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八百零九节 匈奴的对策
    马邑城外,匈奴右贤王王帐。☆→☆→,

    白羊王姑射与楼烦王,带着自己的亲信心腹将领,走了进来。

    方才,折兰部族离去的声势,不止是匈奴人看到仔仔细细。

    对面的马邑城里的汉人,也瞧得明明白白。

    直到现在,马邑城里,依然传出阵阵的欢呼声。

    甚至,还有人将数十个脑袋,挂在城墙之上。

    帐中的气氛,因此变得非常沉闷、压抑。

    许多的匈奴贵族,都低着头,再也不复数个时辰前的疯狂与得意。

    他们很清楚,假如武州塞果然再次被汉军控制。

    那,他们就被汉军包围在了这马邑城以北,武州塞以南的东西宽不过百余里,南北长不过两百多里的战场中。

    这个战场看上很大。

    但其实,每一个匈奴人都知道,它很狭小。

    武州塞到马邑城这一段距离,并非全是平原。

    这里有将近三分之一的地貌,属于丘陵甚至山峦。

    这些地方,天生就是汉人的主场。

    匈奴人根本连想都不想,就将他们主动让给汉朝。

    原因很简单,骑兵,一旦被困在这些地区,假如被围攻的话,连跑都没地方跑。

    只有剩下的平原地区,才能被匈奴人所用。

    若此次入侵的,只是一个支几千人的骑兵部队。

    这样的战场,已经很大了。

    但可惜,现在。在这马邑城下的是匈奴右贤王、白羊、楼烦、折兰四大部族的主力和本部。

    加起来足足有超过四万的骑兵!

    如此多的骑兵,至少需要一个数百里的战场。才能使之有效的辗转腾挪,并且使用各种战术。

    特别是白羊部族。

    他们的骑兵。赖以为成名的绝技,就是回身射战术。

    通过在广阔的战场上,利用己方骑兵快速灵活的作战方式,不断调动敌人的部队,从而找准一个机会,忽然袭击。

    但是,在现在这样的狭窄空间里。

    白羊部族骑兵的绝技已然失去了很多的施展空间。

    “屠奢,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白羊王姑射勉强整理好自己的思绪,问道。

    无数人的视线。也都落到了尹稚斜身上。

    现在,几乎所有的匈奴高层,都已经知道了,从南方的雁门关那边,汉军的两大主力,正在稳打稳扎的向着马邑城推进。

    而且,这些无耻的汉朝人,居然使用了步骑协同的战术。

    他们,就像一只长满了尖刺的刺猬。让匈奴人根本找不到下嘴的地方。

    在一个时辰前,这支汉军的先锋,就已经抢占了关键的黄氏亭。

    然后,他们就停在当地。不再前进,而且还开始修起了营垒,摆起了拒马。一副:有种你来打我啊的架势。

    这个情况,让匈奴上上下下。都感觉窒息。

    他们有种遇到了天敌的感觉。

    匈奴骑兵,在过去与汉军的交战中。从来就不怕那些脑洞大,想法多的汉将。

    只要能抓到这个人的漏洞,就能一击毙命。

    但他们最害怕的,却就是现在对面的汉军这样的,一板一眼,每一个步骤和每一个士卒的脚步,都恰到好处的汉将。

    这不仅仅证明了这个汉将绝对不会被他们使用的各种小手段所挑动,从而放弃坚固的阵地,到野外与匈奴交战。

    更可怕的是,这还证明了这个汉将的指挥技术和对部下的调动能力。

    不是久于行伍的宿将和熟悉匈奴战法的老将,根本不可能做出如此针对性的进军布置。

    “本王,已经打探到了,此番统兵的汉军大将是汉朝的大农令直不疑!”尹稚斜缓缓的说道。

    为了弄清楚汉军主帅是谁,他付出了两百多骑兵的代价,抓回了几个汉军俘虏,严刑拷打后,才得知了这个情报。

    帐中的匈奴贵族们,相互看了看。

    直不疑?那是谁?

    完全不在匈奴人的‘老朋友’名单里。

    “其副将是汉朝皇帝身边的侍卫,虎贲卫的程不识……”尹稚斜继续说道。

    假如直不疑,还有匈奴人听说过,那这个所谓的程不识,就完全是从石头蹦出来的。

    许多人的心里都惊讶无比。

    原本,有人以为,这支汉军的统帅,即使不是汉朝的第一名将丞相周亚夫,那么,至少也应该是过去跟匈奴在雁门关外纠缠了二三十年的那几位老朋友。

    这让很多匈奴贵族心里都跟吃了苍蝇一样难受。

    汉朝随便派个两个阿猫阿狗就来跟我们交战了?

    有人甚至感觉自己的自尊心被深深的伤害了。

    “那周亚夫去哪里了?”尹稚斜却站起身来,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疑问,让无数人都只觉得脖子发凉。

    汉朝第一名将,丞相周亚夫。

    他和他统帅的细柳营,在匈奴国内可谓是家喻户晓。

    三月而灭吴楚联军,让数十万的叛军,一夜崩溃。

    这样的战绩,让从来只服强者的匈奴人心服口服。

    如今,在这帐中的匈奴贵族心里面,自然而然的,会在潜意识里认为,汉朝皇帝既然已经有所准备,那么就一定会派遣他最厉害的将军周亚夫作为汉军的最高统帅。

    被尹稚斜这么一问,无数人将视线投向了武州塞方向。

    “他在武州塞?”白羊王姑射颤抖着站起来说道。

    只能是这么个可能了。

    在匈奴人心里,大抵也只有这个汉朝的第一名将,能玩出这样的招数。

    无数人心里倒吸了一口凉气。

    匈奴人虽然从未与周亚夫跟他的细柳营交过手。

    但只看最近十几年,那汉军的句注军跟飞狐军。都心甘情愿的让细柳营当老大。

    从这件事情上,就能知道。这个敌人与他的那支细柳营可怕到什么地步了。

    “现在还不能确定……”尹稚斜摇摇头道:“但以本王看来,十之**。大抵是这样了!”

    在尹稚斜看来,汉朝现在已经确实是提前进行了动员和作战部署。

    不然,马邑城后面的飞狐军跟句注军,还有那个疑似攻占了武州塞的细柳营难道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既然是这样,那周亚夫和他的细柳营,就只能是在武州塞了。

    除了那支王牌外,尹稚斜想不到,汉朝还有什么军队,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忽然出现在自己的身后。夺下武州塞,并且还有信心守住那个通向草原的要塞。

    这也怪不得尹稚斜和匈奴人这么去想。

    此时,技术的变革和战术的发展,是一个极为缓慢的过程。

    从车兵为王,到骑兵为王,中国走了几百年的发展历程。

    直到现在,很多地方的郡国,都还有车兵的编制。

    在这样的情况下,大部分的匈奴人思维和思考方式。依旧还停留在五年前,尹稚斜他爹率军南下时在汉朝看到的事务。

    却殊不知,五年的时间,在中国。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五年间,汉室的战马数量,从不足十万匹。变成了现在的拥有战马接近三十万匹,翻了三倍。

    五年间。汉室的骑兵数量,从不足三万。到现在,变成了拥有包括轻骑兵,弓骑兵和胸甲骑兵在内的多个兵种,总数高达十五万的在编骑兵。

    世界因此面目全非,而匈奴人却依旧停留在过去的印象里。

    他们依旧还活在‘劳资控弦四十万,独步天下’的美梦之中。

    即使其国内,有聪明人看到或者发现了某些事情。

    也被固有的印象和既定的思维方式束缚住了。

    这就好比后世很多国人一提起霓虹,第一反应就是侵华战争时的八格牙路。

    却不知道,霓虹国内,昭和男儿早已经死光光,凋零的干干净净了。

    平成死宅大行其道,自卫队打卡上班,救灾依靠黑社会和老头子。

    哪怕是311后,事实将霓虹的皮扒的干干净净,也有无数人大喊:这不是真的,这一定是幻觉,夏令营里的霓虹男子汉哪里去了!

    现在也是一样,哪怕直到此刻,明明很多匈奴人都亲眼看到了汉军的飞狐军和句注军编制内的庞大骑兵集群。

    他们得思维方式和思考问题的方法,却依旧还停留在五年前的时代。

    依旧在心里默认了汉军会用严整的步兵方阵,在野外层层施压,然后用几十万的大军,逐步蚕食。

    与他们打一场耗时半年甚至一年的消耗战。

    在这种思维的误导下,哪怕是尹稚斜,虽然在心里感觉有些不对,但还是凭着感觉,对众人道:“本王已经请折兰王,率领折兰全族,前往武州,若能冲开道路,那也就算了!若是不能……”尹稚斜冷笑着道:“那我们就在这马邑城外的两百多里,跟汉朝军队好好玩一玩!”

    虽然他已经有了鱼死网破的预案,但尹稚斜很清楚,那是不能说的。

    有些话,跟折兰王说,没有关系。

    那个疯子才不在乎最后是个什么结果呢!

    他满脑子都是杀人、抢掠、征服。

    但白羊部族跟楼烦部族就不一样了。

    与折兰部族相比,他们是最纯正的草原游牧部族。

    只要是游牧部族,那在他们的字典里,就必然有着投降这个选项。

    对草原上的部族来说,打不过你了,只要能活命,投降算神马?哪怕是做牛做马,被当成奴隶和附庸,使劲压榨,也不会有人说话。

    草原人很理智,也很清醒。

    在生存还是灭亡之间,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草原民族,都会选择生存。

    哪怕是最卑微最苟且的活着,也比死了强!

    过去的东胡,月氏,都遵循了这个法则。

    甚至,哪怕是看上去疯狂无比的折兰部族,其实也是这个法则的遵守者。

    不然,他们当年怎么会臣服在冒顿大单于的马鞭之下?恭恭敬敬的给匈奴帝国卖命至今?

    所以,尹稚斜很明白,他若是跟这些家伙说了他的最终计划。

    恐怕,汉军都不用来打。

    匈奴自己就内讧了。

    甚至,就是他的本部万骑里,也未必会有多少人愿意跟着他去跟汉朝人同归于尽。

    然而,尹稚斜同样明白,所有人都能降。

    独独他这个右贤王的孽种,挛鞮氏的宗种,匈奴的右贤王,降不得!

    且不说他老爹跟汉朝的恩恩怨怨了。

    单单就是去年他耍了汉朝皇帝,就足以让他在被押到长安后,被汉朝人献给他们的祖先和神明,作为汉朝夸耀自己武功的证据。

    即使退一万步,汉朝人不追究他老爹的所作所为,汉朝皇帝也愿意留他一命。

    但是,他也依旧逃不开,被人关在笼子里,当成吉祥物的命运。

    尹稚斜,可不想要这样的下场!

    “只要我们能在这武州塞内坚持一个月,单于庭就必然会发现不对!”尹稚斜看着众人,鼓舞着士气,道:“到第二个月,单于的援军就会南下!”

    “若卢、卢候、狐射、休屠、昆邪……甚至是单于庭的本部万骑以及西方的金阳、呼揭、姑夕等部族都将来援!”尹稚斜兴奋的说道:“介时,我大匈奴以我等为中军,在这马邑城下,甚至可以反包围和歼灭汉军的主力!”

    “若能如此,饮马大河,兵临太原,也未可知!”

    许多的匈奴贵族听了,纷纷点头。

    在他们看来,此时的大匈奴,真真是世界第一强国。

    单于庭控弦四十万,虎视狼顾,全世界范围,都不存在能抵挡这样强大的匈奴帝国的力量。

    汉朝人缩在长城里,或许还可以依靠坚城和内线作战的优势,与匈奴消耗。

    但出了长城的汉军,还需要害怕吗?

    在这雁门关外的土地上,汉朝人能维持一个数十万的大兵团,持续作战数个月吗?

    这明显是不可能的嘛!

    而匈奴,就不存在这样的问题。

    只要能在这马邑城下,拖住汉朝的主力,等到援军到来,那,这些汉军精锐,一个都别想跑!

    然后,接下来,匈奴军队,每攻破一个城市,都能强大一分。

    虽然不大可能因此灭亡汉朝,但是,重现冒顿大单于的辉煌,占领汉朝富饶的长城以北的代上陇右,去太原城里过年,也不是不可能。

    若果真如此,那大家就能一次抢个痛快了。

    这汉朝的人口、财富、金属和那些仓库里堆积如山的粮食和铜钱、黄金,统统都要成为大家兜里的宝贝!

    许多人被尹稚斜这么一鼓舞,顿时就感觉,前途光明无比,世界一片美好。

    但却浑然不知,汉军悄然的露出了自己的獠牙,举起了镰刀,准备收割生命。(未完待续。)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