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八百零四节 马邑之战(1)
    关中,甘泉山。

    刘彻站在甘泉山的山巅之上,看着那从远方,一路蔓延而来的烽火狼烟。

    “匈奴已经入寇了!”他对着站在自己身旁的丞相周亚夫道:“丞相请立刻将朕的诏命,宣告天下吧!”

    “诺!”周亚夫躬身道:“臣奉诏!”

    正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

    中国自古就讲究师出有名。

    便是再过两千年,这种思维模式和战略考量,也依旧根深蒂固的扎根于中国统治者的心中。

    刘彻将视线向前延伸。

    他现在的心情,其实颇为忐忑。

    这是他登基后与匈奴的第一次大战,大战的结果,可谓是至关重要,甚至可以直接未来数十年整个东北亚的********格局。

    是文明战胜野蛮,还是野蛮反扑文明。

    一切都能从这一战的结果,看出来。

    要说他不担心,那是骗人的!

    但他很清楚,作为皇帝,他能给前线将士的最大支持,其实就是闭嘴,等待前方的消息。

    无论是过多的干涉乃至于越权指挥,还是上跳下蹿,急不可耐的表明自己期盼胜利的心思,都会让前方的将士,产生不必要的心理负担。

    打仗这种事情,皇帝就乖乖待在安全的大后方,默默的为前方将士做好后勤保障工作就可以了。

    即使刘彻对此心知肚明,但他的内心,却也有过许多次忍不住,想要打探和给前方下令的冲动。

    “果然,这世上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刘彻在心里再次忍住要下令鼓舞前方将士的冲动,默默的将身子转过来。

    他很清楚,军队最大的敌人,其实就是来自高层的越权插手和指手画脚。

    强行熄灭自己想要当一把将军,甚至御驾亲征去刷声望的冲动。

    刘彻走进一间早已经被布置好的殿堂之内。

    抬起头。看着被摆在这里的那个巨大沙盘。

    沙盘上,用着一万比一的比例,将前方的整个战场,展露在刘彻面前。

    居中的中心。是马邑城。

    围绕马邑附近方圆两百里,都是战区。

    一个个表示着骑兵、步兵的小人模型,被人在这方圆两百里的战场上,摆的密密麻麻。

    十几个尚书郎、侍中还有将官,正在围着这个沙盘。进行战局的推演。

    刘彻站在旁边看着,有时候,兴致来了,也会下场,跟人玩几把。

    这种兵棋推演的游戏,是现在唯一能让刘彻s一把将军和统帅的方式。

    借着这个游戏,刘彻一方面解决了自己的心理冲动,另一方面,则加深了对战争的理解。

    他当然明白,对前方将军信任是一回事情。但傻不拉几的,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又是另外一回事情。

    皇帝可以是军事小白,但绝对不能对战争一无所知。

    就像在其他方面一样,皇帝可以不精通,但一定要对常识有所了解。

    ……………………………………

    此时此刻,在遥远的代国长城脚下,数个原本紧紧关闭着的城塞的城门,此刻全部打开。

    一面绘着一只憨态可掬的滚滚的旗帜,高高飘扬在长城内外。

    细柳营。按照约定,开始出塞了。

    中军大纛的旗帜下,十多个穿着匈奴服饰的男子,骑着马。跟在卫驰左右。

    这些人有的是卢它之派来的向导,也有的是过去汉室收复的匈奴贵族,也有在匈奴潜伏无数年的深海。

    这些人,现在汇聚在一起,为细柳营进军提供可靠的保障。

    在细柳营骑兵的滚滚烟尘之中,卫驰认真的看着手上刚刚绘制出来的简易地图。

    地图的终点。就是他此行的最大目标——匈奴侵略者的大本营和出发地,其后勤辎重物资的存放点——南池。

    卫驰大声对着自己左右的将校下令:“命令游骑立刻散出,清理大军前进路径上的一切可见匈奴部族和牧民,不可让匈奴知晓我等的进军路线!”

    细柳营作战,从来就最重视对敌人情报获取能力的截断。

    在这样的国战之中,情报和信息的遮蔽工作,更是尤为重要!

    要知道,细柳营,这次,是要去匈奴人的腹地,去他们的老巢,去将他们的大后方摧毁!

    既然是腹地,是老巢,是大后方。

    那么,匈奴的力量,就必然不会弱到哪里去。

    甚至,很有可能,会有无数的支援力量。

    卫驰,并不希望,给匈奴人太多的预警时间。

    然而,卫驰很快就发现,自己好像错了。

    当细柳营全军一万五千骑,近四万匹战马,在这茫茫草原上,行进了半天后,派出去的游骑兵开始返回,报告了一个可怕的事情——他们几乎没有发现什么匈奴牧民。

    这让卫驰开始紧张起来。

    大军出塞这么久了,按道理,不可能这塞外的匈奴部族毫无反应。

    毕竟,细柳营全军,连人带马,在这草原上,延绵了三四里长,卷起的烟尘,在这样的晴朗天气中,哪怕是百里之外,也应该能见到。

    匈奴人只要不是瞎子,就大概会派人来一探究竟。

    于是,他策马上前,找到卢它之派来的向导以及汉军的细作探子们问道:“为何游骑至今连一个匈奴牧民也没有发现?”

    “将军有所不知,如今已是八月了!”一个向导答道:“匈奴逐水草而居,现在,大多数原本在幕南放牧的部族,都已经北迁,前往西方,追逐水草去了!”

    “而且,匈奴地广人稀,将军见不到牧民,也属正常!”

    那几个汉军的深海对此也给与了肯定,道:“而且,匈奴从来没有受到我汉家骑兵的攻击,其在幕南的防御。几乎没有,甚至单于庭过去还认为,我大汉是绝不敢出兵塞外的!虽然最近几年,单于庭有所警示。下令要在边境,加强巡逻,然而匈奴自大已久,所谓的巡逻,也只是做做样子罢了!”

    卫驰听完。目瞪口呆。

    出塞之前,他还想过许多个如何消灭匈奴游骑,防止他们传递消息和警迅的计划。

    如今看来,却是做了无用功。

    这匈奴人竟然自大到这样的地步?

    简直不可想象!

    “若果真如此,恐怕当我军抵达南池之时,匈奴人也不能发现我军!”卫驰在心里想着。

    若果真如此,那南池的匈奴部族和军队,将在毫无防备中迎来死神的降临。

    “这匈奴人犯下的这个错误,真是无法饶恕啊!”卫驰依然有些不太相信,他一直将匈奴视为大敌。将其的一切都尽可能的往强处幻想。

    那知道,刚刚出塞,匈奴人就暴露了他们的一个致命的弱点。

    这种反差,让卫驰心里有些不敢相信。

    然而,三个时辰后,当卫驰率领的大军,在这草原上行走了几乎整整一个下午。

    大军深入到了草原的腹心,匈奴人的老巢之内。

    但,前方的游骑兵却还是没发现什么有建制的匈奴部族。

    不过俘获了几十个倒霉的牧民。

    而且经过审讯后得知,这些牧民甚至不是匈奴人。

    他们是丁零人。是这草原上出名的小偷和懒汉。

    长期以来,就靠着偷猎和盗窃匈奴部族的牲畜为生。

    这些人的被俘,间接向卫驰证明了,匈奴的防御和警惕心。薄弱的让人可怕!

    卫驰根本不会知道,再过二十几年当一代天骄霍去病第一次出塞的时候,他带着八百余骑兵,就端掉了匈奴的祭祖之地,神圣的龙城,阵斩了几十个挛鞮氏的贵族。俘虏的数量,甚至比霍去病的军队还多。

    连其核心所在,龙城附近的防御,都是形同空设。

    更何况其他地方?

    如今的匈奴上下,压根就不相信,汉军拥有出塞远征的能力。

    过去几十年的事实也证明了,汉军从未有过出塞的行为。

    久而久之,匈奴上上下下,都默认了汉军只会在长城内活动的设定。

    不过,既然敌人这么蠢,卫驰当然不会学习宋襄公,好心好意的去提醒敌人,好让他们做好准备。

    他当机立断,马上就修改了作战方案。

    “传令全军,星夜进军!”卫驰下达了将令:“后日拂晓之前,必须抵达南池!”

    “趁着拂晓,我军突击南池!”他拔出身上的佩剑:“天下兴亡,在此一战!”

    于是,庞大的汉军集群,在这草原上开始加速前行。

    他们不再如之前一样小心翼翼,像个进了别人家院子里的盗匪,生怕惊醒了主人。

    他们,现在,不再有所顾忌。

    全军的速度,一下子就提升了起来。

    在向导的指引下,趁着月光,行进在茫茫草原之上。

    风吹过苍茫大地,在山谷之中发出回荡。

    路上,几只正在月下邀歌的野狼,见到这庞大的军队,吓得夹起尾巴,呜咽一声,躲到灌木丛里瑟瑟发抖。

    ………………………………

    在细柳营开始加速,向着他们预定的作战目的地,日夜兼程前进之时。

    武州塞内的广大地区,则堕入了如同地狱一样的场景。

    残暴的匈奴人,一入汉朝控制的地区,就跟疯子一样,变得嗜血起来。

    最疯狂的,无疑就是折兰部族的骑兵。

    他们一路烧杀抢掠,数个村寨,被烧成白地。

    好在,多数居民早已经有了防备,提前躲进了附近的深山老林——生活在此时的汉匈边塞,不够机灵的人,是活不长久的。

    但,也有许多老弱妇孺,来不及逃走,倒在了匈奴骑兵的屠刀之下。

    村寨内外的庄稼和仓库以及房屋,更是被付之一炬。

    “折兰王,你疯了!”

    一脸暴怒的楼烦王,径直找到了正在一个燃烧着的军塞中,疯狂的带着部下,进行屠杀的折兰王,劈头盖脸,就训斥起来:“这些人口,都是财富,被你就这样杀了,等回到单于庭,我一定在大单于面前,告你的状!”

    “哈哈哈……”折兰王提着一个人头,一脸不屑的道:“楼烦王,想告就去告吧!几十年来,我折兰部族,就是如此对待自己的敌人的!”

    “无论是汉朝人也好,西域的****也罢,不臣服我大匈奴的,全部该死!”他饮着滚烫的人血,癫狂的道:“况且,打下马邑城,何愁没有奴隶?”

    “这汉朝,就是人多,杀不绝的……”

    “你!”楼烦王气的脑袋都要爆炸了。

    他感觉,自己跟这个疯子,已经无话可说。

    他也明白,哪怕自己去单于面前告状也奈何不了这个疯子。

    因为,折兰部族,向来就是单于的心腹左大将呼衍当屠最喜欢的部族。

    折兰部族与呼衍当屠臭味相投,这两个疯子,常常相互呼应,彼此恋奸情热,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折兰王还是稍微收敛一些吧……”这个时候白羊王姑射插话道:“我军将要兵临马邑城下了,作战部署和准备,都要布置下去!这样的事情,等破了马邑,再说吧!”

    折兰王这才冷静下来,点点头,从自己的身上取出一个鸣镝,吹了起来。

    顿时,方圆数里,正在疯狂的洗劫和放火的折兰骑兵,纷纷开始集结起来。

    他们从疯子,变成一个支强悍的军队。

    折兰王看着自己的军队,得意洋洋的道:“看到了吗?这就是我折兰部族的勇士,杀人是第一,打仗也是第一!”

    他低着眉头,冷笑着对楼烦王道:“别以为我们折兰部族是什么都不懂的蠢货,一身肌肉的蛮子!”

    若仅仅只是残暴和嗜血,折兰部族早就在战争中消亡了。

    事实上,这个部族,有着病态的疯狂心理,但同样也有着截然不同的另一面。

    当将令下达,他们的疯狂与嗜血,就会变成另外一个状态。

    他们是匈奴各部族中,纪律性和团结性最强的一个部族。

    一般的匈奴骑兵,只要伤亡率达到两成,就会丧失战意,崩溃。

    但折兰部族曾经在战场上,伤亡率达到一半,也没有崩溃,反而更加疯狂的对自己的敌人发起攻击,最终,将那个敌人吞没在自己的疯狂撕咬之中。

    从那以后,就没有匈奴人敢于轻视这个部族了。

    “走吧!”折兰王骑上马,对着白羊王跟楼烦王说道:“我们去找尹稚斜商量一下攻城之事!”

    即使是匈奴,作战,尤其是攻城,也是一个极为复杂和严密的工作。

    它需要有部族作为外围的警戒部队,防止敌人援军的突袭。

    也需要有人充当攻城的主力。

    更需要将所要攻击的城市,方圆数十里的平原与旷野,围得水泄不通。

    在绝望和孤立中,最终摧毁守军的抵抗意志。

    而这些工作,无疑都是需要非常严密的商讨,以方便将各自的任务分配下去。

    还需要强有力的执行力,才能让每一个部族的每一个兵力,能正确的出现在他应该出现的地方。(未完待续。)

    PS:    今天就这一更了~我要好好想想战斗的过程,嗯,接下来,就会是汉匈双方的旷世大战了。

    我要好好写,争取写出味道来!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