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八百二十八节 十面埋伏(2)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好在,自从武苑成立后,汉室的南北两军和虎贲羽林两卫的队率以上军官,都去过武苑,做过为期一个月的轮训。

    这种轮训,其实就是充电,将一些基本的常识和过去秘而不宣的战例,用填鸭式的方法,塞到他们的脑袋里。

    亥下之战,作为汉室鼎立之战,同时也近代最有名的经典战例之一。

    自然都被塞到了军官脑子里。

    理解不理解,是一回事情。

    能不能记住,却是关系提拔和晋升的大事。

    尤其是虎贲卫和羽林卫,队率以上的军官,想要晋升?

    先来考一次基本军事常识和对经典战例的认知再说。

    此刻,义纵刚刚提起十面埋伏。

    无数的军官,就自然而然的想起了被逼着记下来的亥下之战的全过程和楚汉两军的部署和相持情况。

    这就是填鸭式教育的好处了。

    不管怎样,最起码,教授下去的东西,确确实实被灌进了人的脑子里。

    许多人在心里将汉军在亥下之战中的过程回忆了一遍。

    讲道理的话,其实,此刻在马邑城下与当年汉军在亥下的情况是完全不同的。

    最起码,包围的对象,就是南辕北辙的两个敌人。

    亥下被围的是项羽统帅的楚军,骨干是江东子弟,主要是部族,整个楚军十余万人,仅有数千骑。

    而现在汉军包围圈里的匈奴联军,却是纯骑兵部队。

    所以,在亥下,汉军可以从容不迫的设置层层拦截。

    反正,两条腿的步卒,还严重缺粮。能跑到那里去?

    但现在,情况却截然不同。

    让骑兵有机会逃跑?

    一旦匈奴人跳出汉军的包围圈。

    那么,恐怕汉军就要徒呼奈何了。

    当然,也不是没有好消息。

    首先,现在汉军已经知道,匈奴联军。马上就要断粮了!

    自从武州塞落入汉军手中,这些包围圈内的匈奴骑兵,就只能靠着随身携带的干粮与奶酪来补充体力。

    一个骑兵,能带多少干粮和奶酪呢?

    而且,过往的战例和经验,也告诉汉军上下,匈奴人,在离开后勤保障的情况下,最多只能持续作战十天。

    所以。在早期,匈奴人的进攻是月盈而击,月亏则归。

    即使他们在发现自己落入了包围圈后,就开始节约粮食,也最多能多撑几天。

    而且,更重要的是——包围圈内的匈奴联军,人的粮食,还可以吃携带的干粮和奶酪。

    马吃什么呢?

    三万大军。按照匈奴一骑双马的标配,就是五六万匹战马。

    现在。包围圈内的整个地盘,也不过是方圆七八十里而已。

    这么狭窄的地区,根本不可能给五六万匹战马提供足够的青草饲料。

    这样想着,就有汉军的校尉起身说道:“末将以为,我军必须先让匈奴人的马匹疲惫……”

    立刻就有人补充道:“当立即将匈奴人驱逐到山陵之中……”

    这些都是虎贲卫和羽林卫出身的军官。

    明显就是还停留在照本宣科的照着亥下之战时,韩信压迫楚军的方案。

    但他们能做到这个程度。已经算是合格了。

    毕竟,在今天之前,他们中的多数人,根本都只是些纸上谈兵的赵括。

    所以,义纵也没有太过苛求。点点头说道:“诸位的想法很不错,但是……”

    他当初也是从小白走过来的,当然知道,将官,是要慢慢成长的。

    很多事情,都需要亲自去经历,才能明白,怎么做是正确的,怎么做是错误的。

    “但我军现在需要速战速决,没有太多时间,去跟匈奴人纠缠……”

    义纵拿着指挥棒,在地图上点了点,说道:“细柳营的同袍,是在六七日前,拿下的南池……”

    “根据审讯俘虏得到的口供,匈奴人每五日,都会有使者往来,传递消息,而恰巧,细柳营夺取南池的当日,是匈奴使者前往单于庭报告情况的日期……”义纵看着众将,严肃的道:“也就是说,此刻,匈奴的单于庭,就算是傻子,也知道尹稚斜所部出问题了!”

    “或许此刻,匈奴单于庭的主力,已经动身南下了,这可是一个至少十万骑的庞大军团!”义纵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在现在,至少在纸面数据上,匈奴骑兵的数量是汉军的至少两倍。

    而且,与汉室不同。

    汉军的骑兵,散落在全国各地。

    漫长的长城防线,牵扯了汉室大量的有生力量。

    而匈奴人却可以集中优势兵力,来与汉军对决。

    倘若汉军不能在其单于庭主力抵达武州塞前,解决包围圈内的匈奴联军。

    那么,包围圈内的匈奴联军,就极有可能逃出生天。

    甚至于,义纵感觉,只要单于庭主力出现在长城,那么,汉军就很有可能不得不主动放包围圈内的匈奴军队离去。

    作为外戚,义纵很清楚,哪怕是天子,也没有做好与匈奴主力决战的准备。

    “所以,我军已经没有太多时间浪费了!”

    放虎归山,后患无穷。

    倘若让包围圈内的匈奴联军逃出去,那么,他们就极有可能会告诉匈奴人,汉军骑兵的进展和汉军装备的优势。

    旁的倒还没什么。

    但那马镫和马鞍的制造技术,却是只要用点心思,就能仿制出来。

    就是马蹄铁,估计匈奴人也能山寨。

    可能,他们的制造技术和工艺,原始而简单。

    但有跟没有,是两回事情!

    ……………………………………

    汉军在商议时。

    从马邑城外,北撤的匈奴联军大营里。

    尹稚斜与白羊王姑射和楼烦王,也在开会。

    他们开会的主题。就是几匹缴获的汉军战马和几个俘虏。

    这些战俘和战马,是匈奴军队埋伏了一支汉军前出侦查和警戒的骑兵小队后的战果。

    尹稚斜看着摆在自己面前的那几套汉军的鞍具,他的心情,兴奋而绝望。

    再没有比在马背上长大的人,更加清楚这些骑具将给骑兵带来的变化了。

    “我们必须将这些骑具,送回国内!”尹稚斜沉声道:“决不能让这些骑具。只有汉朝才有!”

    这一次,尹稚斜已经很清楚,自己和匈奴,都落入到了一个天大的陷阱里面。

    强大的无敌折兰部族,甚至因此覆灭。

    即使剩余的部族骑兵的士气,也堕入谷底。

    现在,除了少数人外,多数的士卒,都已经失去了勇气。

    更糟糕的是。大军已经断粮了。

    昨天开始,军队就不得不宰杀受伤战马来给士兵们食用。

    但三万大军,人吃马嚼,每天的消耗,都是天文数字。

    靠宰杀受伤战马,根本维持不了几天。

    很快,军队就要被迫将那些健康的战马,也杀了来果腹。

    更麻烦的是。草料也不足了。

    在出征前,匈奴各部族都认为这是一次跟过去数十年来的历次南侵一样轻松愉快的武装游行。

    用四万骑。还包括了折兰这样的王牌,突袭一个汉军暴露在长城防线保护范围外的马邑城。

    不说手到擒来,也应该是愉快至极。

    所以,军队根本就没带什么储备的干草。

    人人都在想着以战养战。

    然而,现在,却变成了灾难。

    折兰部族全军覆没。只有两三千的被汉军打到崩溃的溃兵逃了出来。

    剩下的,估计全被汉军消灭了。

    被压缩在这个狭小区域后,各部族的马匹,也立刻陷入了跟人一样的饥饿之中。

    现在,全军上下。还能进行长距离机动的战马,已经不到一万多匹了。

    其他的战马,跑个几里,大概是可以的。

    但超过十里,马匹就可能要脱力了。

    因而,联军的机动性,其实跌倒了谷底。

    尹稚斜甚至毫不怀疑,再过十天,联军就要从骑兵,变成步兵了。

    到那个时候,不需要汉军进攻,联军自己就会崩溃。

    而且,更麻烦的一个问题是——联军内部,出了大麻烦!

    甚至,就是尹稚斜的本部万骑内部的很多贵族和下层的骑兵,也陷入了自我否定的怪圈之中。

    很多人都在偷偷的用泥巴,塑型一个汉朝皇帝的塑像,每日早晚祷告和忏悔。

    甚至还有萨满祭司也加入了这个队列。

    尹稚斜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要怪就怪军臣!

    他夏天在龙城跳了一回大神,装神弄鬼的宣告自己获得了天神的庇护。

    这在当时,让军臣的威权和地位,得到了极大的加强和巩固。

    然而,当匈奴联军,被包围在马邑城外,连折兰部族也覆灭后。

    军臣装神弄鬼之事的反噬立刻发作。

    无数的贵族和下层的骑兵,都觉得——单于背后的神明,没有汉朝皇帝背后的神明厉害。

    草原上的游牧民族,从来都是既愚昧又精明,既淳朴又狡猾的矛盾体。

    在单个的群体上,他们对神明和未知的威能的崇拜,是超越了民族和国家界限的。

    而萨满教的教义,又推崇万物有灵。

    某些匈奴人,甚至连石头、动物的骸骨以及特殊的高大植物,也要祭祀和崇拜。

    拟人化的神明,和自我发明创造的神明,更是满大街跑。

    既然汉朝皇帝背后的神明,在事实面前,确实比单于的神明厉害。

    那么,他们抛弃自己信仰的神明,转信汉朝皇帝,将之作为神来祭祀和推崇,就一点也不奇怪了。

    尹稚斜根本无法想象,那些将汉朝皇帝当成神来崇拜的匈奴贵族和骑兵,会把武器指向他们的神的军队这种事情!

    而且,类似这样的现象,已经出现了滚雪球的迹象。

    它就像瘟疫,感染的速度越来越快。

    再这样下去,要不了几天,尹稚斜要考虑的问题,就不是怎么跟汉军作战了。

    而是怎么把这些该死的叛徒杀光!

    尹稚斜在心里想着这些事情,表面上却慷慨激昂的说道:“这些装备,关系了大匈奴未来的生死存亡,本屠奢恳请两位大王,能为大匈奴做出牺牲!”

    楼烦王和白羊王闻言,相互看了看,然后问道:“屠奢要我等做怎样的牺牲?”

    “本屠奢手下还有几个汉朝的商人,他们知道,在西北方向有一条小路,可以穿越武州山麓,进入草原……”尹稚斜沉声道:“但当地有着汉军把守,贸然想要通过,必然会遭遇汉军的拦截,所以……”

    尹稚斜咬着嘴唇,说道:“本屠奢想请两位大王,为本屠奢掩护,做出向北方武州塞方向突围的架势,吸引汉军注意力……”

    “嗯?”白羊王姑射立刻警觉起来。

    尹稚斜想逃!

    而且是要拿他跟楼烦王当盾牌,自己带人逃跑!

    那有这么简单的事情?

    白羊王立刻就道:“屠奢的想法很不错,但是,为何不是屠奢给本王与楼烦王做掩护?”

    听白羊王这么一说,楼烦王也反应了过来。

    “是啊,为何不是屠奢为我等掩护呢?”楼烦王当然不傻了。

    你尹稚斜想要我们给你当掩护,自己逃之夭夭?

    做梦吧!

    大家本来就不熟,况且,在草原上,为了活命,别说是兄弟了,父母也能捅上一刀子啊!

    尹稚斜闻言,脸色一沉,瞪着眼睛看着楼烦王和白羊王。

    “本屠奢是挛鞮氏的宗种,老上大单于的唯二嫡系血脉!”尹稚斜厉声道:“我若战死,挛鞮氏怎么办?”

    “单于还有于单王子……”白羊王索性撕破脸皮说道:“屠奢想要入主单于庭,怕是不够资格……”

    “而且,即使万一,单于庭也还可以迎立呼揭王!”

    尹稚斜仿佛被姑射这个举动打的措手不及。

    他低着想了许久,似乎挣扎了许久,然后黯然道:“两位大王说得对,单于庭可以没有尹稚斜,但不能没有白羊和楼烦,那,本屠奢去吸引汉军,两位大王趁机突围,这总可以了吧?”

    白羊王听了,满意的点点头。

    若有生路,他当然愿意走生路了。

    但,白羊王姑射却没有注意到。

    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尹稚斜跟楼烦王的嘴角,都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

    在那个刹那,这两人几乎是同时在心里冷笑起来。

    “姑射这个笨蛋!”

    “被尹稚斜(我)耍的团团转!”

    西北方向,哪里来的什么小路?

    就算有,那边的山脉高耸,地形复杂,满是森林。

    爬的过去吗?(未完待续。)

    ps:    今天状态奇差无比,感觉特别疲惫!

    申请休假一天~明天继续爆发~

    然后,顺便说一下。

    呼揭部族,是白种人,他们是石赵政权的祖先,嗯,就是五胡乱华时那个吃人的石赵。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