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八百五十三节 影响(3)
    新化城,因为冬天的临近,而变得空前繁荣起来。

    许多来到怀化淘金的人,都因为冬天的到来,而回到了新化城,准备过冬。

    而来自燕赵甚至齐鲁的商人们,也像闻到了血腥味的鲨鱼一样,迅速的聚集过来。

    淘金客们,背负着一袋袋,自己辛辛苦苦掏出来的金砂。

    然后,为了换取生活所需,不得不将其中部分拿出来,换取过冬必须的粮食、柴禾以及被褥和其他生活必需品。

    在这个过程里,新化的金价,当然是跌到了一个惨不忍睹的局面。

    物以稀为贵嘛。

    当新化城里瞬间聚集了数万金甚至十几万金的黄金后。

    黄金价格就瞬间跳水。

    在中国腹地,金一斤,至少抵一万钱!

    而且还是信誉极高的五铢钱!

    若是三铢钱,四铢钱,则起码还要翻上一番。

    甚至,根本无法买到!

    而在新化城,黄金瞬间涌入太多。

    奸商们自然坐地起价。

    钱,还是给你金一斤,值钱一万的价码。

    但,货币单位,却自动变成了三铢钱。

    然后,新化城内的一切物价,包括柴米油盐,立刻狂涨不休。

    短短几日内,一石粟米的价格,从原先的六十多钱,狂涨到三百钱一石。

    而且,还看不到停止增长的趋势。

    至于油盐,则是一个时辰一个价格。

    可能你前脚买到的东西,后脚就增值了好几成。

    就连新化本地的特产鱼干的价格,也从十几钱一斤,瞬间暴涨了三倍。

    好在,这样的混乱局面,只持续半个月。

    在入冬之前,新化城的安东都护府出手了。

    都督薄世果断采取了行政干涉。

    他在新化城内设置了一个主爵都尉的衙门,用于管控新化物价和商业秩序,同时大量无限制的以一万五铢钱一斤回购金砂。

    而在另外一方面。安东都护府行文所有治下城市,宣布,即日起粮食、布帛和柴禾以及石炭进入管制范围。

    学习关中的物价保护,对所有涉及商品,列出一个最高价格。

    当然,这些价格相比长安,自然是高了许多。

    粟米的最高价格。就被规定在了一百五十钱。

    这样的高价粮,相对于关中。自然是天价。

    但对怀化郡的淘金客们来说,却是便宜的很!

    过去的那个夏天,所有活下来的淘金客们,基本都赚的盘满钵满。

    哪怕是所得最少的人,兜里也有个半斤金砂。

    至于多的那些家伙……

    淘金数百斤的人,不在少数。

    当然,他们用的手段,就不是那么善良了。

    拉帮结派,敲诈勒索。收取保护费。

    游侠们将他们在家乡的规矩,搬到了怀化的广阔天地中。

    但,这同样也带来了混乱和厮杀。

    为了一条富金河段,常常会有几个游侠派系,打个你死我活。

    死在荒郊野外和斗殴中的人不计其数。

    活着回到新化城的人,都是胜利者。

    但,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在夏天。单单是那条金沙河,就有上万人在那里淘金。

    能霸占住某个河段的游侠派系,常常都能日收保护费数十金。

    如此巨大的利益,当然就引发了无休止的纷争。

    但,在这个淘金浪潮,赚的最多的人。却并非游侠和散兵游勇的淘金客。

    而是一个让所有人都大跌了眼镜的人——当今天子的小舅子,怀化郡西北都尉,隆虑候陈嬌。

    此时此刻,陈嬌就坐在自己在新化城里的官邸中,看着堆满了自己身前的那些黄橙橙的小可爱。

    他前后拢共就淘金淘了两个月。

    但所得,却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此刻,在他面前。就有着满满数个大箱子的金子!

    足足有着超过一千金的金砂!

    而这,仅仅是他淘金所得的一半不到!

    “唉,为什么冬天来得这么快啊……”陈嬌揪着自己的头发,埋怨起来:“要是一年四季全是夏天就好了……”

    他淘金的手段,简单而原始。

    就是拿人命填!

    但,他的成本是其他所有人都远远不及的!

    倭奴列岛上,怎么抓都抓不完的倭奴,为他提供了廉价到让他都不敢相信的劳动力。

    整整一个夏天和秋天,他的船队往来倭奴之国四次。

    不仅仅建立起了航道,港口和中转站。

    更重要的是,抓回了超过一万的倭奴。

    这些倭奴,一半被他拿去给自己的西北都尉治所修城寨,另外一半,则在卖掉了一千多人套现后,剩下的全部拉去了那条金砂河淘金。

    陈嬌用自己的家臣和家兵做监工,用粟米饭和麦饼当奖励,用皮鞭当惩罚,奴役着那些倭奴。

    他甚至发明了一个业绩考核指标。

    按照淘金的多寡,对倭奴们进行奖惩,还创造性的引入了分级制度。

    淘金多的倭奴,可以根据业绩,提升自己的地位。

    给他掏满五十金的倭奴,就可以获得自由,成为监工,甚至能得到汉家户口本。

    为了汉家户口本,倭奴们的积极性和创造性被充分发挥。

    于是,他所得的黄金,又多又好,倭奴们还特别听话。

    尤其是当他们亲眼看到,业绩突出的部分同胞,得到了每日加餐,吃上香喷喷的粟米饭和麦饼,甚至还有肉可以吃的时候,更是疯了一样,每天清早,不用监工用皮鞭叫醒,他们就自己醒来,主动开工了,一直干到晚上,月亮都升起,也不肯睡觉和休息。

    更关键的是。他们的要求极低,而且特别容易满足。

    一碗粟米饭,就能让他们跪在地上感激涕零。

    前不久,陈嬌生怕自己的这些会走路的财产冻着了,于是,大手一挥,从燕国的官仓里低价弄来了一批衣物和被褥。分发给这些倭奴,还命人在他们的屋舍里生火。

    结果。这些倭奴那个感激啊,就差抱着陈嬌的大腿说:“爸爸真是最好了……”

    如今,倭奴在整个安东都护府,都已经一改他们最初给人的印象了。

    这些倭奴,虽然身体单薄,个子矮小,猥琐,语言不通,但是——廉价、皮实。耐用,好养活啊!

    当初,陈嬌甚至拿着陈米跟野草混合着一些新米,煮着给他们吃,他们也甘之如饴,吃的特别香。

    哪怕吃死了好几百人,这些家伙也一句怨言也没有。

    见到穿着汉服的监工们。更是满脸笑容,一脸巴结和奉承。

    这么好用和好养活的奴隶,当然是宝贝了!

    如今,陈嬌早已经将最开始准备给这些奴隶吃的陈米倒进了黑水河了。

    他专门花了大价钱,从燕国进口和购买了大量当年新米,专门给这些奴工吃。

    他甚至拿出了照顾自己封国佃户的架势。专门从长安,聘请了医生过来,专门负责给这些倭奴看病。

    宝贝的不得了!

    陈嬌都已经计划好了,未来,自己的封国和治所,要好好利用这些倭奴,可不能让这些奴隶死光了。

    将来。修桥铺路,开凿渠道,开垦土地,都需要这样勤劳勇敢善良的忠奴来做。

    相对的是,倭奴的品牌,也在安东打响了。

    好养活还耐用还没脾气的奴隶,太少见了!

    许多人都争相抢购。

    现在,倭奴在整个安东都是有价无市的珍惜品种。

    甚至,贵族们送礼,也流行了在礼单上加个‘倭奴x人’,以示自己确实很重视对方。

    不过,陈嬌的好日子,也快到头了。

    朝鲜君刘明,沧海君金信,还有他的兄长陈须,都已经摩拳擦掌,准备明年也去倭奴之国走一回。

    甚至,陈嬌听说,韩国人都快疯了,他们在冬天都划着小舢板,去倭奴之国抓倭奴。

    这让陈嬌忧心忡忡。

    那倭奴列岛上的倭奴,再这么抓下去。

    用不了几年就要被抓光了……

    “我得想的办法,让陛下下诏,只准让我一人去抓倭奴……”陈嬌在心里盘算着,然后,他看着自己眼前的这些金砂,一咬牙:“干脆,我将这些黄金,作为礼物,送给母上好了……”

    陈嬌对自己老妈,可谓非常了解。

    绝对是见钱眼开,而且拿钱办事,童叟无欺!

    两千金金砂,换老妈去跟皇帝姐夫说情,大抵应该是可行的!

    更何况,倭奴列岛上,可不仅仅只有倭奴啊。

    那元海之中,还有着无数的鲸鱼群。

    这些也都是会移动的财富!

    在过去的那个夏天,陈嬌仅仅牛刀小试,就猎杀了百头巨鲸,获益无数。

    明年,等到楼船衙门的专门捕鲸船下水,捕鲸效率提高起来,这所得的利益,可能比怀化的金沙河还要多!

    若能垄断这条航道,未来的财富,根本无法想象!

    这样想着,陈嬌就果断的站起身来,召来自己的管家,吩咐道:“快给吾准备笔墨纸砚,吾要上书陛下,请求回京述职!”

    然而,在下一秒,陈嬌就听到了,整个新化城都震动起来。

    整个城市,似乎在瞬间,陷入了狂热的欢呼声中。

    “陛下万岁!大汉万岁!骠骑万岁!”数万人仿佛疯了一样,大声呐喊起来,吓的陈嬌都几乎以为地动了!

    “怎么回事?”陈嬌挠挠头对左右吩咐一声:“出去问问看……”

    “诺!”立刻就有家臣领命而去,不久之后,那人回来报告道:“回禀君候,长安报捷的使者半个时辰前抵达了安东都护府官邸,将陛下布告天下的诏命,传达到了怀化!”

    “怎么样?可是大捷?”陈嬌立刻紧张的问道。

    两个月前,马邑之战拉开帷幕后,消息也自然被怀化军民得知。

    这种涉及国运的大战,怀化郡上下,都是无比关注。

    从屯垦移民一直到贵族甚至濊人跟韩国、真番乃至于乌恒、鲜卑都密切关注着这个涉及了未来世界谁是老大的战争。

    而安东都护府上上下下,包括陈嬌在内更是紧张无比的关注着战争的进行。

    原因很简单,此战,对整个安东都护府意义重大。

    此战若胜,安东都护府就脱离了匈奴的威胁。

    匈奴人再也不可能,也再也没能力,从右北平方向,截断安东与中国的联系。

    反之,则整个安东都护府都会陷入匈奴骑兵马蹄威胁之下。

    到时候大家别说愉快的淘金发财了,恐怕连性命都有危险。

    “回禀君候,确实是空前的大捷!”那个家臣满脸兴奋的说道:“我军在骠骑将军东成候义纵的指挥下,先是在武州塞,击败匈奴折兰王所部,生得折兰王,然后,又在马邑西北,全歼匈奴右贤王主力,阵斩匈奴右贤王尹稚斜,生得白羊王以下万余人,匈奴楼烦王在我军威势之下,临阵归义,匈奴幕南精锐已被一扫而光,王师已雪平城之耻!”

    “真的吗?”陈嬌闻言也是跳了起来,满脸兴奋的问道。

    “真的!”那家臣说道:“捷报已贴在露布之下,君候您听——全城都在欢呼呢!”

    陈嬌走出房门,来到自己的官邸的院子里,然后,他爬上院墙,远眺整个城市。

    果然,此刻的新化城,已经变成了欢腾的海洋。

    无数的人,无论是汉人还是濊人,军人还是百姓,游侠或者刑徒,都在欢呼雀跃。

    马邑之战的胜利,哪怕是大字不识一个的农民都知道,这意味着自己安全了,匈奴骑兵不可能再来破坏自己的生活。

    而本来就爱国主义情绪最为高涨游侠们,则更是被胜利陶醉。

    无数人都在喊着,跳着。

    不知道是谁带头喊了一句: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刹那之后,整个城市都被这句话刷屏。

    在游侠们看来,马邑的胜利,标志着自己的国家和民族,重新回到了****上国,中央帝国的地位。

    所以,他们欢腾庆祝。

    陈嬌看着这个场景,也抚掌大笑。

    对陈嬌来说,马邑的胜利,意味着他终于可以对一个他垂涎已久的目标下手了——鲜卑、乌恒。

    在这怀化将近一年的时间,让陈嬌深刻的明白了一个真理——有奴隶才有一切!

    包括财富、地位和实力。

    倭奴之国的倭奴,总有被抓光的一天,而且,竞争者未来也会越来越多。

    而他的封国和事业,所需要的劳动力,完全就是个无底洞。

    鲜卑与乌恒,与他的距离不近不远,正是最好的劳动力来源。

    马邑之战后,陈嬌已经知道了,匈奴人必然会放弃许多不必要的地方,进行战略收缩。

    这鲜卑和乌恒,自然就在放弃之列。

    这意味着……

    陈嬌擦了擦手掌,有些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更何况,这乌恒与鲜卑,本就是天子交给他和他哥哥的任务。

    完成之后,可是有着赎死令的奖赏!(未完待续。)

    ps:    12000字收工,睡觉~

    嗯,我得加油了!

    这个月已经11号了,但我才更了9w多字。

    必须在以后的时间里,把字数补起来,不能再懒惰了!

    p</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