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八百六十三节 崇高理想
    刘彻来到甘泉宫不久,且渠且雕难也在公孙昆邪的带领下来到了刘彻面前。

    见面之后,且渠且雕难先是按照常规,将军臣的国书,递交给了刘彻。

    其实,这是多此一举。

    因为早在去年,刘彻就已经看到了军臣国书的全部内容。

    这一次,其实只是做做样子。

    趁着这个机会,公孙昆邪悄悄的在刘彻耳边耳语了几句。

    刘彻听完,笑眯眯的看向且渠且雕难。

    “听说贵使想取一个汉名?”刘彻问道:“不知道可有中意的姓氏?”

    且渠且雕难闻言,立刻躬身说道:“尊贵的皇帝陛下,外臣一切都听陛下的,能得到陛下的赐名,外臣就已经很满足了!”

    说着他的就微微抬头看着刘彻。

    且渠且雕难很明白,他能有现在在匈奴的地位,全靠了他去年谈下的那个和约。

    那是他赖以为安生立命的根基所在。

    他需要维持他在匈奴国内的形象和地位。

    所以,卖卖匈奴,再所难免。

    不然,他凭什么说服汉朝人答应军臣的那些异想天开的条件。

    当然,且渠且雕难也知道,这样的事情,是长久不了的。

    迟早有一天,单于会发现他的问题。

    甚至,不用等到单于发现,汉军就会出塞。

    到那个时候,他若没有准备好退路,自然是死路一条。

    所以,汉朝皇帝的态度,其实决定了他的未来。

    此刻,他的心情是忐忑的。

    倘若新主子没能找到,而旧主子又厌恶了自己,那他就真的是死路一条了。

    好在,端坐于上的汉朝皇帝非常善解人意。

    只听他笑着道:“使者客气了,使者自北方狄人之所而来。不妨以狄为姓……”

    且渠且雕难闻言,心里面其实是有些不爽。

    狄?

    这个词,他还是了解的。

    这是一个有些委婉的侮辱性的词汇。

    在汉朝人眼里,夷狄蛮都是两条腿走路的牲畜。

    没有本质区别。

    不过,考虑到汉朝确实有狄这个姓,他才勉勉强强忍了下来。

    毕竟,他的未来。要依靠汉朝。

    刘彻却是微微笑着,观察着且渠且雕难。然后在心里面点点头。

    直至此刻,刘彻终于确认,这个匈奴贵族,确实是一个可靠的自带干粮的间谍。

    道理很简单,后世的跪台办不就是这个样子吗?

    被人揍了左脸,还要面带笑容说:一定是我们跪的还不够彻底,应该再多跪几次。

    这个匈奴贵族,虽然还没有这么没节操,但也差不多了。

    当然。还有着微小的可能性,这个家伙是间谍,而且还是匈奴故意设计好的套路。

    但,刘彻觉得,匈奴人应该不可能进化到能想出这样的用间计谋的人。

    况且,就算是眼前这个家伙是匈奴人用来误导他的间谍。

    其实汉室也没有损失啊!

    对骗子,你只要不付出真金白银。就不会吃亏上当。

    “使者既然有心仰慕中国王化,不如就以文为名……”刘彻的心里,都笑的快抽筋了。

    狄文?

    这真是莫大的讽刺!

    然而,这个世界就是如此的讽刺!

    譬如说,很多人都觉得,中国的汉奸世界第一。

    但谁又知道。从人口比例来说,中国其实是倒数的。

    而且,在漫长的数千年时光中,在绝大多数时候,至少是百分之八十的时间里,中**队吊打着周围的一切异族。

    从夏商周至今,诸夏民族从黄土高坡的一角。扩张到占满了整个已知世界的所有能耕作的土地。

    在这个过程里,投降,给诸夏带路,心甘情愿,愿意成为诸夏一份子的夷狄荆越蛮族,数都数不清楚。

    翻开诗经,打开尚书,看看那些曾经驰骋在沙场上,打的夷狄狼奔猪突的英雄们吧。

    你就会知道,在多数时候,给中国当带路党的异族,多的能填满太平洋。

    譬如历史上,武帝时期和昭宣时期,中**队在草原上养的狗还少吗?

    那些在霍去病,在卫青,在赵破奴,甚至在李广利面前摇尾乞怜的游牧民族的首领跟贵族,排成队列,估计能从函谷关一直排到长安城。

    霍去病大军,一度,麾下士兵有一半是前匈奴人。

    所以,刘彻明白,且渠且雕难不会是第一个跪舔汉室的匈奴贵族(在他之前,早已经有几十个匈奴贵族跑来中国了),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就像中行说不会是第一个汉奸(在他前面,还有赵利、韩信这样的带路党)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说到底,只要国家能强大起来,强大到能单挑世界。

    那么,就不会出现汉奸。

    反之,国力孱弱,民不聊生,政治混乱,军事软弱。

    那就一定会产生汉奸的土壤!

    在这个时候,刘彻终于知道,怎么杜绝汉奸的出现了。

    很简单——早点工业革命,然后攀科技树。

    只要能做到,当其他地球居民在用青铜的时候,中国已经踏入第一次工业革命的前夜。

    当敌人开始用铁器时,我们已经排队枪毙了。

    当他们开始学会使用火药的刹那,我们已经铁甲轰鸣,蒸汽腾腾。

    当他们开始学会排队枪毙,我们就已经制造出了无畏舰。

    当他们在无畏舰面前颤抖之时,我们就已经发射了卫星,种出了蘑菇。

    永远凌驾世界,君临地球。

    最后用蘑菇镇压世界,横压天下。

    到那个时候,以全世界的资源来供应中国,让诸夏民族,第一个飞出太阳系,飞向浩瀚的星河。

    “而这,也是人类唯一的希望和机会!”刘彻在心里说道。

    地球资源有限,经不起折腾和消耗。

    唯有集中利用资源,才能让人类能冲破太阳系,飞跃数光年,去寻找下一个生命绿洲。

    除此之外,人类或许就只能困局在地球之上。

    可能一颗小行星,一次太阳风暴的猛烈爆发,甚至,一次来自远方无数光年外的超新星爆发,都可能终结人类。

    就像他们曾经终结过的那些地球生命一样。

    这样想着,刘彻的心里,顿时就没有了任何负罪感。

    他感觉自己胸膛里满满的都是正能量。

    为了人类,为了人类的未来!

    多么崇高而美好的愿望啊!(未完待续。)

    p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