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八百七十三节 脑洞
    刘彻翻着奏折,一边看,一边心疼着自己的小金库。

    没有错,此番的赏赐开支,依然是走少府的帐。

    国库那边,周亚夫是两手一摊,一个子也不肯出的。

    这也怪不得他!

    谁叫刘彻现在太富了呢!

    旁的不说,单单去年,少府衙门在盐铁转卖这个买卖上,就赚了最少二十万万钱!虽然回收旧钱接近十万万,但也依旧是赚的盘满钵满。

    这还只是盐铁衙门现在只覆盖了全国的主要城市的成绩。

    若日后等到盐铁衙门把办事处开满天下,深入每一个县乡之后。

    这每年的利润,只能用恐怖两个字来形容!

    除此之外,最大的进项,就是定向,哦不,反腐倡廉。

    仅仅只是济南王的倒塌,就给刘彻的私人小金库充值超过五万金

    其他大大小小的贪官污吏,也未刘彻的小金库,充值了接近这个数字的财富。

    换句话说,仅仅是反腐倡廉,刘彻就从贪官污吏与宗室蛀虫那里回收了超过十万万钱的财富。

    这笔财富,已经足够维持汉军再打三场马邑这样规模的战争了。(当然不能计算赏赐)

    “钱∷∴长∷∴风∷∴文∷∴学,w↙ww.c⊙fwx.n¤et啊,你真是个王八蛋……”刘彻在心里感慨着:“没有你,寸步难行啊……”

    一场马邑之战,让刘彻充分明白了,战争的开销究竟有多大,究竟能对社会经济造成多大影响。

    这么说吧,假如刘彻没有在之前四年。想尽办法,不要脸皮。到处捞钱。

    此刻,汉室财政就要因为马邑大战的胜利的开销而宣告破产。

    这个事实。现在就通过奏疏里的文字和数字,清楚无比的摆在了刘彻眼前。

    马邑之战,在作战过程中,汉家动员了超过五万的野战作战兵力,以及五倍于此的民夫壮丁。

    为了维持马邑之战,每天,汉室都要消耗超过一百万的钱财。

    这还仅仅是花钱,不包括哪些被彻底搬空官仓物资。

    也不包括抽掉的民夫壮丁造成的损失。

    更不包括,士卒们的军饷和津贴。

    若把这些都算上。折成现金的话。

    刘彻毫不怀疑,自己的小金库起码要用掉一半至少四五十万万的财富,在不过两三个月中蒸发。

    若再算上赏赐和抚恤的开支……

    刘彻整个人都要思密达了。

    辛亏,这是封建社会。

    壮丁和民夫,都是免费劳动力。

    幸亏,中国是一个大一统中央集权的帝国,所以,那些官仓里的物资,不要刘彻掏钱。

    “朕得继续赚钱啊……”刘彻放下这些奏疏。叹息着。

    维持一个国家,很不容易。

    这个家,远没有想象中那么好当。

    现在,刘彻就面临着。要从其他地方收购粮食和其他物资,去填补被搬空的北方官仓了。

    而且,这个事情。还不能急着来。

    最少也需要两年时间,按月补充。

    不然的话。这样的大宗政府采购,恐怕会喂饱很多官商。

    他另外还需要解决的一个问题就是。这么多赏赐发下去了。

    万一将士们学明清的地主老财,把它们都存在自己家的地窖里。

    那该怎么办?

    财富假如被存起来,而不是流通起来,肯定会造成通胀紧缩。

    道理很简单,一笔超过十万万的现金,淡出流通市场。

    社会就会出现钱荒。

    而在另外一个方面,刘彻还得担心,万一大家都把钱花出去了怎么办?

    在短时间内,一个超过十万万钱的超级大单,砸到市场上,尤其是北方的市场上,其破坏威力,将是核弹级别!

    所以,这个度要把握好。

    既不能让大家伙都把钱存起来,也不能让他们一下子花的太爽。

    这两种情况,无论出现哪一种,都不是现在的封建社会能搞定的。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士兵们把钱都存起来的可能性最高。

    因为,道理很简单。

    刘彻除了给钱,还给土地、房子、牲畜、工具。

    为士兵们提供一条龙服务。

    黑心老板为了自己的财政健康,毫不犹豫的用了行政手段,将大部分士兵的消费欲望,全部释放一空。

    对一般的百姓来说,有了土地、房子,牲畜跟农具,基本上也就没有别的花钱的地方了。

    这就意味着,他们会跟他们的先祖和子孙一样,把钱存起来。

    中国人自古就有储蓄意识。

    无论什么时候,存钱,都是正确的选择。

    然而,假如这些钱,进了百姓口袋,就不出来了,变成死钱了。

    刘彻恐怕就要泪流满面了。

    五铢钱的流通盘子本来就小,再没有了这笔钱。

    用新钱取代旧钱,然后进行金本位改革的步伐,起码要缓上三年!

    而且还会造成通胀紧缩。

    “朕得想个法子,让士兵们消费……”刘彻托着腮帮子,想了起来。

    忽然,他脑洞一开,将视线转移到了西南夷和南越。

    “王道,去将南越国上个月的奏疏还有蜀郡的奏疏拿来……”刘彻吩咐着。

    不多时,那两份奏疏就出现在刘彻面前。

    刘彻将这两份奏疏拿来,仔细阅读,然后露出微笑:“这个主意不错,这个法子不错,确实是个刺激消费,提振士气的好法子!”

    对中国人,尤其是中国男人来说。

    这个世界上,什么东西最重要?

    排名前两名的,毫无疑问就是土地跟妹子。

    倘若要在其中选择一个的话。那自然是妹子要好一些。

    尤其是当你温饱不缺之时。

    饱暖思****嘛……

    高质量的妹子,刘彻没办法给他们弄。

    但一般的妹子嘛……

    “去将宋子侯许九传召入宫……”刘彻吩咐下去。

    马邑之战后。西南夷那边,刘彻暂时没精力去弄了。

    当前要务还是要休养生息。积蓄国力和军力。

    但,这并不意味着,汉家就要无所作为了。

    僰人不是最擅长调、教高质量的僰奴吗?

    刘彻觉得,他们不应该只专注高端产品。

    这中低端的市场也大有可为嘛!

    就像后世的菲佣,有月薪几万几十万的,也要有月薪几千几百的嘛,要让普罗大众也可以消费嘛。

    这样有助于僰国的品牌树立和发展。

    “还有,季心若到了长安,立刻让他来见朕……”刘彻接着又道。

    季心不是将老巢搬去邯郸了吗?

    邯郸歌姬。驰名两汉,天下无双。

    但……

    他们为何老喜欢用中国女子呢?

    外面的世界这么大,应该多出去走走嘛!

    以季心为首的有活力的社会组织,应该起到带头的榜样作用,带领邯郸的歌姬产业,走向世界。南越国的交趾郡和日南郡的丛林里,就有很多野人部族,这些都是很不错的歌姬来源嘛。

    顺便,还可以通过与南越的合作。加强文化交流和沟通。

    刘彻确信,只有利益一致,让南越百姓,尤其是上层的贵族和官员。尝到自己是中国人的甜头,他们才会真心诚意的拥护中国的统治。

    还有比一起抓奴隶发财,更能联系加深彼此感情的事情吗?

    更重要的是。季心是楚人,他对越人比较了解。

    反正。刘彻已经决定了,在本月的朔望朝时。进一步挤压和打击蓄中国奴仆的行为。

    有汉使户口本的奴仆的算赋,将再次飙升。

    从原先的五算,至少增加一倍,到十算。

    同时,加大对无业游民和贫民的移民速度。

    重点打击丐帮的业务。

    学习****曾经的收容遣散制度,将所有的丐帮成员,统统管制起来,然后强制迁徙去怀化,去参加屯垦团。

    用军队的刀子和鞭子,强制他们劳动,自力更生。

    这样想着,刘彻就笑了起来。

    “这下就不怕士兵们不消费了……”

    刘彻相信,只要有妹子,为了妹子,汉军士兵和他们的家庭,肯定愿意消费的!

    至少光棍们会很乐意。

    即使那些有家室的下层士兵,也肯定不会拒绝自己多一个暖床的对象。

    而将西南夷和交趾的猴子部族的妹子统统抓到中国,给中国士兵当妻子或者滕妾后。

    这些地方,自然是可以兵不血刃就得到解决。

    没有了妹子,猴子当然会灭绝。

    怀化的薄世跟护濊军不就是这么玩的吗?

    虽然他们做的很斯文,也很体面,但终究,最终目的,就是消灭包括濊人、真番和三韩在内的民族,将他们,尤其是他们的下一代,全部变成诸夏,让他们的女子,尽可能的与汉人通婚,生下诸夏的子孙。

    所以啊,大棒兴国,后、宫救国,种马融合,才是王道!

    只是,这个事情,不能由政府出面组织。

    得披个马甲。

    再怎么说,汉家也是自诩‘王道之国’,刘彻也是自号‘仁圣之君’的。

    这吃相还是讲的。

    像贩奴啊或者捕奴这样的脏事情,应该由民间去做。

    甚至让别人去做。

    这样,就能将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了。

    “让季心靠个婚姻介绍所得了……”刘彻在心里想着,连名字,刘彻都给季心跟许九想好了。

    一个叫世纪佳缘,一个叫百合。

    破费特!

    这脑洞一开,刘彻根本就停不下来。

    他将注意力从消费问题上移开。

    他抬起头,看着墙壁上挂着的地图。

    马邑之战胜利后,刘彻一直在思考一个事情:怎么控制草原?

    毫无疑问,草原上,绝大部分地区,根本不适合农耕。

    即使适合农耕的河套地区和河西走廊,刘彻也不会大规模屯垦。

    道理非常简单。

    哪里是黄河的上游,华夏民族的母亲河的源头。

    后世的黄河为何浑浊不堪?

    不就是上游水土流失严重吗?

    要知道,现在的黄河水可是非常清澈的!

    此刻,河套和河西走廊,植被丰盛,水草丰饶。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受此影响,黄河虽然汹涌,但水质清澈,而且,威胁并不是很大。

    若是河套和河西,因为植被被破坏,导致水土流失,黄河泥沙越来越多。

    然后,这样的生态问题,又产生连锁反应,导致土地荒漠化。

    那刘彻的罪过就大了!

    想想看,从战国开始,关中的三秦大地就是诸夏粮仓,天府之国。

    可从唐朝以后,关中残破。

    到了后世,沙漠化甚至威胁到了榆林,古老的三秦大地,成为了穷山沟。

    宗周的发源地,秦帝国的家乡,汉家的核心,变成了一个到处都是光秃秃的地方。

    这个锅,刘彻背不起,也不敢背。

    但问题又来了。

    既然不能大规模屯垦,汉室占了这些地方有毛用?

    “朕要做一个实验才行了……”刘彻在心里计划着:“就拿楼烦人来做这个实验好了……”

    正是因为这个脑洞有些大,刘彻拿不定主意,所以只好拿新归顺的楼烦人做实验。

    这样,即使失败,也没关系。

    不过是楼烦人吃点亏,刘彻赔点钱而已,除此之外,对汉家并无什么损失。

    正这样想着,殿外,有宦官唱诺:“骠骑将军觐见陛下!”

    刘彻连忙临襟正坐,保持好自己的天子形象。

    这很重要。

    尤其是在对义纵的问题上,尤其重要。

    自古外戚,都容易出问题。

    也就武帝命好,前期出了个卫青,温厚君子,老实人,皇帝让他干啥就干啥,从无怨言,也服从命令。

    而之后的霍去病,虽然年少轻狂,意气风发,什么事情都敢管,什么话都敢说。

    他甚至直接插手储君人选,利用自己的身份和地位,迫使武帝的三个儿子全部出京,为刘据的太子地位稳固打下坚实基础。

    但,霍去病却偏偏是武帝的脑残粉。

    而且,除了打仗外,他对政治兴趣不大。

    即使插手储君之事,也是因为实在看不下去了。

    纯粹是因为要避免他在前方打的正嗨,结果后院失火之事。

    但,整个汉室历史上,也就只有这么两个老实可靠还能打的外戚。

    而且,当霍去病卫青先后去世,卫霍外戚集团也立刻变色。

    李陵的下场,其实就是卫霍外戚集团角力和斗争的结果。

    不然,不可能发生路博德这个霍去病的亲信,忽然之间‘老朽’‘怯敌’眼睁睁看着李陵踏入死地,见死不救的事情。

    也不可能有巫蛊之事了。

    有着这个前车之鉴,哪怕刘彻相信义纵。

    但他却不敢相信义纵身边的人。

    谁没有几个亲友党,拖油瓶呢?

    为了避免让义纵最终悲剧,刘彻觉得,开始就摆正君臣姿态,是最好的办法。(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