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八百四十节 英雄故事
    楼烦王站在自己的营地里,看着冲向西北方向和北方的两支匈奴骑兵。

    他的嘴角露出一个残忍的笑容,然后,对着他身旁的那个汉使,拱手道:“天使,请您下令,我楼烦骑兵,应该攻击谁?”

    既然背叛了,那自然就会背叛到底!

    要嘛不做,要做就做绝!

    在中国,投靠对手,需要交投名状。

    在草原上,更需要如此。

    用过去的盟友或者族人的血,来向新主子证明,自己确实已经是主子的好奴才了!

    那汉使微微一笑,说道:“大王只要紧守营地就可以了……”

    楼烦骑兵此时出击,很可能被会汉军当成白羊或者尹稚斜的骑兵,不分敌友的予以打击。

    况且,此时,汉军需要的是秩序,而非混乱。

    当然了……

    使者低声道:“大王倘若真想为王师做点什么,那么,就请大王派兵,即刻开始扫荡匈奴各个营地吧!”

    匈奴人是可能会留一些部队,藏在这些营地里,利用汉军的视觉死角和思维漏洞,瞒天过海,玩一些花样的。

    譬如,根据情报,匈奴人可能会在某些地方留下许多死尸和染病的伤员,◎长◎风◎文◎学,w↙ww.cf◇wx.n■et做成瘟疫之源,传染源头。

    汉军对此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只能是让楼烦人来充当清理的先锋。

    这样,哪怕真有瘟疫和疾病,也不会传染给汉军。

    楼烦王闻言,却是立刻就下令:“马上派人。前往白羊和尹稚斜的营地,仔细清扫。不要放过任何人!”

    “遵命!”立刻就有许多贵族急不可耐的领命。

    这些日子以来,通过与汉使和过去的汉朝降臣的交流。

    楼烦上下。已经差不多弄清楚了汉朝的体制和等级了。

    自己等人投靠过去,都有可能获得封赏。

    甚至于,汉使还隐约透露了,长安的天子,可能会从楼烦部族里,选择一两个表现特别好的,封为列侯。

    那可是汉朝最高等级的爵位!

    楼烦王也最多是个列侯而已。

    现在,这些贵族一想起自己也可能会跟楼烦王平起平坐,心里面早就按耐不住了。当然是人人都踊跃,要在新主人面前表现表现。

    就是楼烦王,此刻也在使者面前,乖的跟宠物狗一样,堆着笑容,问道:“天使,本王过去身在夷狄,不知王化,如今幸蒙天子不弃。骠骑提携,有幸能为****之民,再用过去的夷狄名字,已不妥当……烦请使者。为本王在骠骑将军面前美言一二,请骠骑为本王赐名!”

    这套说辞是楼烦王在请教了自己的几个汉朝降臣后推敲出来的。

    目的就是跟主人摇尾乞怜,告诉主人:我很乖的。请好好对我。

    汉使却是微微一笑,他道:“大王客气了。此事,某一定会跟骠骑转达!”

    “多谢天使!”楼烦王闻言大喜。立刻示意一个手下,将一个小木匣子塞到使者手中,说道:“一切就劳烦天使了!”

    那使者接过匣子,打开,顿时眼睛都花了。

    里面全是黄橙橙的小可爱,而且是做工精美,一看就是艺术品的小可爱。

    这种艺术小可爱,从来都是十倍甚至百倍于其本身的贵重品。

    譬如梁王刘武,坊间传闻,他以百金,铸造了一柄美轮美奂的金剑,城阳王欲以千金相购,结果被梁王一口回绝。

    这匣子里的这些小可爱,都是些动物形状的雕塑。

    价值起码也是数百金。

    这使者之前,不过是个汉军中的司马,还是文职司马,从考举里杀出来,分配到虎贲卫的。

    当时,可不是现在,考举士子里的优秀人才和顶尖的精英,眼珠子从来都只有兰台、丞相府和少府,至不济也要混个九卿衙门。

    沦落到虎贲卫和其他军队里的,都是九卿衙门不要,但是又不想去基层吃苦,没办法,只好试试来军队的寒门士子。

    他也是如此。

    这辈子,他都没见过这么多的财富。

    甚至可能这辈子,都不可能有赚到这么多。

    讲道理的话,他拿了,偷偷藏起来,不会有人发现。

    但是,这个使者在考虑再三后,几乎是心里滴着血,将这小匣子退回给楼烦王,说道:“大王,这礼物太重,某可不敢要!”

    在虎贲卫服役这两年,与军中的仕伍同袍朝夕相处。

    让他确信,这是一个大有可为,而且前途光明无比的团队。

    这个团队中,潜藏着无数的明日之星和大将。

    也蛰伏着许多许多的未来政坛大佬!

    天子又对虎贲卫和羽林卫非常关注。

    此番出征,又是空前的大胜!

    只要回朝,上上下下,都会升官发财。

    这使者很清楚,自己的前途不可限量,没必要为了这点好处,惹上大麻烦。

    更重要的是,虎贲卫和羽林卫,最讲制度和规矩。

    虎贲卫内部就有着严格的审查制度,所有队率以上军官,都必须按季度对上级汇报自己的个人财产,一旦被发觉,某人的财产跟他申报的财产不符合,就会被立刻开革,甚至,移交给廷尉。

    过去,已经好几个倒霉蛋被人举报和揪出来,不仅仅前途尽毁,而且下半辈子都要在牢里渡过。

    这使者虽然知道,自己要是偷偷藏起来,藏严实了,应该没人能发现,但万一被发现呢?

    他可不敢保证,自己就能瞒过所有人。

    在虎贲卫这个充满了朝气和蓬勃向上的精神的团队中,现在,几乎没有什么傻瓜会收受贿赂。

    大家都有着更远大的理想和更大的抱负!

    因此。他虽然在推拒那个小匣子的瞬间,心疼的特别难受。但此刻,却又变得愉悦和轻松起来。

    他知道。拒绝这次受贿,虽然可能让损失了眼前的利益。

    但这却未尝不是一个刷声望的机会。

    只要回去稍稍提提这个事情,他的名声就可能鹊起。

    还怕不受重要和提携吗?

    楼烦王见使者推辞,又坚持送了两次,直到发现对方果然不受贿。

    心里面真是吃惊不已。

    他想起了在武州塞目睹的那些英勇就义和慷慨激昂的汉朝俘虏,感慨道:“中国果然是****上国,人才与英雄层出不穷啊!武州塞中那几位壮士的英勇形象,让本王佩服不已,如今。又见到了天使如此高尚的行为和品格,本王真是惭愧!”

    使者闻言,心里面都笑开了话,若有楼烦王帮着宣传,对他来说,自然是最好了。

    “武州塞?壮士?”楼烦王话里的这几个关键词也马上引起他的注意。

    若能有事迹衬托他的行为,那当然是更好了。

    楼烦王点点头,将自己当日在武州塞的所见所闻说出来。

    使者听了,心里面激动万分感慨不已。面对入侵者的刀剑加身,被俘的汉军士民,义正言辞的训斥侵略者,忠贞不屈。宁死不做夷狄!

    还有比这更好的宣传素材吗?

    这个事情一旦上报,不仅仅是天子也会关注,全天下的舆论也会聚焦。

    当年。介子推隐迹焚身,于是出现了寒食节。

    屈子蹈江殉国。楚国士民甚至天下百姓,依旧怀念。

    如今。几位不知名的中国士民,坚守节义,大义凛然,视死如归的在夷狄面前坦然赴死。

    稍微加工,增加点艺术美化,在情节和对答上下点功夫,这立刻就将成为新的忠义榜样和君子操守的象征。

    天子、朝野和天下舆论,都会为了这个故事发狂!

    而自己,作为将这个故事报道出来的人,好处还会少吗?

    他立刻就躬身拜道:“大王,若要感激在下,不妨将这个故事,仔细说来,若能告知那几位义士姓名以及其他几位被押送去匈奴的义士名字!”

    楼烦王闻言,点点头,道:“那几位壮士的名字,本王是不知道的,但,有人知道……”

    他转头,对身旁的人吩咐道:“去将本王在武州塞招降的那人叫来!”

    虽然大部分的汉朝降臣,都已经在汉军营地里,但,恰好有一个在武州塞里投降的人没有跟使团一起前往汉营。

    片刻之后,一个已经重新换上了汉服,佩戴上了冠帽的男子,被带到了楼烦王面前。

    楼烦王对他道:“你来的正好,快与汉使说说,那几位在武州塞中英勇就义的壮士的大名,以及另外几位不肯屈服的壮士的名讳!”

    这人闻言,吓了一大跳。

    脸色也变得尴尬无比。

    但好在,他还有些良心,脱帽说道:“回禀使者,小人只知道其中三人的名讳!”

    当日在武州塞,被俘的基本都是原本在武州塞里被判流刑的罪犯。

    守军基本都已经战死了匈奴人冲进去时,杀死了所有穿着汉军军服和拿着武器的人。

    使者闻言,大喜,哪怕只是三个人的名字,也已经很好了。

    况且,还可以从这三人的名字,去寻找其他义士。

    “请说!”使者连忙竖起耳朵,准备牢牢记住这些勇士和英雄。

    “首先起身,痛骂匈奴人的是小人的同乡,赵国邯郸的王大郎……小人就记得他叫王大郎,据说是因为家贫,不得已入赘,结果被官府发觉,发配武州塞为刑徒……”这人回忆着说道。

    同时他的脑海里,回想了那个满脸血污,却哈哈大笑的男子。

    “男子汉大丈夫死则死矣!”英雄就义之前的话音仿佛犹在眼前。

    “然后,就是那个被匈奴人砍掉四肢依然痛骂不已的关中人张孟,据说他是因为杀人罪,而被判流放边塞……”

    楼烦王听到这里,也感慨道:“那确实是个壮士,本王也颇为惋惜啊!”

    那个四肢都被砍断了,但却一句求饶的话也没有,依然慷慨激昂的挺胸痛骂鹧鸪的勇士。

    所有见过他的人,都为他的勇气和胆略而折服。

    哪怕是鹧鸪那个折兰部族的疯子,也被他吓得几乎失去了方寸!

    这样的人,哪怕是敌人,也值得尊敬。

    “本王感佩勇士难得,于是,命人将他与那几位遇害的壮士,安葬在武州塞外的一个山丘之上,还命人立碑,用汉字上书曰:武州塞壮士之墓!”楼烦王补充说道。

    当日,他这个行为,纯粹只是为了收买人心。

    但如今,却不妨碍成为他‘身在夷狄,心慕王化’的证据。

    “还有一位,是北地的游侠张五郎,据说他是因为通奸,因此被判流刑……”那人继续说道:“不过,我好像听说,他是被冤枉的,他自己曾经私底下与我们说过,他杀人放火,那他认,但通奸,那是栽赃!”

    “此人现在还没死,被楼烦王押去了南池……”

    使者听到这里,顿时就眼睛一亮。

    能有一个活着的样本?

    这太妙了!

    细柳营应该救回了这个可怜人!

    应该马上去找到他!

    然后将他的事迹上报给朝廷!

    “想不到我王真也能有这么好的运气!”名为王真的使者在心里面真是笑的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

    一个活着的英雄,再加上那些英勇就义的英雄。

    他们将组成朝廷文宣的最佳材料!

    作为发现者和报告者的自己,绝对能因此飞黄腾达。

    与这个发现相比,王真顿时觉得,自己方才果断拒绝受贿,真是英明无比!

    只不过……

    这些壮士……

    这些英雄……

    有的是赘婿……

    有的是杀人犯……

    还有被冤枉的游侠……

    唯独没有士大夫跟官吏!

    真是应了那句话**************,负心皆是读书人!

    但这与他没有关系!

    他立刻就对楼烦王说道:“大王,请派人护送我,我要立刻向骠骑,向朝廷,报告此事!”

    楼烦王有些不太理解,草原上的人,虽然佩服这样的勇士和行为,但,不会有人傻傻的去学习和崇拜。

    因此,他不能理解,这个汉使为什么这么激动。

    但既然是汉使的要求,他当然愿意配合了。

    他还指望着这个使者在汉朝官员和皇帝面前,多说好话了!

    于是,楼烦王点点头,叫来几个亲信,吩咐道:“你们带人,将汉使护送回汉营!不得有误!”

    “遵命!”这些人立刻点头领命。

    然后,王真就迫不及待的骑上马,带着人,朝着汉军大营疾驰而去。

    对他来说,他是一刻钟也等不了了,要马上将这个事迹和背后的故事,挖掘出来,整理出来,告诉天下人!(未完待续。)

    PS:    嗯,这两天大概都是8000保底了,因为8号,又将迎来战力榜!

    这次我决定,至少更新25000+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