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八百三十七节 军臣的条件(1)
    且渠且雕难蹑手蹑脚的走近单于大帐之中,然后,跪下来,叩首道:“伟大的撑犁孤涂,您的奴才,且雕难来了!”

    军臣抬了抬眼帘,看了看这个从汉朝谈下了那个几乎不可能的条约的奴才。

    心里面的懊恼和悔恨,更是达到了顶点!

    且渠且雕难谈下的最新条约,对匈奴帝国的好处,可以说是数都数不清楚。

    汉朝松开了一直以来对匈奴紧闭的金属贸易和武器贸易。

    承诺许可对匈奴出口包括床子弩在内的大杀器。

    甚至于,承诺明年让北海阏氏回国省亲。

    这个条约若是落到实处。

    匈奴帝国就能获得了西进的所需要的全部资源。

    更别说,产自汉朝的武器装备和金属器皿,在草原上,本来就是硬通货。

    掌握了这个渠道后,单于庭就可以通过从汉朝进口武器和金属制品,达到控制和剥削其他部族的目的。

    若一切顺利,单于庭的统治将牢不可破!

    可惜……

    如今,这一切都搞砸了!

    匈奴人虽然没有‘弱国无外交’的说法。

    但草原上自古以来,跟人开战,还被人干趴了的部族,还想跟以前一样,凌驾在对手脑袋上,指手画脚,发号施令?

    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马邑之战后,汉朝的那个小皇帝,肯定会将两国条约当成废纸,丢到粪坑里。

    在马邑之战前,匈奴帝国与汉朝的最新条约的一切成果,更是连提都不要提了。

    能维持住上一个版本的和亲条约,军臣都觉得够悬!

    想着这些事情,巨大的心理反差,让军臣对鲜卑部族的印象,进一步的变得恶劣。

    甚至可以说是厌恶!

    “这些该死的奴隶!贱人!”在心里狠狠的骂了几句,军臣就露出微笑。对着且渠且雕难,非常亲切的说道:“我的忠奴,起来吧!”

    如今,在单于庭中。在汉朝用‘完美的外交手腕’促成了‘前所未有的条约’的且渠且雕难已经被视为‘大匈奴百年难得一见的外交奇才!’。

    能让向来不肯对匈奴出售任何金属制品的汉朝,同意放宽出口禁令,更准许相关武器装备出口。

    他不是奇才,谁是奇才?

    “撑犁孤涂,您召唤奴才来。可有吩咐?”且渠且雕难站起身来,满脸笑容的问道。

    自从马邑之战的消息被证实后,且渠且雕难是过了好几天忐忑不安,提心吊胆的日子。

    他跟他的团队,更是一度惶惶不可终日。

    要是让单于庭知道他在背后玩的小动作。

    单于能将他们全部绑到祭台上,献祭给神明!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渐渐发现了一个让他们兴奋的事情:单于庭上下非但没有人去考虑和思考,是他们出卖了尹稚斜。

    甚至,就连问都没有人来问过他们。

    不仅仅如此。

    折兰败亡的消息传开后。单于庭的上上下下,不分派系,都将他们的整个使团的所有成员,都捧成了英雄和人才。

    哪怕是个随行的马夫,也被认为有能力。

    至于他这个正使,更被人视为‘奇才’‘大才’‘百年难遇的外交大才’。

    无数贵族交口称赞,上上下下,都觉得,且渠且雕难这个人真是不错,很厉害啊!

    能从那么强大的汉朝人那里。谈回那个前所未有的条约!

    这种人才,应该大力培养!

    就是过去对他一直不冷不热,甚至视若猪狗一样驱策的挛韑氏的大人物,也常常邀请他去做客。打猎。

    美女和珍宝,不要钱的送给他。

    勾肩搭背,称兄道弟的数都数不清。

    这让且渠且雕难在最开始,真是莫名其妙,完全不能理解。

    但现在,他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马邑之战。折兰败亡。

    尹稚斜和楼烦、白羊被围,生死不知。

    这个天大的惨败,撼动了匈奴每一个部族的首领。

    面对忽然强大到让人无法相信的汉军,很多人都无所适从。

    许多人都在思考出路和下台的台阶。

    这个时候,他和他谈下的那个条约的作用和意义,就被放大了无数倍。

    甚至可以说,汉军在马邑取得的胜利有多辉煌,他在匈奴的地位,就会相应得到多强的增福。

    折兰败亡,他就已经被看做‘人才’和大匈奴的‘外交奇才’。

    要是等到尹稚斜和包围圈内的匈奴军队全部被歼灭。

    那他的地位很可能会水涨船高的变成‘匈奴的骄傲’‘英雄’。

    大当户甚至是左大都尉这样的爵位和官职,已经在向他招手。

    这让且渠且雕难真是感到莫名的好笑。

    在以前,他想见单于,就得趴在地上,匍匐着脑袋,连抬头的权力也没有。

    而如今,他却能光明正大的站在单于面前,单于甚至对他的态度犹如家人兄弟一般的和颜悦色。

    这个世界,让且渠且雕难感觉有些陌生了。

    但他非常享受这样的待遇和这样的地位。

    也已经慢慢的开始学会以‘汉朝专家’和汉匈关系专家的形象示人。

    军臣看着且渠且雕难,对这个奴才,他是很满意的。

    能人所不能,用‘手腕’和‘口才’,让汉朝皇帝在那份明显对匈奴有利的和亲条约上签字。

    仅此一点,此刻,且渠且雕难,在他心里就已经是值得依赖和信任的智囊了。

    更重要的是,军臣,现在也就只有且渠且雕难这根稻草能抓了。

    “本单于让你来,是有一个重要的任务托付给你!”军臣笑着道:“本单于,想让你秘密的出使一次汉朝,去跟汉朝皇帝谈一谈……”

    这样说着,军臣就用着无比期待的眼神看着且渠且雕难,军臣希望,这个匈奴的外交奇才,能再立奇功。用他的七寸不烂之舌,说服汉朝皇帝。

    “撑犁孤涂有命,奴才自然是死也要完成!”且渠且雕难的心里面咯噔一声,大喊不妙。

    这个时候。去汉朝?

    那不是找死吗?

    汉朝皇帝和他的大臣,就算是白痴,也不可能在获胜的时候,跟匈奴低头。

    但,且渠且雕难现在是骑虎难下。

    作为被公认的‘汉朝问题专家’。他若是推脱,极有可能会被人看出马脚。

    而且,在匈奴,单于下令了,作为奴才,还能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没有办法,且渠且雕难只好硬着头皮,问道:“不知道大单于,让奴才去汉朝,与汉朝皇帝谈什么?”

    他在心里想了想。然后道:“撑犁孤涂明鉴,汉朝内部,许多大臣都是对我大匈奴充满敌意的,奴才上次在长安,就见识过许多对我大匈奴怀有敌意的大臣,幸得撑犁孤涂神威,神明保佑,奴才略尽绵力,才说服汉朝皇帝,答应我国的要求!”

    “此次。奴才若是再去,奴才担心,这些汉朝大臣会从中作梗,很多事情恐怕没法谈……”

    军臣听了点点头。

    军臣知道。且渠且雕难说的是实话。

    汉匈之间的恩怨情仇,延绵数十年。

    对匈奴有着仇恨和敌意的大臣贵族,从来就不是少数。

    以前,汉朝的骑兵根本不是匈奴骑兵的对手,他们只能龟缩在长城内的坚城要塞之中,依靠防御抵挡匈奴骑兵的攻击。

    他们尚且都在嚷嚷着要出塞。要打到匈奴的王庭。

    如今,他们在马邑取得胜利,证明自己的骑兵,强过匈奴。

    长安现在是个什么局面?

    军臣还不清楚吗?

    但是,军臣心中还是有侥幸心理的。

    他觉得,自己的女儿,好歹也是给汉朝皇帝生了个公主的。

    只要女儿吹吹枕边风,且渠且雕难再发挥完美,再创奇迹,自然也不是不可能。

    当然,这个几率很小。

    “你放心,本单于不会让你去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军臣说道:“此番出使,本单于交给你三个任务!”

    “第一个任务,修改和亲条约,将两国条约中的汉朝赠与部分删除,改为,汉匈两国君王,互赠礼物……”军臣说道。

    这也是汉匈两国能恢复和平的关键了。

    再想要跟过去一样,蛮横的要求汉朝给与大量的资源和礼物,换取和平。

    这不仅仅不现实,也完全不可能。

    甚至会激怒汉朝君臣。

    但改为互赠礼物,就好多了。

    虽然过去汉匈也是互赠礼物。

    但是,那种匈奴用三五匹劣马,就从汉朝拿走几十上百车物资的所谓互赠礼物。

    在如今的局势下,已经是不可能了。

    军臣也没有天真到会认为,自己都战败了,汉朝还会跟过去一样。

    恐怕未来全新的和亲条约会变成,匈奴每年用几百甚至成千上万的牲畜和皮毛,从汉朝这里换来几匹丝绸,三五斤食盐。

    以此换取汉军不攻击匈奴的承诺。

    但这其实只是个无关紧要的问题。

    与这种面子上的事情相比,军臣更需要里子。

    他看着且渠且雕难,继续道:“这第二个任务,本单于想要汉朝皇帝下诏,明告天下:汉匈两国约为兄弟,两国君王,皆为受神明庇佑之君王,汉朝天子在神明保佑下,统治长城之内,本单于在神明的赐福下,治理万里草原!”

    说着这些话的时候,军臣的胸膛都在起伏不定。

    这也是军臣现在最需要的东西!

    尹稚斜带着折兰、楼烦和白羊,一头栽进了汉朝包围圈。

    折兰被击破,败亡。

    尹稚斜恐怕也很难逃出来。

    在这样的情况下,哪怕他这个单于完美的把锅甩给了其他人。

    也照样会造成一个恶劣的后果——草原上的奴隶和牧民以及无数的部族首领,会认定——我方大单于背后的神明不如汉朝皇帝背后的神明。

    在先前,军臣在龙城被迫跳大神,也是因为,汉朝证明了自己的皇帝是神明的宠儿,有着神圣的威能。

    假如他这个匈奴单于不能同样拉神明下场背书,那么,后果将是灾难性的。

    敌人有神明撑腰,而我方没有。

    一旦开战,且不说敌人,单单就是匈奴军队内部,首先就会士气大跌。

    事实证明,军臣当初的抉择是正确的。

    跳完大神后,他的威望和权柄,迅速攀升。

    真真是号令群雄,莫敢不从,草原上的所有部族,都战战兢兢的臣服在他的大纛下。

    但马邑之战,改变了这一切。

    汉朝方面明显提前调动了军队,动员了精锐,将傻兮兮的撞进包围圈的尹稚斜所部,团团包围起来。

    更在武州塞外,一战击败了折兰。

    这使得军臣的一切努力,全部付诸东流。

    无数的部族和贵族,都开始怀疑单于‘是否合法’‘是否真有神明撑腰’。

    下面的奴隶和牧民虽然蠢了一些。

    但也在私底下悄悄嘀咕:大单于的神明,没有汉朝神明强大啊!

    而这两种情况,无论哪一种,一旦蔓延开来,对匈奴帝国来说,都是灾难。

    没有办法,军臣想来想去,想要解决当前困境,他就只能求助自己的那位用事实证明了自己确实有神明撑腰的女婿。

    旁的不说,只要这个女婿站出来,公开对天下发话:匈奴单于跟朕一样,有神明庇佑。

    那么,他的地位的神圣性和合法性,就得到了背书。

    本单于,你们不信?

    汉朝皇帝的话,你们总该信了吧……

    但是,军臣知道,想要让那个女婿开口。

    没有这么容易。

    但好在,军臣早有准备。

    他看着且渠且雕难,缓缓的开口:“倘若汉朝皇帝能同意本单于的要求,那本单于一定有所回报!东方的鲜卑和乌恒以及这两个奴隶部族周围千里的山河,本单于都愿意将之作为礼物,送给汉朝,作为两国休兵,重归于好的基础!”

    鲜卑跟乌恒,以及他们附近的千里草原和山川,在理论上来说,确实是匈奴帝国的疆域。

    但,匈奴人从未在当地有过任何统治。

    甚至,从未有过任何挛韑氏的部族,迁徙到当地放牧——就特么连北海那种荒无人烟的地方,匈奴也有部族和姓挛韑的贵族偶尔会过去看看。

    从这个角度来说,其实匈奴人啥也没有付出。

    但军臣知道,这确实是一个足够让汉朝动心的条件。

    一千里的国土,加上两个部族的所有权,换两国休兵,外带汉朝皇帝一句话。

    军臣觉得,怎么也够了!(未完待续。)</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