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八百三十九节 突围
    今夜,星光灿烂,一轮弯月,高悬天空。

    尹稚斜所部的大营里,许多贵族,忽然开始叫醒他们的部署,将一袋袋珍贵的奶酪和干草分配下去。

    这些,都是尹稚斜千方百计攒下来的最后一点棺材本。

    “已经跟白羊王跟楼烦王说过了吗?”尹稚斜站在一个山坡上,问着他的左右心腹。

    “屠奢,我们已经告知了白羊与楼烦,我们将在今夜,向汉军正北方向突围!”一个贵族说道。

    “嗯!”尹稚斜点点头,回头看向另外一个贵族,说道:“奴隶和溃兵们,都已经组织起来了吗?”

    “好!”尹稚斜冷漠的点了点头。

    他的右贤王本部骑兵之中,有着三千左右的奴隶,作为军队的辅助力量。

    讲道理的话,能跟随本部骑兵出战,这些奴隶的地位,在其部族中也是比较高的。

    但如今为了让主力突围,这些奴隶,就只能去死了。

    除此之外,折兰部族的溃兵,也被尹稚斜毫不留情的出卖掉了。

    他们将跟尹稚斜的奴隶,一起向正北方向突围。

    能不能突围,尹稚斜不在乎。

    只要能稍微吸引到汉军的注意力就可以了。

    “等他们出发后,我们就立刻潜伏到西北方向的丘陵……”尹稚斜吩咐着:“等楼烦王和白羊王也开始突围,我们再行动!”

    “遵命!”贵族们纷纷领命而去。

    唯有尹稚斜,依然站在山坡上,看着月光下的苍茂大地。

    今夜,星光虽好,但也开始起雾了。

    北方的晚秋季节,昼夜温差,变得极大。

    白天,烈日当空,气温常常高达二十度以上。但到了夜晚,浓雾四起,甚至有时候会打霜,温度直接跌到零下。

    匈奴人虽然耐寒。但也承受不了这样的温差变化。

    过去三天,匈奴联军内部,已经有数十人冻死。

    更可怕的是——严冬的脚步,已经越来越近了。

    五十六年前,汉匈平城决战。两国真正战死的士兵,可能加起来不过几百。

    但冻死冻伤者,却是成千上万。

    汉军有三成士卒,被迫截肢。

    匈奴方面,也有四五千人,永久的成了残疾。

    战马牲畜倒毙不计其数。

    尹稚斜紧了紧自己身上的羊皮袄,他知道,即使一切顺利,他能逃出包围圈。

    他的本部,也将在寒冷、饥饿和迷途之中。损失惨重。

    当初,入关的骑兵,几近万人。

    能跑出汉军包围圈的,可能只有两三千。

    倘若遇到拦截和阻截,能跑出几百人,就已经是邀天之幸!

    但他不得不这样做!

    ……………………………………

    汉军大营。

    义纵同样站在一个山坡上,远眺着包围内的匈奴大营。

    跟匈奴大营里不同。

    汉军大营,篝火如炽,士卒们三三五五的聚在篝火旁,一边烤着火。一边吃着滚烫的羊肉。

    一个简单的青铜炉子,就被挂在篝火中央,一块块被切的薄薄的羊肉被丢进去。

    肉香四溢,让人胃口大开。

    最近几日。汉军一直都杀猪宰牛,用丰盛的肉食,犒劳和鼓舞士兵的士气。

    事实证明,大吃货帝国的子民,只要吃饱喝足了,就能克服一切困难。

    “尹稚斜。应该不是今天,就是明天,就会突围!”义纵吩咐着身边的将校们:“都给我盯紧了,有任何风吹草动,立刻告诉我!”

    “诺!”诸将都是躬身而拜。

    包围内的匈奴军队,此刻,已经是所有汉军将校眼里的肥肉了。

    从楼烦王和他的部众那里传来的情报和消息,证实了匈奴人现在已经是山穷水尽,走投无路,士气更是跌落到深渊。

    假如说最初,汉军还有些担忧包围内的匈奴人要是拼命,估计自己要崩掉几颗牙。

    然而,如今,却没有这个担心了。

    项王在巨鹿城下破釜沉舟,淮阴在井陉背水一战。

    都是在粮草充足,士气高昂的状态下,取得的胜利。

    而如今,包围圈内匈奴人缺水缺粮。

    长达十余日的围困,更是耗尽了他们的所有气力。

    就是头猛虎,落入猎人陷阱,挣扎个几天,也会跟个羊羔一样,将被人任人宰割。

    匈奴人再厉害,也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其他人可以乐观,但作为主帅,义纵知道,自己是不能乐观的。

    当年,长平之战,赵军主帅赵括,在被白起大军团团包围四十六天之后,弹尽粮绝,尚且能发起可怕的反击,几乎突出重围。

    世人皆以为马服子纸上谈兵,可笑至极。

    但谁人知道困境之中的赵军曾经发起了五次殊死的冲击,最成功的一次,几乎打穿了秦军的防线?

    困兽之斗,从来最为可怕。

    长平之战,秦军虽胜,但损失也是数以万计。

    所以,从一开始,义纵就没打算去强攻包围内的匈奴人,更没计划过要让匈奴人冲不出任何一道防线。

    而是学习淮阴侯,用十面埋伏和层层拦截,来对付和削弱匈奴人。

    但十面埋伏这种战术,哪怕是淮阴侯,一辈子也就用过一次。

    风险极大!

    而且,如今与亥下的情况,是完全不同的。

    匈奴人都是骑兵。

    骑兵要想跑路,想要全部拦截下来,全部消灭,难度无疑是极大的。

    所以,汉军虽然说是要用十面埋伏,但也是考虑了许多,做出了许多改变。

    而不是生搬硬套,照着淮阴侯的计策和部署来布置。

    而是做了许多的改变。

    最大的改变,莫过于,如今,汉军设置的每一道拦截阵地,都是骑步混合。

    用步兵作为拦截的主力,而骑兵则是吃肉的存在。

    匈奴人想要通过这样的一个拦截阵地。可以!

    但他必须丢下点什么。

    而汉军在匈奴军队的所有可能的突围方向,都布置了五道以上的拦截阵地,每一个都恰好卡在匈奴人必经之地上。

    除此之外,还有一支五千人的骑兵部队。作为机动力量,随时随地的支援。

    当然,正如淮阴侯在亥下的部署。

    十面埋伏,不仅仅是要削弱敌人,更是要消灭敌人!

    所有的拦截和阻滞。都是为了最后将敌人彻底消灭而做的准备。

    “胸甲已经准备好了吗?”义纵问着虎贲卫和羽林卫的军官们。

    “回禀将军,我等已经准备完毕,可以再战!”两军司马们纷纷挺胸答道。

    “善!”义纵点点头,但却也在心里叹了口气。

    胸甲好用是好用,强大是强大。

    但太娇贵了。

    不仅士兵娇贵,战马和装备也非常娇贵。

    一柄骑枪,造价往往高达数十金,一套胸甲,也是不遑多让。

    而且,这两种装备的产量极少。制造过程漫长。

    以目前的速度,汉军一年最多列装两千骑左右。

    而战马就更金贵了。

    能作为胸甲战马的,都是真正意义上的千里马,每一匹,都是从上千匹战马中挑选出来的高头大马。

    这些战马,不仅仅对体型有要求,对耐力和爆发力,也有要求。

    如今中国,能达到标准的战马,加起来。也不知道有没有五千匹!

    这还是算上了细柳营缴获后的数字。

    伺候起来就更麻烦了。

    胸甲骑兵出战一次,战马就要修养三天,才能恢复体力。

    像是武州塞一战,胸甲骑兵虽然在正面威风凛凛的击溃了折兰。几乎就是一己之力,将那个匈奴的王牌部族歼灭。

    但随后,胸甲骑兵就趴窝了。

    至少有一千骑,陷入了不能再战的尴尬境地。

    他们的战马和装备,都需要保养和维护。

    甚至还有三十多名士卒和百余匹战马,因为伤势。不得不退役。

    一战就损失一成的作战力量……

    换句话说,现有的胸甲骑兵部队,只够使用二十次……

    唯一的好消息是,长安的上林苑里,太仆衙门的褚强已经在开始培育专门用于胸甲骑兵部队的战马。

    用乌孙马和汉室本土的优良战马,进行培育。

    大抵几年后,就能培育出专门的胸甲战马。

    那个时候,汉家的胸甲骑兵,应该能摆脱现在的尴尬境地。

    不再是一个只能使用二十次的部队。

    此次作战,胸甲骑兵,依然要扛起大梁。

    义纵将他们布置在了匈奴人最有可能突围的方向的终点之前。

    让他们一头撞上这世界上最强的骑兵方阵。

    忽然,义纵发现,远方的匈奴大营内,仿佛升起了三堆篝火。

    “立刻传令全军:匈奴人要突围了!”义纵立刻就转身下令。

    这三堆篝火是他与楼烦人约定的信号,代表尹稚斜已经准备突围。

    咚咚咚!

    片刻之后,战鼓声响起。

    布置在广阔的原野上的各个汉军营垒,在听到战鼓声后,立刻就按照命令,开始进入作战状态。

    ………………………………

    与此同时,在楼烦王的营地里。

    此刻,已是尸横遍野,鲜血染红了整个大营。

    数百具尸体,横七错八的陈戈在大营各处。

    某些角落里,甚至还有厮杀之声。

    楼烦王一脚踹开一具无头的尸体,冷漠的说道:“蠢货,居然愚忠匈奴!真是死不足惜!”

    这具尸体,曾经是他的好友,匈奴呼衍氏的一个贵族。

    曾与他把酒言欢,亲密无比。

    但,此刻,楼烦王亲手将他杀死,而且是忽然拔刀,割破他的喉咙。

    他至死都还在问:为什么。

    “大王,我们已经解决了大部分的匈奴官员,但也有小部分的人,在一些愚忠者的统帅下。在妄图顽抗……”一个贵族提着一个脑袋,走到楼烦王面前说道。

    “这种事情,还需要问吗?”楼烦王冷冷的道:“杀!一个也不要留!”

    “但……”那贵族支支吾吾的说道:“左大当户,带着人。跑进了您的小王子的帐中,劫持了小王子,奴才们不知道怎么办……”

    “小王子?”楼烦王深吸了一口气。

    那是他最爱的儿子。

    也是他此次出军时,带在身边的唯一子嗣。

    此次他背叛匈奴,可以预见。他留在草原上的妻妾儿女,都不会有好下场。

    运气好,或许是被罚为奴隶,或者rbq。

    但运气不好,脑袋都要被做成酒壶。

    因此,这极有可能是他现在唯一的子嗣了。

    他若出事,很可能……

    但,楼烦王看了看跟在他身边的那个汉使,他没有任何犹豫,立刻下令:“不用管小王子。立刻进攻,格杀勿论!”

    儿子死了,可以再生。

    老婆死了,可以再娶。

    但脑袋没了,却再也没有可能了。

    草原上的部族,从来都很聪明。知道做出最适合自己的选择。

    想要在新主子面前留个好印象,不做出牺牲,怎么行?

    随着楼烦王的命令,数个贵族,立刻就带着数百人。冲进了某个帐篷之中。

    然后,就是厮杀声和哀嚎声。

    然后,几个血淋淋的贵族提着几个脑袋,走到楼烦王面前跪下来:“大王。奴才们幸不辱命,已经格杀了左大当户,这是这个贼子的首级……但……”他们低下头说道:“小王子也不幸遇难……”

    楼烦王背向他的臣子,挤出几滴眼泪,对着那位汉使说道:“让天使见笑了……”

    …………………………

    楼烦营地出现的情况,很快就被白羊王姑射发现了。

    此时他带着自己的部族骑兵。刚刚冲出营地,准备出发。

    但他回头就看到了楼烦人不仅仅没有跟随他行动,反而将营门关闭,立刻厮杀声四起,他就算是个白痴,也明白了过来。

    “这些卑鄙的楼烦人!”姑射大骂起来。

    本来,尹稚斜依约从北方突围,让他还有高兴,觉得,自己应该能逃出去。

    但谁知道,这楼烦王这浓眉大眼的家伙,居然跳反了!

    然而,这正是草原部族的天性!

    为了生存,没有什么事情,是他们做不出来的。

    “怎么办?”白羊王的贵族们一下子慌了,若是白羊与楼烦联合突围,两万多骑兵,总能跑出个几千。

    但如今,楼烦王跳反,白羊部族想突围?成功率已经无限接近零了。

    姑射看了看北方,从尹稚斜营地方向冲出去的那些骑兵,他咬咬牙齿,道:“走吧!我们白羊部族单干!”

    姑射明白,现在拖不得了。

    再拖下去,一旦北方突围的尹稚斜所部被汉军消灭,他这孤零零的一万多人,就马上要面临末日!

    ……………………

    同一时刻,潜伏在丘陵之中的尹稚斜,看着远方楼烦营地方向的火光和喊杀声,也是背脊一凉,心有余悸。

    直到白羊部族倾巢而动,向着西北方向突围时,他才稍稍有些安心。

    “马上准备向预定方向突围吧!”尹稚斜下令说道,然后他对着自己身边的几个汉人模样的商贾道:“还要麻烦各位,为本王指引方向和道路……”

    这些商贾闻言立刻就跪下来,说道:“为大王效死,是我们的荣幸……”

    但实际上,他们此刻已经是悔的连肠子都青了!

    本来,帮匈奴人偷袭马邑,带路,这些事情他们和他们的前辈,都做过。

    匈奴大军入侵,一路杀烧抢掠,他们得到的珍宝器皿和财富,总需要一个渠道换成他们需要的金属和丝绸布匹、药材。

    这个时候,为匈奴带路的他们,自然就能趁机低价入手。

    无数家族和商人,都靠着这样的手段发了大财,吃的满嘴流油。

    但那里知道,这一次居然出了这么大的问题。

    非但没有赚到利润,反而赔上了自己的全部身家。

    马邑城早在十几天前,就挂上他们的家族男丁和属下的头颅,这意味着他们中大部分人的勾当和谋划已经被识破。

    家族上下,全部被诛杀了,家产也被抄没。

    如今,更是不得不跟着这些匈奴人一起逃亡。

    “早知如此,我就不该鬼迷心窍,来做这样的事情啊……”无数人在心里哀嚎着,但却又不得不装出一副欣喜若狂的模样,在这个匈奴酋长面前强颜欢笑,跟狗一样摇尾乞怜。(未完待续。)</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