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八百四十七节 金融与内政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刘彻却懒得管汲黯跟颜异愿意还是不愿意。

    对他这个皇帝来说,任务布置下去,你没干好?

    对不起!

    请你挪位置!

    皇帝可以念旧情,照顾自己的老臣子。

    但是,绝对不可以在国家大事上念旧情。

    因为那是犯罪!

    皇帝当的越久,就越会变成孤家寡人!

    当然,你可以重感情,念情义,就像元成一般,做个好好先生。

    但那样的结果,无疑只会将整个国家和民族,推入深渊。

    诚如王安石所说:一家哭,好过一路哭,一路哭,好过天下哭。

    当然,考虑到汲黯跟颜异都是君子,所以刘彻给他们安排好了两个副手公孙弘与主父偃。

    将此事确定下来后,刘彻就对刘舍道:“少府,大军将要凯旋,有关赏赐金币,铸造情况怎么样了?”

    当初武州塞捷报传来,刘彻就下令,少府牵头,铸造一百万枚金五铢,作为赏赐有功将士的奖赏之一。

    对▲长▲风▲文▲学,ww≤w.c↙fwx.n≡et这些金五铢,刘彻要求要做到精益求精,宛如艺术品一般。

    这件事情,刘彻很关注。

    因为它关系未来金本位之后,黄金货币的信誉和信用。

    中国自古就缺铜,而钱币的使用量却是极大!

    到现在为止,少府总共铸造了将近二十万万枚五铢钱。

    但。相对于全天下总流通量高达数百万万的铸钱,这点儿五铢钱。只能在关中称王称霸。

    去了关东,那里。依旧是四铢钱甚至三铢钱的天下。

    五铢钱固然已经赢得了信誉,但是,在关东流通的五铢钱,最多不超过五万万钱。

    就这,还是盐铁衙门努力回收旧币,铸造新币的结果。

    现在,汉家的金融问题是五铢钱的流通盘子太小了!

    就算是少府拼命去铸钱,十年之内,恐怕都很难让五铢钱真正取代四铢钱跟三铢钱的流通地位。

    况且。少府就算是拼命去铸钱,那也要有原料啊!

    铜的严重缺乏和提炼困难,制约着国家金融的发展。

    作为穿越者,刘彻知道,在漫长的中国历史上,铜的缺乏,一直困扰着中国王朝。

    为了应对铜钱缺乏的问题,武帝玩过白鹿皮币,拿张鹿皮就要抵充三千金。

    明朝时期也搞过宝钞。

    直到明朝中后期。大量来自美洲的白银流入,才使得中国不再缺钱。

    白银成为货币和等价物。

    在现在,指望美洲的白银来拯救世界,无异于痴人说梦。

    霓虹跟怀化的黄金。倒是可以作为依靠。

    另外,西域和西亚以及印度,都是盛产黄金的地方。

    只要能征服和统治这些地方。汉室就不会缺黄金。

    将黄金变成一般等价物,使之成为流通的大额货币。这不仅仅可以解决钱荒,更是加强中央集权的最好的金融政策。

    但效果到底如何。还是要试了才会知道。

    毕竟,中国从未有过发行金币、银币的经验。

    老百姓是否认可和接受,还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刘舍闻言,立刻就对身后的两个随从吩咐一声,不久后,就有人捧着一个盘子,呈递到刘彻面前。

    “陛下!”刘舍献宝一般的说道:“此乃样钱,请陛下过目!”

    刘彻让王道接过那个盘子,掀开上面盖着的绢布,然后,数十枚排列整齐的黄金货币,就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这些金币的模样和大小,与目前汉室流通的五铢钱一般无二。

    刘彻拿起一枚金币,放在眼前端详了一阵。

    少府此番,铸造这些金币,确实是花了不少心思。

    几乎是将之当成了艺术品来雕琢。

    这枚金币直径大约是两厘米,跟五铢钱一样,中间有方孔,钱币外形则是圆形,以象征天圆地方。

    钱币两侧,用着小篡,写有五铢两字。

    上下两部分,用了金纹镶边,看上去美轮美奂。

    只是……

    刘彻低头看了看刘舍,问道:“少府,此金币造价如何?火耗如何啊?”

    汉制,一斤十六两,一两二十四铢,换算之后,一铢大约重零点六五克,五铢重约三点三零克。

    但在实际上,钱币和斤两不可能控制的非常精细。

    现行的汉五铢,普通都有着重量差别。

    重的可能接近四克,轻的大约三克左右。

    刘彻现在手里的这枚金币,凭感觉来看,也大约是三点五克上下。

    从数学角度来说,一斤黄金,应该至少可以铸造八十五枚金铢,要是昧着良心,掺点杂质,一百枚轻轻松松。

    目前的五铢钱,平均一斤铜能铸钱一百一十枚。

    从经济角度来说,一斤黄金,至少要铸造九十枚金五铢才不算亏本。

    但要是从金融角度考虑,至少要铸造一百枚,才能保证持续流通。

    但,少府采用的这种铸造方法,让刘彻很担心。

    火耗要是太多了,这金币铸造数量不够,他就要亏本啊!

    亏本的事情,刘彻是不愿意干的。

    “回禀陛下,此种金币,目前金一斤,得钱九十二枚……”刘舍笑着说道:“还算可以……”

    刘彻无奈的耸耸肩膀,将那盘金币推到刘舍手里,命令道:“少府再去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在保证外观的基础上,金一斤。铸钱一百枚左右……”刘彻想了想,咬着牙齿道:“至少也要有九十五枚!”

    虽然国家发行货币。本就不靠货币本身赚钱。

    但,亏本发行货币的渣渣。肯定会被广大劳动群众深深教育。

    聪明人那么多,一旦有人发现,将金五铢融化后,重铸可以获利。

    刘彻相信,大江南北,大河上下的百姓,都会参与到这个过程中来。

    所以,金币的成本必须控制住。

    必须杜绝金融漏洞,避免被奸商们利用。

    而刘彻早就计算过了。九十五枚以上的金币,将使得任何形式的重铸,无利可图。

    因为黄金这玩意,不像铜,往铁里掺铜,还可以忽悠人。

    金币成色如何,有经验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

    刘舍虽然不清楚,天子为何在赏赐给有功将士的钱币上还这么抠门。但这既然是天子的命令,他当然要遵从了。

    只是……

    “陛下,若一斤黄金,硬要铸造百枚以上的金币。臣担心,金币成色有失,即使是九十五枚。恐怕也有所瑕疵……”刘舍说道。

    朝黄金里面掺东西,这是技术活。

    哪怕再过两千年。那些金店里的首饰,成色如何。是否足金,大妈都能火眼金睛的一眼辨别出来。

    在如今这个技术拍马也赶不上后世的时代,想要做到往黄金里面掺东西,还不被人发现,这几乎是个不太可能的事情。

    毕竟,黄金,你稍微掺杂点杂质,一般人确实看不出来。

    但这杂质要是多了,就算傻子也分辨得出了。

    刘彻闻言,也是点点头,勉励道:“尽量去做吧,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尽量多铸钱币,传朕的命令给工匠们:若能铸出九十五枚以上,全体加爵一级!”

    刘舍这才躬身拜道:“诺!”

    将这个事情搞定,刘彻就说道:“颜异留下来,其他诸卿,都各自回去忙吧……另外,今晚,朕在宣室殿设宴,与群臣同庆马邑大胜,诸卿到时候都来参与罢……”

    “诺!”群臣纷纷一拜,然后,亦步亦趋的退出大殿,只留下颜异单独面对刘彻。

    “茂陵的工作,爱卿跟朕先说说看……”刘彻坐下来,靠着床榻,闭目养神。

    “诺!”颜异于是躬身一拜,然后,从怀中拿出一个册子,将记录在册子里的内容,逐一向刘彻汇报。

    刘彻闭着眼睛,仔细听着颜异的报告。

    茂陵,这是关中现在最火热的经济热点。

    旁的不说,刘彻卖学区宅,就回笼了超过五万金的黄金跟数万万钱币,赚的盘满钵满。

    而颜异、汲黯,也在这个过程里,赚了不少。

    他们最初可能只是想给刘彻留点面子,而从家里拿钱,买了两三套乙宅。

    但在现在,他们成为了历史上第一批通过炒房获利的人。

    但学区宅这种东西,也就是一锤子买卖。

    做完这一票,至少五年内,刘彻不打算再玩了。

    年年这么玩,那就是把商人跟天下人当傻逼了。

    但即使没有学区宅了,茂陵也依然成为了汉室的经济增长点。

    别的不说,公孙弘带着人在茂陵设卡,收商税跟交易税,短短两个月,就上缴莫府五百余万钱。

    仅仅是师家,就给公孙弘贡献了超过一百万钱的商税。

    另外,少府在茂陵开赛马场,卖赌马彩票,半个月内入账三千万钱。

    连丞相周亚夫都被吓坏了。

    但刘彻知道,这仅仅是个开始。

    旁的不说,绣衣卫就曾经报告过,仅仅在长安,每年的斗鸡走狗的赌注金额,就高达数千万钱。

    而这还仅仅是一个长安的地下非法赌博的市场规模。

    整个关中,整个天下,每年投入到斗鸡走狗和博戏之中的财富,根本无法统计。

    上至贵族列侯,下至贩夫走卒,大汉帝国的人民群众,对于赌博和竞技比赛,永远有着让人惊讶的热情。

    如今,大家能光明正大的合法赌博,在刺激自己神经和血管的同时,还能支援国防建设。

    这赌马的浪潮,自然是一发不可收拾。

    城市中的商人、贵族和官吏,这些手头宽裕,有着闲钱的家伙,以及整天无所事事的游侠们,从此找到全新的娱乐。

    但,任何事情都有利弊。

    赌马浪潮的兴起,在另一个方面,其实激化了社会矛盾。

    贵族官吏还好说,他们反正有钱,就算破产,也还有人兜底,饿不死人。

    但这游侠却是个问题。

    一旦出现有人赌马,倾家荡产,然后寻死觅活甚至报复社会的事情。

    很可能会产生极为恶劣的影响。

    刘彻对此,自然有着极高的警惕。

    所以,他一方面下令,赌马的最高投注额度,限定为一千钱,还让少府在赛马场的所有显目位置,贴满了‘赌博害人害己’的标语。

    这其实就跟在香烟盒上印‘吸烟有害健康’一样,纯粹是为了万一出了问题,好方便推卸责任。

    但即使如此,刘彻的内心,其实也很不安。

    毕竟,赌马圈钱,在如今的社会伦理道德价值观下,一旦出了问题,就可能是海啸。

    中国自古以来,不仅仅统治者,会把法律当成擦脚布。

    老百姓其实也是一样的。

    在中国人民的思维之中,哪怕再过两千年,出了问题,有了麻烦,也是找政府去解决。

    尤其是在农村,遇到麻烦和困难,当然要皇帝背锅了。

    别说是赌马出了事情,就是老天爷不下雨,都能让皇帝负责。

    而且,社会舆论,甚至皇帝本身,都接受这个设定老天爷不下雨,确实是朕有错!

    而听完颜异报告的赌马盛况后,刘彻内心的不安,更是被放大。

    “这样……”刘彻睁开眼睛,对颜异吩咐道:“卿带人,在赛马场周围的所有道路设卡公大夫以下爵位者,不得入内!”

    公大夫,是军功勋爵体系的第七级,是分割地主阶级和自耕农的界限。

    再往上,就是捐爵制度的最高级的公乘了。、

    将公大夫以下爵位的人,排除在赛马场之外,等于避免了赌博伤害到自耕农和佃农。

    至于地主豪强,贵族纨绔。

    刘彻只想说:欢迎来赌!

    而且,讲道理的话,也就这些人的钱赚起来才爽!

    颜异闻言,大喜,拜道:“臣谨奉诏!”

    这赛马场,颜异自然知道,这是天子的意思,才开起来的。

    虽然对外宣传,这是少府令刘舍为了筹集胸甲骑兵的建设经费和装备的制造费用,独自做出的决定。

    然而,这也就是骗骗小孩子。

    连市井的游侠都骗不了!

    虽然颜异很想劝谏天子,关闭这赛马场是最好的决定。

    但可惜,他不能说。

    万一因此忤逆了天子,那该如何是好?

    而且,到目前为止,这赛马场还没有出现什么乱子。

    列侯勋臣和士大夫们,都没有什么意见,贸然提议关闭,可能被人攻击成‘沽名钓誉’。

    现在,儒家在朝堂的处境,可是很危险的。

    稍有不慎,就会被黄老派和墨家咬上一口。

    甚至一个不留神,目前看似是盟友的法家,其实也并不介意踹上一脚,再填上一把土。

    对现在的颜异来说,禁了公大夫以下,总比不禁强。

    再怎么说,这也是个进步!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未完待续。)

    PS:    啊啊啊啊啊

    我今天好废柴啊~~

    居然才写了一万字!

    麻蛋!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