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八百五十节 武夫当国(3)
    乘着撵车,刘彻率领群臣,组成一个浩浩荡荡的车队,驶出北门的城门。

    顿时,整个北阙内外,立刻爆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欢呼:“陛下万岁!大汉万胜!”

    归来的汉军将佐士卒,更是激动不已的挺直了自己的胸膛,以右手击胸,对自己的君王,致以最高等级的军礼:“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刘彻站在撵车之上,手持着天子剑,对着自己的军队,挥手致意,这立刻就引发了更狂热的欢呼之声。

    撵车缓缓驶到御道中央。

    刘彻抬头,看向列队肃立在他眼前的这些好男儿。

    这些年轻的军人眼中,全都闪烁着狂热的崇拜和敬仰。

    马邑之战,不仅仅是扬眉吐气的一战,更是造神之战。

    此战结束后,刘彻已然高举神座,正式封神了。

    皇帝的影响,随着胜利,渗透到大汉帝国的每一个阶级之中,他的故事,被人反复传颂、加工。

    至于军队……

    只能说,马邑之战后,枪杆子真正的被他牢牢控制在手。

    现在,刘彻已经可以坦然而自豪的告诉天下:朕既国家!

    看着这一张张充满了兴奋和激动的年轻脸庞,刘彻抽出自己手里的天子剑,将它驻在自己的脚边,然后,刘彻看着这些军官士卒,缓缓的压了压手。

    整个北阙内外,瞬间鸦雀无声。

    士民贵戚,纷纷跪下来。聆听自己君王的训诫。

    “朕受命于天……”刘彻看着整个世界,缓缓的说道:“天命朕为天下民父母。无论是谁,有敢伤朕子民。侵朕国土者……”他拔剑前指:“虽远在天涯海角,朕亦必遣大将诛之!”

    在三年前,刘彻发布甲子诏时,这些话,对周边王国来说,可以说是软绵绵的,没有任何说服力。

    卫家甚至还敢顶风作案,刺杀辽东郡北部都尉。

    至于匈奴人?

    甚至可能是将它看成是汉朝±▼±▼,小皇帝中二病发作了。

    旁的不说,在当时的匈奴人看来。就算他们南下,侵夺汉朝的土地,杀掠汉朝的百姓,烧毁汉朝的村庄和城市。

    汉朝又能将他们怎么样呢?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

    这个诏命的可靠性和神圣性以及真实性,一点点的被事实证明。

    卫家现在,已经死无全尸。

    朝鲜王国,成为汉家疆土。

    然后是鲜卑王,不过是杀了几个依附汉室的濊人。就被汉家天子,逼着匈奴人杀了鲜卑王,以其首级作为赔罪。

    再然后是不久前几个齐鲁商人,惨死边境榷市。

    在震怒的天子面前。南越王,终于不得不低下他的头颅,亲自来到长安。上图册符印,臣服中国。

    而在今天。从灞桥门,直至未央宫北阙。

    铺满了整个长安城的御道的那一面面匈奴战旗。足以向天下证明:这位天子,说话算话,而且,一定会兑现!

    甲子诏命,在今天,因此成为了真理,成为了普世价值。

    从今以后,无论是谁,想要侵害中国百姓,都要掂量掂量,因此而来的后果。

    连匈奴人都败了,右贤王和折兰王的脑袋,成为了汉家的战利品。

    在场的百姓,心里都是生出一股无比自豪和无比骄傲的情绪。

    后世的网络上,曾经有个谣言,说是米帝护照上,有一行文字:无论你走到哪里,美国政府和军队都会永远予以你支持的。

    如今,这个谣言在西元前的汉室,成为了现实。

    谁若是想要试试,甲子诏命的成色。

    那么,他就要先看看,因此而死的那些人的下场。

    从今天起,哪怕是数万里外的国家,都将要知道,遥远的东方,有个国家,它的名字叫汉朝,它是的人民,自称诸夏,来自中国。

    这些人和他们背后的国家,惹不起!

    “万岁万岁万万岁!”所有的百姓大臣,全部俯首而拜,诚心诚意的道:“是彝是训,于帝其训,惟辟作福,惟辟作威,惟辟玉食!”

    这是如今天下士民耳熟能详的《洪范》中节选出来的。

    夹在这些话中的是洪范之中最著名的名言:天子做民父母,以为天下王。

    百姓臣民,用最淳朴和简单的语言,对刘彻表达他们的孺沐之心。

    就是鲁儒派的几位大儒,在这样的气氛中,也都全心全意的膜拜在地。

    无论是庶民还是列侯,不管是商贾还是农民,谁不希望,自己的君王,是能保护自己的圣王?谁不希望,自己的国家和军队,是捍卫自己利益和生命的呢?

    至于本来就最容易被感动和忽悠的游侠们,更是泪流满面,许多人都已经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去投军!即使只是做个马夫!

    刘彻等待了一会,等待世界安静了下来后,他看向自己眼前的那些功臣和良将,说道:“诸君,将胆敢侵朕国土,杀朕子民的夷狄首级呈上来!”

    “诺!”前方的汉军将佐纷纷大声应命。

    然后,杨敢就首先向前,手捧着装着尹稚斜脑袋的木匣子,出列三步,跪到刘彻面前,拜道:“匈奴右贤王尹稚斜首级在此!”

    随后木匣子被打开,尹稚斜那颗披头散发,瞪着眼睛,死不瞑目的脑袋,暴露在了阳光之中。

    杨敢之后,张枫紧接出列,将一个木匣子,摆到尹稚斜之后,拜道:“匈奴右贤王大当户首级在此!”

    …………………………

    一个个被首级,被摆到了刘彻眼前。

    这些曾经肆虐了整个世界,威胁着文明的野蛮酋长。此刻,全都成为了汉军夸耀自己武功和勇武的证据。更成为汉家天子甲子诏命的底蕴。

    整整三十四颗首级,代表着三十四位匈奴高级贵族。

    其中不乏挛韑氏、兰氏、呼衍氏和须卜氏的贵族。

    马邑一战。几乎将匈奴人在幕南地区的大半本部贵族一扫而光。

    此战之后,幕南无王庭,虽然不可能。

    但幕南无挛韑,却已是事实。

    马邑之战,汉军的大获全胜,标志着中国重新回到了它应有的位置。

    中央帝国,****上国的荣光,在失去了五十六年后,重新回归。

    同时。它意味着中国进入了自春秋之后的又一个扩张期。

    这一次,汉军将一路向北,向西,直到世界的尽头!

    看着这些首级,刘彻缓缓的将他的天子剑,指向那些跪在自己身前的汉将们,说道:“天命朕保天下民,朕命诸君,为朕羽翼。顺天应命,讨伐不臣,执讯获丑,薄伐四夷!”

    这是刘彻第一次正式的公开的向全天下宣布。他就是老天爷选择的来保护这个国家和人民的君王,而军队,则是他选择。作为这个使命的执行者。

    所以,他勉励将士们。要牢记自己的使命。

    就像诗经中称颂的先贤一般,将文明的光芒。撒播到世界的尽头,让大汉鞭笞所有不臣的蛮夷。

    “万岁万岁万万岁!”将士们纷纷叩首:“末将等敢不奉诏?”

    “陛下圣明!”大臣列侯们纷纷匍匐在地,献上自己的忠诚:“臣等谨为天下贺!”

    “圣天子万岁!”百姓们则激动万分的欢呼起来。

    有嘉折首,获其丑匪。

    稍微有点知识的人,甚至,哪怕是个文盲,在此时,也明白这句话意味着什么。

    易经:上九:王用出征,有嘉折首,获其匪丑,无疚。

    像曰:王用出征,以正邦也。

    通俗的解释就是:王师吊打世界,这是符合天道的,是正义的,夷狄们就应该乖乖跪下来,接受中国文明的熏陶,反抗的,不服的,都是逆天而行。

    虽然有点霸道,有点流氓。

    但,这确曾是中国先人们践行的普世价值。

    宗周全盛之时,曾用这句话,吊打和统治了所有已知世界。

    如今,刘彻用一句‘执讯获丑,薄伐四夷’间接的将它重新导入中国的普世价值体系。

    当然,更重要的是……

    所有的聪明人,都已经明白了天子话里的潜台词了。

    道理很简单,有嘉折首,这个易经中的卦辞还有另一番解释。

    就是分封的前奏。

    跟随天子,征伐四夷,天子将征服的四夷土地,分封给立功将士。

    将士们因此受封为一脉之祖,启一世代之新。

    这同样是宗周时期的普世价值!

    无数人激动万分,难以自抑。

    自秦始皇一统天下,汉室鼎立以来,中国就开始逐渐淘汰分封制。

    一个又一个异姓诸侯,因此被碾的粉碎。

    但,谁不想称孤道寡,称王称霸呢?

    况且,在今天以前,今上就几次表态过,要在未来,在远离神州本土的蛮荒地带,设立诸侯王国。

    用宗室,用功臣,用列侯,去镇压这些地域。

    这一次次的表态,还可以说是试探,是忽悠。

    但今天,天子当着全长安百姓,隐晦的表露了自己的态度后。

    所有人都确信了。

    天子,没有骗人,也没有忽悠!

    这是真的!

    他真准备将未来征服的遥远地区,分封给功臣。

    于是,无数人心潮澎湃,难以自抑。

    尤其是那些列侯们。

    在以前,汉家列侯多纨绔、米虫和废物。

    这一方面,确实是生活太优渥了,不做纨绔子弟和米虫,他们就要抑郁。

    而在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们已经没有了努力奋斗的动力——即使立下不世之功,那也不过加点食邑而已,其实也没什么区别……

    但现在,却不一样了。

    列侯封国,不过一县之地,而且还要受到地方官和朝廷的双重钳制。

    别说是在封国称王称霸,鱼肉百姓了。

    就是想开个绅士趴体,也要担心会不会被人打小报告。

    但王国就不一样了。

    尤其是宗周体制下的诸侯王国。

    那是真正由自己支配和统治的地盘,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只要不得罪天子,就可以安枕无忧。

    更妙的是——这些未来的新王国,将远离中国本土。

    换句话说,哪怕是有人在其王国中胡天黑地,那也得长安知道才行啊!

    只要不作死,去造反,自己就是安枕无忧的!

    而且,对中国人来说,开宗做祖,是无法拒绝的诱、惑。

    无数的列侯,心痒难耐,无数的大臣,更是只觉得自己的心脏砰砰砰的跳个不停。

    此刻,他们感觉,找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和努力方向了。

    “回家以后,吾要立刻教训子侄,培养家臣,下次出征,吾一定要参加……”许多列侯都在心里发誓:“而且是要独领一军!”

    “与墨家的关系,看来有必要认真搞好了……”更有聪明人在心里想着。

    虽然上次自己送了子侄去墨校,结果被扫地出门,让他们大大的丢了面子。

    但,如今,在涉及到未来自己是否能尝尝国君滋味,称孤道寡的问题上。

    面子算什么?

    就算跪,也要把几个子侄送进墨家,从而在墨家内部,掺杂上自己的影响。

    这样,才能随时随地的知道和掌握墨苑中的新式装备和好东西的动向。

    而人群之中,诸子百家的巨头和弟子们,看着自己的眼前的这一幕,都纷纷相互对视一眼。

    “从今往后,恐怕将是武夫当国了!”无数人或欢呼雀跃,或忧心忡忡的想着。

    在今天之后,获得了天子鼓励和怂恿的汉家大臣和贵族们,恐怕都会是********的钻研怎么挑起战争,好方便自己捞军功了。

    这些家伙的能耐有多大,所有与他们打过交道的人都知道。

    甚至,哪怕是列侯大臣中的胆小鬼和纨绔子弟以及米虫,也都会踊跃参与。

    他们或许不敢出塞,去跟匈奴人拼个你死我活。

    但南下打闽越,向东鞭笞鲜卑、乌恒,甚至过南越,去交趾郡的丛林里找野人的麻烦,却是很简单的。

    更让这些人恐惧的是……

    他们发现……

    自己好像也在跃跃欲试了。

    “应该马上写信回家,让家中子侄,操练武艺,学习兵书!”有人在想道:“这可是难得的机会啊,若能立下军功,受封一个王国,哪怕是候国,也足以保证十世富贵!”

    “子率以正,孰敢不正?”甚至有鲁儒说道:“圣人教诲,吾等应当遵循啊!”

    其他人也纷纷点头称赞。

    甚至没有人反对。

    至于,他所引用的那句孔子的话,之前的那两句,则跟之前与之后他们的徒子徒孙一样,华丽丽的将它们无视了。(未完待续。)

    ps:    这章写的特别艰难!

    写写改改,从下午写到现在,才算勉强合格~

    唉,我真是自己给自己找事情~

    非要去推演和脑洞诸子百家的演变,结果,我现在发现,匮乏的知识和阅读量,已经有些难以支撑了,看来,是时候去买一波书了~

    另外,报告一下,我今天上午,已经选好了纸张和封面。

    嗯,过两天,等我老婆有空了,我就让她排版,然后开印~

    等下12点后还有~uw</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