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八百二十七节 十面埋伏(1)
    当田建来到汉军的中军大帐时,整个营房中,已是将星璀璨。

    细柳营的前锋,在昨天抵达了武州塞。

    因此,此刻,营帐中多了很多田建陌生的将校。

    这些将校一个个临襟正坐,双目平视,安静的跟个雕塑一样。

    但骠骑大军的将佐们,却对这些冷淡的军官,无比热情。

    原因嘛,田建已经知道了。

    因为这些是财神爷啊!

    按照汉军全新的战利品分配规则,所有的参战部队,将按照不同比例,分享其他部队缴获的战利品。

    当然,战利品的缴获者,享有更多分配额度。

    虽然这种复杂的分配方式和计算方法,田建不是太懂。

    但他知道,从昨天开始,虎贲卫跟羽林卫的那些大块头,就拿起了算盘,天天在那计算自己能拿多少。

    反正,据说,这一战下来,好多人已经给自己儿子跟女儿都备好了礼金跟嫁妆。

    某些战功比较多的士卒,甚至班师回朝后,就能成为地主。

    所以,营房的气氛很欢快。

    但这与田建关系不大。

    他只是一个给骠骑将军打扫卫生的小家伙而已。

    能被许可旁听,已经是邀天之幸了。

    不过,也不是完全与他无关。

    他的父亲和两位叔父殉国。

    有人告诉他,他已经内定了一个推荐入读武苑的名额,还将获得一笔抚恤金和许多政治优待。

    譬如,他可以免税一百亩土地,或者享受经商每年一千钱的免税额度。

    但,田建的心思,完全不在这些上面,他坐在营房的一个角落里,竖着耳朵,认真听着帐中将帅们讨论战局和下一步的作战计划。

    这些东西,田建不管听得懂。还是听不懂,他都很用心的在心里牢牢记着。

    他知道,总有一天他会用的上。

    他发过誓的,一定要亲自向匈奴人,讨还父亲和叔父们的血债。

    这是对天地神明发过的庄严誓言。

    帐中的其他将佐,却无视了田建的存在。

    他们围绕着摆放在营房中央的一个沙盘,各自阐发自己的见解。

    “匈奴右贤王尹稚斜目前将其主力。完全的缩在马邑以北三十里外的这一带……”义纵拿着一根指挥棒,在沙盘上指点着:“此地主要是山陵和丘陵地形。甚至还有深谷,匈奴人据守在此,是要负隅顽抗!”

    “吾已与前将军塞候的信使交换过意见了……”义纵的眼睛,看着那片被匈奴骑兵,据守的山区和平原,此地,大约是一个南北长七十多里,东西宽三四十里的平原和丘陵结合地带。

    匈奴人缩进当地,本来没有什么。

    无非就是多花费一些汉军的气力罢了。

    自古以来。中**队,对付那些企图想要凭借地形据守的军队,简直太有经验了。

    火攻、水攻、土攻,强攻,甚至直接饿死围死。

    春秋战国,数百年的乱世中,无数的先人早就将所有可能想到的花样都尝试了一遍。

    况且。这些匈奴人的生存空间,其实已经被压缩的非常可怜了。

    骠骑大军堵着武州塞,防止他们出逃,只要细柳营主力全部到来,就会继续南下压迫,迫使他们不得不放弃在北方的平原。缩进山丘和山陵里。

    然后,句注军和飞狐军再北上压迫,使他们不得不放弃更多空间。

    然后,心情好,就放把火玩玩,心情不好,也放把火玩玩。

    一个月后。义纵保证,包围圈里的匈奴人,不是饿死,就是被烧死。

    然而,义纵知道,目前,有两个隐忧,使得汉军,不得不放弃这个看上前途非常美妙的主意。

    第一,是义纵知道,尹稚斜可能要鱼死网破。

    到绝境之时,他可能会选择用瘟疫和疾病,来试图污染这片土地。

    这是义纵所不愿意看到的。

    这是中国的土地,这是诸夏的国土,不能让夷狄破坏,给子孙后代留下隐忧。

    第二,义纵在与细柳营接上头后,已经知道了南池之战,逃走了很多匈奴牧民和骑兵。

    他们散落在广阔的草原上,随时可能将汉军突袭的情报,报告给单于庭。

    而且,从南池被汉军占领的时间上来看,匈奴人就算是笨蛋白痴,也该察觉到些什么了。

    汉军,必须抢在匈奴王庭主力南下时,解决包围圈里的匈奴军队。

    不然,就极有可能,要面对多达十万甚至数十万的匈奴骑兵。

    汉军虽然不怕匈奴人,但,战事要拖延到那个时候的话,无疑会充满变数。

    所以,这两天,汉军的南北两个集群,密切交流着彼此的信息和情报,商讨着作战方案。

    经过商议和讨论,初步的作战部署,已经决定下来了。

    义纵看向诸将,道:“本将与塞候一致同意,必须尽快解救包围圈内的匈奴军队!”

    “所以……”义纵看着众人道:“本将提议,用淮阴侯之策,效仿亥下之战,对匈奴人唱一曲十面埋伏!”

    “诸君以为如何?”在坐的将帅,相互看了看。

    彼此都点了点头。

    围三阙一,或者说十面埋伏,层层拦截和击破,这样的事情,其实是个军官都学过也都知道怎么玩。

    但问题的关键是,军队里,越简单的战术,其实越复杂。

    就拿这个十面埋伏,或者围三阙一说吧。

    汉军上下,真正玩的溜的能有几人?

    这非常考验各个部队的配合和默契,还考验主帅的临机应变和兵力部署。

    要知道,围三阙一,十面埋伏,玩的不好,出了问题,那就是给敌人机会,甚至让煮熟的鸭子都飞了。

    不然,历史上那些多被人围困的军队,为何明明知道,敌人用的就是这个计策,但偏偏乐此不疲的往里面钻?

    答案就是,大家都知道,这个战术用的好,那自然能用最小的代价,瓦解敌人,消灭敌人。

    但一个不小心,那就是东施效颦,徒让天下笑话!

    战史上,固然有着许多经典案例。

    但也不乏玩砸了的傻瓜。

    甚至,就是亥下之战,也差点玩脱。

    错非项羽自负,乌江自刎。

    要是让他跑回江东,这楚汉争霸,起码还要再打三年!(未完待续。)

    p</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