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八百七十六节 战俘的问题
    “那折兰王跟白羊王,现在情况如何?”刘彻将安北都护府的话题搁下,转而问起了被俘虏的那两个匈奴部族的首领的情况。

    虽然说,这折兰王与白羊王的大略情况,包括义纵在内的许多汉将,都已经通过一封封奏疏,将具体情况对刘彻做了报告。

    然而,文字,尤其是汉室的奏疏,在很多时候,都不会太仔细。

    是以,刘彻也只知道,被俘的这些匈奴贵族,目前情绪稳定,能认清自己被俘虏的现实。

    义纵闻言,在心里想了想,然后答道:“回禀陛下,折兰王与白羊王,现在,如臣之一犬而已……”

    “嗯?”刘彻问道:“恭顺到什么程度?”

    “如越王勾践之臣吴王夫差……”义纵答道。

    刘彻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越王勾践,当年为夫差所败。

    除了卧薪尝胆之外,干的最多的事情,就是无下限跪舔夫差。

    送钱送妹子,这些都是常事。

    据史书记载,勾践为了麻痹夫差,甚至曾经舔翔喝尿……

    真真是忍到了人类所能承受的极限。

    义纵的意思,很显然是非常直白的告诉刘彻:这些人,一个也不可信。

    “匈奴单于,月前曾遣使来与朕会商,赎回折兰、白羊之事……”刘彻没有去问义纵为何认为这被俘的折兰王与白羊王是‘勾践’的细节,他转而开始提及匈奴单于庭的举动:“朕大略已经答应了,军中将佐,或有不宁者,卿去安抚,不可使将佐心生不满……”

    于刘彻来说。

    他既然能打败一次匈奴,也肯定能打败两次。

    自古以来,每当中国王朝崛起,开始吊打草原民族后,只要这个王朝不内讧不衰落。

    草原的游牧民族。在这个王朝面前,无论怎么挣扎,都将一败涂地。

    匈奴虽然稍稍特殊了一些,在历史上。曾经激烈抗争和反抗过这样的命运,也给两汉造成了许多困扰。

    但结果,却是注定的。

    王师北上,吊打一切。

    哪怕是元成之际,也有陈汤。万里远征,帅师伐国,取单于之首,震慑天下。

    何况,如今的汉室,正走在正确的崛起和强盛道路之上。

    汉与匈奴在各方面的差距,每天都在拉大。

    旁的不说,只要汉室能消化掉这次的战争红利。

    下一次,汉军出塞,必然是直捣黄龙。踏破贺兰山缺,问罪于单于了。

    在这样的局势下,区区几个俘虏,已然无足轻重。

    更别说,这些俘虏能换回过去数十年,那些被匈奴掳走的同胞了。

    但刘彻还是有些担心,军队里的极端鹰派闹事,所以,让义纵去安抚。

    这军队的思想政治工作,尤其是队率以上军官的思想工作。刘彻从来,都是最为重视的。

    因为汉军实际上,就是由一个个队率组成的。

    控制了队率的思想,笼络了队率。刘彻就能将枪杆子牢牢抓在自己手里,不怕任何人架空。

    所谓武苑制度,御史军法官制度,都是基于这个设想而延伸开来的。

    “至于折兰王与白羊王,是勾践也好,忠犬也罢。与朕无干……”刘彻冷笑着说:“要烦也是军臣去烦恼……”

    白羊王与折兰王以及其他被俘虏的匈奴贵族释放回去。

    对刘彻来说,不仅仅能够换回那些被掳走的子民。

    同时也是给匈奴人添堵的好事情。

    无论他们回到匈奴后,是想要卧薪尝胆,再来一战,还是灰心丧气,借酒消愁,对刘彻的汉室都是极好的。

    前者,会让他们在匈奴内部上跳下蹿,搅乱局势,影响判断。

    甚至可能造成内乱。

    想想看,一群整天‘耻于马邑之败’,发誓要血洗耻辱的贵族,强拉着单于庭要回头。

    而单于庭,目前几乎已经确定西进政策。

    很可能当这些人回到匈奴的时候,匈奴大军已经西征。

    到那个时候……

    单于庭的好戏,恐怕要上演个不停。

    历来,一个内部意见无法统一的政权,都会陷入无限内耗。

    在人类历史上,还从未有过任何国家和民族,能在强敌在侧之时,在内讧之中,还能有所作为的。

    要是后者,那就更好了。

    送一批米虫给匈奴人,消耗他们的国力,顺便借他们的嘴巴,宣扬汉家王师的威猛和强大,如此,未来或许能不战而屈人之兵,瓦解许多本来可能的抵抗。

    毕竟,游牧民族有奶就是娘,遇到强敌,膝盖就会软的特征,自古有之——对多数草原上的部族来说,他们压根没有国族和民族认知与意识,对他们来说,反正,给东胡人当奴隶和鹰犬,跟给匈奴人当奴隶和鹰犬,没有区别。同样,给汉朝当臣妾和鹰犬,也没有区别。

    他们就是典型的墙头草。

    “被俘虏的匈奴士兵,可都安置好了?”刘彻跳过折兰王跟白羊王的话题,转而问起那些被俘士兵和下层贵族的情况:“他们的态度与想法怎样?”

    “回禀陛下,此辈倒是老实得很……”义纵想起了自己的弟子,田建身边的那个匈奴贵族,就忍不住在嘴角露出笑容。

    在马邑之战之前,讲老实话,义纵也一直以为,匈奴人与汉人一般,大抵都是些充满了血气方刚,忠贞不屈,誓死不降的人。

    甚至,可能匈奴人比汉人在这个方面还要强一些。

    蛮子嘛,四肢发达,头脑简单,认死理!

    但义纵没想到的是——他们确实认死理。

    但他们认的是比中国还要**裸的成王败寇的死理。

    胜利者理所应当的获得一切对失败者的处置权。

    匈奴人在被俘和投降后,哪怕是那些过去认为凶残暴虐无比的折兰人,也马上变得比小猫还乖顺。

    他们尽其所有,用尽了一切办法,对汉军上下做出了最**裸和最彻底的臣服姿态。

    像是细柳营缴获的那些牲畜战马,现在,多数就是这些俘虏在帮忙放牧和照看。

    他们工作态度认真无比。而且一丝不苟。

    让义纵和汉军上下,都看得目瞪口呆,甚至无法相信,这些人就是曾经用血腥和恐怖。震慑着整个世界的折兰、白羊骑兵。

    还好,楼烦王等归义贵族,解开了义纵的困惑。

    按照楼烦王的说法是:草原自古无常主,引弓之民,今日为东胡。明日为月氏,后日做匈奴,奚为常态,故引弓之民,战败受俘,皆争先恐后,为新主之奴婢,以免杀戮诛绝而已。

    且引弓之族,所惧者,无主也。无主之人,如秋日之草芥,活不过冬天!

    简单的来说,被俘的匈奴各部降卒和贵族,拼命给汉军干活,积极奉献,只是为了给新主子表态,同时,他们也在寻找一个新的主人。

    对游牧民族来说,没有主人。是这个世界上最恐怖的事情。

    哪怕是草原上的羌人、小月氏人和丁零人这样地位低下,不成群体的游荡部族,也会千方百计的给自己找个主人。

    因为没有主人,就意味着死亡和灭绝。

    但汉军体制与匈奴体制完全不同。

    在匈奴。战胜者的士卒,立刻就会瓜分俘虏和掠走的人口。

    而汉军,对俘虏的匈奴部族士卒,一般都是解除武装,集中看押和管理,等待长安的处置命令。

    这让被俘的匈奴人。人心惶惶。

    没有主人来认领他们,他们就无法确定自己的命运,时刻都生活在恐惧之中。

    于是,他们立刻形成了一个共识——我们必须给自己找到一个主人!

    在草原上,战败的俘虏,找主人的方法很简单。

    那就是拼命对自己的新主子表现自己。

    就像动物们发情的时候一样,那些雄性会使劲一切手段和方法,在雌性面前显示自己的花冠、肌肉和个头。

    而匈奴人不懂农耕,只会放牧。

    于是,他们就拼命的帮着汉军照料和管理牲畜,而且用尽一切办法,企图将他们:主人,我很有用的这样的信息传递给汉人。

    寄希望,能有一个汉朝的贵族,走到他们面前说:好奴隶,就是你了,跟我回家吧!

    但可惜,汉室的体制决定了,一切权力归于天子。

    赏罚礼乐征伐,皆自天子出。

    没有天子命令,这些俘虏,就永远是俘虏。

    义纵将楼烦王的话,以及自己的理解和看法、所见所闻,尽量用通俗的话语告诉刘彻,然后问道:“陛下,这些俘虏应该如何处置?”

    刘彻听完,点点头。

    对匈奴人或者说,草原上的游牧民族的认知,其实他也有所了解了。

    三年前,夏胭脂带着几千奴婢陪嫁来到汉室,这些奴婢的表现,就已经告诉了刘彻,游牧民族是一个怎样的群体。

    他们生活在茫茫大草原上,靠着放牧维生。

    他们每天的主食是奶酪等各种奶制品。

    这种饮食结构,使得游牧民族演化出了粗矮的身体和强壮的四肢。

    也使得他们的文化和信仰充满了原始的野蛮。

    但在同时,奶制品虽然有丰富的蛋白质,但却缺乏足够的维生素以及各种微量元素。

    这直接导致了游牧民族的个体,普遍寿命不长,而且容易蛊患各种疾病。

    所以,来自中国的茶叶,才会在草原上那么受欢迎。

    因为茶叶与奶同煮,加上盐和油,以及一把炒米可以补充他们缺乏的维生素以及其他微量元素,平衡他们的电解质。

    这种不同于农耕民族的生存状况,导致了千百万年以来,游牧民族渐渐形成了臣服强者和需要主人这两个特征。

    臣服强者,是为了自己部族和自己本身的生存延续需要。

    需要主人,则是因为,在草原上,个体脆弱而危险,根本无法生存。

    没有群体的庇护,单个个体的人类,甚至无法在草原上活过一年!

    疾病、猛兽和其他人类的攻击,随时可能让人丧命。

    几千上万年下来,这两个概念,深深的烙进了每一个游牧之民的骨髓中,并代代相传。

    在他们的信念中,没有主人,就如同中国没有祖先一样的可怕而恐怖。

    在中国,没有祖先的人,意味着他没有过去,非常悲哀。

    而在草原上,没有主人,则意味着他没有未来,更加悲哀。

    当年夏胭脂陪嫁而来的奴婢,为什么那么乖巧和听话?

    因为刘彻曾经带着夏胭脂,在他们面前出现过,并且承认和认可了,自己是他们的主人的身份。

    于是,他们瞬间获得了莫大的满足和安慰……

    可能这么形容有些过。

    但事实,却确实如此。

    特别是现在,那些战败的折兰和白羊以及匈奴本部的骑兵俘虏们。

    他们内心的惶恐和不安,恐怕就跟一个中国士大夫,被人告知他家祖坟和祠堂被人拆了一样。

    他们处于紧张和恐惧之中。

    讲道理的话,其实,汉室并没有安置和处置这么多匈奴俘虏的经验,一时半会,朝野之间,也拿不出什么具体措施来。

    毕竟,这可是接近两万的战俘!

    虽然有人曾经提议,干脆杀光得了。

    但,此人还没说完就被群臣喷了回去。

    刘彻也不会同意杀俘这样的蠢事!

    诸夏民族,从远古走到今天,早已经脱离了愚昧和野蛮,拥抱文明。

    在战场上,两军交战,杀人不可避免,甚至,我军杀的敌人越多越好。

    但敌人既然已经投降,再去杀俘,那除了显得自己的自卑和无能外,没有其他任何用处。

    况且,白起坑杀长平战俘,项羽火烧关中,都已经用血的教训告诉汉人——杀俘不降,而且获罪于天。

    好在,刘彻是个开挂的穿越者。

    穿越者最大的作用,不是他比其他人更聪明,想的更多,而是他知道其他人所不知道的许多事情。

    譬如,对战俘的处置和归降的匈奴人的安排。

    武帝朝四十余年的经验,已经足够让刘彻明白,自己应该怎么去做了。

    要知道,武帝曾经处置和安置的匈奴战俘、归顺者和降臣,可不是一个两个,一千两千,一万两万。

    整个武帝朝,总计利用和征服的游牧部族总人数,几乎超过百万!

    这些经验和教训,此刻都在刘彻脑海中,使他知道,应该如何应对当下的问题。(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