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八百五十九节 我的父亲是个大英雄(2)
    【最新播报】明天就是515,起点周年庆,福利最多的一天。除了礼包书包,这次的『515红包狂翻』肯定要看,红包哪有不抢的道理,定好闹钟昂~

    张伯咬着自己的嘴唇,他比很多同龄人甚至很多年纪要远远大于他的人更加成熟。

    尚书令汲黯?

    他虽然不知道是个怎样的大人物,但是,从伯父和家族上下看这位天使的眼神来看。

    此人肯定是长安城里举足轻重,而且极为显赫的大人物。

    但是……

    张伯抬起头用尽全部的力气,开口问道:“那您是大英雄吗?”

    汲黯顿时愣住了。

    大英雄?

    汲黯想了想。

    在四年前,汲黯大抵会昂首挺胸,告诉眼前这个少年郎:吾自幼饱读诗书,明于礼乐,大英雄不敢当,但豪杰可以称得上。

    但现在……

    “我似乎算不得什么英雄豪杰啊……”汲黯幽幽长叹。

    如今,士林舆论和民间的风评,悄然发生了变化。

    哪怕是汲黯,也在此刻愕然发现,他心里面对于英雄豪杰的评价标准,已经发生了变化。

    在过去,饱读诗书,文采横溢之人,走到哪里,都能被人竖起大拇指,赞一声:真君子也!

    如今呢?

    从灞桥门外,披红挂彩,脚踏匈奴战旗的武夫,才是大英雄!

    出武州塞,当面击破匈奴折兰部的骠骑大军,才是大英雄!

    前出代国长城,远征千里,获其辎重牲畜的细柳营骑兵,才是大英雄!

    在武州塞,直面匈奴侵略者,慷慨激昂,英勇就义的才是大英雄!

    像他这样,缩在后方。优哉游哉的远离前线的文人,在不知不觉中,哪怕是在他们自己心里,也被摒除出英雄豪杰的范围。

    于是。汲黯摇了摇头,道:“我只是一位在后方为前线将士处理杂事,贡献微不足道的力量的人,算不上大英雄……”

    “那您认识大英雄吗?”张伯继续问道。

    这个问题,汲黯倒是可以从容不迫的回答了。

    他说道:“骠骑将军东成候义纵。与我素来相熟,可称得上大英雄!”

    “请您为小子引荐!”张伯长身而拜道:“天使,我想跟我父亲一样,成为一个大英雄,所以,务必请您为我引荐骠骑将军,我想拜入这样的大英雄门下,学习怎么成为一个英雄豪杰,像我父亲的那样!”

    汲黯顿时就尴尬了。

    张家上下,也都是急得跳脚啊。

    尚书令汲黯。这可是当今天子的绝对心腹。

    若拜入此人门下,前途只能说是一片坦途。

    现在可好!

    若是因此得罪了这位,张家上下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张伯的伯父连忙说道:“汲尚书,童言无忌,童言无忌,请勿见怪!”

    汲黯却挥挥手,道:“先生多虑了……”

    他看着张伯小小的身子和坚毅的眼神,叹了口气,道:“勇安君的要求,我答应了。等骠骑回朝,我就带你去见他,但骠骑是否答应,我无法保证!”

    “多谢天使!”张伯立刻拜道。

    汲黯看着自己身前的这个小小的男子汉。

    心里面五味杂陈。

    他想起了自己小时候。听说了云中郡郡守魏尚的事迹后,于是拿着枪棒在家里练武。

    结果被父亲训斥,说:舞枪弄棒,非君子所为,当今之世,能熟读诗书。纵论古今者,才是英雄豪杰!粗鄙武夫,迟早要被淘汰!

    十几年之后,汲黯知道,自己的父亲错了。

    这个世界,依然是武夫当国啊!

    就连眼前这个小小的郎君都知道,要拜大英雄为师!

    “看来,我要准备一下,去军中历练历练了……”汲黯在心里想着。

    他终究也只是个年轻人。

    今年才二十来岁。

    他的血,依然沸腾,依然热血,依然充满活力!

    “吾也要做一个大英雄,至少是自己子孙的大英雄!”

    …………………………………………

    邯郸。

    古老的通邑大都。

    自赵敬候迁都于此之后,这里,就是中国北方的政治军事中心之一。

    当赵国全盛时期,邯郸城与咸阳城和临淄城,同为世界中心。

    即使是今天,这座古老的城市,也依然是天下有名的大都会!

    甚至,已经有了‘富冠海内’的称号。

    居住在这座城市的达官贵人和富商,仅此于雒阳、临淄,排名前三。

    哪怕是长安的富商,也不及邯郸多。

    原因很简单。

    邯郸,有着全世界最好的红灯区。

    这座纸醉金迷的城市,自汉室鼎立以来,就是天下的贵族和商人的温柔乡。

    邯郸的歌姬和美女,天下闻名,行销世界。

    来自五湖四海的列侯贵族,纷纷上门求购。

    以至于邯郸城在西元前,就发展出了一个巨大的不可描述的产业链。

    但在繁华的背后,却隐藏着无数的肮脏和黑暗。

    居住于此的底层百姓,多数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

    为了生活,铤而走险,或者远走他乡的人,数都数不清楚。

    至于赘婿这样的汉家禁忌,在此城中也为数众多。

    赘婿,这是一个受人歧视和轻蔑的阶级。

    在汉家,他们的地位仅仅高于城旦司空,鬼薪白粲。

    哪怕是个奴隶,都比他们有人权!

    奴隶若是被主人杀死,官府还要过问,还要个理由。

    但赘婿要是死了。

    官府连问都懒得问。

    甚至很多官员,都有着:死的好,死的妙的感想。

    赘婿的子嗣,一般来说,都会被其家族保护的很好。

    外人很难窥知某家的赘婿生下的孩子究竟是谁。

    因为主人家会千方百计的想方设法的消除赘婿的影响。

    他们甚至不会承认自己家有赘婿。

    赘婿对他们来说,就是一个生育工具,用完就可以扔了。

    但也有例外。

    那就是,那些被官府发觉的赘婿和他们的子嗣。

    这些人。统统都会被打入另册。

    还要被广而告之,让左邻右舍和闾里上下,都知道,某某家的某某是赘婿所出。

    官府和主流舆论。用着这样的方法,警告和震慑所有人:赘婿这种软饭吃不得!

    但,民不畏死何以死惧之!

    当你连吃饭都吃不下去的时候,还在乎什么呢?

    在邯郸城,赘婿依然形成了一个庞大的阶级。

    闾里之中。许多人家都会招赘婿。

    甚至,有些人家,自己有儿子,也会养赘婿。

    道理很简单。

    赘婿好用!

    一不用花钱,二不用给女儿准备嫁妆,三还能获得一个免费的劳动力。

    成为赘婿的男子,一般都会视作奴婢和下人使用。

    即使是他的妻子,也会打骂不止。

    他们的子嗣,若是这个家没有男丁,倒会受到很好的待遇和照顾。

    而那些有男丁做继承人的家族里。赘婿的子嗣,则会被看做下人。

    倘若是被官府发觉的,甚至会被视为奴隶。

    王二就是这样一个被自己的家人视作奴隶一样使唤的赘婿之子。

    从生下来开始,他就没见过自己的父亲。

    家里人告诉他,他父亲早死了。

    至于母亲?

    四年前,就被人娶走了。

    即使没嫁人前,母亲对他也不是很好。

    母亲改嫁后,作为赘婿之子,他就自动失去了在这个家族的一切。

    外公甚至连他的姓氏也要剥夺,不许他跟着家里姓。

    无奈。他只能回归自己的本姓王氏。

    这大抵也是他唯一能有所安慰的地方了——至少,这证明他确实有个父亲,确实有来历,不是杂种。也不是从石头跳出来的。

    然而,除此之外,他一无所有。

    每天,都只能默默的劳作,还要忍受家里上下的指责以及邻里的轻蔑。

    在这样的生活中,他唯一的慰籍。就是隔壁的杨氏的那个可爱的小精灵了。

    也只有她,才不嫌弃他,不厌恶他,有时候甚至还会给他一小块麦饼。

    这成为了他生活中唯一的温暖。

    可惜……

    “我只是一个贱民之子,连父亲叫什么都不知道的赘婿之后,这辈子都不可能出人头地……”他在心里哀叹着。

    有时候,王二也会怨恨自己的父亲,为何当年那么不争气。

    但生活的苦难和折磨,早就使得他失去了怨恨的力气。

    这天,跟以往一样,王二拿起斧头,准备出门去山上砍柴,然后将它们烧成木炭,卖给城里的达官贵人。

    这是他现在唯一的收入来源了。

    每年的冬天,他都能借着这个难得的机会,攒下一些钱。

    四五年下来,他林林总总,攒起了大约两三千钱。本来再攒个几年,应该就能攒出一笔钱,然后,去找个要求不高,带着孩子的寡妇,然后生下自己的孩子……

    可惜,去年一场币值改革。

    五铢钱一下子涌入市场,导致他的财富大大缩水——目前市场上,两枚旧钱,也换不到一个新钱。

    很多人甚至拒绝接受五铢钱了。

    这导致他现在连寡妇都娶不起了。

    拿着斧子长叹了一口气。

    王二摇摇头。

    这个世界在他看来,就是这样。

    永远有着数不清的磨难和困苦在前方等待着他。

    他唯一能做的,也就只有咬紧牙关,活下去。

    刚刚走出家门,王二就看到了自己的舅舅,带着几个狐朋狗友,正在箱子里斗鸡。

    “我押五百!”舅舅跳着脚,将一袋子钱币,丢到地上,狠狠的说道:“我就不信我赢不了!”

    王二瞥了一眼,然后,他就感觉自己的脑子都要爆炸了。

    那个钱袋子,那个钱袋子,是他塞在自己床铺下面的啊!

    是他所有的积蓄和全部的存款!

    是他一点点,一枚枚存下来的!

    可是,现在,却被舅舅拿来,丢在地上,用去斗鸡走狗了。

    王二紧紧的握住自己的拳头,拿着斧子,默默的走过去。

    “舅父大人……”王二走上前,轻声说道。

    “嗯?”舅舅抬眼看了他一眼,不屑的道:“是王二啊,又去砍柴吗?”

    “你拿了我的钱……”王二说道:“那是我的……”他指着地上的钱币,然后又看了看,舅舅的两个朋友的身前堆着的那些钱币。

    这些钱,每一个,他都认识,而且熟悉。

    “还给我!”王二吞了吞口水说道。

    “这是你的钱吗?”舅舅哈哈大笑:“赘婿之子,怎么可能有钱?”他看着王二的模样,拿手拍了拍王二的脸,肆无忌惮的道:“连你的命,都是我们杨家的!”

    “我要杀了你!”王二终于爆发了,他挥起斧子,不顾一切的砍向自己的舅舅。

    他现在什么都不管了。

    那些钱,是他的命根子!

    没有了,他的命也就没有了。

    他的一切指望都没有了!

    然后,他挥出去的斧头,却被舅舅灵活的闪过。

    然后,舅舅抓住了他的手臂,将他掀翻在地上。

    与舅舅相比,王二的身材太单薄了。

    他常年营养不良,身材单薄,在孔武有力,体型魁梧的舅舅面前,他就像是一只绵羊。

    被轻松的擒拿,然后踩在脚下。

    “呦!长本事啦!”舅舅低下头,满嘴的酒气喷在他的脸上:“我打死你这个不孝的忤逆子!这个卑贱的贱种!”

    “请问,这里可有一位赘婿,名为王大郎,后来被官府抓去,判为刑徒的人?”忽然,巷子口,几个配着长剑,游侠打扮的男子走过来,问着,他们仿佛没有看到眼前的场景,只是拿着眼睛大量了一下。

    “王大郎?”王二听到自己的舅舅哂笑着:“这不就是这个贱种的父亲吗?”

    然后,下一秒,王二就听到了舅舅和他的那几个朋友的惨嚎声。

    他睁开眼睛,爬起来,就看到了,自己的舅舅和他的朋友们,被几个高大魁梧的男子,抓着在地上暴打不已。

    “居然敢伤害忠臣义士之后,好大的胆子!”一个背负着佩剑男子,站在旁边,说道:“给我狠狠地打,打死了我赔!”

    “某家季心,生怕最恨的就是尔等这样欺侮忠臣义士的社会渣滓!”

    季心!!!!!

    王二的心头剧震!

    两年前,关中大侠季心自关中来到邯郸。

    震惊了整个邯郸城,无数的游侠和达官贵人,竞相乘着马车拿着厚礼,前往求见,但却基本上全部吃了闭门羹。

    但正因为如此,季心的名声,反而更加大躁。

    在邯郸,季心现在已经是最大的游侠头目了,据说一声号令就能拉起几千人。

    这样的一位大人物,怎么来到这里了?

    季心却是转过头,看着王二。

    他的眼中充满了炙热,他的身体都在颤抖。

    然后,这位关中大侠,曾经与剧孟其名的天下游侠总瓢把子,在王二面前,深深的躬身,用着几乎是膜拜的礼仪,大礼参拜,说道:“区区季心,敬拜足下……”

    PS. 5.15「起点」下红包雨了!中午12点开始每个小时抢一轮,一大波515红包就看运气了。你们都去抢,抢来的起点币继续来订阅我的章节啊!(未完待续。)

    PS:    等下还有!

    说四更就是四更!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