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八百零七节 谁才是世界第一强军(1)
    折兰王当然清楚,尹稚斜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在草原上,当匈奴人恨极了某个敌人的时候,就会对这个敌人的土地、水源和牧场,施加最严酷的诅咒。

    他们会让萨满祭司,向神明祷告,将诅咒施加给敌人的牲畜、人民。

    让沾染了无数细菌和疫病的死尸,撒播在敌人的土地上,抛在敌人的水源里。

    使当地成为一个死亡的地狱。

    各种传染病蔓延,无数的细菌到处滋生。

    此法,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而且会严重破坏当地的生态安全,被这样诅咒的土地,数年,都没有人敢接近,更不会有人敢于饮用当地的水,猎杀当地的牲畜。

    草原上,许多的部族奴隶,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于是,将一切归咎于萨满祭司的诅咒和巫术。

    但,部族的上层,都知道,这是用染病的奴隶与牲畜以及各种死尸,制造出来的污染。

    这种可怕的诅咒和战术,哪怕是在匈奴,也被视为禁忌。

    甚至有人认为,乱用这样的诅咒,会导致天神发怒。

    所以,老上单于时,就已经不再使用这样的诅咒了。

    折兰王吞了吞唾沫,然后他抬起头,露出一个灿烂无比的疯狂笑容:“屠奢的这个办法好!”

    他狰狞着道:“汉朝人若不给我们活路,那我们就该让他们下地狱!”

    “我若战败,请屠奢将我的尸首。作为诅咒的源头,施加在这片土地上!”折兰王张开双手道:“哪怕是到了地狱。我也要永恒的诅咒汉朝和他的人民!让他们永远活在我的梦魇之中!”

    “另外,屠奢……”折兰王对着尹稚斜。露出一个前所未有的和善笑容:“若本王能回到草原,本王对天神和先祖发誓,一定支持屠奢,成为单于!”

    “屠奢比军臣,尤其是那个可笑的于单,更适合统帅大匈奴!”折兰王低头说道:“军臣太软弱了,根》》,本没有老上大单于和冒顿大单于的果敢!”

    尹稚斜闻言点点头。

    若在以前,他恐怕会欣喜若狂。

    折兰部族,单于庭的三驾马车之一。自冒顿大单于起就是单于的忠犬和马鞭。

    历史上,所有得到折兰部族效忠的匈奴王族,最终都会成为单于。

    反之,则可能会死的很惨。

    因为单于庭的卫兵里,有接近五分之一,来自折兰部族。

    “一切就拜托折兰王了!”尹稚斜起身说道。

    “屠奢就请等着我的好消息吧!”折兰王如同一个老朋友一样,对尹稚斜道:“无论如何,折兰部族,永远都不会让大匈奴失望!本王对屠奢保证:折兰的勇士死一个。汉朝人就要死三个!”

    这是折兰部族的骄傲,也是他们赖以为自豪的传统。

    折兰的骑兵,哪怕是落马了,要死了。也会带走一个垫背的。

    他们的生命,始于战斗,终于战斗。

    他们就像草原上的鬣狗。凶残、暴虐,而且疯狂无比。

    ………………………………

    折兰王大步的走出尹稚斜的王帐。跨上战马,将自己的头发披散开来。用小刀在自己的脸上划出一道深深的伤口,让鲜血,顺着脸颊流下来。

    在匈奴,这是有长辈兄弟或者战友战死,才有的礼仪。

    让血和泪水一起留下,以纪念自己的亡故的亲人和朋友。

    但在折兰部族,这个古老的传统,却成为了他们每次踏上决死冲锋前,对自己和自己的生命许下的祭礼。

    倘若不能杀死敌人,那,这就是给自己提前准备的祭祀和哀礼!

    他挥动马鞭,带着自己的随从骑兵,奔向远方,一边奔驰,他一边吹响自己的鸣镝。

    一路上,无数的折兰骑兵,纷纷骑上战马,跟上他们的王的脚步。

    在阳光的照耀下,原本平静的世界,瞬间就被马蹄声所遮蔽。

    若此刻有一架飞机,从马邑附近的上空飞跃,那么,飞机上的乘客,将会看到他们有生以来,最为壮观的一个场景——在马邑城以北四十里处开始,广阔的平原和道路上,无数的战马,仿佛一条条小溪汇入江河一般,不断的翻滚前行。

    最终,这些小溪聚成一个巨大的洪流。

    如同大河汛期时狂暴的浪潮,又似暴风雨中从山巅滚下来的泥石流。

    这个世界,仿佛已经没有什么能阻挡,这个洪流的人或者力量了。

    ………………………………………………

    白羊王姑射和楼烦王恰在此时,从马邑城外,赶来尹稚斜的王帐。

    他们目睹了这一个壮观的惊现。

    “这是折兰部族的决死冲锋啊!”姑射惊讶的说道:“他们怎么去往武州塞的方向了?”

    白羊、楼烦和折兰,这三个部族,长久以来,作为单于庭对外征服和扩张的三驾马车,彼此对对方的习性和战术都非常清楚。

    作为折兰部族最为出名和最为成功的战术。

    他们的决死冲锋,在整个匈奴帝国的已知世界中,都是最强的的攻击。

    有史以来,从没有任何军队,能在野外,抵挡住折兰部族的决死冲击。

    这些疯子,完全不将自己的命当命看。

    死在冲锋的路上,是折兰骑兵的最高荣誉。

    而折兰人相信,在死亡之前,若能拉上一个敌人一起去死,那他的灵魂就会被先祖接引到天神的殿堂之中。

    哪里,有数十个永远美丽的各种各样的美女,随便折兰勇士享用。

    而且,勇士的灵魂和身体都将被天神永远祝福,使得他们永远不会疲惫,永远都将处在亢奋中。

    所以,在战场上,当你看到折兰人冲过来的时候,最好小心一点。

    哪怕是那些掉落下马,胳膊跟身体都摔碎了的人,也是一样的危险。

    对待这样的人,你唯一的保护措施就是,不管他们死没死,先把脑袋砍下来。

    唯有如此,你才能安全的活下来。

    只是……

    他们为什么是朝着武州塞的方向去的呢?

    这个问题让白羊王跟楼烦王,都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之中。

    这是个很重要的问题。

    白羊王与楼烦王,相互看了对方一眼,不约而同的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深深的忧虑。

    “武州塞出事了!”这是他们唯一能想到的结论。(未完待续。)

    ps:    最近一段时间,颈椎病又开始发作了,脖子难受的很,更关键的是,还瘦了……

    老婆说,你再不锻炼,迟早药丸啊!

    想想,我也觉得是这么个理。

    正好在群里聊天的时候,有个读者是青岛的,在经营耐克鞋店,就给俺寄了两双耐克跑鞋过来。(俺一双,老婆一双……)

    前些天鞋子到了,俺穿着出去溜达了一圈。

    感觉很不错啊!

    主要是轻便舒服,爬山跑步都不费什么气力!(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老婆也说,鞋子很漂亮,很喜欢!(貌似女人都是外貌协会?)

    在专柜看了一下,好像同款的鞋子要1000多大洋?!

    可在这个兄弟的店里,才400多!

    盛情难却,帮他宣传宣传。

    有需要的可以搜索微信号:v597547——苏醒耐克运动折扣店,提我的名字,一律优惠~。uw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