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七百九十九节 战前(3)
    出武州塞向北,茫茫草原,风吹草低,风景美不胜收。

    在武州以北三百余里之处,有一个天然的大湖。

    湖水碧波荡漾,水草丰盛,牛羊成群。

    这里是匈奴在幕南地区的政治中心——右贤王的驻地以及中部单于庭的驻谒之地。

    每年的春天,匈奴的单于庭,都会在此短暂停留,然后,前往龙城。

    而在其他时候,匈奴右贤王的本部部族,会驻守于此。

    没有其他什么原因。

    只是因为此地,距离汉长城很近。

    三百余里的路途,骑兵两天就能进抵汉边塞。

    另外,此地的这个天然的大湖,东西宽近百里,南北长达二三十里。

    是整个幕南地区,最适合放牧,同时最肥美的草场之一。

    好东西,当然要留给自己。

    此时,在这个匈奴右贤王的牧场之中,一场盛宴,正在召开。

    白羊王姑射一脸严肃的看着他面前的这位右贤王尹稚斜。

    “右贤王,你的万骑为何还在这南池?大单于不是命令右贤王,立刻将本部万骑潜行至汉塞,阻隔汉人消息的吗?”作为单于庭的死忠粉,白羊部族从来不管单于家族的家务事。

    谁赢了,谁是单于,白羊部族就听谁的命令。

    但是,姑射现在对尹稚斜很不爽,非常不爽!

    对包括白羊在内的其他匈奴部族而言,挛鞮氏撕逼就撕逼吧。

    只要不妨碍他们抢钱抢人抢东西就可以了。

    而尹稚斜现在,正在妨碍他们发财。

    所以,姑射现在是一脸怒意。

    匈奴,只是一个部族联盟。

    各部族都有着很大的自主权,甚至,不爽了,单于也敢刚起来。

    “白羊王不要生气……”尹稚斜却是一脸微笑,笑意盈盈,平和的道:“且来吃一下这南池中的烤鱼吧!”

    “白羊王来的正是好时机。每年秋天,南池的鱼,最是肥美可口,当年。父屠奢在的时候,最爱这南池烤鱼!”

    屠奢是匈奴人对左右贤王的尊称,意为贤者,贤明之人。

    听到尹稚斜提起他的父亲,白羊王姑射脸色稍微好了一些。

    当年白羊部族。没少跟在尹稚斜老爹后面一起去汉朝抢东西。

    自然有些感情,不过,大草原上的感情,比风沙还廉价。

    在这里成王败寇,才是永恒的主旋律。

    **裸的丛林法则,无处不在,弱者活该被奴役,失败者注定被人唾弃!

    唯有强者和胜利者,永远受人追捧。

    然而,姑射看着尹稚斜。再回头看看沉默不语的折兰王与楼烦王,他的口气稍微变得柔和了一些:“屠奢可是已经有谋算了?”

    姑射很清楚,他没有跟尹稚斜翻脸的本钱。

    道理很简单。

    现在,单于只有一个儿子于单,更关键的是于单的年纪,连骑羊都不足以胜任。

    也就是说,万一哪天军臣出个意外。

    未来的大单于就必然会是尹稚斜。

    即使军臣不出意外,也很难保证于单不出意外。

    草原上的部族固然永远追随胜利者,但他们同样会追随掌权者。

    尹稚斜神秘的一笑,点了点头。

    他看向南方。道:“汉朝人与我匈奴人,最大的不同是——我匈奴自古团结,而汉朝人狡诈,心思多。贪图利益者不计其数!”

    “自冒顿大单于以来,我匈奴凡对汉朝用兵,必先笼络与刘氏不对付之人!”

    “韩王信,燕王卢绾,陈豨,赵利……”一个个曾经主动臣服在匈奴大纛下。为匈奴单于引路的汉朝地方实力派的名字从尹稚斜嘴中吐出来。

    “甚至,三四年前,汉朝的吴王和赵王,也曾经派人来我匈奴,请我匈奴大兵南下,助其一臂之力……”尹稚斜说到这里,有些扼腕叹息:“可恨,当时单于庭无动于衷,以至于错失良机!”

    这话,让白羊王姑射和折兰王还有楼烦王,都是感同身受。

    匈奴国内,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人后悔过了。

    当年汉朝内乱,若彼时匈奴军队与汉朝叛军呼应,自长城而下,现在,大家伙恐怕已经起码也饮马晋阳,占据了富饶的汉朝北国。

    哪里还需要跟现在这样偷偷摸摸的打马邑的主意。

    当然了,大家也都明白。

    当时匈奴也刚刚内讧完毕,单于庭里的死尸都没清理干净呢!

    哪来这么多时间,去管汉朝的家务事?

    姑射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尹稚斜,默默的不再做声。

    “马邑城里,有几个汉朝商人,过去一直与我有所来往!”尹稚斜却笑着道:“我已经许诺,若得马邑,则将马邑城中的黄金尽数赐给他们,除此之外,还给他们牛马各三千头作为酬劳!”

    “他们答应了?”折兰王忽然出声。

    “嗯!”尹稚斜得意的颔首。

    姑射与折兰王跟楼烦王,终于露出笑容。

    如果可能的话,没有人愿意去汉朝的坚城下,跟汉朝人玩蚁附的游戏。

    对匈奴人来说,他们最害怕的,就是面对一座全城团结在一起,严正以待的城市。

    那样的城市,就算攻下来,自己这边也要损失惨重,甚至得不偿失。

    他们最喜欢攻打的,则是那些城中有着自己的内应或者出了叛徒的城市。

    那会让战斗变得极为轻松。

    “不过……”尹稚斜却忽然沉声道:“即使如此,我等也不能心急!”

    他站起身来,看向南方。

    “汉朝的句注军和其背后的飞狐军,很可能会在得到警报后,就驰援马邑!”尹稚斜道:“这两个老朋友,三位应该不陌生!”

    姑射三人点点头,神色凝重。

    这两个老朋友的难缠之处,每一个跟他们打过交道的人都不会陌生。

    况且,最近几年,汉朝军队的进步之快,让匈奴人感觉心惊肉跳。

    长城边境上,过去三年,发生了数百起大大小小的摩擦。

    在这其中,汉朝人赢得了超过七成的摩擦的胜利。

    而在三年以前,摩擦的优势,在匈奴这边,当时,匈奴能赢得超过六成的摩擦胜利。

    这些摩擦,虽然不是正规的战斗,撑死了,也就是几个熊孩子二愣子,相互挑衅和较量。

    但这依然能说明问题。

    至少能说明,汉朝人的骑术和骑兵素养进步飞快!

    像飞狐军跟句注军这样的王牌,老朋友,进步速度恐怕更会出乎匈奴的想象之外。

    而,一旦自己等人拿下马邑,就几乎可以预见到,这两个老朋友加入战场了。

    “我想在马邑城下,将这两个老朋友永远留下!”尹稚斜语出惊人,对着白羊、楼烦和折兰三王道:“汉朝人进步太快了,我大匈奴,想要维持霸权,就只能抢先打断汉朝的几根脊梁骨,让他们暂时停下进步的脚步!”(未完待续。)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