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八百六十一节 杜仲胶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时隔数月,且渠且雕难再次看到了熟悉的萧关城墙。

    他微微踮起脚跟,打量了一下这座雄伟的关城。

    在心里,且渠且雕难悄悄的盘算起来。

    “汉朝皇帝会不会见我呢?”

    他回头看了看陪在他身边的那位汉朝的大鸿胪,地位相当于单于左大当户的汉朝大臣。

    答案当然是不言而喻。

    “也对,我都拿出了如此大的诚意了……”且渠且雕难在心里想着:“没道理汉朝皇帝不会见我!”

    他的诚意可是足的很!

    不仅仅提前就将单于庭方面的底线,彻彻底底的告诉了汉朝人,他甚至连军臣已经打算西进的战略计划也告诉了汉朝人。

    这样的诚意,理所应当的,就获得了回报。

    汉朝的九卿之一,大鸿胪亲自来到萧关迎接,就是明证。

    只是……

    且渠且雕难看着公孙昆邪的模样,忍不住问道:“大鸿胪,您与昆邪王是什么关系?”

    实在是公孙昆邪的相貌,与昆邪王有太多相似的地方。

    甚至,若是给他们互换一下服饰,恐怕都可以对调身份了。

    公孙昆邪闻言,呵呵一笑,吐出一句奇怪的语言:“使者说呢?”

    这是标准的昆邪语,而且是昆邪部族在祭司先祖时才会使用的语言。

    “我的祖父,是义渠王的世子……”公孙昆邪看着且渠且雕难,说道:“义渠,就是今天的昆邪部族的前身……”

    且渠且雕难闻言点点头,表示了解了。

    草原上的部族内部,曾经发生过无数次的内部争权,许多的失败者。逃散开来。

    其中不乏有逃入汉朝的人。

    但,昆邪部族的继承人,成为了汉朝的大鸿胪。

    这让且渠且雕难不免惊讶万分。

    “贵国皇帝和大臣们,知道吗?”且渠且雕难问道。

    草原上的民族,虽然从不计较自己的奴隶和部曲曾经是自己的敌人的牧民,但。他们绝对不会任用那些敌人的贵族。

    所有的游牧民族,在击败自己的敌人后,都会想法设法的将对方部族的贵族斩尽杀绝。

    因为只有杀光贵族,才能宣布那个部族灭亡。

    老上单于当年击破月氏,就将所有被俘的月氏贵族全部杀死。

    同样的道理,去年,与乌孙的战争中,匈奴人对普通被俘的骑兵或许会手下留情,但对于乌孙贵族。他们只会有一个选择:杀死他们!

    所有被俘或者投降的乌孙贵族,现在,不是脑袋被做成了酒器,就是整个人都被献祭给了天神。

    即使是那些曾经投奔匈奴的汉朝官吏和叛将,在匈奴,其实也是跟狗一样的存在。

    单于庭对他们轻蔑无比。

    这从冒顿封卢绾为东胡王就看得出来。

    东胡是匈奴的敌人,而卢绾是汉太祖的把兄弟。

    封其为东胡王,其实就是在侮辱汉朝。但同时也是侮辱卢绾。

    而除了卢绾之外,匈奴人并未再册封任何汉朝人为王。

    哪怕是那个为匈奴呕心沥血。日夜谋划的中行说,最终也逃不过被放逐北海的命运!

    在过去,且渠且雕难以为,匈奴如此,汉朝也应该是如此的。

    但,今天。且渠且雕难发现自己错了。

    眼前的这位汉朝九卿,就是证据。

    “当然知道……”公孙昆邪笑着道:“我就是因义渠王世子之身份,而为太宗皇帝任用为陇右郡守的……”

    公孙昆邪看着且渠且雕难,说道:“不仅仅是我,当年的章尼、韩颓当。如今都是大汉重臣!韩颓当甚至已经是皇汉特进元老,享有入朝不趋,赞拜不名之权!”

    且渠且雕难大惊,问道:“为何汉朝皇帝与大臣,会不在乎您曾经是昆邪的王世子?”

    “吾乃义渠王世子,不是昆邪王世子!”公孙昆邪纠正且渠且雕难的错误,他微微笑着道:“义渠,也是诸夏一员,曾经受命于始皇帝……嗯,对了,数百年前,贵国的先单于们,也曾经是我们义渠的邻居!”

    公孙昆邪看向远方的甘泉山,说道:“想当年,匈奴的祭祖之地,可就在甘泉山!”

    “另外,还有楼烦、林胡,也都曾经是诸夏一员,至今,我汉军中还有楼烦都尉和林胡校尉的职位呢!”

    对付夷狄和蛮夷,公孙昆邪早已经磨砺出了一整套的忽悠手段——没办法,如今,随着国家强盛,大鸿胪要管的属国也多了起来。

    不仅仅要管理和忽悠南方的闽越和南越,还要向东,安抚沧海君、真番王、韩王以及其他大大小小,十几个被册封的国王。

    不会忽悠怎么行?

    事实是——公孙昆邪能在现在还依然安稳的坐在大鸿胪的位置上,除了他在当初被天子休假后痛改前非,拼命跪舔外,最重要的因素,就是他的本职工作干的很不赖。

    无论是傲娇的韩王,还是桀骜的闽越,或者现在乖巧的不像话的南越。

    他都有着一整套的忽悠手段,总能让这些家伙,乖乖听话。

    而且,在去年,在朝廷放风,要对西南用兵后,公孙昆邪立刻就制定了西南夷忽悠计划。

    靠着南越人和蜀郡商人的配合,现在,已经有四五个西南小国的君主已经表态,愿意为汉臣妾了。

    正是这样出色的业绩,他才保住了自己的位置。

    不然……

    他早被当今天子的四大金刚给赶下台了!

    舞阳侯樊市人跟复阳候陈嘉,可是想当九卿很久了。

    而公孙昆邪最擅长对付的人,无疑是匈奴人。

    尤其是那些匈奴部族的首领。

    去年,整整一年,公孙昆邪与绣衣卫的匈奴司密切合作,在河套跟上谷外面。策反了至少七个部族的首领,让他们成为了汉室在匈奴的卧底。

    虽然这些部族都是小部族,最大的也就千把人。

    但这样的成绩,也是非常有说服力的。

    正因为这样的工作干多了,加上他的儿子公孙贺,最近跟主爵都尉主父偃来往密切。

    所以。其实,现在公孙昆邪已经成为了一位暗地里的纵横学派的拥护者。

    表面上,他虽然说着:苏秦张仪什么的讨厌死了。

    但实则,悄悄的,不知不觉间,大鸿胪上下已经被改造成了那个专门在别人家里煽风点火的部门。

    所以,公孙昆邪很清楚,类似且渠且雕难这样的匈奴贵族的软肋。

    这种人本来就已经对单于庭没有什么忠诚可言了。

    只要稍稍利诱一下,就不怕对方不上钩。

    果然。且渠且雕难听完了公孙昆邪的话后,就感慨道:“原来如此啊!若是这样的话,那以后若是我在匈奴有难,前来贵国庇护,贵国也能给予我与大鸿胪一样的待遇了?”

    公孙昆邪笑眯眯的说道:“这是自然,我主圣天子就专门吩咐过我,像使者这样通情达理,还亲近大汉的匈奴贵族。一定要好好交往,妥善照顾!”

    且渠且雕难听完。立刻就心花怒放,脸都笑歪了。

    本来他还担心,自己要是玩脱了,恐怕有些不好,所以还有些保留。

    但现在,得到了汉朝的保证。他就再也不用顾忌了。

    即使玩脱,他也可以来到汉朝,继续吃香喝辣。

    至于匈奴会是个什么下场?

    跟他有半毛钱关系吗?

    想着以前自己辛辛苦苦,一心为了单于庭而奔波劳累,却还不如自己出卖单于得到的实际利益的零头。

    且渠且雕难就更加没有心理负担了。

    “对了……”且渠且雕难忽然矜持起来。他扭扭捏捏的对公孙昆邪问道:“大鸿胪,我想取个汉朝名字,不知道您可有建议?”

    公孙昆邪看了这个家伙一眼,自然知道他的意思是什么?

    现在,那些被他跟匈奴司策反的匈奴贵族,也都提出过这么一个委婉的要求。

    公孙昆邪笑着说道:“使者既然想取一个中国名字,何不在面圣之时,请我主圣天子亲赐?”

    “这样吗?”且渠且雕难哈哈大笑,拍了拍公孙昆邪的肩膀,问道:“贵国皇帝不会嫌我烦吗?”

    “怎么会?”公孙昆邪扳着脸说道:“使者仰慕中国风物,我主圣天子当然会慷慨应允!”

    “那就请大鸿胪转告贵国皇帝……”且渠且雕难搓着手说道:“最好能给我一份贵国皇帝的亲笔策命诏书!”

    公孙昆邪听到这里,哪里还不明白,对方开价了。

    他笑着点头说道:“一定,一定!”

    在心里面,公孙昆邪简直乐开花了。

    且渠且雕难,可是匈奴单于庭的贵族!

    不管他的地位如何,能让这样一个单于庭的贵族的立场倾向汉室,这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胜利!

    更何况,此人明摆着,可能会在未来,将匈奴的情报,源源不断的传回中国。

    这对公孙昆邪来说,简直是天籁之音。

    且渠且雕难猥琐粗矮的身影,也因此一下子就在公孙昆邪眼里变得可爱了起来。

    移动的政绩,谁不喜欢?

    “请使者上车吧……”公孙昆邪带着且渠且雕难来到一辆马车前说道:“我主圣天子,在甘泉宫等候使者许久了……”

    且渠且雕难闻言,顿时就更加开心了。

    汉朝皇帝愿意为了他亲自出长安,来到甘泉宫,只为与他相见,这让且渠且雕难甚至在心里生出一股暖意。

    想当年,他为了单于,劳心劳力,结果?

    不仅仅单于庭的贵族将他视若猪狗,汉朝这边,也将他视为敌人。

    而在他做出了改变后。

    一切都变了。

    单于认为他是忠臣,汉朝皇帝觉得他是朋友。

    两边都能吃得开,两边都有好处拿!

    “什么大匈奴统治世界……什么单于神圣……都是假的!”且渠且雕难在心里想道:“汉朝也好,匈奴也罢,皇帝也好,单于也罢,都是虚的,只有自己过的好,才是真的!”

    ……………………………………

    然而,公孙昆邪对且渠且雕难撒谎了。

    因为此刻,刘彻压根就不在甘泉宫。

    他在距离甘泉宫三十里的一处皇家庄园之中。

    这个庄园也属于甘泉宫宫殿群的一员。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公孙昆邪倒不算骗了且渠且雕难。

    刘彻来到这里,是要来视察在此的一座墨家的绝密工坊。

    这个庄园,在去年开始,方圆十里之内的所有百姓就全部都被迁走了。

    同时,在各个进出的要道上和制高点上,汉军密布哨卡。

    没有特许通行证明的人,不可能进出此地。

    之所以将此地的保密级别提升到这个程度。

    只是因为,此地是汉室最大的皇室杜仲园林。

    本来,它是隶属于太医署的药草庄园,主要栽培各种药草。

    早在刘邦时期,此地就开始栽培杜仲。

    时至如今,这个庄园的山陵之上,栽种了数千株杜仲,其中绝大部分杜仲树,都有着三十年以上的树龄。

    杜仲是一种古老的药材。

    诸夏的第一本医书《神农本草经》之中就记载了用杜仲入药的例子。

    在今天,杜仲也是汉室医生最常用的补肝肾的中药之一。

    然而,刘彻知道,杜仲还有着另外一种极为神奇,堪称bug的用途!

    它是亚洲现在唯一一种拥有取代橡胶作用的潜力植物。

    两千年后****就开发了用杜仲胶取代橡胶的技术。

    在本质上来说,其实杜仲胶与橡胶的化学成分是一模一样的。

    两者只是在分子式上有着截然相反的分子结构。

    作为一个穿越者,刘彻在两年前来到甘泉宫度假时,偶尔发现了这个栽培了数千株杜仲树的庄园后,立即就上心了。

    从去年开始,刘彻就拨下两千万资金,用于杜仲胶的提取和开发。

    到今天,终于,有了回报。

    刘彻看着自己面前,用两个木桶装着的杜仲胶成品,感慨万千。

    这两桶杜仲胶是墨家去年用了半年时间,从一千株杜仲树自然脱落的树皮和掉落的果实中提取出来的。

    总共大概只有百来斤的样子。

    但这无疑是个巨大的突破!

    这意味着,工业革命的又一个门槛被突破了。

    有了杜仲胶,什么轮胎、阀门和气塞,就全都不是问题了。

    未来的蒸汽机和其他科幻产物,也具备了实现的条件。

    当然了,这杜仲胶毕竟只是一个替代品,在实际使用方面,没有橡胶那么好,未来的中国,还是需要去南美引进橡胶树。

    不过……

    “有跟没有,那是两回事情啊……”刘彻在心里说道。

    有了橡胶的替代品,墨家也就可以进行更多的实验和研发了。(未完待续。)

    ps:    我不是化学专业,也不懂提取杜仲胶技术,但从公开的资料看,杜仲胶提取其实不是太难,用浸取法就可以了。

    应该不涉及高科技~~~~

    嗯,所以就大概的交代一下吧,假如有技术大牛,请勿见怪和较真!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