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八百四十五节 善后(2)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半个时辰后,刘彻就在未央宫的前殿之中,见到了奉命前来觐见的尚书令汲黯、少府令刘舍以及墨苑苑令杨毅和苑监成奉。

    墨家的组织是诸子百家中最严密的,几乎已经有了后世党派的雏形。

    墨家的领袖,号称钜子,自从墨翟以来,每一任钜子都有着能号令每一位墨者的权力。

    当然,墨家也不是铁桶。

    历史上,墨家就经历了数次分裂和内讧。

    理念之争与路线分歧,导致墨家发生了数次‘另立中央’的分裂。

    诸子之中的农家,就是一个从墨家分离出来的学派。

    但在如今,整个墨家却变得前所未有的团结。

    幸存至今的每一位墨者,都很清楚,自己的道统和学派,已经经不起任何内讧和纷争了。

    所以,在刘彻的调节和主持下,现在的墨家,已经进行了自战国之后,最深刻的改革和变化。

    最明显的一个变化就是——钜子不再终生制,而是有了任期,每一位钜子,任期为三年,最多连任两届。

    而且,钜子不再是由上任钜子制定。

    而是采用了推举制度。

    具体的制度就是当上一任钜子距离卸任还有一年时,墨家会召集所有具备‘墨者’身份和称号的人,举行一次全体墨者会议。

    所有墨者都可以在这次会议上,以不记名的方式,提名自己心中的下一任钜子人选。

    得票最多的前三人,将成为下任钜子的候选。

    等到本代钜子卸任时,相关人选和他们的履历以及报告,将呈递到刘彻面前。

    由刘彻来指定和任命新任钜子。

    这个全新的制度,保证了所有墨者都能团结在钜子的旗帜下,而不会发生分裂或者内讧。

    理念上的分歧和********的区别。得到了最大程度的统一和协调。

    而在另一个方面,刘彻通过这个办法,第一次实现了君权对某一个学派内部的渗透和干预。

    当墨家钜子需要君权来任命和指定后,实际上。战国之后,就桀骜不驯,自由散漫的墨家,已然被刘彻收服。

    更妙的是,通过这个制度。刘彻可以排除掉那些墨家的危险分子和极端分子。

    同时,也能激发墨家内部的活力和竞争。

    避免官僚主义和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对这个学派侵染过重,影响了它本来的使命。

    现任墨家的钜子,是杨毅的老师,来自齐国的张旭。

    按照新制度,这位钜子的任期即将结束。

    墨家也因此召开了推举大会,推举出了三位候选钜子。

    杨毅就是其中之一。

    他因此成为墨苑苑令,作为钜子的辅佐者,开始渐渐接手和学习怎么管理墨家。

    但其实。现在的墨家,还是很好管的。

    到今天为止,能拥有墨者头衔的人,总共加起来,也就百来人。

    基本上,所有的墨者,都是从那个被墨家被打压和排斥的年代走过来的,能甘于清贫,并且依旧践行着自己的理念的人,自然都是真爱。

    也没有什么投机分子和心怀鬼胎的官僚。

    都是些可爱的知识分子和理想主义者。

    但。随着墨家复苏,越来越多的贵族和大臣,开始瞩目和注意。

    一大波的投机分子已经摩拳擦掌,准备加入墨家。

    这是必然和肯定会发生的事情。

    未来的墨家。很可能会变得跟儒法黄老一样,从一个纯粹的理想主义者沙龙和俱乐部,变成一个被人当成跳板的工具。

    在官僚们眼里,不管是兼爱非攻还是仁义道德,君子操守,其实都是一样的。

    口号而已。当真你就输了。

    就像两千年后的那个****,连人民公仆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都能成为官腔。

    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理想和理念,不能成为官僚们利用的口号呢?

    但刘彻并不打算阻止这个过程,也不愿意阻止。

    中国,自古就是一个世俗国家,一个现实政权。

    什么神魔佛道,什么君子礼仪节操,最终都要服务于现实。

    理想主义者或许存在,但从来都不适合执政。

    墨家想要发展壮大和生存延续,他们必须向世俗低头和靠拢。

    至少,一个重视技术和科学发明的官僚,总比一个满口仁义道德,平时束手清谈,临事一死报君王的废物强。

    当然,墨家也不是全然无害。

    它超前的组织和内部强大的纪律,或许在未来,将成为刘彻的子孙的头疼事情。

    甚至极有可能成为革命的温床。

    但,这与刘彻无关。

    真要有那么一天,估计他已经骨头渣子都不剩下了。

    刘彻只要保证,自己活着的时候,墨家会顺从他的意志,朝着他希望的方向发展就可以了。

    除了钜子的制度发生了变化。

    墨家也在刘彻的意志下,开始了在其内部改革关于墨者的评定机制。

    现在,想成为一个墨者?很简单,参加考试就可以了。

    当然,墨家内部的考试跟考举是完全不同的。

    因为,它不仅仅要考理论,还要考实际动手能力。

    想成为一个墨者,你不仅仅需要学习墨家的相关著作,熟记各项常用技术的要领,还得具备水准线以上的动手能力,能在规定时间内,修好或者组装好指定的机械。

    这个制度的引入,使得刘彻能保证:即使有投机分子和官僚们混进了墨家,甚至掌握了大权,但是,这些投机分子和官僚,也将具备水准线之上的科学技术常识和能力。

    这样,最起码。诞生的官僚,也是工程师官僚。

    足以保证墨家就算变色,也不会脱离它的本质。

    现在,墨家在刘彻的引导下。慢慢的走上一个工程师和科学家组成的学派,已经踏上了正确的道路。

    而儒家向来脑洞最大,求新求变。

    法家也没闲着,儒法并举的口号,喊的震天响。

    唯有黄老派。依然是一潭死水,没有看到任何类似儒法墨这样的变革迹象。

    这让刘彻有些担忧。

    甚至有心想要下场,教一教黄老派的渣渣们,跟上时代发展的演变了。

    因为,黄老派在诸子百家中的地位是非常重要。

    它是个润滑剂,能调和和兼容许多不同意见和分歧。

    若是没有黄老派在诸子百家之间充当缓冲和调和,儒法墨恐怕已经打出狗脑子了。

    但在心里犹豫再三,刘彻放弃了这个决定。

    倒不是他忽然有节操了,要脸了。

    而是,现在黄老派还没尝到刻骨铭心的失败滋味。

    他们依旧自我感觉良好。

    你无法叫醒一个在装睡的人。只有在黄老派尝到了挫折和失败,跌落深渊后,他们知道疼了,才会要去变革。

    而刘彻若是亲自下场,利用皇权,逼迫黄老派内部进行改良。

    或许能给他们续命。

    但这样做,却极有可能害了黄老派。

    没有吃过苦头的人,怎么可能懂得发展的重要性?

    这样想着,刘彻就看向跪在自己面前的这些家伙。

    “少府,上林苑的扩充报告。朕看过了,立意不错,但方案再议吧!”刘彻淡淡的对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刘舍说道。

    后者闻言,立刻就拜道:“诺!伏唯陛下圣裁!”

    在政治上。很多时候,有些话不需要说的太仔细。

    就像后世图朝的boss讲话:某个工作,总的来说,发展趋势是好的。

    但其实潜意思就是——你们的工作出了大问题,回去给劳资好好反思!

    刘彻此时的意思,也是一样的。立意不错——想法正确,方案再议——但你的方案烂得让朕看不下去,回去重做!

    “墨校那边,最近情况如何?”刘彻扭头笑眯眯的看向杨毅问道,对杨毅这样的理想主义者,就不能打这些哑谜了,跟他们讲话,必须讲清楚,所以,刘彻顿了顿就接着道:“朕听说,卿将许多前去报名的列侯子侄,拒之门外,这可不好!国家勋贵,立志向学,无论如何,这态度总是好的嘛,孔子说:有教无类,墨翟也曾说过要‘兼爱’,朕以为墨家的胸怀要大一些,对待人才的态度要更宽容一些,不能全由着自己的性子嘛……”

    墨家,现在主流是理想主义者。

    上上下下,都是墨翟思想的真爱粉。

    这样的团体,有着很高的道德洁癖和要求。

    别说是弟子门人了,哪怕是记名弟子性质的墨校学生,他们的要求也严苛到令人发指。

    最近,就有许多列侯跑来跟刘彻告状,说他们的子侄去墨校报名,结果被人扫地出门。

    哪怕勉强混进去的,常常也待不了几天就被清退。

    墨家的墨者,将他们对自己的要求,也强加在了墨校学生身上。

    要求他们跟自己一样,素衣节食,兼爱天下,赤脚蓑衣。

    这怎么可能嘛!

    而且,这么高的要求,也不利于墨家的发展壮大。

    更重要的是,理想主义者容易走极端。

    而中国从来不需要任何主义的极端分子。

    刘彻从前,最讨厌的就是慈航静斋那样的自以为是的家伙或者派系。

    不管是做人,还是做学问,都是现实一点比较好。

    从这个角度来说,让贵族勋贵子弟和官僚渗透到墨家内部去,有利于墨家的发展。

    君不见,在后世,连佛教,都要顺应中国人民的要求,进行本土化。

    汉传佛教在本质上,跟印度佛教其实已经是两个不同的宗教了。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未完待续。)</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