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八百二十九节 十面埋伏(3)
    回到自己的帐中后,楼烦王让人将大帐的门看紧,然后,就对自己的左右心腹吩咐道:“去将那几个汉朝降臣带来,本王有事情要问他们!”

    “遵命!”

    大约一刻钟后十几个穿着汉服,但已经悄悄的将头发散开的男子,被带到了王帐之中。

    这些降臣,是楼烦王在过去十几二十年中,一点一点的招降的汉朝官吏和军将。

    其中就包括了本次入侵在武州塞招降的几个降人。

    ?对待这些投降的汉人,楼烦王的态度,比起所有的匈奴贵族,都要好。

    不仅仅遵照承诺,给与了他们贵族地位,让他们能在部族中拥有奴隶和部族、牲畜。

    同时还准许他们参与部族会议,出谋划策。

    这些年来,这些降臣也没有愧对楼烦王的厚遇。

    对如今多数的中国士大夫们来说,华夷大防,确实很重要。

    但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则是原则问题。

    拿匈奴人的高工资,当然要给匈奴人办事喽!

    这些人里,甚至已经有人悄悄的抛弃了自己原先的名字,取了个标准的匈奴名字。

    然而,此刻,这些人再也不复过去的趾高气昂和不可一世。

    一个个精神疲惫,两眼无神,整个人都仿佛失去了活力。

    自从匈奴联军被包围以来,他们,就是包围内最恐惧和绝望的群体。

    很多人都知道,一旦包围圈内的匈奴军队败亡,等待他们的是什么下场?

    若是战死了。那还好,一了百了!

    反正。死人又不可能说法,也不太可能被人鞭尸。

    撑死了就是自己的脑袋跟匈奴人的脑袋一起被汉军拿来建造某些特殊艺术建筑。

    最可怕的却是没有战死。而是被俘。

    一旦被俘……

    几乎所有人都不敢去想自己被俘虏后的下场。

    他们很清楚,自己是在匈奴入侵时投降和归顺的。

    家乡和家族的父老,都是以为自己战死了。

    说不定,祠堂的神主牌上,早就刻上自己的大名了。

    父母妻儿,也都官府认定是‘忠臣遗孀’。

    老刘家别的政策可能很操蛋,但抚恤忠臣义士遗孀,照顾战争孤儿,却是从高帝以来。一以贯之的国策。

    然而,一旦自己被俘。

    那这一切就都完了。

    家族的名誉和声望,将因为一个‘奴颜婢膝以事夷狄’的贼子而败的干干净净。

    孩子跟兄弟,将会被街坊邻居,指着脊梁骨,戳来戳去。

    只要想到此事,无数人就捶胸顿足,悔恨不已。

    但他们多数,并不是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投降匈奴?

    而是后悔:“去岁有商人与我联络,我为何不趁机与他表达,身在夷狄,心在诸夏的意思……”

    自从前年汉匈和亲后。许多汉室的商人,就开始出现了匈奴的各个部族中。

    这些商人,一边背着朝廷。把违禁的青铜、铁器还有其他各种商品,卖给匈奴贵族。换来牲畜牛羊。另外一边,又偷偷摸摸的联络和策反在匈奴的汉朝降臣以及那些不如意的匈奴贵族。

    反正。对这些商贾来说,都是生意。

    只要能赚钱,他们就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赚钱的机会。

    甚至于,有些商人,连职业操守都不遵守。

    他们一边偷偷的走私青铜、铁器等各种违禁品,一边悄悄的联络在匈奴的汉朝降臣以及匈奴贵族。

    但有时候,他们为了钱或者生意能好做一点,会将那些与他们联络的降臣或者贵族,卖给匈奴的高层。

    以此作为投名状,获取信任和支持以及保护。

    所以,匈奴国内,很多的汉朝降臣,其实是既想着给自己留条后路,却又害怕被人卖了。

    在场的很多人,过去,都没有那个胆子,敢迈出那一步。

    如今,他们悔的肠子都青了。

    无数人在心里叹息着:“若当初我就已与朝廷有所联系,此刻,事情就好办了……”

    若提前就在朝廷那里挂了名,即使被俘,也不用担心,大家可以拍着胸膛,对抓住自己的汉军将领说:“吾乃忠臣,为国干冒奇险,身在匈奴,心属诸夏,屡为社稷传递消息!”

    然后,那将领往上面一报,一查,确实有这个事情。

    那贼子瞬间变成忠臣。

    自己也能风风光光的回到家乡,接受父老乡亲的祝福和崇拜。

    可惜啊……

    没有这么条后路的众人,现在就只能提心吊胆,惶惶不可终日的看着包围着自己的汉军耀武扬威。

    而且一旦被俘……

    对叛徒,汉军从来都不会手软!

    错非是现在匈奴联军在理论上还有一丝丝机会,他们已经准备好,将自己的脸划烂了。

    这样,就算被俘虏,也没有人能知道和清楚自己的过去。

    这样就能防止祸及家族。

    楼烦王却是踱着脚步,走了几圈,然后问道:“诸位都是汉朝人,甚至有人曾经做过汉朝的县尉,对汉朝的体制最是清楚,本王,想问问诸位……”

    他抬起头看着这些降臣:“若本王归顺汉朝,汉朝会给本王和本王的部族什么待遇?”

    对游牧民族来说,打不过?

    简单,投降呗!

    只要不是世仇,投降过去,肯定会被屠杀。

    那么,投降就是一个随时可以选择的选项。

    三姓家奴在草原上是很常见的事情。

    想当年,楼烦部族,可是与匈奴部族平起平坐的大部落。

    但没能扛过冒顿的进攻。

    所以。果断投降了。

    这几十年来,楼烦部族。为匈奴帝国的强盛卖肝卖肾,呕心沥血。

    楼烦王觉得自己已经很对得起匈奴单于庭了。

    如今。自己深陷汉军重围。

    连折兰部族都覆灭了。

    另外一个盟友,白羊王姑射,经验不足,被尹稚斜当狗耍。

    但他就不一样了。

    他当了二十多年的楼烦王,早就清楚,什么大匈奴,什么单于庭,那都是哄人的玩意!

    楼烦部族臣服单于庭,纯粹是自己不是单于庭的对手。

    单于庭的力量。是楼烦部族的n倍。

    而且,单于庭对楼烦不错,每次都能分到不少劫掠所得。

    在这个基础上,楼烦部族才选择臣服匈奴。

    然而,如今,汉军证明了自己,已经有资格甚至力量已经比匈奴的单于庭强了。

    正跟汉朝人所说,识时务为俊杰。

    投降汉朝,并不可耻。

    相反。还是件光荣的事情。

    但前提条件是——汉朝能开个什么价码。

    若是开价太低……

    “还是得降……”楼烦王在心里叹了口气。

    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被重重包围的联军,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单于庭的援军连影子都没看到。

    一旦汉军发起总攻,楼烦王清楚。联军可能三天都撑不住,就要灭亡。

    更何况,尹稚斜为了生存。都开始卖他跟白羊部族了。

    既然这样,那他卖掉尹稚斜。自然也就无可厚非了。

    当然,这个投降归顺后。自己能拿到什么价码,也很关键。

    最起码,是一个能说服自己,要不要心甘情愿去给汉朝人当狗的问题。

    但,其他人却被楼烦王的言论吓了一大跳。

    归顺汉朝?

    帐中的几个匈奴贵族的脸颊抽搐了几下。

    但想了想,他们却又都无力的垂下头。

    现在,部族的情况是怎么样,他们最清楚。

    下面的奴隶跟底层的骑兵,已经有两天没有吃饱了,许多人都说:“汉朝皇帝果然有神明相助,我们是被神明击败的……”

    对神明的崇拜和恐惧,充斥着上上下下的每一个人。

    军队的士气,已经跌落谷底了。

    要不是对面的汉军没有进行大举进攻,而是,不断的压迫和挤压联军。

    恐怕,下面的人早就要溃散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投降与归顺这个话题,其实已经悄悄在许多贵族心里生根发芽。

    如今,楼烦王不过是捅破了这个窗户纸。

    当然,也不是没有人担心和害怕。

    “大王,我等若是归顺汉朝,我担心,单于庭会拿我们的妻儿发泄!”有贵族忧心忡忡的说道,但却根本没提不能投降这个话题。

    楼烦王呵呵一笑,看着这个贵族说道:“汉朝人有句话,叫做:大丈夫何患无妻!妻子没了,可以再娶,孩子没了可以再生,但脑袋没了,却再也长不了了!”

    那人听了,想了想,最终无奈的点点头,认可了自己主子的说法。

    的确,草原上的人民,从来就没有什么家园啊民族啊一类的观念。

    被人击败,包围,眼看就要灭亡。

    还傻傻的拿着武器,冲上去送死。

    那不是人,而是白痴。

    当年,匈奴的冒顿单于,不也曾经趴在东胡王的脚下,像狗一样的跪舔吗?

    游牧民族,为了生存和延续,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

    更何况,他楼烦王既不是第一个投降汉朝,去给汉朝皇帝当臣子的匈奴贵族,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在他之前,汉匈双方几十年的战争,早就造成了两国的‘人才交流’。

    甚至于,有人曾经跑去匈奴,觉得日子不好过,又跑回汉朝,结果认为还是不受重视,又跑回匈奴的奇葩。

    看着楼烦王跟他的贵族之间的对话,那些汉朝降臣,彼此看了看,终于,有一个人站出来。说道:“大王,若果真归顺长安。以臣之见,最少也是一个五千户的列侯!”

    “五千户?”楼烦王不是很难理解这个级别的汉朝贵族地位。但他也多多少少听说过,汉朝会将匈奴归顺的贵族,封为侯爵。

    但,他很难理解,五千户这样的贵族,地位到底如何。

    “大王,汉朝有制度,非刘氏不得王,所以。异姓诸侯,最高只能封为列侯。列侯地位与其食邑户数密切相关,汉朝食邑五千户之列侯,地位大抵与匈奴单于庭的大当户相当……”有人为他解释道:“而且,汉朝的列侯,除了地位极高外,还有着许多特权与丰厚的收益,一位食邑五千户之列侯,大抵每岁能从封国得到不少于一百万钱的租税收入!”

    “还不止!”有一个在马邑投降的降臣悄悄的将自己披散头发重新束起来。簪上发簪,拱手道:“大王有所不知,当今圣天子胸怀宽广,善待功臣。今岁特别下诏,加恩功臣,凡有功列侯。皆可以其封国食邑之数,与怀化再得一对等封国。据说,怀化物产富饶。一个食邑千户的封国,一岁能出产数以十万计的收入!”

    “大王若能幡然醒悟,率部归义,天子闻之,必然大喜,赏赐与嘉奖,更将不可计数!”

    “一百万钱每年吗?”楼烦王在心里算了算,然后说道:“即使加上所谓加恩封国,岁入也不过两三百万啊,本王还要养如此多的部曲和族人,这么点钱,怎么够?”

    听他这么一说,降臣们都快急死了。

    他们现在,已经将说服楼烦王归义,反正,看成了救命稻草。

    只要楼烦王能主动对汉室归义。

    那他们就可以凭借‘说服楼烦王归义’这个功劳,将自己的污点洗的干干净净,然后风风光光会家乡与妻儿父老相见。

    讲道理的话,若有可能,不会有人愿意死心塌地的当夷狄,给匈奴人卖命。

    在中国,哪怕是做个小地主,生活也比草原上幸福和安稳得多!

    更何况,只要能说服楼烦王率部投降。

    从惯例来看,大家说不定,都能捞到无数好处,甚至,可能诞生出关内侯乃至于列侯这样的大礼包。

    因此,没有人不心急,也没有不激动。

    于是,立刻就有人拜道:“大王此言差矣,中国不比匈奴,在中国,天子富有四海,掌管一切,因此,大王其实不必担心部曲的生计问题!”

    这人是楼烦王招降到的地位最高的汉臣。

    他在投降楼烦王前,当过汉家的县尉。

    虽然那是五年前的事情了,但,作为一个曾经的体制内的官员,此人最清楚朝廷的运作方式了。

    因此,他用极具煽动性的话道:“大王知道,臣曾经是汉朝县尉,因此,臣可以像大王保证,大王若是归义,圣天子必会在长城附近,为大王及大王部曲,单独划定一个牧场,为大王及大王族人所独享,未来,王师出塞,北伐匈奴,夺匈奴河套乃至于南池等膏腴之地,或许,到那个时候,大王还能被圣天子移封至河套或者南池……”

    “南池?”楼烦王跟其他匈奴贵族,都吞了吞口水。

    那可是个好地方啊!

    甚至是整个幕南地区,最好的牧场了!

    南池又大又深,水草丰盛,周围数百里,都是最肥美的牧场,而且,从来不用担心什么干旱。

    但可惜,当地,一直就是挛鞮氏的禁脔。

    连折兰都不被许可去那里放牧。

    只有匈奴本部和四大氏族的牧民和部族可以接近。

    若他的楼烦部族,能去南池驻扎和放牧……

    楼烦王舔了舔嘴唇,这个画面太美,他不敢想象。

    “那,就请诸位帮忙想个办法,怎么跟对面的汉朝将军联络?”楼烦王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既然他已经知道,自己投降,非但不会有损自己的地位和富贵,甚至还能过上更好的生活。

    那还犹豫什么?

    赶紧投降吧!

    一旦汉军发起总攻,再去投降,那就不可能有什么好待遇了。

    在草原上,在敌人总攻前投降,至少还可以给新主人当个看门狗。

    但若等敌人发起总攻后再投降……

    呵呵,命好一点的,还能当个奴隶,命不好的,直接被杀了,将脑袋制成酒器。

    匈奴人就常常将那些征服的部族中,身高高过车轮的男子,全部杀死,只留下小孩跟女人。(未完待续。)

    ps:等下还有~

    麻蛋,脖子又有点疼了~

    这颈椎病实在是折磨人~

    看来,明天我得去做个理疗了~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