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八百七十一节 觐见(1)
    未央宫中,同样是喜气洋洋。

    归来的骠骑将军义纵,穿着一身戎服,腰间系着佩剑,特意留出来的浅浅的胡须,别在嘴唇上,好让他显得稍微成熟一些。

    在他身后,一个小小的拖油瓶,左顾右盼,打量着这汉家的巍巍宫廷。

    “老师,传说陛下双目如炬,动合鬼神,脚履阴阳,是不是真的?”田建悄悄的找了个机会,拉了拉义纵的衣袖,低声问道。

    他实在太紧张了。

    未央宫,这是他过去做梦都不敢想的地方。

    如今,自己却身临其境。

    而马上就要面见那位传说中的圣天子,田建更是连手脚都有些颤抖。

    实在是,他过去两三个月,一直都在军营里,与他来往和相处的,基本都是军人。

    马邑之战大胜,封赏如尿崩。

    一个又一个立功士卒,军官,纷纷被提拔。

    便是普通的士卒,甚至军中杂役,都能拿到赏钱。

    在胜利、厚赏以及提拔的三重冲击下。

    几乎所有参战的士卒,立刻就全部都成了当今的脑残粉。

    在军人眼里,能让自己打胜仗,还不克扣自己赏钱的皇帝,当然是圣天子,五百年不出的圣人了。

    在他们嘴里,当今,已然成为了十全十美,无所不能,至高无上的神圣天子。

    在这样的圈子里,莫说是田建只是一个三观都还不稳固的少年郎。

    便是已有牢固信念的成年人,也很难不被洗脑。

    “别害怕。陛下是一个很和善的人……”义纵提了提腰间刚刚到手的官印,笑着道:“等一下。面圣之时,不要紧张。陛下问什么,你就照实回答好了……”

    马邑之战结束后,义纵就正式将田建收入自己的门下,当成入室弟子了。

    原因很简单。

    其一,通过观察,义纵确信这个忠臣义士之后,思维跟逻辑能力,远超同龄人,尤其是在数学⑧⑧,方面。有着超人的天赋。

    这个今年不过十二三岁的少年郎,在去年之前,从未接触过任何高深的数学理论。

    所学的也就是《仓颉篇》《急就篇》这样的启蒙课本,最多稍稍涉猎了一些春秋和尚书的残章。

    但,从两个月前,他开始学习《九章算术》开始,他的数学能力就彰显出来。

    在两个月内,他就基本掌握和学会了所有《九章算术》记载的全部算术公式,并且能运用起来。

    虽然这似乎有着天子所创造的012345……这样的汉数数字的关系。

    但这依然足够惊人!

    堪称神童。即使是古代的甘罗,恐怕也不过如此。

    虽然目前还不清楚,他在兵事之上,是否有着同样的天赋。

    但。这已经足够证明,此子是可造之材。

    当今天子轻文学而重算术,轻虚重实。

    兰台之中。除了一个司马相如,是以文学侍君外。余者,连一个专门的文人也没有。

    多数的尚书郎。不管愿意还是不愿意,都必须乖乖的回家去啃那些算术著作。

    无论是先秦时代的古籍,还是近代以来的著述。

    都必须读仔细了,学认真了。

    不然,天子丢个任务下来,没完成的,会被认为‘没有能力’,然后从哪来回哪去。

    如今,数学学的好,前途必然光明!

    一个简单的例子——考举的题目里,十道中,最少有五道是算术题,剩下的也都会或多或少的与算术有关。

    这直接导致,诸子百家全部重视数学。

    有着这样的数学天赋的弟子,收到门下,最起码不会丢人。

    其二,则是最重要的原因——此子已入陛下之眼。

    在义纵奏报上武州塞的义士事迹后,天子就特意下诏,要求他将这个忠臣义士之后,带来长安了。

    义纵当然不傻了。

    立刻就知道,自己要配合天子。

    收此子入门,就是对天子的最好的配合。

    借着这个举动,汉家君臣,就可以用实际行动告诉天下人——忠臣义士,不会毫无回报。

    小田建却不知道自己的恩师心里的想法。

    他依旧紧张非常。

    但好在,他的紧张感,很快就被一个忽如其来的小孩子给冲散了。

    只见,在前方不远处的阁廊内,一个穿着明黄色的小肚兜,光着屁股的小男孩,他光着小脚丫子,咿咿呀呀的在走廊上欢快的奔跑着。

    他的身后,一堆的宦官侍女,像伺候祖宗一样的紧跟不舍,但又不敢靠的太近。

    他看上去,大约最多两岁,似乎刚刚学会了跑步,对奔跑乐此不彼。

    好在,这宫里的走廊打扫的很干净,也很平整,走廊铺的也是木板,所以,不需要担心他会跌倒。

    然而,田建发现,自己的老师,在看到这个小男孩后,脸色忽然变得严肃起来,他挺直身子,带着田建,走上前去,在那个小男孩面前低下自己的头颅,躬身拜道:“臣,骠骑将军东成候纵,拜见殿下,恭问殿下安……”

    田建这才醒悟过来——能在宫里自由玩耍的,除了当今天子的皇子外,还能有谁?

    田建连忙匍匐在地上,将脑袋深深埋下,不敢直视这位大汉的皇子。

    这位汉家的殿下,天子的血脉,似乎已经习惯了接受大臣们的问安。

    他似模似样的矜持的顿住脚步,然后,稚声稚气的模仿着大人教他的话:“孤安,卿免礼……”他话还没说完,一个宦官就过来,说道:“殿下。这是您的舅父,东成候义纵……”

    那宦官笑着对义纵道:“君候莫怪。殿下已有年余未见君候,难免认生……”

    “舅父?”汉家的皇长子抬着头。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大臣。

    他今年已经两岁了。

    虽然生于深宫,长于妇人之手。

    但却并非那种既不知喜,也不知忧的米虫。

    他的父亲在他学会走路说话后,就下了严令:皇长子跌倒若无伤,敢有搀扶者,斩!皇长子每日饮食,敢有喂食者,斩!敢与皇长子为坐骑者,斩!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虽一直身处深宫,受到严格保护和呵护。

    但,却并不是娇生惯养之人。

    恰恰相反,他老爹对他的要求非常严厉。

    这就造成了,他年纪虽不过两岁,但已经隐约明白了一些事情。

    譬如,跌倒了,就算再怎么哭,也不会有人扶。直到他自己站起来,才会宦官侍女立刻上前,为他擦拭灰尘和眼泪。

    又譬如,他必须自己拿着勺子跟筷子吃饭。

    除了每天早上可以喝奶外。其他时候,哪怕再如何想喝,也是喝不到的。

    奶妈们。在上午以后,就被禁止接近。

    独立和自尊。渐渐的在他内心养成。

    虽然仅仅两岁,但已经渐渐有了些汉家皇子的风范。

    这使得。几乎所有与这位皇长子接触过的贵族大臣,回家后,立刻就对左右心腹感慨:“当今皇长子,聪慧伶利,是社稷之主……”

    许多人因此将宝提前押在了他身上。

    “舅父大人……”刘病已微微回礼,然后,他将视线前移,看到了义纵身后的田建,问道:“舅父大人,这就是我的玩伴吗?”

    义纵点点头,拜道:“唯!殿下,此子,臣之弟子,忠臣之后……”

    此番回京,义纵已经知道了天子的安排。

    他的弟子田建将与另外几位来自民间的忠臣义士之后,一起成为皇长子的伴读。

    他们将一直陪伴皇长子,直到四岁。

    四岁后,只会有一人能留下,陪伴皇长子,前往上林苑的学苑,如同普通学生一般,去与那些孤儿一起上学,一起成长。

    这是陛下的命令。

    为的是什么?

    义纵心里很明白——这是在按照储君的标准培养啊,只是今上选择和培养自己的继承人的方式,较之之前历代都完全不同。

    在很早以前,在自己的这个外甥刚刚出世之时,义纵就听到过陛下说过:他的儿子,决不能在锦衣玉食和深宫之中成长,必须进入民间,与市井为伍,同百姓为伴。

    换句话说,从今上开始,老刘家不再需要一个生于深宫,长于妇人之手,能被大臣和贵族像木偶一样操纵的皇帝。

    刘氏的每一个皇子,从此在成年之前,都会过着与一般官宦子弟无二的生活。

    甚至,可能,没有几个人知道,这是大汉皇子,天家贵胄。

    这样的教育方式,义纵不敢质疑,但他清楚,最起码,通过这样的培养和教育,未来的汉家储君,不会是傻白甜,也不可能是那种别人说风就是雨的二货。

    ………………………………………………

    刘病已点点头,跟个大人似的,惦着脚,走到田建身边,道:“抬起头来,让孤看看……”

    田建闻言,连忙抬头,顿首道:“殿下,小民田建……”

    “父皇说,你数学不错,让孤跟你多学习……”刘病已似模似样的摇头晃脑的说道:“孤问你一个问题啊……”

    刘病已眼珠子一转,想了想,然后严肃的问道:“一加一等于几?”

    扑哧!

    义纵终于被自己的这个逗逼外甥给逗乐了。

    他抱起刘病已,说道:“殿下,先等臣与田建,去拜见陛下之后,臣再让田建来与殿下玩耍罢……”

    阿姐这一年,常常给他写信,信里说了许多这位逗逼外甥的搞笑之事。

    以前,义纵觉得,那多半有些夸张。

    但现在,义纵确信无疑——自己的外甥,大汉帝国的皇长子,确实是个逗逼。(未完待续。)

    ps:    今天520啊,祝大家节日快乐。

    顺便,祝单身汪和中考、高考党们速速脱单!

    by已脱团的要离uw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