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八百一十一节 王牌对王牌(2)
    义纵骑着马,远远的看着自己远方的敌人。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眼睛更是一刻也没离开过那面大纛。

    “折兰部族啊……”义纵抚摸着腰间的佩剑。

    在云中郡这些时间,他对这个部族的大名,可谓是如雷贯耳!

    折兰部族的单于之鞭的名号,更是耳熟能详。

    义纵的脸上,无比严肃。

    “折兰人最擅长白刃战!”义纵对着自己身边的汉军将校说道:“他们是匈奴人的脊梁骨!”

    “我们若能将他们打断,那么,从今以后,我大汉就能让整个匈奴畏惧和害怕!”

    虎贲卫和羽林卫出身的军官,纷纷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甚至有司马说道:“君候,请放心,吾等必将战胜!”

    但来自云中的军官,则都面露凝重。

    没有跟折兰人交手的人,永远不会知道,这个看上去粗狂疯狂的匈奴部族,究竟有多么可怕。

    这可是一个哪怕落入重围,即使被人挑落下马,骨头都断了,也会疯狂的抱上任何靠近的人,一起在地上滚打和撕咬的可怕部族。

    折兰人的武器,不仅仅是弓箭和铤、锤。

    更有牙齿、拳头和双脚。

    一个这样的人,不可怕。

    但一万个这样的人,却是来自地狱的恶魔军团,而当他们有了组织和纪律后,这样的军队的可怕和恐怖,足以让任何与他们交手的人都胆战心惊,后怕不已。

    “传令全军,检查手弩!”义纵果断的在距离匈奴人还有十里的时候,通过中军下令。

    命令被一层层传递到单个士卒面前。

    除了虎贲卫和羽林卫的胸甲骑兵外。

    其他的汉军骑兵,纷纷开始检查自己随身携带的手弩。

    这种手弩,是墨苑与少府合作后的成果。

    它相较于旧有的手弩,更加轻便和精密。

    更重要的是,增加了一个弩匣,一次上弦,可以连发三箭。

    这对骑兵来说。至关重要。

    当然,缺点也有。

    那就是威力跟射程,全部大大缩水,有效杀伤距离,只有三十步,最佳射程,更是只有不过十步。

    不过。对骑兵来说,这样的缺点。无关紧要。

    汉军从不缺乏远程火力投射的打击力度。

    这种手弩的出现,有力的加强了汉军的近战格斗优势。

    而且,马镫马鞍和马蹄铁的普及,更使得汉军的骑兵,能够解放自己的双手,去做更多的事情。

    譬如……

    南军的许多骑兵,在检查完自己的手弩后,默默的将一柄柄的环首大剑,拿在了手上。

    这种大剑。用铁铸成,剑刃部分,锋利无比,在曾经的实验时,能轻松的斩断敌人的青铜武器,更能简单的劈开敌人身上的皮甲,将他的骨头砍断。

    而在大军身后。上百辆的战车,紧紧跟随着。

    这些本因被淘汰出战场的旧时代的战争王者,在这个全新的时代,已经从汉军的主战力量中退出。

    它们现在,成为了跟随大军行进,负责运输物资和在防御时。作为障碍物使用的简易工事。

    现在,这些战车上就满载着汉军的装备。

    尤其是那些胸甲与骑枪。

    “将军,全军手弩检查完毕!”在距离匈奴军阵还有八里左右时,一个军官禀报。

    与此同时,对面的匈奴军阵,也开始前进。

    义纵,将自己的注意力。完全的集中在了对面的匈奴骑兵的运动和前行的阵列身上。

    闻言,他只是点点头,道:“命令:以南北两军为左右候,以胸甲骑兵为中军!”

    令旗挥动,汉军的阵列,也开始调整,从原先的松散队形,变成了更加紧密的作战队形。

    当两军相距距离,达到三里时,义纵下令:“全军听令,停止前进!”

    于是,在匈奴人停下自己的脚步时,汉军也几乎在同时停下脚步。

    义纵先是观察了一下对面的匈奴骑兵的阵列,然后,感叹道:“果然是一个强敌!”

    匈奴的骑兵阵列,在义纵的眼里,严密而有富有攻击性。

    椭圆形的大阵,表明对手,极有可能随时发起冲锋。

    而不过三里的距离,对骑兵来说,可能仅仅只需要弹指一挥。

    甚至,极有可能,己方都不能做出反应。

    但这样的阵型,在防御上来说,也很完美。

    匈奴人列出来的这个阵型,让义纵学到了许多许多。

    “我军在组织和默契方面,还是不如匈奴……”看着对方那些根本不需要号令和协调,就已经列好了阵列,摆开了架势的匈奴人,义纵在心里感慨一声。

    然后,他就开始下令。

    “虎贲卫!羽林卫,各司马校尉,听令!”义纵策马向前,拔出自己腰间的佩剑:“全军着甲!”

    “诺!”

    于是,在汉军中央,一副副的铁甲,被一辆辆的战车,推到了中军大纛附近。

    羽林卫与虎贲卫的两千骑兵,开始在后勤人员的帮助下,将胸甲穿戴整齐,系上扣子,戴上一顶顶高高挺立的头盔,接过一柄柄的骑枪,然后,他们放下面罩,仅仅露出眼睛在外。

    然后,他们就组成一个密集的骑兵阵列。

    这个阵列是如此的严密,以至于远远的看上去,他们就如同一堵坚实的墙壁。

    虎贲卫的程不识,曾经写了一本《胸甲纪用》的小册子,义纵自己也根据这本小册子,写了一本叫做《战阵实录》的练兵手册。

    这两本小册子里,都有一条原理。

    既——冲阵之道,在于敌我之比,而非我军之多寡。

    甚至,在虎贲卫内部,还有着一条被数位军官总结出来的公式。

    根据这条公式,大家发现,在战场上,尤其是冲阵的时候,进攻方在理论上的最大战损率。仅与当面之敌的数量形成正比。

    而不在于我军有多少人,敌人有多少人。

    在单一单位面积内,在近距离的格斗中,这个公式更是神一样的真理。

    过去的所有演练,都证明了这个公式可靠性。

    因为,它的发明者是以程不识为首的虎贲卫将官,因此。在羽林卫和虎贲卫内部,被称为‘虎贲定理’或者又称为‘程氏定理’。

    这是汉军第一次。从数学计算与原理中,找到了提振自己战斗力的方式。

    从此以后,羽林卫和虎贲卫内部,就掀起了用数学为军事服务的**。

    程不识甚至写了一本作为弓弩兵教科书的《强弩纪用》,在那本册子里,程不识在天子的支持下,借用了包括太史署在内的汉室数学机构,计算出了从五百到五千人,在不同环境和条件下。弓弩兵的火力投射打击效率。

    那本《强弩纪用》因此成为了武苑的教材。

    如今,在虎贲卫和羽林卫内部,想升官?

    不懂数学,那就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司马以上的军官,甚至人人都有一个数学家的老师了。

    作为羽林卫的都尉,义纵的数学成绩,也因此不断提高——不提高不行。万一下面的军官,比自己还强,这都尉的脸,往哪里放?

    要知道,汉军中,从来都是看能力而非身份来决定地位的。

    此刻。义纵的脑海中,其实是无数的数字在翻滚。

    他左右两侧的十几个军官,也拿着一个小算盘,在不断的拨动和计算。

    然后,一张张的白纸,递到了义纵面前。

    义纵一边看,一边将这些结果在心里与自己计算的结果对照。

    这是羽林卫和虎贲卫如今的典型风格。

    在天子的提倡和鼓励下。羽林与虎贲两卫,上上下下,都盛行打仗之前,先算账,列阵之前,先算敌我对比,甚至就是冲锋,也要先算我军与敌军的距离和速度。

    这样做的好处,非常明显,而且实用。

    所以,久而久之,到了现在,哪怕天子不监督,大家也都自觉的维持着这个习惯。

    “我军与敌军数量大约在一比一左右……”此刻义纵心里在反复的对比着敌我的人数、敌军阵列的长度与宽度:“敌军阵长五里左右,厚约两里……”

    低头看着那些白纸上的计算结果,义纵心里,自然而然的就出现了许多副不同的画面。

    那是匈奴人在各种不同条件下,所能对汉军造成的最大打击和火力投射面积的情况。

    然后,义纵抬起头来,举起自己的手,开始对其他军队下令:“南军甲部,向前三百步!”

    “北军乙屯,后撤五十步……”

    “云中郡甲曲,前移一百步……”

    一个个的命令被下达下去,然后通过令旗,传达到了相应的部队。

    汉军的阵列,开始发生了复杂的变化。

    “战车前移五百步……”义纵将最后一条命令下达。

    于是,出现在匈奴人眼前的汉军阵列,就开始变得奇怪而扎眼。

    这是一个类锥形的军阵。

    在左右两翼的是汉军的轻骑兵和弓骑兵,他们被分成大小十几个战团,彼此之间的距离,被统一在一百五十步。

    每一个骑兵之间的宽度是三步左右。

    远远的看上去,他们仿佛是悬在平原上的一些散兵游勇。

    但实际上,任何稍微有经验都知道,这样的阵型,非常的科学。

    每一个战团之间的距离,敲到好处,每一个骑兵之间的距离,也刚刚好。

    这使得他们能将自身的火力和速度,发挥到极致。

    更重要的是,彼此之间的配合,将更加契合,哪怕出现意外,也不会出现彼此冲撞和相互干扰的问题。

    至于在中军,两千胸甲骑兵,紧密的结成了一个厚实的坚固阵列。

    这些骑兵是如此的显眼和如此的让人注意。

    以至于哪怕是相隔三里,所有的匈奴人的注意力,也都在他们的身上。

    “擂鼓!”义纵策马下令。

    在汉军后方,由五辆战车运载的战鼓,在数十位大汉的敲击下,隆隆响起。

    鼓声非常有节奏。

    踩着鼓点,羽林卫和虎贲卫的胸甲骑兵缓缓前行。

    “举枪!”一个又一个的什长声嘶力竭的大吼。

    长长的骑枪开始平举起来,锋利的枪头,一排排,在阳光下寒光闪烁。

    一步一步,这些胸甲骑兵开始缓缓前进,经过训练的战马,很懂自己主人的意思。

    它们不紧不慢的一步一步的前进。

    “右候听令!”义纵此刻却来到了右侧的大阵,他拔剑前指:“南军左司马!北军右屯!出阵冲锋,游至匈奴阵前百步,以弓弩投射之!”

    “甲部、丙部,居后策应!”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南北两军,更是将这一天职,深深的嵌入了自己的骨髓之中。

    此时,这两支拱卫长安的汉军主力,还不是元成之时,那些娇贵的老爷兵和少爷兵。

    此时,汉军上下,也都知道,一个真理——军中自有颜如玉,军中自有黄金屋。

    少年,想发财致富,出人头地,光宗耀祖甚至封侯拜相吗?

    那就去冲锋吧!

    你想要的一切,都可以通过你的武器和血汗得到。

    于是,命令一下,整个右翼的汉军队列之中,就冲出两千骑。

    顿时,战马嘶鸣,马蹄飞奔,卷起阵阵尘土。(未完待续。)

    p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