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八百一十七节 最后的折兰骑兵(5)
    胸甲骑兵的全速冲锋到底有多么可怕?

    两千年后在八里桥,僧格林沁率领的蒙古火枪龙骑兵,在正面遭遇了巅峰时期的英国胸甲骑兵。

    结果是,火枪被大刀长矛的胸甲,一次冲散。

    有目击者,甚至在后来声称:他们(英国胸甲骑兵)看上去就像在打九柱球。

    此时此刻,在汉匈战场上的正面。

    汉室全部的两千骑胸甲,排成了两个长列,以密集的姿态,冲向了从对面山坡上倾斜而来,看上去势不可挡的匈奴折兰部族主力。

    领头的汉军军官,甚至已经能看清楚对面匈奴骑兵狰狞的面容和满嘴的黄牙。

    此刻,两军距离,只有五十步。

    但汉军依然从容不迫。

    “全速出击!”领头的军官,将骑枪平端,然后,他就跟过去训练一样,大腿一夹马腹。

    汉室所有的胸甲骑兵所骑乘的战马,全部受到过短距离忽然加速训练。

    在这刹那,整个汉军胸甲军阵的速度达到了极限。

    然后,第一排的骑士,就重重的撞进了对面的匈奴骑兵冲锋阵型之中。

    长长的骑枪,带着巨大的动能,在一秒钟之内,就将迎面冲来的折兰骑兵捅穿!

    巨大的动能,却还未停止。

    直接将那个可怜的家伙串进了骑枪的中心。

    甚至有的胸甲骑兵的骑枪上接连撞穿了好几个匈奴人的身体。

    在这刹那的撞击结果,惊呆了所有目睹此刻情景的汉匈双方的军官士卒。

    许多人的嘴巴都张得大大的,一副完全不敢置信的模样。

    这个情景。很难用文字来形容。

    真要描述的话。

    那么,汉军胸甲骑兵在冲撞刹那。造成的破坏力和杀伤力,跟黑魂三的bss。将玩家的角色捏在手里,直接按爆的场面差不多!

    在这瞬间,汉军阵中,无数的军官,全部成为了胸甲骑兵∧☆∧☆,的脑残粉。

    “我们也要装备这样的胸甲,这样的骑枪!”有军官舔着舌头在心里发誓。

    这冲撞刹那的震撼感和画面感,实在是太美了!

    尤其是当胸甲骑兵撞进匈奴阵中的那个刹那,跟神话传说中的神明搏斗的场面,一般无二。

    巨大的动能。直接将整个匈奴的军阵,撞出了一个缺口。

    两军接触瞬间,折兰骑兵与汉军胸甲骑兵接触的整条战线就直接被撞穿了。

    然而,这仅仅是一个开始。

    因为,第一排的汉军胸甲骑兵,已经丢弃了他们的骑枪,抽出了特制的马刀。

    而第二排的胸甲骑兵,则沿着他们的前排撞开的口子,接着高速撞进去。

    这一次。他们仿佛六千五百万年前撞击地球的那个小行星一般,直直的撞进了匈奴阵中。

    然后,整个军阵就被彻底撞散了!

    没有人,没有任何人。在这次撞击中存活。

    在十秒钟前,汉军胸甲骑兵的正对面,至少有着一千多的折兰骑兵。他们排成了五六个骑兵冲锋队形。

    这些骑兵,疯狂无比。强悍无比。

    他们曾经创造过无数奇迹,也取得过无数辉煌。

    然而。在十秒钟后。

    这些骑兵全部灰飞烟灭。

    他们的身体,被汉军的骑枪直接捅穿。

    许多人的战马甚至被巨大的冲撞动能直接掀翻。

    这些折兰骑兵,甚至连反击的机会,都没有获得。

    他们的青铜铤跟流星锤,在胸甲撞击时,完全失去了用武之地。

    战场,瞬间成为了一个屠宰场。

    汉军的这次冲撞,甚至震撼住了所有本已经陷入了疯狂中的折兰骑兵。

    然而,汉军的胸甲骑兵,却根本没有给敌人任何机会。

    在撞穿了当面的折兰骑兵后,他们在实际上,已经将整个匈奴折兰部族的冲锋队形,拦腰斩断。

    折兰人在十秒钟前,还气势恢宏,大气磅礴的冲锋阵型,因此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缺口。

    哪怕是在防御中,任何一支军队,被自己的敌人,打穿了己方阵型的某一段,都将给己方带来无边灾难。

    何况是高速的骑兵对冲之中?

    汉军的胸甲骑兵,没有停顿,他们在短暂的调整了队列后,依旧排成两排,如泰山压顶一样,撞进了右侧正在冲锋的一支折兰骑兵队列中。

    这次,他们没有了骑枪。

    但是,他们的马刀,却更加可怕。

    无论是劈砍还是直砍。

    没有任何一个匈奴人能抵挡住他们随意挥出的一刀。

    一刀之下,连武器带人,一起砍断,是常有的事情。

    折兰人,当然马上就组织了反击。

    然而,一切反击,都对胸甲骑兵无效。

    往日里一旦命中敌人,就能将敌人从马上扎下去的青铜铤,现在,打在汉军坚固的胸甲上,甚至连个痕迹都没有留下就被弹开了。

    而随机,这个傻瓜,就被对面的那个汉军骑士,一刀砍下了脑袋。

    即使是那些挥舞着流星锤的家伙,命运也跟其他人差不多。

    靠着坚固的铁甲和强大的冲击力。

    汉军的胸甲骑兵,再次将自己的当面之敌,彻底撞散。

    在胸甲冲锋一分钟后,汉军的胸甲骑兵,就已经撞碎了两个匈奴人过去认为最强大的折兰骑兵方阵。

    而且,是在折兰人自认为无所不能的决死冲锋状态下,硬碰硬的直接撞碎。

    这个结果,不仅仅让折兰人无法接受。

    就是汉室本部无数人都不敢置信。

    “难怪陛下每岁以数千万钱砸在羽林卫和虎贲卫身上……”许多汉军军官,立刻就成了自己天子的脑残粉:“果然是圣天子明见万里,高瞻远瞩。能人所不能!”

    在这一刻开始,亲眼目击了胸甲冲锋的这个瞬间的所有在场汉军军官士卒。从此就在心里将自己的君王神化了。

    许多人从此终其一生,只信奉两件事情:第一。凡是陛下的诏命,都是正确的。第二,凡是陛下的政策都是正确。

    但受到打击和影响最大的,还是折兰人。

    仅仅不过片刻功夫,甚至还不到平时吃下一块肉的时间。

    己方的冲锋阵势,就被那支先前一直在两军阵前慢慢前蹭的古怪汉军骑兵直接撞停。

    本方的正面和侧翼,被直接撞碎。

    没有任何一个折兰人,愿意相信自己的眼睛。

    尤其是骨荼。

    在方才的刹那之间,他失去了自己现在统帅的兵力的四分之一还要多。

    本方强大的无敌的决死冲锋。在还没有冲到汉军中军阵前,就被汉人蛮不讲理的直接撞停。

    “魔鬼!”骨荼大喊着:“他们是魔鬼!”

    在骨荼的意识里,除了神和魔鬼外,还有什么人能在这样短的时间里,就给自己带来如此惨重的损失?

    没有了!

    他甚至觉得,那些汉军骑士的铁壳里藏着的都是一个个张牙舞爪,样貌狰狞的来自地狱的恶魔。

    而其他折兰骑兵,则被这次撞击,直接撞走了自己的全部精气神。

    接近两千的折兰精锐。

    在这些汉人面前。一撞即碎。

    在冲锋前,谁能想到?

    此刻,他们听到自己的首领的大喊。

    顿时就两股发抖,战战兢兢。

    甚至有人因为走神。而直接被自己的战马抛了出去。

    折兰人是一个迷信愚昧的民族。

    若非如此,他们不可能有这样的疯狂和强悍。

    在过去,愚昧与迷信。给折兰人无边的自信和疯狂。

    而在现在,这愚昧与迷信。造成了许多折兰骑士的心神崩溃。

    魔鬼?

    那是神才能对付的敌人!

    甚至有贵族在心里面打起了小算盘。

    “我听说,汉朝皇帝是天神下凡……”这人胆战心惊的看着那些撞碎了本方的两个军阵。正在重新整队集结,准备下一次冲撞的汉军胸甲方阵。

    假如汉朝皇帝果然是天神下凡……

    那么……眼前的这些骑兵……岂非是神的战士!?

    是了,除了神,谁还能拥有这样的骑兵?

    许多目睹了汉军胸甲冲阵的折兰贵族,在想到了这个可能后,大叫一声,勒住战马,扭头就跑。

    跟神为敌?

    别搞笑了!

    我可不想死后被神明惩罚,永生永世,在地狱里受折磨,被油锅烹炸,被烈火灼烧!

    ………………………………

    汉军中军大纛。

    义纵自然看到了折兰部族被胸甲骑兵迎面撞击的全面经过。

    他的脑海,甚至依然停留在方才的那两次撞击之时。

    “太美了!”义纵感慨道:“胸甲冲锋,大抵就是所有骑兵冲锋中的气势和威力最强的!”

    “当年,仲尼在齐听到韶乐,余音绕梁,因此三月不知肉滋味……”义纵道:“从今天开始,胸甲冲锋,恐怕将成为军中将校的韶乐了!”

    但义纵已经来不及感慨了。

    他很清楚,战场上瞬息万变,战机稍纵即逝。

    既然胸甲骑兵已经将折兰人的军阵撞开了一巨大的缺口,将他们拦腰截断,将他们的组织、配合和精神气,全部撞的稀巴烂。

    那他就绝对不能辜负胸甲骑兵创造出来的这个致胜之机!

    “全军冲锋!”义纵乘着战车,拔剑向前:“全歼折兰骑兵,活捉折兰王!”

    “全歼折兰骑兵,活捉折兰王!”

    整个汉军中军的将官士卒,全部跟着呐喊起来。

    然后,他们就义无反顾的策马冲向了折兰人。

    ………………………………

    与此同时,汉军的胸甲骑兵,完成了在折兰人阵中的第二次整队。

    这一次。他们将目标放在了远方一百步外的那面折兰王的大纛。

    “胸甲准备!”一个个在方才的两次撞击中打出了自信心的军官大声呐喊着。

    此时此刻,汉军的胸甲骑兵们已经完全放松了。

    他们就跟以前训练一样举起手里的马刀。排着密集的阵型。

    “冲锋!”领头的汉军校尉,依旧跟上两次一样。马刀前指,然后,带着全军,冲向了折兰王的大纛。

    此刻,在他们的脚下,折兰人浮尸无数,鲜血将整个地面染红,甚至出现了血的溪流。

    在他们的前方,往昔在长辈和先人们口里不可一世。无敌于世界的折兰骑兵,已经瑟瑟发抖。

    在他们的身后,汉军中军的骑兵,如同潮水一般,冲了过来。

    下一刻,马蹄践踏,两千把马刀,汇成了一片刀的海洋,在阳光下。浑身上下沾满了鲜血的汉军胸甲骑兵方阵,带着无边的威势,扑向了他们的目标。

    他们高大的身躯,雄壮的军威以及显目无比的铠甲和头盔。

    在四周的折兰骑兵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在折兰骑兵的视角里,这些汉骑,就如同草原上夏季常见的龙卷风。

    势不可挡。不能抵抗。

    许多人肝胆尽碎,连拿武器的手。也都在发抖了。

    有人开始逃跑。

    但也有人更加疯狂的拉起了弓箭和青铜铤甚至流星锤和石头。

    然后,他们尽其可能的不顾一切的将这些远程火力。打进冲锋中的汉军胸甲阵列。

    折兰王骨荼,也加入了这个疯狂的行列中。

    现在,折兰人已经不再去想自己的未来,甚至不再去考虑,那从汉军中军席卷而来的汉骑。

    他们现在,只有一个想法——杀死这些可怕的汉朝骑兵!

    哪怕只是杀死一个人都好!

    只要杀死一个人,证明,这些汉骑不是神而是人。

    那折兰人的勇气和胆略,就能回来。

    哪怕输掉这场战斗,死伤无数,但,折兰骑兵,却不会消亡。

    只要活下哪怕一个人,将这场可怕的战斗的结果,传回家乡,告诉那些后辈和年轻人。让他们卧薪尝胆,进行针对性的训练。

    那折兰,终有一天,能再度卷土重来。

    但若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都不能对杀死甚至伤害到这些汉骑。

    那折兰就将没有未来了。

    人不可能战胜神!

    从今往后,所有的折兰骑兵,都不可能也不会有人敢于在汉朝的黑龙旗面前冲锋了。

    这等于是判了折兰部族的死刑。

    没有了勇气和疯狂。

    本来就不擅长放牧,全民皆兵,一切为了战争而服务的折兰部族,立刻就要消亡。

    可惜,折兰人不会知道。

    汉军的每一个胸甲骑兵都明白一个公式:冲阵之道,在于敌我之比(我军正面与敌军接触面),而非其他。

    根据这个公式的计算结果显示,虽然看上去,对面的折兰人疯狂的不顾一切的将一切火力投射到他们身上。

    但实际上,真正能威胁到他们的火力,其实,只是胸甲阵型的正对面的那一小块地区的折兰人。

    在这个地方,折兰骑兵的人数,甚至只有第一列汉军的一半。

    区区五百人的火力,想要对高速运动,且穿戴了胸甲和头盔的汉军方阵造成杀伤?

    除非发生了意外,不然,这个可能性是零。

    而且,在胸甲冲撞的正对面的匈奴人,其实早就已经被胸甲骑兵的威势和冲撞过来的气势吓得双脚发软,甚至有人趁人不注意,偷偷的骑马逃跑了。

    而事实再一次证明了汉军的这个公式的正确性。

    尽管折兰人在短短的瞬间,组织起了一千多人的拦截火力。

    但实际上,真正能射进和命中汉军胸甲骑兵方阵的,不过十分之一。

    而这些弓箭、石头和流星锤、青铜铤,打在用着精铁,在水力锻锤下千锤百炼,定型出来的胸甲身上,跟蚊子在大象身上咬了一口差不多。

    青铜甚至骨质、石质的匈奴武器,甚至连胸甲光滑的表层都不能破坏。

    这些折兰的拦截火力,在汉军的胸甲骑士看来,还不如胸甲在马背上的颠簸对自己身体造成的负担。

    “死吧!”举着马刀的汉军骑兵,在数秒钟后,穿过了折兰人的火力拦截,直接撞进了他们的大阵之中。

    当面的第一列匈奴骑兵,在瞬间就被直接砍翻在地上。

    折兰人终于崩溃了。(未完待续。)

    ps:    --谢谢大家。

    嗯,我今天出门去购物,买到了心仪已久的乳胶枕头,还吃到了好久好久没有吃到的正宗剁椒鱼头。

    感觉美美哒!

    顺便,求一波订阅!

    距离5000均订,就差20来个了!uw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