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八百五十一节 影响(1)
    河套平原,又称为河间。+,

    诸夏民族的母亲河,黄河在此绕出一个几字弯。

    千百万年来,黄河的不断冲刷,使得此地的方圆千余里,成为草原上最肥沃的土地和最美好的牧场。

    秦帝国强盛之时,曾经在此驻扎三十万大军,同时迁徙了三万户百姓。

    秦人在此修建水利工程,建造城塞,设立冶炼作坊。

    一度,此地阡陌连野,麦秀渐渐,禾黍油油,成为塞上天府,北国鱼米之乡。

    然而,随着秦帝国的覆灭。

    这一切都在战火和硝烟之中,灰飞烟灭。

    被秦人赶走的匈奴人,骑着马回来了。

    他们不懂生产,也不会耕作。

    他们除了奴役和征服他人,几乎一无所长。

    于是,秦人修建的城塞,崩塌了,被掩埋在草丛之中。

    他们建立的工场,作坊,废弃了,杂草疯狂的在这些过去人声鼎沸的手工业中心滋生,直至将它们彻底吞没和瓦解。

    而秦人修建的水利设施和渠道,更是早已黄土掩埋,不见踪迹。

    偶尔会有牧民在某些被人遗忘的地方,找到一两块铭刻秦人痕迹的砖瓦。

    当然,凡事都有例外。

    平城之战后,来自汉朝的燕王卢绾以及韩王信还有陈豨、赵利等失败者,带着他们的部曲,逃奔匈奴。

    在这些人中,就有着被匈奴冒顿单于封为东胡王的卢绾。

    卢绾当年逃亡匈奴,带了足足数千人。

    卢绾和他的叛军。因此成为了匈奴帝国,少数几个农耕与游牧并举的部族。

    他们会放牧。但耕作技术也不赖。

    最起码,在卢家的东胡部族的领地内。他们将秦人遗留的基础设施重新利用起来,还开挖了多条新的渠道,用于灌溉,直到如今。

    然而,这一切,到此为止了。

    此刻,这个过去曾经屋舍连绵,阡陌连野的东胡部的领地,已是一个人间地狱。

    成千上万的野蛮骑兵。在这个过去的塞上桃源中,无恶不作。

    他们杀死男人,****女子,甚至连小孩子都不放过。

    至于那些原本建立在草原上的屋舍和帐篷,此刻,都已经燃起了熊熊大火。

    呼揭王且之狞笑着用自己的独眼看着这一切,他的手上,鲜血不断的滴落下去。

    “东胡王卢它之已死!”他将手里的脑袋高高举起,宣告自己的部族:“告诉秀支们。所有投降者,跪地不杀!”

    秀支是呼揭语言中军队的意思。

    正如且之自己的名字,翻译成汉语,其实是军队的统帅的意思。

    呼揭语言。是他们在金山数十年扎根后,与当地的西域王国互相交流后发展出来的语言。

    数百年后,晋书就记载了石赵政权的一句谶言:秀支替戾冈。仆谷劬秃当。

    意思就是派出军队,抓到刘耀。

    后世的考古学家和历史学家根据这一句话。对石赵和他的祖先呼揭部族的语言进行了分析。

    在研究了数百个曾经在中国或者世界上出现的民族的语言后,考古学家和历史学家们将呼揭族以及石赵的羯族语言。归入突厥语系,并且认为他们应该是回鹘人的远祖。

    至少在语言方面,是这样的。

    但其实,至少在此刻,呼揭人的外貌跟血统,与回鹘人没有任何关系。

    他们是多族混血。

    他们是古印度雅利安人和古通古斯人以及古粟特人的混血。

    用汉室的看法,那就是塞人跟匈奴人以及康居人的杂种!

    所以,他们既有着匈奴人粗矮的体型和强壮的身体,也有着古雅利安人的褐色瞳孔和多种多样的发色,同时也有着康居人的一些特征。

    譬如,这个部族已经不再信奉匈奴传统的萨满教了。

    他们改而信仰了从遥远的远方传来的拜火教。

    火,在呼揭人的生活中,变得神圣而重要。

    同时,呼揭人也学会了农耕。

    他们在金山脚下的家园里,更是有着许多奴隶他们为耕地。

    虽然技术原始,耕作效率很低下。

    但比起靠天吃饭,还不一定能吃饱的游牧生活,农耕最起码,能养活更多人。

    这也是呼揭人西迁后,做出的最大改变。

    他们的生活方式,已经从他们的祖先的游牧,向着半游牧半农耕转变。

    此刻,看到这东胡部族内外完善的水利设施,无数的沟渠与堆满了粮仓的粮食。

    且之就知道,这个部族的人口,对他和他的部族很重要。

    只要得到了这些人口,未来,呼揭人就很可能不需要再去担忧饿肚子了。

    同时,且之也好奇的将目光转向了南方。

    他知道,在南方的那个长城脚下,还有着眼前这个东胡部族的母国,那个战胜了折兰部族的汉朝!

    “我早就听说,汉朝富饶而繁华,举国皆是农耕,数万里的国土上养育了数千万的人口……”且之在心里感慨着:“若有朝一日,我能统兵南下,去抢劫和洗掠汉朝就好了!”

    若能抢一回南边,仅仅是抢掠到的人口,就足够撑死呼揭部族了。

    可惜……

    且之摇摇头。

    现在,南方的汉朝,已经强大的不像话了。

    如今,尹稚斜败亡的讯息,已经传得满草原都是。

    甚至有人言之凿凿的说,自己亲眼看到,汉朝的军队,押着折兰和白羊以及右贤王的俘虏南下,战败被俘的骑兵,被汉朝人用绳子串着。连绵数十里。

    而汉朝缴获的战马和牛羊,更是漫山遍野。数都数不清楚。

    这样一个强大的帝国,已经不是他和他的族人能打歪主意的。

    正这样想着。忽然,远方的草原上,疾驰来数骑。

    “谁是呼揭王!”领头疾驰而来的一个骑士,用着匈奴语大声问道:“吾乃大汉云中郡司马,奉大汉云中郡郡守,魏公之命,命令呼揭王,速速听命,停止一切杀戮和劫掠。立刻释放所有东胡部族的俘虏,等待大汉天子与贵国单于的决议!”

    且之眉头一杨,不可思议的摇摇头,心说:“找死吗?”

    到嘴的肉,且之怎么可能吐出来?

    况且,汉朝人凭什么来管他?又怎么可能管的了他?

    但是,下一秒,且之愣住了。

    因为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单于的狗腿子,左大将呼衍当涂。也策马在那个汉骑的左右,对着他大声说道:“呼揭王听命,这是单于的命令,立刻停止杀戮!收拢俘虏。等候单于的命令!”

    且之听了,顿时火冒三丈。

    别人怕呼衍当涂,当他怕个毛!

    单于军臣。现在自身都难保,凭什么来干涉他?

    况且。下令要将东胡部族鸡犬不留的,也是他军臣。

    好人坏人。都让单于做了。

    要他这个挛韑氏宗种有什么用?(现在,尹稚斜死讯被确定,且之就自动将自己视为了挛韑氏的宗种。)

    “秀支们听命:……”且之举起自己的手,赌气的下令:“继续杀,不要停,我看汉朝能把我怎么着?”

    常年在金山脚下,与西方的异族战斗。

    呼揭人早就养成了桀骜不驯的习惯。

    以前单于庭强大,倒还可以勉强约束和命令呼揭部族。

    但现在?

    单于自己一屁股的翔都擦不干净,还想管呼揭勇士怎么做?

    更重要的是,且之需要自己表现的足够强硬,以捞取挛韑氏和四大氏族内部的支持。

    且之和他的父亲,远离单于庭的决策中心的时间太久太久了。

    久到,现在单于庭都没有他的人。

    而在匈奴帝国,一个强硬的首领,铁腕的首领,总能获得支持。

    但且之却没有想过另外一个问题——他现在当然不怕汉朝。

    他的老巢远在几万里外的世界边境,汉朝人根本够不着,而且,呼揭人也从来没有跟南方的汉朝打过交道,在他们的概念里,汉朝大概就跟西方的康居和曾经的乌孙、月氏差不多。

    强是强,但也有限。

    然而,昆邪王跟休屠王可不这么看。

    在看到了汉骑后,他们立刻就下令停止了继续杀戮和抢掠。

    他们的老巢可就在汉匈边境,得罪了汉朝人,可是大大不妙!

    俗话说得好,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现在,汉朝在马邑之战,显示了自己的强大。

    不可一世的折兰王都被俘虏了,强大的右贤王本部也被歼灭了,就连楼烦王都降了。

    汉朝人手里面,现在就握着将近两万的战俘。

    每一个草原上的部族都知道,战俘,还有另外一个名字——铁军!

    不止是中国人知道二鬼子比鬼子更可怕。

    游牧民族更清楚这个真理。

    战败被俘后的部族骑兵,为了活命,为了摆脱自己的奴隶地位,为了给新主子证明自己确实跟过去一刀两断了。

    他们杀起自己的同族和同胞来,会比所有人都积极。

    而折兰、楼烦、白羊和尹稚斜的本部,已经是匈奴在幕南最精锐的骑兵了。

    现在,这些骑兵被刷了一个名为‘为了主人’的buff。

    可以想象,要是得罪了汉朝,汉朝皇帝恼羞成怒,哪怕只是放出那些战俘,也足以将整个幕南,搅个天翻地覆。

    更何况,马邑一战,匈奴人到现在都不知道,汉朝究竟是怎么击败的尹稚斜统帅的联军的。

    他们只知道,包括折兰在内的所有南侵部族,全部是败在汉朝的骑兵手下。

    折兰部族,更是在发动了他们赖以成名的决死冲锋后依然被汉骑碾压。

    未知的,才是最可怕的。

    现在,草原上已经有流言了。

    说是汉朝皇帝请下了天神,天神摇动大地和山峦,先堵死了尹稚斜的归路,然后又在折兰冲锋时,从苍穹降下雷霆,劈死了冲锋的折兰骑兵,让他们在惊慌中自相践踏,这才败亡。

    甚至有人言之凿凿的拿出了证据:汉人有本叫《诗》的书上,就记载了,几百年前,周朝的天子,请动了诸神,降下伟力,帮助自己取胜的事情。

    所谓:徐方绎骚,震惊徐方,如雷如霆,徐方震惊。

    而千年之前,夏朝和商朝的中国皇帝,更是直接跟上帝对话,请求上帝教导自己怎么治国,而上帝慷慨回应了这些天子的请求,降下祥瑞和福兆。

    使得当时的中国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几百年都没用过刑罚。

    很显然,这些乱七八糟的传言和神话,都是绣衣卫的匈奴司,精心策划和煽动起来的。

    但关键是,匈奴人不知道啊。

    在这些真真假假,半真半假,甚至掺杂了玄幻和仙侠段子的谣言中,匈奴国内,尤其是幕南的部族,只能说是人心惶惶。

    在他们的脑海和思维中,折兰这样无敌的军队,都败亡了,连一个人也没逃出来。

    不是神明下凡,那是什么?

    而且,更恐怖的是,汉朝的骠骑将军,特意放了一百二十个被俘的匈奴奴隶,回到草原报信,这些奴隶,都是在武州塞之战,被俘的折兰奴隶。

    这些奴隶,基本都是被胸甲吓破了胆略,心神全部崩溃的家伙。

    义纵觉得,养着他们也是浪费粮食,不如废物利用。

    而这些奴隶,也没有辜负义纵的一片‘好心’。

    在草原上到处撒播汉军的强大和无敌,并且将胸甲骑兵神化起来,逢人就说,汉军出动了神兵神将。

    人人都三丈高,腰围也有三丈宽,骑着山一样的骏马,拿着庞大的武器,一扫就能杀死一堆人。

    而一问具体情况,这些家伙,立刻就疯掉了。

    他们的表现,进一步的加深了幕南部族对汉室的恐惧和不安。

    到了现在,到了今天,已经没有幕南部族,再敢在汉朝的使者面前耀武扬威了。

    甚至,很多部族都出现了微妙的心理变化。

    尤其是休屠和昆邪这两个部族。

    休屠王和昆邪王,甚至私底下商量过:要不要跟汉朝建立联系呢?

    这不能怪他们。

    实在是他们跟汉朝的云中郡,距离太过接近了。

    从云中边塞出塞,汉军的骑兵,要不了几天就能直抵河套的腹心,到他们的老巢去观光。

    而休屠王跟昆邪王自认,自己是无论如何也打不过击败了折兰,覆灭了尹稚斜的汉军的。

    既然如此,那当然要及早联络,好给自己未来早作打算。

    万一,匈奴这条船不行了,那也能换个主子,继续作威作福,称王称霸!(未完待续。)u</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