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八百四十六节 善后(3)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刘彻发话了,墨家当然是唯有服从。

    “诺!”杨毅深深的匍匐在地上,说道:“臣谨奉诏!”

    而紧跟在杨毅身后的墨苑苑监成奉也跪下来说道:“愿为陛下效死!”

    成奉是刘彻最早安插到墨家内部监视和监督墨家活动的官员之一。

    这是为了防止墨家失控而采取的措施之一。

    毕竟,像墨家这样具有高度组织,还掌握了科学技术,同时有着极大行动能力的学派,没有人敢掉以轻心。

    尽管历史上,墨家从未对自己效忠的政权或者君王,发动过任何的阴谋和叛变。

    但这个学派的思想和行为,却是如此的特殊。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皇帝在这个世界上,不会有真正信得过的人或者派系。

    凡事留一手,遇人防三分,是一个合格皇帝必然的性格。

    将此事决定下来,刘彻就看向汲黯和跟在汲黯身边的颜异,说道:“大将军已经跟朕上了请辞奏疏,上呈了大将军印玺,朕已经同意了……”

    这话落在众人耳中,却不啻是地震。

    大将军魏其候窦婴是当今太皇太后的亲侄子,同时也是今上潜邸之时,曾经保驾护航的重臣。

    尽管当时魏其候从未明确过支持今上为太子,但他的所作所为,却几乎是在为今上铺路。

    然而,如今,这位重臣,丞相之下的最高武将,却在悄无声息之中,上疏请辞大将军之职。

    而且背景还是武州塞汉军大胜,王师即将迎来平城之后。汉匈之间决定性的会战胜利。

    这不得不让人多想一下,背后到底有没有什么原因和信息。

    魏其候的垮台,是否意味着窦氏外戚的衰败,薄氏外戚的重新崛起?

    魏其候究竟是为什么垮台的?

    这其中值得深究的意味,实在太多,释放出来的信号,也实在太多。

    刘彻自然知道。此事必然会引发朝野的广泛猜测。

    所以,他就直接了当的说道:“此事。是章武侯与朕商议之后,决定下来的事情,大将军请辞后,将外放为清河郡郡守!”

    听到刘彻这么一说,其他臣子连忙将自己心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揣测扔到爪洼国去。

    他们顿时就想了起来,窦氏外戚,还有章武侯这么一座定海神针在。

    章武侯只要还活着,他就依然有着巨大的政治影响力,尤其是今上非常尊敬自己的这位舅祖父。常常会过府请教。

    “朕已经决定,拟诏任命章武侯为大司徒,位在三公之上,可入朝不趋,赞拜不名,剑履及殿!”刘彻缓缓的继续说道。

    为章武侯窦广国发明大司徒这个全新的官职,既是对窦氏的补偿和安抚。同时也是对窦广国给汉室鞍前马后,做牛做马,甚至背锅数十年的辛勤生涯的奖赏。

    反正,他也活不了多久了!

    在其死前,让他享受一会超三公的待遇和荣誉,这既可以堵住天下悠悠众口。免得八卦党们乱传消息,同时也是为日后收拾某些窦家的不肖子孙做个铺垫。

    但此事落在他人耳中,却比窦婴丢掉了大将军的反应还大。

    自萧何之后,汉室再未有大臣享受到入朝不趋,赞拜不名,剑履及殿这三项人臣最顶级的荣誉。

    时隔数十年,在萧何死后近五十年。终于出现了新的大满贯得主。

    每一个臣子的内心都是激动的。

    在窦广国以前,几乎所有人都认为,瓒文终候(萧何的谥号)之后,国家基本不会再授予任何臣子大满贯荣誉了。

    因为萧何的功勋,实在是令人高山仰止,难以超越!

    他是汉王朝的奠基人和法律的制定人,他是长安城的建造者和汉室制度的创始人,同时,他还是被高皇帝评价为功臣之中功劳第一的大臣。

    如今的凌烟阁之中,供奉的第一座雕像,就是这位瓒文终侯。

    雕像的底座,铭刻着当今天子亲笔所书的评价:相国萧公依日月之未光,守山河之重信,因民之疾奉秦法,顺流与之更始,功冠群臣,流芳千古,实为汉家之宗臣也!

    这意味着,刘氏天子认为,萧何的作用,是不可取代的。

    甚至,将之列入宗臣序列。

    什么是宗臣?

    刘氏之宗啊!

    萧何不姓刘,但在刘氏眼里,他是跟家人一样的亲人,而非臣子。

    当时,这个评价流出来后,无数人都已经放弃了大满贯的算盘。

    谁能比的上萧何呢?

    但现在,章武侯窦广国却成为了萧何之后第二位大满贯获得者。

    萧何大家是只能望其项背,这章武侯嘛……

    却再非不能超越的目标。

    甚至,当朝就有着能与之媲美的臣子。

    因此,大臣们都是相当的激动,甚至汲黯都感觉,找到了人生的目标和努力的方向。

    刘彻也只是将这个消息先扔出来,放个风。

    同时这给章武侯窦广国进位大司徒,赐予入朝不趋,赞拜不名,剑履及殿这样的大满贯荣誉,其实也有着为未来考虑和打算的意思。

    丞相周亚夫的任期,很快就要满四年了。

    再有四年,他就要卸任。

    卸任后,当然不能亏待,这大司徒和大满贯的荣誉,就是为周亚夫量身定做的。

    将此事放到一边,刘彻就开始谈正事了。

    他看向大臣们说道:“朕跟诸卿先通报一个事情,刚刚朕接到骠骑报告,马邑之战已经结束了,我军大获全胜,已经确认,阵斩了匈奴右贤王尹稚斜,其他具体的战果和报告,随后将陆续送来长安!”

    “唯陛下能作威作福!”整个大殿的群臣和宦官侍女,立刻就全部跪下来。叩首而拜!

    有人甚至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相互拥抱。

    假如说武州之战,告诉了全天下——匈奴人就靠着两三万骑兵,就能在长城脚下耀武扬威,杀我父老,毁我家园的日子一去不复返。

    那么,马邑之战的结束。则意味着,整个历史翻开了新的篇章。

    汉匈两国。攻守之势,已然转变。

    汉室,获得了战略进攻能力。

    从此刻起,长城,重新成为了那些最初修建和建造它的先人们希望的基地。

    前进的基地,保障的基地和攻击的发。

    秦汉长城,与后世的明长城,最大的不同之处就在于,它是为了进攻。作为战略支撑点而存在的一条防线。

    不管是秦代的蒙恬大军,还是后来的卫青霍去病,他们出征的地点,都是在长城内。

    集结了大军后,从长城的某个节点出塞,去打击他们想要打击的地方。

    走云中、定襄,可以循着古老的回中道。夺取河套和河西走廊,攻击阴山和祁连山。

    出上谷、雁门,可以威胁匈奴的幕南精华地区,直趋蒙古高原腹心。

    从现在开始,轮到汉室可以肆无忌惮的袭扰整个匈奴,而匈奴却只能被动挨打了。

    当然。匈奴人可以反击。

    但是,在马邑之战后,所有进入长城范围的匈奴军队,都要担心一个事情——汉军能在长城之外的马邑,围歼一次他们的主力,也能围歼第二次。

    他们有那个胆子吗?

    这就好比朝鲜战争时,图朝划了条三八线。米帝不听,然后被推回去了。

    等到越南战争时,图朝再划下一条线,米帝就不敢不听了。

    所有在场的大臣,哪怕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侍中,此时,都在摩拳擦掌,想要投军了。

    汉家最重军功,军功,意味着一切。

    哪怕是汲黯和颜异,也都知道。

    官做到他们这个地步,想要继续向上爬。

    就必须要有军功做底子了。

    没有足够的军功,他们或许能爬到九卿,但,却休想染指三公。

    这就好比后世的宋明,东华街外唱名的才是好男儿。

    不经科举,想要宰辅天下?做梦!

    但在此时,却是反过来。

    沙场之上,统兵远征,帅师伐国,威伏四方,开疆拓土的才是好丈夫!

    读死书的文弱书生,撑死了也就是一个贾长沙,只能给将军列侯出谋划策,参赞军机,再想向上爬,没有军功,天下人都不会答应!

    此时此刻,出将入相,才是君子的标配。

    连军队都不能统帅,你凭什么吹牛逼说自己是治国安邦的大才?

    在这样的现实面前,所有人都开始在心里给自己准备和安排一条通向军队的道路。

    哪怕是汲黯和颜异,也在心里面悄悄的开始留意起了合适自己练手的地方。

    “朕估计,匈奴单于的使者,此刻应该已经在路上了,这与匈奴人谈判的事情,朕不想再插手了……”刘彻继续说道:“汲黯,你跟颜异,去负责跟匈奴人打交道吧!”

    “诺!”汲黯与颜异闻言,都是躬身而拜。

    “陛下,臣等该如何与匈奴使者接洽?”颜异问道:“还请陛下示意!”

    “战败之国,还能是怎样?”刘彻冷笑一声,说道:“割地赔款纳贡,三者取其一!”

    汲黯与颜异听了,都有些发呆。

    倒不是他们不愿意去做这个差事。

    讲道理的话,没有比这个差事,更能刷声望的美差了。

    匈奴人在马邑一败涂地,将自己内裤都输掉了。

    留给他们的选择,其实并不多。

    无非就是割地赔款纳贡送妹子,正如天子所说,战败之国,必须面对现实。

    只是,这样做的话,岂非跟秦国当年没有差别了?

    说好的****上国,礼仪之邦,宽宏大量呢?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 /book/html/1.html

    p</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