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八百二十四节 影响(双倍)
    当夜,未央宫灯火通明,张灯结彩。

    无数大臣勋贵,满脸笑容的聚集在一起,哪怕是宫中的宦官侍女,都是一副喜气洋洋的样子。

    空前的大胜,如同春雨,滋润着每一个人的心灵。

    东宫两位太后更是高兴的合不拢嘴。

    这场大胜的到来,深刻的改变和影响了整个朝堂的每一个角落。

    在现实主义为用的中国,成王败寇的价值观,在此刻体现的淋漓尽致。

    打赢了,自然是一切都好说了。

    即使那些过去坚决主张不开战的人,在胜利面前,也变成了战争贩子。

    而丞相周亚夫,则成为了宴会的焦点。

    不知道多少人,羡慕嫉妒恨的看着这个百官之首。

    “周亚夫好眼光啊!”许多列侯私底下悄悄议论说:“又是恩师,还是丈人,这老周家未来六十年无忧也!”

    骠骑将军义纵出身微寒,甚至已经不能微寒来形容了。

    这个过去呼啸河东的盗匪团伙的一员,短短数年之间,就完成了其他人几辈子都无法实现的飞跃。

    从一个微不足道,甚至一个官吏就能结果性命的‘绿林好汉’,变成了如今的汉家柱石,骠骑将军。

    一战而没匈奴王牌折兰部族,生擒折兰王,阵斩数千!

    这样的功绩,足以使其立刻就成为天下武人的偶像与焦点。

    就如同当年周亚夫拉起细柳营那样。

    未来二三十年内,都很可能是他的黄金时代。

    所有与他同时代的武将,都可能只会是拱卫太阴星的星辰,衬托红花的绿叶。

    而周亚夫慧眼识英才,提前下注,不仅仅将之收为入室弟子。作为衣钵传人,全力栽培,更早早的把自己女儿嫁了过去。

    如今。这投资立刻得到回报。

    老周家的子孙,只要不作死。有着这颗大树罩着,就可以愉快的混吃等死几十年了。

    就如同当初,安国武侯王陵,栽培了北平文侯张苍,等安国武侯故世,北平文侯给老王家当了二十年保护伞。

    但更多的有心人的心里,却有着另外的算盘。

    “嘿嘿……老周家算什么?”无数的人表面上一边跟人赞叹着丞相的好买卖,一副悔不当初的模样。但另一边却在心里面悄悄的打起了小算盘。

    “如今长秋宫(皇后的代称)年幼,将来能否诞下嫡子,也还是未知之数……”

    “即使是生下嫡皇子,想要被立为太子,恐怕也非易事!”擅长投机的列侯们想到这里,就不由得双眼散发着绿光。

    自古以来,帝王家的押注,都是这个世界上回报率最高的事情。

    押宝押对了,等于受用终生。

    当然,押错了的话。也可能祸及子孙。

    然而,此刻,很多人都觉得。形势已经渐渐明朗。

    如今,天子大权在握,东宫两位太后哪怕联手,也无法再从其手里夺走半分权柄。

    从未央宫,直到万里之外的边塞。

    汉家军民,已是只知天子,而不知太后。

    在这样的情况下,其实,立储何人。已是当今一言而决的事情。

    当今皇长子病已,背靠骠骑这么一个强大的舅舅。

    他的机会。显然已经大于其他所有未来将会出生的皇子。

    虽然,最终的决定权。还在天子手里,但是,这样的形势,已经足够让人押宝了。

    毕竟,真要等到尘埃落定,再舔着脸去跪舔。

    人家怎么会鸟你?

    到那个时候,排着队愿意给太子做事的人,能从未央宫北阙,一直排到函谷关。

    当然,义氏外戚,也不是全无缺陷和问题。

    义氏外戚最大的问题和缺陷就在于,人丁单薄。

    整个义氏外戚,就义纵一个男丁。

    义纵要出意外,整个义氏外戚也就将彻底消散。

    但这既是缺陷,同时也是优势!

    只要投靠过去的,马上就会成为义氏外戚集团的骨干和核心。

    很多人想到这里,顿时就心如小鹿,撞个不停。

    ………………………………………………

    刘彻端坐于龙榻之上,看着坐在自己身旁的两位太后和还没弄清楚情况的陈阿娇。

    他环视着自己的大臣和列侯们,手指轻轻的敲击着扶手。

    “此战之后,可以适当的淘汰一些没用的米虫了……”刘彻看着列侯勋贵们的方向在心里想着。

    勋贵功臣列侯,自刘邦以来,就既是刘氏天子团结的对象,同时也是打击的对象。

    团结他们,这是为了统治天下,打击他们,同样是为了统治天下,两者并不矛盾。

    但,当时间走到现在。

    刘彻已经越发的察觉了旧有的勋贵列侯集团,已经越来越难以跟上时代的发展了。

    除了少数有上进心,愿意努力的人外。

    其他人都是混吃等死,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中人之姿。

    甚至,还有大批大批的米虫和纨绔废物充斥其中。

    这些人占用了大量的资源和特权,阻碍了新生利益集团和新兴军功贵族的上进道路。

    而且,他们的存在,很容易,在新生的贵族们面前树立一个坏榜样。

    历史上有太多太多的人,在贫微之时,努力上进,而富贵之后,纸醉金迷,忘记初心,以至于堕落腐朽的例子。

    所以,想要保持汉室政权和统治阶级的活力和健康。

    就有必要给新生的贵族,上一堂教育课。

    “或许可以玩玩末位淘汰……”刘彻在心里寻思着。

    每隔一段时间,就清理掉几个或者十几个混吃等死的功臣勋贵,将他们打回原形。

    这或许是一个不错的尝试。

    这样想着,他嘴角就露出一个讥讽的笑容。

    “诸位爱卿!”刘彻举着酒樽,站起身来。对着全场的大臣们说道:“今日,朕与诸卿,欢聚一堂。共庆骠骑大胜!借此机会,朕再与诸卿。分享一个刚刚从前线传来的捷报……”

    刘彻故意拖长了声调,吊足了胃口,然后才道:“奉命自代国长城出塞绕后奇袭匈奴辎重的细柳营都尉,前将军卫驰方才发来奏报:前将军所率之细柳营大军,已成功袭占匈奴右贤王驻谒之地南池!”

    “万岁!”整个大殿瞬间沸腾了!

    假如说,先前骠骑大军大胜,让整个汉家君臣都扬眉吐气,将自平城之战以来的所有晦气一扫而光的话。

    那么。细柳营成功占领匈奴右贤王的驻地南池这个消息,则等于在烈火中丢下一锅热油,让它的气焰和温度,瞬间膨胀无数倍。

    而军方的将军们更是激动的难以自抑!

    寇可往,我亦可往!

    将战火烧到侵略者的老巢,让战争在匈奴人的腹地燃烧。

    让他们也尝尝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战争痛苦滋味。

    是汉家数十年来的梦想!

    但受限于骑兵规模,在过去,这只是一个梦!

    太宗皇帝曾经三次召集全国将帅,商讨出塞作战的事宜。但最终全部不了了之。

    已故的丞相,故安文候申屠嘉临终之前,教训自己的子孙后辈:他日王师出塞。北击匈奴,家祭之日,勿忘告乃翁!

    申屠嘉的这个故事,再被人几经演绎后,哄传天下,成为了无数文人骚客笔下的忠臣模板和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老臣设定,更是一个巨大的催泪弹,不知道多少文青。在听到这个故事后,泪流满面。长太息以掩涕。

    如今,细柳营出塞。端了匈奴右贤王的老巢。

    战果多少,缴获多少,都在其次。

    此事的关键就在于,明确的告知了天下士民:是的,从今以后,寇可来,我亦可往!

    大汉王朝,已经具备了能够将战火烧到侵略者家里,让他也尝尝战争的滋味,知道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痛楚的能力!

    大汉,中国,诸夏,再也不是那个只能被动挨打,而不能还击的国家!

    因而,在听到这个消息后,整个未央宫都几乎陷入了欢乐的海洋。

    战略进攻,出塞作战。

    平城之战后五十六年,中国终于获得了这个失去已久的技能,点亮了这个天赋树。

    从今以后,匈奴人再想随意入寇,就要掂量掂量,他们能否承担,自己老巢被汉军端掉的后果了!

    刘彻挥手压了压,示意众人肃静,然后才接着道:“此战,细柳营斩首四百余,阵斩匈奴大当户一人,生得北虏两千余……”

    刘彻清了清嗓子,然后提高了声调,兴奋的道:“最重要的是缴获匈奴白羊、折兰、楼烦及右贤王本部的全部牲畜战马,总计牛羊百五十万头!战马挽马十五万余匹!”

    “嗡……”无数人顿时嘴巴张的大大的,几乎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牛羊一百五十万头?战马挽马十五万余匹?

    这意味着什么?

    哪怕是傻子都知道,单单是这个缴获的战利品,最少也相当于汉室两三年的田税收入了!

    更恐怖的是现在是秋天。

    这意味着,这些牲畜,都已经长好了体剽,存储了足够多过冬的脂肪。

    这意味着,只要弄回长城之内,细心照料。

    到明年这个时候,这些牲畜就会产下幼崽。

    有人忍不住吞了吞口水,掰着手指头,算了算。

    然后,他就发现,好像,似乎,这次汉军出征,哪怕是扣除一切军费开支和赏赐犒赏。

    也赚了……盈利了……

    虽然这么说,可能有些夸张。

    但,假如从经济角度计算的话,事实确实如此。

    打仗还能赚钱?

    无数人面面相觑,感觉不可思议。

    历来,就只有穷兵黩武的说法,从未有听说过,那个人打仗,不仅没亏本,还赚的盘满钵满的。

    但仔细想想,大家发现,貌似今上即位以来,对外扩张,就没亏本过。

    灭朝鲜,军费支出数以万万。

    但捞回了一个朝鲜王国,得到了一个安东都护府。

    光是土地,就相当于一两个中原了。

    更别说,怀化郡里的黄金,新化城旁边的黑水河里,几乎捞不完的鱼群。

    这两三年下来,怀化郡那边,差不多已经能在经济上自给自足了。

    无数人一拍大腿,一个个心里面都是:我了个草,或者:我去年买了个表!

    然后,他们就抬起头,两眼冒着金星,一脸崇拜的看着那个站在御阶之上的天子。

    尤其是年轻人们,此刻统统变成脑残粉了。

    法家的博士和官员们,则矜持的挺了挺胸膛,纷纷感觉,自己所学的思想,果真是天地间的真理啊。

    这天下,还是得要‘尽地力之教’用商君的耕战之策,才能富国强兵,最终实现天下大同的理想。

    而黄老派跟儒家的博士和官员们,则感觉有些三观破灭的意思。

    打仗都能赚钱了。

    那他们还有什么理由拒绝战争?

    对诸子百家而言,他们的出现和诞生,最初的目标,都只是为了解决春秋战国以来,天下的剧变和因此诞生的各种社会问题和矛盾。

    从本质上来说,儒法黄老墨,各个大派系,他们的出发点和最终的理想都是相同的。

    都是要给人民带来小康生活,为天下带来和平,最终实现天下大同,人人幸福安康的理想国。

    从这个角度来说,只要是有利于天下大同,为世界带来光明的事情,他们都会支持,都会遵循。

    黄老派跟所有的老大一样,都有着反应迟钝和不够灵活的毛病。

    但,现在还是个小弟,在法家和黄老派的赫赫声威下蛰伏的儒家,就没有什么顾虑了。

    “管仲却夷狄,九合诸侯,一匡天下,仲尼盛赞之,诗之南仲,更是圣人之行啊……”许多的儒家巨头,都默默的在心里思索着,然后,不知不觉,仿佛随意的将自己的********和思维方式,向右稍稍偏移了一下。

    假如说,在今天以前,儒家在整体上还属于混乱中立阵营。

    他们虽然支持对匈奴复仇,但却不太想真的跟匈奴人打一场大战,很多人都觉得,应该将战争的规模和频率进行限制。

    只有公羊派是坚决主战和狂热的战争贩子。

    那今天之后,整个儒家的立场,实际上已经全体偏移。

    他们成为了守序战争阵营。

    而最激进的公羊派,则再一次走在所有人前面。

    他们的口号和思想,将在未来,慢慢演化成一个鼓吹战争和扩张的派系。

    他们走的甚至比法家还激进。

    成为诸子百家里,鹰派中的鹰派!(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