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八百三十二节 匈奴的未来(1)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PS. 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别赶紧去玩,记得先投个月票。现在起-点515粉丝节享双倍月票,其他活动有送红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第二天,义纵派了个使者跟随一个匈奴使团的成员,去到匈奴大营,跟楼烦王见面,取得联系。

    在义纵拿出了‘一定在天子面前为楼烦王美言’的许诺后,本来就想投降的楼烦王,干脆就丢掉了最后一丝节操。

    他先将自己的心腹和亲信贵族,召集起来,宣布自己要投降的决定。

    下面的人,对自己老大的这个决定,当然是无比欢迎。

    但有一个问题——匈奴帝国在老上单于时期开始,就在各个部族内部安插了许多官吏。

    这是中行说教会匈奴人的招数之一。

    这些贵族,跟楼烦部族的贵族,可不是一条心的!

    但,对于现在一心想投降的楼烦贵族们来说,这都不是事!

    游牧部族,杀起人来,从不手软。

    别说是单于庭的贵族了,为了活命,他们连自己的族人,也能照样下手。

    只是考虑到,要给汉朝留下更深刻的印象,所以,他们才没有立刻发动。

    但私底下的串联和动员,却悄然开始了。

    不到一天时间,整个楼烦部族中,被认为可信和值得信任的贵族,都被通知了,自己的本部已经决定投降的事情。

    然后,楼烦部族的士气,顿时高涨。

    在死地等死,跟迎来新生,这是完全不同的两种状态。

    很多白羊部族和尹稚斜麾下的贵族,愕然发现,楼烦人一下子就恢复了出征时的士气。

    人人秣兵历马,甚至有人都开始擦拭青铜铤以及箭簇了。

    白羊王姑射觉得奇怪,派人过去询问,得到回答:“我军即将突围。我等是为突围做准备……”

    姑射问完后,就觉得应该是这样。

    虽然姑射不能理解为什么自己的部族,依旧半死不活。

    而楼烦人却高高兴兴的开始准备作战。

    但他终究没有什么经验,上任不过一年多。缺乏对人性的观察和理解。

    尹稚斜却不同了。

    在他发现了楼烦部族的异常后,他立刻就警觉了起来。

    悄悄的将自己的本部大帐,撤离到了更安全的地域,同时也开始防备楼烦人可能会反水。

    作为挛鞮氏的宗种,尹稚斜从小就被教育:除了本部。没有部族值得信赖。

    他的经历也告诉他,在草原上,别说是为了生存和延续。

    很多时候为了一块牧场,甚至为了一个水池,两个原本关系和睦的部族,都可能大打出手,甚至兵戎相见。

    草原上,每一个能存活下来,并且延续至今的部族,哪怕是奴隶部族。也不能轻视。

    因为,能活到现在的,都是生存的赢家。

    他们克服了无数的艰难险阻和无数的挑战。

    哪怕如今他们默默无闻,他们卑微渺小。

    但大草原上,一切皆有可能。

    只要能活下去,延续下去,今天的奴隶,未来未必不是主宰草原的霸主。

    而类似楼烦这样历史悠久,甚至曾经与匈奴平起平坐的大部族,更从来就不是什么善茬。

    假如折兰人的狠。是对敌人狠,在作战中狠。

    但楼烦人,却不仅仅对敌人狠,他们对自己照样狠毒!

    从遥远的远古时代。楼烦人一直活跃到今天。

    没有几把刷子,没有明确的认知和果断的抉择,根本不可能!

    尹稚斜曾经见过,为了活命,生吃人肉的部族,也见过为了延续部族的存续。将自己和自己的妻子儿女,全部送到单于庭,当成祭品的部族首领。

    因此,他深深明白,对草原部族来说。

    一切都没有意义。

    包括尊严、人格、承诺以及盟约。

    唯有生存和延续,才是永恒的主旋律。

    就像东胡,为了存续,他们的部族首领,甘心受戮,他们的子孙后代,甘心给匈奴人当牛做马。

    又如月氏人,为了活命,远走万里,放弃一切。

    也如折兰人,为了发展和壮大,选择做匈奴的打手。

    草原的部族首领,虽然不如汉朝的贵族,能文绉绉的伤春悲秋,做一手锦绣文章,他们甚至可能连文字也不认识。

    但是,却没有一个白痴!

    哪怕是哪个白羊王姑射!

    也仅仅是经验不足,若给他足够的阅历和时间,他未必能被自己玩的团团转。

    “我必须改变计划,提前发动了……”尹稚斜在心里想着。

    跟所有游牧部族一样,尹稚斜在现在,同样必须为自己的部族延续和生存而考虑。

    为了部族能延续下去,草原上的部族首领,能舍弃一切。

    包括他自己本身的生命。

    道理很简单,部族在,人才有活着的价值。

    没有部族的首领,不如一条野狗!

    况且,匈奴人的宗种意识无比强烈。

    作为右贤王,作为挛鞮氏的宗种,尹稚斜明白,他必须让自己的部族主力,能平安回到老家。

    这样,即使他死了。

    他的儿子乌维的地位,才能保证。

    不然,一个没有了忠诚部曲和支持者的所谓右贤王之子,挛鞮氏的宗种,很可能会被人拿去喂秃鹫!

    更麻烦的是……

    “军臣会发疯!”尹稚斜在心里想着。

    他内心深处的不安感,提醒着他,整个匈奴本部,都在面临一个天大的危机——一旦他和他的本部以及白羊、楼烦都跟折兰人一样,被汉朝留在了这马邑城下的旷野。

    这不仅仅会给匈奴的霸业留下不可逆的伤害。

    更会彻底动摇挛鞮氏的王族地位和神圣性。

    正如同现在包围内的匈奴骑兵一样。

    匈奴国内的其他部族甚至本部挛鞮氏的直系部族和四大氏族,都会对单于产生疑惑——单于不是说,他也有神明帮助吗?

    那为何,大匈奴却被汉朝挖了个陷阱,吃掉了这么多主力?

    愚昧和迷信的部族牧民和奴隶,不会去考虑——单于撒谎和骗人这个问题。

    他们只会去思考——肯定是汉朝神明比单于的神明威能更强,所以才能如此。

    一旦出现这个情况,匈奴帝国的霸业就要摇摇欲坠,从此之后,匈奴骑兵,再也不敢对汉朝举刀相向。

    甚至整个幕南的那些附庸和奴隶部族,都可能因此倒向汉朝。

    在草原上,谁拳头大,谁就是老大!

    若这个老大还能证明自己背后有神明,还是威能强大的神明。

    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怎么抉择。

    但,这仅仅是雪崩的开始,而不是结束。

    那些大部族的首领和匈奴内部的高级贵族,显然比其他小部族和下层的牧民和骑兵更聪明。

    他们会去思考——单于在骗人这个问题。

    单于庭从来就不怕下面的人太勇敢,而怕他们想的问题太复杂。

    一旦这些人全部去思考这个问题。

    那挛鞮氏的王座,马上就要崩塌!

    既然挛鞮氏不能得到神明的承认和庇护,那么,这个单于之位,就应该让出来,给有能力的人去做了。

    四大氏族,还有其他实力派,都会蠢蠢欲动。

    单于轮流做,今年到我家。

    到时候,草原上说不定要出现十几个自称单于的家伙。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在汉朝强大的兵威下,匈奴的霸业,将逐渐崩溃。

    从河套到河西走廊,阴山、祁连山、皋兰山,匈奴帝国的幕南版图,一块块消失。

    “不行,绝对不能让这个事情发生!”只要一想到这里,尹稚斜就无比坚强的给自己打气。

    他知道,他必须率部突围。

    只有他突围了,成功逃出包围圈,然后,挛鞮氏才能有救。

    那个时候,他就可以宣称——军臣获罪于神明和先祖,所以神明和先祖不保佑他,但保佑了我,伟大的真正的挛鞮氏的宗种,老上大单于的嫡系血脉!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这次起-点515粉丝节的作家荣耀堂和作品总选举,希望都能支持一把。另外粉丝节还有些红包礼包的,领一领,把订阅继续下去!】(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