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七百九十七节 战前(1)
    三天后,细柳营开始从太原拔营北上。

    黄匡与孙振,穿着甲胄,骑着战马,跟在大军后面。

    现在,孙振已经是细柳营甲部别部司马乙队的队率。

    而黄匡,则成为了孙振麾下的一个什长。

    这就是为什么,天下的豪强子弟和英雄好汉,会在每次大战时,踊跃投军的原因所在。

    一旦入选,马上就是军官。

    自骑都尉至伍长,全部都有可能。

    只不过,汉军一般很少直接将投军的好汉编组为本部的作战力量,而是将他们编为一个个的别部司马。

    别部司马的设置,是汉室军事发展的一个重要变革。

    在郡**队,别部司马,统御的是辎重和后勤部队,是摇旗呐喊和打杂的民壮。

    而在细柳营这样的王牌野战部队。

    别部司马,一般都是专门留给像黄匡,孙振这样的投军的豪杰的。

    别部司马的司马或者校尉,一般都是从本军中平级调来的。

    此外,一个别部司马,辖下两曲十屯,每屯两个队,队中必有一个什的老兵作为骨干和中坚。

    错非是细柳营讲究精兵政策,对兵源挑三拣四。

    以此模板,一万一千人的细柳营,能在太原城里,三天内就膨胀成一个十万人的超级兵团。

    但,战斗力,就很难保障了。

    如今,却不同。

    在太原城,细柳营的骑兵数量,虽然仅仅是从一万一千人,扩充到一万五千人。

    仅仅扩张了四千人的作战力量。

    但作战实力却没有分毫下降。

    整支军队,依然是过去那支战无不胜的百战雄狮。

    从太原拔营,一路北上,大军进抵至定襄附近时,中军命令被下达到每一个作战的部曲队率手中。

    “全军扎营狼猛邑外,静待命令!”

    “我们可能要出塞作战……”接到命令后。孙振就将自己的什长们召集起来。

    五个什长,除了从细柳营本部安插过来的那个什长外,其他四人,包括黄匡在内,都是投军而来的各地豪杰。

    他们所统帅的也是自己带来的部曲家奴。

    这也是北方地主豪强的特色了。

    自己在家里,教训子弟,培养家奴为子弟的亲兵。

    一旦有事。子弟就率家奴从军。

    以这些家奴或者家臣为班底,在军中建立自己的势力和山头。同时慢慢拉拢其他人,发展壮大。

    这个模式,北方的地主豪强,闭着眼睛,都能倒背如流。

    所谓‘以末致富,以本守之,以武一切,用本持之。’

    这是通行整个北方的普世价值和真理。

    而且,汉军向来有传统。喜欢将来自某一个地区的人,或者相互熟悉的人,编为一部。

    所以,除了黄匡和哪位来自细柳营的什长外,其余什长,都是北地人。

    而且,跟孙家关系还不错。

    听了孙振的话。这三人都是点头同意。

    他们,世代生活在边塞之下,对代北的情况非常清楚。

    狼猛邑,距离代长城已经不远。

    甚至,立草原不过半天的距离。

    若是轻骑,甚至一个时辰左右。就能出塞。

    当然,像细柳营这样庞大的骑兵集群,想要出塞,要花费的时间,可能会更多。

    “诸位回去后,督促士卒,检查武器装备和鞍马。尤其是注意将手弩上弦……”孙振正色道:“两军交战,战前准备,事关生死!”

    “诺!”众人都是拱手而拜,然后各自离去。

    ………………………………

    细柳营中军营帐。

    前将军卫驰睁着一双血红的双眼,死死的看着地图。

    “将军,命令已经下达到了所有部曲队率手中,全军将于明日午时之前,完成所有出塞准备工作!”一个校尉进来拜道。

    “干粮与饮水,都准备的怎么样了?”卫驰回头问道。

    “回禀将军,少府运来的奶酪以及醋布和干饼,已然在三日前就已经运抵狼猛邑,末将已经接受完毕,计有醋布一万尺、奶酪千石,干饼五千石,水壶两万具!”另外一个文士打扮的军中参谋起身答道。

    汉军过去出征,大军的干粮,一般是醋布和干饼。

    所谓醋布,是一种将醋和盐混合,然后放入粗麻布浸泡数日,使布上沾满醋盐的补给品。

    这种醋布使用起来非常方便。

    军中士卒随身就可以携带,需要食用时,从怀里取出分给自己的那小块醋布,剪下一角,放到锅里与干粮同煮,很轻松就能士卒吃到醋与盐。

    至于干饼,其实是一种粟米经过无数道程序后加工而成的原始版本方便面。

    通常,军用干饼,会经过蒸煮-暴晒-蒸煮-暴晒等反复数次的加工。

    使得粟米彻底脱水烘干,并且极易携带和保存。

    食用之时也跟醋布一样简单,丢到开水里,用火一煮就能食用。

    至于奶酪,则是最近两年,才成为汉军标准野战干粮的。

    这种从匈奴嫁过来的夏夫人陪嫁奴婢那里学来的匈奴干粮制作之法,在进入汉军后,广受欢迎。

    奶酪能提供丰富的蛋白质以及卡里路,能让汉军士卒避免因为缺乏营养,而导致手足无力。

    但,这些,都只是应急手段,在急行军时才会采取的特殊措施。

    卫驰很清楚,想要维持军队的高昂士气,让士卒能振奋精神。

    出塞之前,全军上下,必须要吃饱喝足。

    “代国输送的牲畜,可已送达?”卫驰问道。

    “回禀将军,总计五千头牲畜,已经在昨日运抵狼猛!”另外一个文士起身答道。

    “善!”卫驰点头:“下令全军,宰牛杀羊,痛饮一宿!”

    大战之前,让士卒将官,大块吃肉。大口喝酒。

    酒足饭饱后,积蓄起足够的体力,才能在接下来的奇袭中,保持状态。

    “诺!”帐中将卒立刻领命。

    顿时,整个狼猛邑外,瞬间变成屠宰场。

    数千头牛羊被宰杀,肉被分发到细柳营上下的每一个士卒手中。

    筋骨和皮毛则被收敛起来。

    这些都是上好的军械原料。

    当然。这么多肉,细柳营一顿时吃不完的。

    但不要紧。吃不完的肉可以留着明天继续吃。

    甚至,有勤俭的士卒,将发到自己手里的肉,分成好几份,有的马上就煮来吃,有的则收起来,明天再吃,剩下的挂起来,等到全军出塞外。在行军路上慢慢吃。

    …………………………………………

    与此同时,义纵率领着云中郡的一千五百名骑兵,从云中进入了代地。

    在高奴与长安出发的汉军汇合。

    在清点了兵员后,义纵将全部司马以上军官召集起来。

    “本将受命天子,统帅大军!”义纵一开场,就对着全军的司马们道:“天子诏命本将,务必扎紧口袋。不可放走北虏一人!”

    “诸君可有信心?”

    “回禀将军,某将等信心十足!”所有的司马全部昂首挺胸。

    在场的人,每一个人都很清楚,眼前的这位轻骑将军,来头有多大。

    更何况,这些司马中。至少有十人,是义纵的老部下。

    “虎贲卫与羽林卫诸君……”义纵抬头看向自己的老部下和虎贲卫的那些熟悉的年轻将官,问道:“各骑可已准备完毕?”

    汉室目前的胸甲骑兵,其实可能叫枪骑兵,更加合适。

    因为他们的标配就是一匹高头大马,外加一柄骑枪以及一套锻造而成的坚固胸甲和一个高大的头盔。

    这样的骑兵,显然比汉军其他的骑兵部队。更加笨重。

    所以,在平时,胸甲骑兵,并不着甲,也并不装备骑枪。

    他们甚至只会穿一件简单轻便的军服,连弓弩都不携带。

    自然而然,他们在战前准备时,也会比其他骑兵需要更多时间。

    每一个胸甲骑兵,在入列哪天,就已经被告知:骑枪与胸甲与战马,是他们的第二条生命,必须时刻保养和照顾。

    每一个胸甲骑兵,每天会对自己的装备和战马,进行两个时辰以上的保养和照料。

    甚至许多骑兵,与自己的装备和战马,常常同屋而眠。

    “将军!”羽林卫的诸司马挺起了胸膛:“末将等皆已准备完毕!首战用我,用我必胜!”

    虎贲卫的司马们也不甘示弱,纷纷昂首道:“请将军用吾等为先锋,克敌制胜!”

    但其他司马听了却是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这么多天了,大家伙整天就看到,这些被天子和丞相捧在手心里的宝贝胸甲骑兵,成天不是在练习臂力和冲击,就是在擦着他们的骑枪和胸甲以及马鞍,甚至有人抱着战马的鬃毛,窃窃私语,将马当成兄弟一般。

    除此以外,这些所谓的‘王牌’,一点也不像王牌。

    当然……

    他们的身高,确实是全军之冠的。

    每一个胸甲骑兵的身高都不低于八尺,体重最轻的那个,估计也有三百斤。

    但打仗又不是靠比谁高,比谁重。

    讲道理的话,大家还是很不服气的。

    特别是南军和北军的司马们,觉得这羽林卫跟虎贲卫也太把自己当一回事情了吧?

    细柳营的丘八们,骑在大伙头上耀武扬威也就算了。

    毕竟,细柳营是真有几把刷子的,大家心服口服。

    但你虎贲卫跟羽林卫,这些‘老爷兵’‘花架子’凭什么这么大的口气?

    义纵看了看南北两军以及自己带来的云中兵的司马校尉们的神色,当然知道,在军队里,吹牛逼,不会有人相信。

    大家信服的永远是拳头的大小跟弓弩的射程。

    能拉开大黄弩的勇士,不论走到哪里,都会被人奉为上宾,引为良将。

    “善!”义纵点点头,戴上自己的那个特制的胸甲骑兵专用的高大头盔,对着羽林卫和虎贲卫的将官们下令:“传本将命令,虎贲、羽林,紧急战前演练,让南军与北军的诸位同袍看看,为何我等羽林、虎贲骑士,每岁军费以千万!”

    羽林卫和虎贲卫,成立以来,每年的军费就是成倍的向上翻。

    到现在,已经涨到了几千万一年。

    相当于每一个士兵一年要花一万钱来养。

    这在汉军内部和朝野内外,已经引起了很多人的非议。

    大家都觉得,这笔钱,已经足够养三个细柳营了。

    你们虎贲卫跟羽林卫的士兵,难道是黄金打的不成?

    “诺!”羽林卫与虎贲卫的将官们慨然而拜,然后,他们走出帅帐,相互看了对方一眼。

    虎贲卫的将官们斜着眼睛,看了看羽林卫的将官。

    然后,双方异口同声的道:“尔等好自为之,不要堕了陛下的威名!”

    胸甲骑兵,过去的实践证明,哪怕是演练,也是很危险的。

    因为汉军演练,追求接近实战。

    所谓‘将万骑,行障塞,烽火逐虏。’

    地方的郡尉,每年冬天,都会率领郡兵和民兵,进行假想敌入侵的演戏。

    而在野战兵团里,这样演戏规模更加庞大。

    虎贲卫与羽林卫,就更夸张了,每年四演。

    春夏秋冬,都会进行野外实战拉练。

    而胸甲骑兵,因为装备的特殊性,常常会出现意外。

    主要的意外,百分之八十,都是因为胸甲的质量问题或者合身问题引起的。

    一套胸甲,往往重达六七十汉斤(约合20公斤左右),一旦质量有问题或者大小不合身,当列阵冲锋时,战马颠簸起来,坚固的胸甲会将骑士的肩膀摇碎。

    而墨苑的锻造技术刚刚上路,自然不可避免会出现许多的问题,也不可能为士卒量身打造甲胄。

    所以,汉军现在的胸甲骑兵的身高体型,都被严格限制在八尺一寸高,三百斤,这个标准。

    甚至不能多,不能少。

    即使如此,意外也常常出现。

    两年以来,已经有百余位胸甲骑士因为演练意外,或死或残。

    但正是这些血的教训,让羽林卫和虎贲卫的胸甲骑兵,迅速的形成了战斗力,并且摸索出了多套全新的胸甲骑兵战法。

    甚至,还有司马,写出了若干胸甲骑兵使用和训练简要手册,因此被嘉奖。

    羽林卫与虎贲卫的将官们在听到了对方的话后,都毫不意外的冷哼一声,然后背身过去。

    此时此刻,他们的心中,都只有一句话: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是时候让天下人看看,我羽林卫(虎贲卫)的獠牙究竟有多么锋利了!(未完待续。)

    PS:    混在三国传奇中(书号1001350013)

    叱咤三国游戏中,中医圣手的传奇人生

    好基友的书,喜欢的可以去看看

    p

    </br>
29salon