候,草原民族永远无法威胁中国的文明了。

    但另外一个问题,则需要实践和摸索来解决了。

    那就是,他们的生活问题。

    人家养的牲畜,总要卖掉,才能产生收益吧。

    人家不可能只靠吃奶制品就活下去的。

    没有维生素,没有微量元素和其他营养物质的摄入,他们迟早药丸。

    但,刘彻不是圣母,更不是圣人。

    中国的商人和统治阶级就更可怕了。

    有钱不赚王八蛋。

    只要能赚钱,别说坑蒙拐骗了,就是投毒卖假药,也是眼睛都不眨一下。

    更何况,刘彻准备慢慢释放资本主义这头怪兽。

    而这头怪兽,可是要吃人的!

    甚至于,草原上的游牧民族,就是刘彻为这头怪兽准备的第一道点心,正餐则是三哥家勤劳勇敢善良的人民。

    刘彻寄希望于这头怪兽能够吃饱以后,不来祸害他的国家和人民。

    然后用一千万甚至更多人的死亡,让这头怪兽能成长到打领带的阶段。

    但这是以后的事情了。

    甚至是刘彻死后的事情了。

    现在,尤其是最近二三十年,刘彻需要让人尝到甜头。

    不管是草原还是中国的贵族士大夫们,他们必须在这个过程中尝到甜头,然后自动自觉的成为新兴资产阶级的一员。

    唯有如此,才能让资本主义的萌芽,真正在中国生根发芽!

    反正,刘彻无法想象,一个没有与权贵结合,拥有广泛认可的资本主义能在中国生根发芽。

    反之,只要能与权贵的利益结合起来,获得广泛支持,形成一个全新的利益阶级。

    那么,资本主义的发芽和茁壮成长,是几乎不用去想的事情!

    就像数百年前,春秋战国之交,当地主阶级兴起,而且得到了列国贵族和王族支持后。

    周礼、周制,井田制以及奴隶制,一起被扫到了的历史的垃圾堆。

    为了发展和壮大自己,法家甚至喊出了‘刑无等级’的口号,而黄老派也发明了‘无为而治’‘法无禁止则不纠’的思想。

    正是因为,刘彻看到了春秋战国的历史演变,也看到了后世的历史发展过程,尤其是那个名为图朝的时代的崛起过程。

    因此,刘彻深深知道和明白。

    在中国,口号啊理论啊什么的,都是虚的。

    只有好处和利益,恒久存在。(未完待续。)

    PS:    推荐一本好书《摄政大明》

    相信,大家应该都会喜欢的。

    虫子一直是个很有才华的作者。

    讲真,他写的朝堂很精彩,大家感兴趣的话,去看看吧~相信应该不会失望!

    另外推荐一本《大明文魁》

    我深以为,这是明季中期文官流非常有感觉的一本书。

    只是貌似一直不温不火。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