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八百四十二节 颜异的麻烦(1)
    ps.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长安,繁华如昔,但市面上却已经悄然发生了许多的变化。

    街坊之中,许多的宅院和屋舍里,出现了许多许多的操着陌生口音的外地人。

    而且,这个情况,一天比一天多。

    以至于不少人一夜之间发现自己忽然换了个邻居。

    来自关东的狗大户们,挥舞着黄金和五铢钱,在长安城里大肆购置房产。

    戚里他们挤不进去。

    但尚冠里跟它周围的土地,却被这些人炒上了天。

    但这些狗大户终究只是少数。

    一个郡,能有一两个这样的狗大户,就已经是很不错了。

    全天下才几个郡?

    来自关东的中产阶级的大量涌入,才是长安民众措手不及的事情。

    这些怀抱着来到长安,参与明年考举,或者攀上一位达官贵人,飞黄腾达的梦想的年轻人,常常怀揣着几千钱或者万把钱,就开始上路。

    来到长安后,他们就租住一些比较廉价经济的宅院。

    甚至有人与人合租,以减轻经济压力。

    “颜异那边统计,如今长安城中,来自关东的士子已经几近三万人!”汲黯坐在马车上,掀开车帘,望着窗外的人流,心里不免忧心忡忡。

    三万人的士子群体!

    而且,人数还在不断增加!

    函谷关每天都有数百甚至上千来自关东的士子入关。

    在数年之前,先帝在位时,全天下,诸子百家门下的所有读书人加起来,可能也就五万人左右。

    但今上即位以来,这个数字却是不断滚雪球,开始无限膨胀。

    首先,今上鼓励和奖励民间办学。

    天下学派。纷纷在朝廷的政策鼓励下,大量吸收生源。

    单单是颍川郡中,学苑就多达上百。

    有的学苑,门下弟子也就三五人。但那些出名的大学苑,门下弟子动辄以数百计。

    生源扩大了,但资质却因此变得良莠不齐。

    在过去,读书人敢自称士子的,起码也要潜心在老师指点和传授下。苦读十年,不敢说彻底理解通透自己的所学,起码也要理解自己老师所传授的东西,才敢出门游学,与天下英雄交谈。

    如今呢?

    几个就读了两三年书,刚刚学会了写字算数,连经典都没读过的家伙,就敢配上一柄剑,戴着进贤冠,自称士人。要以‘天下为重’了。

    一时间,斯文扫地,读书人和士子,瞬间烂大街。

    在过去,受人尊敬,为天下楷模和表率的士子。

    如今,至少在长安,已经跟普通人没有什么太大区别了。

    这就好比后世的明星,有着无数脑残粉。

    但天天与明星打交道的人,却很少有人追星。

    崇拜跟尊敬或者说仰慕这种东西。都是因为距离和自己脑补产生的玩意,最容易被现实击破和摧毁。

    “要不要跟陛下说说呢……”汲黯在心里寻思着。

    维护读书人的地位和特殊待遇,这是诸子百家不分派系,都会去做的事情。

    屁股决定脑袋嘛!

    但现在的情况。却变得非常微妙。

    一堆的新兴中产地主和商人的子弟,纷纷在自己家附近找了个老师,读上两三年书,就兴冲冲的跑来长安,嚷嚷着要参加考举。

    千军万马,一起过独木桥。

    在这个过程里。常常出现乱拳打死老师傅的事情。

    譬如去年考举中,就发生了某个就读了三年书,还特么是自学的士子,闯进了第三轮的事情。

    而很多读了十年,甚至生下来就在读书的士子,却折戟沉沙,魂断第二轮。

    你能说,那位闯进了第三轮的士子,不是读书人?

    信不信几万‘读书人’一起暴动,吐沫星子直接淹死你?

    而且,因为利益的缘故,那些地方上的学苑老师跟学者,也会加入维护这些人的行列里。

    而出现这样的现象的原因,汲黯也很清楚。

    这是当今设计的考举制度,必然会发生的事情。

    考题都是主要考常识内容,哪怕是最难的考题,也是以算术居多。

    所有的卷宗里面,没有一个题目是要考什么微言大义或者阐述‘圣人为什么要这么做’。

    即使涉及到的经典题目,也是填空题和默写题居多。

    这谁不会啊?

    “天子这考举,哪里是为国选材?分明就是在选刀笔吏!”坊间和舆论界,类似的议论,早已有之。

    不过,最近因为长安城涌入的‘读书人’越来越多,甚至形成了一个现象,才成为舆论焦点。

    无数人痛心疾首的大声疾呼,要提高考举的门槛,加入对经义和先贤言行的理解、抒发与阐述题目,以真正选拔‘国之栋梁’。

    汲黯虽然觉得,这似乎确实有些道理。

    但他却不能支持。

    不仅不能支持,还要站起来反对!

    道理很简单。

    他虽然不是经由考举爬上来的,但他的得力干将和心腹,都是考举出身。

    他要是敢同意这些议论,他的手下,马上就会跳反。

    过去四轮考举,总共为汉室贡献了超过七千人的官吏。

    这些官吏,虽然绝大部分,都只是个某乡的游徼、墙夫或者亭长之类的勉强算是个官的基层小官。

    但他们已经形成了一个足够让人惧怕的利益集团。

    出身考举制度的他们,天然就会维护这个制度。

    更可怕的是,现在,在关中,有超过六成的基层官员,已经是这些考举士子。

    他们已然构建起了一个从上到下的庞大系统。

    上到天子身边服侍的尚书郎、侍中,下到乡间农村,管理和组织百姓的亭长、游徼。

    从军队为将军参赞和参谋的文职军官,到拿着标尺,在作坊里指导工人制造的监丞。

    他们已然渗透到了大汉帝国的方方面面。每一个系统中。

    想挑战他们?

    除非当今天子下手,不然,没有人能对付的了。

    哪怕是当今丞相,一个不小心。也可能被崩掉一颗牙齿。

    想到这里,汲黯就叹了口气。

    他知道,自己其实说不说,都是没用。

    考举大势已成,非人力可以挽回。

    汲黯不由得叹了口气。然后,就低下头,看着一会要报告给天子的奏折。

    他这个尚书令啊,虽然外界都说他‘虽非九卿,然实为九卿。’

    但事实上,其实跟过去汉室的所有尚书令没有区别。

    就是个给天子念奏折和整理文案的秘书。

    真要有什么权柄,那也是因为有了天子的加持。

    马车穿过长安城的御道,不久后,就进入了未央宫的宫阙范围。

    从宫门中穿过,汲黯跟过去一样。在司马门下车。

    然后,他就看到了已经被调到了内史衙门,担任内史丞的颜异。

    “汲尚书!”颜异看到汲黯,走上前来,拱手拜道:“吾在此等尚书许久了!”

    “子奇兄(颜异表字子奇),何事?”汲黯在心里怪了一声,问道。

    “不瞒汲尚书,吾此番,是来跟尚书求援的!”颜异拉着汲黯,走进司马门内。一边走,一边说道:“兄长当知,陛下命吾为尚书丞,治茂陵邑!”

    汲黯点点头。

    颜异在上个月时。被天子加了担子,兼任了茂陵邑的县令。

    这是重用的标志!

    历来,汉家天子任命大臣为自己陵邑之令,都是在告诉群臣:此人,朕要提拔了,你们都看好了!

    只是。这也是个棘手的差事。

    所谓恶贯满盈,附郭京师!

    而在汉家,比长安令更难当的是天子陵邑的县令。

    因为那里的情况更复杂,什么三教九流的人都有。

    而且狗大户满街跑。

    一个不小心,逮到的就可能是身家千万的大富翁或者当今的外戚。

    再者,一个新兴城市,问题和情况,总是层出不穷的。

    所以,汉家天子的陵邑县令,常常是个试金石。

    有没有能力,有没有手腕,去陵邑那边一试就知!

    而当今的茂陵,情况又比之前所有天子的陵邑问题更复杂,水更深!

    那里,有着武苑,有着太学,还有着凌烟阁。

    汉家最高等级的国家学府和最高级别的武将培训学校,加上一个汉兴以来功臣名将纪念馆。

    这三个地方,就算是掉根毫毛,都是大事情!

    汉室,太常的官员,就常常因为一点点小疏漏就掉脑袋或者自杀。

    同样的道理,茂陵邑那边要是出个乱子。

    哪怕是颜异,估计也免不得要被自杀。

    这还是其次。

    武苑、太学跟凌烟阁,都有着巨头坐镇,自成体系,一般不需要茂陵邑插手去管理。

    关键是,现在这茂陵邑的人口,让人吃惊。

    汲黯记得,上个月颜异接手时,茂陵邑的常住人口,已经多达一万七千户,接近八万人!

    一座八万人的城市,已经够得上通邑大都的标准了。

    然而,茂陵邑却兴建不过三年,正式迁入人口也不过一年多。

    换句话说,这座城市的一切配套措施和公共设施都欠缺。

    那里,什么都缺!

    粮食、布匹、铁器、日常用品,甚至缺钱!

    前不久,就有狗大户,从茂陵邑来长安城,用一千金,直接从少府衙门兑走一千万五铢钱。

    虽然,汲黯知道,这个狗大户是当今天子安排的托,是要用这样的举动,来树立五铢钱的信誉和为未来所谓的金本位做铺垫。

    但,这也从某些程度,说明茂陵邑确实缺钱。

    当地没有产出,城外的农田,今年才第一次收获。

    而且,茂陵邑的土地,不可能养活茂陵邑的人口。

    基本上,整个茂陵邑,绝大部分的生活用品和必需品,都必须外购。

    一个无法自给自足,并且一切都需要依靠外购的城市,也因此出现在了汉室君臣眼前。

    为了养活茂陵邑的八万张嘴巴,师家经营的轨道,每天有四百辆马车,日夜不休的奔跑在轨道上,将无数来自关东的商品和物资,运到茂陵邑。

    师家因此赚的盘满钵满,让无数人羡慕嫉妒恨。

    但这依然不够!

    因为,茂陵邑除了常住人口外,每天都还有大量外来人口涌入。

    天子在茂陵邑那里,起了个赛马场。

    每隔五日,进行一次赛马。

    本来,这只是个贵族纨绔们打发时间的游乐场。

    然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少府衙门就在赛马场内,开始卖起了所谓的‘赌马票’。

    因为玩法简单,而且,看上去公平公正,回报率也不错最高等级的奖励,只要压中,就可得到相当于本金一千倍的赔付额。

    虽然这个中奖几率,实在太低。

    但也不是没有幸运儿。

    每隔十天半个月,总会出现一两个用一百钱就赚到十万钱的超级幸运儿出现。

    再加上少府对外宣布这个赛马收入所得,全部作为军费和墨苑的胸甲经费。

    顿时就占据了道德制高点。

    少府令刘舍干脆就对着那些指责他‘祸国殃民’的清流们说:吾以此取之于民,用之于军也。

    贵族纨绔和游侠们,更有了赌马的借口:我们这是为了国防事业和科技事业啊!

    因此,这赛马场才开放一个月不到。

    就已经吸引了全关中的游侠、商人和贵族的注意力。

    每到开赛时,赛马场内外都是人山人海。

    少府赚的嘴都笑歪了。

    都已经在计划,在长安和茂陵,再多开几个赛马场圈钱了。

    但这压力却也甩给了茂陵邑。

    这么多人聚集在一起,为了防备乱子,茂陵驻军,已经从三千,上升到了七千。

    衙役和官差数量,更是在半年内增加了十倍!

    而且,这些人的吃喝拉撒,也都归茂陵邑负担。

    高峰之时,茂陵人口可能多达二十万甚至二十余万!

    要让这些大爷吃好喝好,还要防止疾病滋生,饮水安全,这可不是容易的事情!

    汲黯能想象的出,颜异这些日子是怎么过来的。

    不过,这也是个锻炼人的岗位。

    能管得了茂陵邑的人,必然具备去处理一郡事务的能力,甚至未来说不定,还能成为进阶三公的资历和政绩。

    “子奇兄,到底是什么事情?”两人走到一个颇为僻静的阁楼之中后,汲黯也不饶圈子,直接问道。

    “不敢瞒尚书……”颜异拱手道:“此番,真是拜托尚书,与我一同去陛下面前,参那少府一本!”

    “少府?”汲黯闻言,面露难色。

    如今的少府,可谓是汉室九卿衙门里风头最劲的部门。

    少府令刘舍也因为武州大捷,洗掉了过去的马屁精的污点,被世人称颂。

    要对付他?可是有难度的!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未完待续。)

    ps:嗯,明天爆发,保底3~

    然后,为了完成这个数字的目标,所以,今天剩下的两更挪到明天,请大家理解理解,毕竟,我写不快,手残啊!

    ...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