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八百一十四节 最后的折兰骑兵(2)
    无数的残肢断体,凌乱的散落在了草皮上,到处都能看到失去了主人,陷入了无尽哀鸣的战马。

    秦牧默默的看着这个战场。

    这比他以前在长安的上林苑和关中的演武场里练习的时候,看到的场面要恐怖一万倍!

    “我军损失如何?”秦牧低声问着自己的副将。

    “阵亡四十七,负伤百余人!”副将的心情,也显得很沉重。

    方才须臾之间的劈砍和厮杀,对这支骑兵,也留下了沉重的伤痕。

    “折兰骑兵,果然不愧匈奴单于的马鞭之名啊……”秦牧回头看向那些受伤的同袍,又看着战场上到下的手足,挥手下令:“将我军士卒的遗体收敛,然后,打扫战场,我军回归本部修整!”

    秦牧很清楚,现在,他的部下的体力和战马的耐力,已经基本消耗殆尽,不能再维持激烈的高强度作战了。

    “记住,所有的折兰骑兵,全部都要补刀……”秦牧叮嘱一声说道。

    对于折兰人的疯狂,每一个汉军的军官,都已经被自己的先辈和前人教导了。

    对这些疯子,不能用常理来度量。

    秦牧将视线偏移到左侧。

    那里的战斗,也已经接近结束了。

    对冲过后,北军的骑兵,取得了完胜。

    但是,在战场的远方,还有着数十骑漏网之鱼。

    “张司马!”秦牧看到这个场面,远远的喊话:“贵部要不要我南军的丈夫来帮忙啊?”

    听到他的话,北军上上下下,暴跳如雷,但却只能深深受着。

    汉军,从来最讲实际。

    拳头大的理所应当就是老大。

    南军的人先解决战斗,而且,将敌人全部留下。

    但自己却还没能将对手全部消灭。

    这让北军上,只能硬着脖子,听着南军的嘲讽。

    技不如人。就只能乖乖低头挨喷!

    但秦牧也只是说说而已。

    真要过去,抢北军的人头。

    秦牧敢保证,这官司将来能一路打到天子面前。

    南北两军,在过去几十年的恩怨情仇已经够多了。

    没必要再添这一笔。

    当然了。秦牧也带着自己的部分兵力,堵住了那些匈奴兵南逃的道路。

    倘若北军的人自己不争气,让匈奴人撞到了自己嘴里。

    那当然是……

    对不住了!

    事实上,剩下的那些折兰骑兵,已经胆气尽丧了。

    他们是疯子没有错!

    但他们同样是生物。

    是生物就会恐惧。就会害怕,就会绝望。

    他们看着四周和远方。

    一匹匹的无主战马,在战场上哀鸣,一具具断肢残骸,横七竖八的散落在战场上。

    那些被弩箭射下马的人最幸福。

    而那些被汉军的大刀砍断了身子的人,则无疑最悲剧。

    “魔鬼!他们是魔鬼!”有折兰骑兵受不了这样的反差。

    从来都只有折兰骑兵,在冲阵和格斗时,将自己的敌人一击击溃。

    眼前这样的事情,从来都只会发生在他们的敌人身上。

    但现在,一切都反转了过来。

    汉朝的骑兵。有着比他们的青铜铤射程更远,威力更强的手弩,而且,这种手弩,还能连发!

    近距离的格斗和厮杀、劈砍上,汉朝人的大刀更长更锋利更适合劈砍。

    更重要的是——他们的速度!

    有经验的折兰骑兵,已经知道了,在方才的格斗中,汉朝骑兵,是用速度和武器的优势。将他们打垮的。

    “这不是真的!”骨都侯巴列骑在马上,他发现自己的裤裆已经悄然湿了,两股战栗不已。

    深深的屈辱感和恐惧与绝望,萦绕了他的全部身心。

    他咬着嘴唇。举起了手中的武器。

    此时此刻,他觉得,唯有向对面的汉骑,发起冲锋,才能洗刷他的耻辱和罪过,才能让先祖和神明。稍稍原谅。

    “为了先祖,为了神明,为了大匈奴!”巴列咬着牙齿大喊着:“折兰的勇士,让我们最后一次冲锋吧!哪怕只是杀死一个汉朝人!”

    然而,相应他的却寥寥无几。

    只有十几人低着脑袋,拿着武器,跟上他。

    剩下的折兰骑兵,仿佛失去了灵魂,空留下了一具无神的躯壳一样。

    方才的打击和可怕的结果,抽去了他们的全部精气神。

    将他们过去的骄傲和自豪,踩进了泥浆里,践踏到淤泥中。

    在冷兵器时代,一支军队,损失超过一成,就会慌乱,三成就会崩溃。

    折兰人虽然曾经经受过战损一半,依然疯狂突击的事情。

    但是,在这个星球上,还从来不曾出现过,任何一支阵损超过九成,还有斗志和士气的军队。

    这一刻,人类本身根深蒂固的求生欲和对生的眷恋,成为了这些骑兵的全部。

    有人丢掉武器,开始勒马狂奔。

    不管去哪里,不管跑到什么地方。

    只要能活着,活下去就好了。

    也有人抱着脑袋,如同软弱的妇人一样抽泣起来。

    更有人干脆下马,跪在地上,匍匐着脑袋,闭目等候胜利者的处置。

    在草原上,这并不可耻。

    技不如人,被人在最擅长的领域彻底击败。

    除了给胜利者做牛做马外,别无选择。

    巴列回头看着这一切。

    他感觉,最后一丝的勇气和气力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人类,是社会动物。

    是社会动物就会被群体影响。

    所以,生活在中国的人,会不由自主的被中国的文化和传统影响,最终成为中国人。

    生活在草原上的人,也会被游牧民族的习性和习惯影响,茹毛饮血,成为野蛮人。

    生活在欧陆上的人,同样会被希腊文化侵袭,成为奥林匹斯诸神的信徒。

    同样的道理,群体的其他成员的勇敢或者怯懦,也将影响群体的习性。

    巴列丢掉武器,脱掉自己的衣袍,翻身下马,跪到地上。

    “伟大的汉朝将军,我们愿降!”

    叮叮当当,不断有折兰骑兵,丢弃自己的武器,跟着巴列,跪下来。

    转瞬之间,北军上下,就变得狂喜起来。

    折兰人,投降了?!

    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甚至是连汉军的士卒也想不到的事情。

    虽然讲道理的话,斩首比俘虏,所得的战功更多。

    但是,俘虏也要分级别的。

    折兰俘虏,无疑就比其他俘虏更值钱!

    更何况……

    北军的张姓司马面露狂喜。

    还有比在战场上接受了几十名折兰骑兵的投降,更助士气的事情吗?

    没有了!

    而且,此事,还将沉重的打击对面的折兰骑兵的士气。(未完待续。)

    PS:    这章还没写完,但先更吧,我有点事情要出门一下。

    嗯,去剪个头发,我三个月没理发了,头发又深又乱,照镜子都感觉自己要变野人了~

    擦咧~

    本来,以我的懒惰,是不愿意出门去剪头发的。

    但明天生日啊,所以~嚯嚯嚯~

    然后,微信公众号要离刺荆轲,请继续关注吧,我这几天会陆续将汉匈双方的武器装备上传上去,然后可能还有番外哦~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