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八百五十九节 季心的盘算
    王二几乎有些不知所措,他怔怔的看着那位矗立在自己眼前的传说中的人物。

    大侠季心,汉家大将季布的幼弟,同时也是天下知名的名士袁盎的把兄弟,更是名动世界,拥有莫大影响力的大人物。

    哪怕是邯郸城里的郡守和内史,据说在他面前,也要执弟子礼。

    这样的大英雄,大豪杰,居然在自己这样的一个赘婿之子,贱民面前,躬身而拜。

    此刻,街坊们也被这边的动静惊动,纷纷出门来看热闹。

    王二的外祖父和外婆以及舅妈也走了出来。

    他们看到眼前的情况,几乎惊的连下巴都掉了下来。

    能在邯郸城里招摇过市,背着佩剑的,毫无疑问,都是游侠。

    而游侠的威名,下层的百姓,是闻之变色的。

    因为,你无法知道,这些家伙是打算行侠仗义,还是打家劫舍。

    游侠们都是随时能从这两种模式自由切换的家伙。

    他们既可以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也能落井下石,敲骨吸髓,为虎作伥。

    反正,百姓是没办法摸清楚这些家伙的行为特征的。

    所以,一般,百姓见到游侠,是躲都来不及的。

    也唯有那些知名的游侠,能被百姓接纳。

    因为这些人一般不会对百姓下手,甚至,常常会接济贫苦百姓。

    季心看着左右邻居,都出门了,他对着众人拱手道:“某家季心,来此寻访忠臣义士之后,路见不平,见有无赖,欺侮忠臣之后,不忿此辈行径,特出手教训一二,各位父老。还请海涵一二!”

    “忠臣义士?”王二这是第三次听到这个名词了。

    他指了指自己。

    左右邻居,以及他的外祖父和外祖母以及舅妈几个外甥还有那个在地上打滚的舅舅,也都不可思议的看着王二。

    “是的!”季心再度俯首而拜,道:“足下可能有所不知,您的父亲,王氏讳大郎公,忠肝义胆。义薄云天,于武州塞。当面痛斥匈奴酋长,慨然赴死,我等闻之,敬佩不已,特来求见足下!”

    他顿了顿,接着道:“足下有所不知,此刻,天使已然持节,在来往邯郸的路上。您的父亲已经被天子敕封为‘忠勇君’,入祀凌烟阁,立画像于功臣义士之列!相信,很快邯郸令和邯郸内史,都会前来拜访……”

    季心看了看王二的身板和穿着,他拍拍手掌,立刻就有两辆马车。从巷子口进来。

    “足下为忠臣义士之后,岂能如此寒酸?”季心掀开一辆马车的车帘,对他道:“此车之上,有黄金五百斤,钱一百万!”

    他又掀开另外一辆马车,露出了里面的情况。

    数位娇俏可人。美艳无比的女子,立刻就莺莺燕燕的下车,对着王二道了个万福,拜道:“妾等见过主人……”

    “歌姬数人,谨为足下枕席之慰!”

    然后,季心就抱着手,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瘦弱单薄的少年郎。

    这样的人。正是他最好的跳板和回归长安的试金石。

    当初,当今天子还是个皇子之时,看都没看他这个关中游侠的总瓢把子,直接派了心腹去雒阳,将剧孟请到长安,延聘。

    这让季心非常受伤。

    讲道理的话,季心觉得,剧孟能干的事情,他也能做。

    而且,明明他比剧孟更适合。

    但今上当初,硬是没有选择他,而是去选择剧孟。

    虽然,在当时,季心也是无所谓啦!

    老刘家内部夺嫡,在情势没明朗前,贸然下场,通常会死的很惨!

    但是……

    谁知道,今上起的那么快啊!

    短短一年,就完成了从籍籍无名到内定储君,然后火速册封为太子。

    当时,季心都已经做好了跪舔和无条件服从的决定了。

    但,他还没来得及去跪舔。

    今上就从太子变成了天子!

    于是,他连跪舔的机会也没有了。

    然后,就是,他被踢出了长安,赶出了关中,甚至就是恩主袁盎也被牵连,导致了罢官外放。

    对这个结果,季心是心服口服的。

    毕竟,这是游戏规则。

    换了他季心也会这么做。

    皇帝不可能在自己的身边,留下一个从来没有来跪舔和上供的不稳定因素。

    自长安来到关东,季心在雒阳反思了一年,然后他北上来到邯郸。

    在雒阳,他想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他必须去见一下当今天子。

    只有见到了今上,把自己的意思和态度表明清楚,他才能回到长安,才能去跟剧孟掰一掰手腕。

    对于剧孟莫名其妙就骑到了自己头上,成为了天下游侠的精神偶像,季心是非常不服气的。

    他家世比剧孟好,关系也比剧孟硬,人脉更比剧孟广。

    但莫名其妙就被剧孟pk掉了。

    这让季心特别不服气。

    讲道理的话,怎么也不该出现这样的情况,他甚至都没跟剧孟掰过腕子,就被踢出游戏了。

    甚至就连自己的小弟和地盘,也一夜之间,都被剧孟抢了过去。

    现在,关中人人都只知道剧孟是大佬。

    而他季心?

    早已经是昨日黄花。

    所以,季心来到邯郸,本意是打算在赵国这边,经营自己的势力,然后等待匈奴入寇,他再带人投军,表现一番,在天子那边露露脸。

    可谁成想,匈奴人确实入寇了。

    但是,他们连长城都没进,就被骠骑在马邑城下吃的干干净净。

    飞狐军甚至拿着三四千个脑袋,在马邑城下,筑起了一个规模空前的京观。

    这让季心真是好不失望。

    好在他的人脉够广,关系够多。

    长安那边稍微有点风吹草动,他立刻就能得到消息。

    这是因为,他除了关系外,还有一手绝活——养鸽子!

    这是他当年逃亡吴国时,从吴国那里学来的。

    正是靠着信鸽南来北往,传递消息,他能坐在邯郸城里,也知道各地的情况,尤其是关中的风吹草动。

    这次,在他知道了,有一位天子非常重视的‘忠臣义士之后’就在邯郸,就在他的新老巢时,季心立刻就行动了起来。

    然后,他抢在了剧孟之前,甚至抢在了邯郸官府行动起来前,首先找到这位在邯郸的忠臣义士之后。

    “陛下那么聪明,肯定知道我掌握了什么东西……”季心在心里盘算着:“况且,传闻陛下神授天赐,无所不知,想来,他知道之后,立刻就会联系我了……”

    “到时候,我再将信鸽驯养之术献上,龙颜大悦,是必然的!”季心在心里兴奋的想着:“如此一来,我就获得了与剧孟较量的机会!”

    在季心看来,他比剧孟,优势大多了。

    他的兄长是季布,天下闻名的猛将,他从小就跟随兄长学习军事,还曾经做过司马。

    在本质上来说,他是军人出身的。

    而剧孟呢?

    出身低微,不过是游侠儿而已,只是侥幸被天子看上。

    但时至今日,天子应该也知道了,剧孟的潜力有限。

    还是他这样的武将世家出生,同时有着能耐和潜力的人才更有价值!

    “到时候,我就可以掌握绣衣卫了……”季心舔着嘴唇,在心里想着。

    绣衣卫!

    这是季心做梦都想掌握的职能。

    有了它,季氏家族,就具备了在将来主导朝政,甚至于指引政策的力量。

    至于眼前这个瘦弱的少年郎?

    其实只是他的跳板而已。

    当然了,他的父亲,那个叫王大郎,连大名都没有的赘婿,在武州塞的行为,让季心也非常佩服和尊崇。

    所以,这五百金和百万钱以及这几个女子,算是他季心对英雄的馈赠了。

    游侠向来如此任性。

    只要心情好,倾家荡产,只为帮某人一把的事情,他们绝对干的出来!

    当然,心情不好了,欺压百姓,助纣为虐,他们做起来也毫无压力。(未完待续。)

    ps:    明天大概上午依然要吊点滴!

    麻蛋,这颈椎病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另外,今天虽然是4更,但其实只有13000多字。

    咳咳,明天会有实打实的1w6~

    然后呢,今天欠的3000我认,下周补,总之,到月底,更新是不会少于上个月的!

    p</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